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现在的游戏,真是一个比一个杀时间

我以前不太相信单机游戏可以“运营”,现在我信了。

编辑梅林粉杖2019年04月30日 17时31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震惊!小罗老师打了我的脸

五一假期就在眼前,我似乎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但这个假期对我来说可能是挺生无可恋的。

以往吧,一旦有了假期,我起码会定个计划,仔细想想有什么能在假期里打完的游戏,可能是一个独立游戏,或是一个剧情向的动作游戏,我能把游戏时间控制在10个小时以内,每天玩一点,也就差不多了。可是这个假期,我感觉计划起来有点难。

我正在尽力从《FIFA 19》的FUT模式里走出来。自从升到FUT在线对战的DIV4、拿到本作里最难的奖杯之一以后,我每周花在游戏里的时间已经少多了。我没在FUT模式里课过金,也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开包开卡,升级游戏阵容,可是我已经玩了半年的阵容就这么扔着吗?已经攒了上百万的金币就不要了吗?似乎又不是很甘心。每天上线看一眼自己的游戏库,我又不由自主地点进《FIFA 19》,踢两场在线,再刷两把单机,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是的,我昨天终于用4月的交换卡开出了本作里的第一个传奇球员,纵然是低配版的所谓“下水道传奇”,可是距离“每种球员卡至少拥有一张”的目标又前进了一步。该死,我可能在这个游戏里还得消耗掉不少的时间。

我开出的是克雷斯波,应该不是运气最差的吧?

作为对照组,我有一位朋友成功逃离了“FIFA”系列的魔爪,他的办法很极端——把主机卖了。卖了主机以为万事大吉,结果掉进了《实况足球》手游的坑里。我问他这游戏好玩吗?他说好玩,而且换了引擎感觉又贴近主机了一些,他甚至适应了这个游戏的虚拟按键,手一划拉就能满场马赛回旋。我说您把这游戏玩成20年前的“FIFA”了,他说是啊,但“我停不下来呀”。

我有时也会刷刷不断更新的“刺客信条”系列。3月底,《刺客信条3》的高清复刻版已经上线了,我进去打了个开头,却没有什么兴致玩下去。一方面是游戏率先上市的版本没有中文,这几年被中文游戏惯坏了,楞看起来满眼英文,效率直线下降;一方面,这款复刻版尽管提升了画面效果,却仍旧能够看出是一个属于上世代的游戏,而我已经在畅想PS5多么美如画了。

《刺客信条3》不是我最喜欢的系列作品,但客观地说,相比前作它的画面进步是巨大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游戏要玩下去,还是挺杀时间的——《刺客信条3》是系列里第一次加入了打猎等等周边玩法的一作,别说白金,想要通关也不是一个五一假期就能完成的,除非这几天里我什么都不干。

在抱怨《刺客信条3》杀时间的同时,不知不觉,我已经在《刺客信条:奥德赛》里耗费了112个小时,我的人物升到了67级,剧情已经推进到了第二个DLC《亚特兰蒂斯之命运》。《亚特兰蒂斯之命运》这个DLC总共有3章内容,目前更新到第一章,剩下的要到夏天才能更完。

强迫症害死人

在DLC之外,《刺客信条:奥德赛》还在更新一个名叫《希腊的失落传说》的免费扩展包,它会在大型DLC更新的间隙里不定期解锁,目前还剩最后几个没有推出。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买了《刺客信条:奥德赛》季票的用户,从去年10月开始,这个游戏就一直处于不断更新之中,就算没买,也有免费扩展包的内容可以继续玩。

我以前不太相信一个单机游戏可以“运营”,而且可以连续运营这么长时间,现在我已经信了——只要内容在更新,只要有人不断付费买断或者内购,谁说单机游戏不能运营呢?毕竟运营的核心是能赚钱就行,而不是非要有人在线和多人互动是不是?

亚特兰蒂斯的景色比较日系奇幻风

我的主机里还有很多可以杀时间的游戏,比如我曾经在夜话里写过的《战争宝石》,比如因为忍不了所谓的“拟真”而半途弃坑了的《荒野大镖客:救赎2》,以及B社的常青树之一《上古卷轴5:天际》。我媳妇每到冬天不想下床的时候,就会翻出《上古卷轴5》来重新打上一遍,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光是看眼大地图上有多少要钻的山洞、要清的地牢我就感觉到绝望。更别提我还坑着B社手里的另一款巨作《辐射4》,尽管这是打到后期,因为选择困难症、不知道走哪条路线才坑的,但要再重新拾起来恐怕也是很难的——因为我早就把剧情忘光了!

所以,你们也看到了,并不是游戏太少,而是太多了,本世代的游戏已经到了后期,在线商店里已经开始三天两头打折甩卖,起初我还看看有什么游戏可以买了留着,现在连看都懒得看,毕竟买了不玩还是太傻了不是吗!

就算是那些买了的游戏,也是一个比一个杀时间,你们把游戏做短点,不必非要挑战好几个周目或者全部清地图不行吗?

所以,这个假期我应该玩什么呢?我想问问媳妇有什么建议,她沉迷在《三国杀Online》里,开着新的皮肤和武将,根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她突然问我:“你认识那个谁谁谁吗?不认识吧?我也不认识。现在关羽、张飞都弱爆了,厉害的都是没听说过的武将。”我想想也是,这游戏推出已经十多年了,可不是得这样长江后浪推前浪嘛。

说了半天,其实我想改变,我也想玩点短小精悍的游戏,可是如今的游戏设计吧,真的太“人性”了,而且主机、手游的设计理念也慢慢开始合流。你一旦不慎误入了什么游戏的坑里,想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或许,我应该接受这样细心的照料

昨天出门遛狗,因为怕乱吃东西,我给它戴着一个嚼子下了楼。我家傻狗蠢萌乖巧,从不乱叫,就算是陌生人来了,上手随便揉搓也不会生气。可一旦戴着嘴套下楼,气氛就一下变得凝重了,路人见了纷纷绕着弯走,脸上闪现出异样的神色。终于,有人鼓起勇气问我:“这样是不是怕它咬人啊?”我只好解释半天,我是怕有人在路上撒毒香肠,人家听完将信将疑地走了。

今天再下去,我给狗狗摘了嘴套,勒紧绳子看着它,防止它去路边找东西吃,几个小朋友尖叫着飞奔过来,大喊着:“狗狗好可爱!”

可是,小区文明公约里明明是推荐我给狗狗戴嘴套的呀!你看,很多东西一旦形成了习惯,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想改变真的好难。

1

编辑 梅林粉杖

meilinfenzhang@chuapp.com

其实,我是一个美工

查看更多梅林粉杖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