触乐夜话:玩游戏的人不伤心

重的东西自然是很重的,但能够四两拔千斤的——是生活的气魄。

实习编辑池骋2019年08月28日 17时43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先说一句,这个标题并没有表达任何讽刺。它的句式结构的确是来自于那首《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但我这里的借用则是另一个意思:玩游戏的人不伤心——的话,那可真是太棒了。

上个周末我飞了一趟深圳,在欢乐谷里看了《第五人格》夏季精英赛的决赛。《第五人格》是我真情实感喜欢过的游戏,后来没有玩下去也仅仅是因为我菜,但我依然在看很多主播玩,对这个游戏算是熟悉。

看比赛真开心啊!

我坐在昏暗的媒体区,场上的大灯完全照不到这里,但丝毫不影响我观赛的热情!我是喜欢的呀,真喜欢。我跟着Up主们研究过每一张场景的地图,哪里是易于逃脱的“板区”,哪栋建筑的二楼可以卡Bug,如何通过头顶的月亮找到逃生门,每一台密码机的大致位置……虽然这些知识点我完全没用上,但这会儿却大大提升了我的观赛体验——我看得出场上的几支队伍都是国内最强水准,他们比赛起来真的有如神仙打架。紧张刺激,节奏感超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有些监管者出招速度之快!我还没看清,求生者已经应声倒地了。

“啊?刚才发生了什么?”旁边的观众也交头接耳起来。但他们很快就不再讨论这个了,因为推得实在太快,一局比赛没几分钟就结束了——我玩低端排位的时候,因为菜鸡监管者追不到人,或者菜鸡求生者修机速度太慢,一局比赛能拖到20分钟以上。

那个下午非常、非常开心。我在来看比赛前连场上有哪些队伍都不知道,但几场看下来,我迅速Pick了我喜欢的队伍,并为他们歇斯底里地呐喊起来……在我最喜欢的监管者玩家又一次打出四杀后,我痛痛快快地跟全场一起欢呼!后来那一队拿了冠军,我还简单地采访到了队长,大高兴!

虽然活动稿写过了,但还想私人表达一下:皮皮限好帅哦!我好喜欢你!

那个下午我一边欢呼,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有的时候我太过倾向于喜欢那些严肃的游戏了。祝老师每每问我,你想写什么游戏呀?我第一反应全是舒适区里的关键词:反乌托邦、现代性、存在主义、女性主义、社会建构……如果我是一台AI,那么这些就是我的唤醒词。听到这些词汇我就一激灵,一秒把眼睛睁开:“我来我来!”

祝老师说,不行,你得走出来。

我说,为什么非要走出来呢?各人有各人擅长的事情,我写《德军总部》和《使命召唤》当然没有牛老师好,那我可以写点别的呀。

祝老师说,我觉得你太过于把自己跟那些沉重的东西绑在一块了。

“绑在一块”我是不服气的,因为我这些年来都在有意识地给自己松绑……但待在舒适区里不肯出来,是有的。而我的舒适区又塞满了沉重的主题,也是对的。有的时候我太想借用游戏作为一个载体,去理解和分析更加宏大的主旨,却忽视了高高兴兴地玩游戏才是更重要的事。感受游戏本身,感受那些竞技的乐趣,感受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分泌,感受纯粹的喜怒哀乐,(先)不去问这些事情有没有意义。

游戏当然可以是一个文本,也必然是一个文本,但对我来说,生活不可以只有文本。

我在想,很多时候我不高兴,只是我不让自己高兴。我把那个门堵上,不让一切会使我高兴的东西进来,包括游戏,也包括一些“沙雕”视频,一些嘻嘻哈哈的口水文章。虽然是无意识的,但我在心底深处会使自己处在一个苦大仇深的状态——外部的世界这样糟糕,你不为此痛苦的话,岂不是太没心肝了吗?

我想,这种情绪也不是错的,但它可能是有害的。就算不肯开门,但也该开一扇纱窗,让快乐的空气能够透进来。偶尔也要出门走一走,飞到另一个城市,那里还没有入秋,整个城市就像一颗热情的火球。你走进一间场馆,你在看台的角落坐下,台上的少年们为自己的荣誉而战,而你也情不自禁地跟所有人一起欢呼起来,你尖叫到失声,拍掌到手疼——你甚至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准备好应援的灯牌!

玩游戏真好。玩游戏的人不伤心。

1

实习编辑 池骋

chicheng@chuapp.com

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

查看更多池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