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别人的线下聚会

写这篇夜话并非出于羡慕和嫉妒。

编辑牛旭2019年03月15日 18时42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在美国田纳西州东部的诺克斯维尔,一处景色优美的别墅外停放着各式轿车,似乎是在炫耀着宅邸主人广泛的交际圈。别墅里,泳池派对和烧烤盛宴同时进行,大人们或依靠在泳池里闲聊,或在烧烤架附近大快朵颐,小孩子们四处疯跑,整个氛围充满欢乐。

没什么比得上泳池派对(文章中部分截图来自“油管”频道Noclip)

除了烤肉

这并非一场富豪家族之间举办的大型派对,在几十个小时前,参与聚会的主要成员们都还是名副其实的“罪犯”。这群人管自己的组织叫“乡巴佬事务组”(Hillbillies Agenda),组织的成员们全部“蹲过大牢”,日常活动内容也离不开驾车撞人、抢劫和运输毒品,组织内的成员好狠斗勇,每个人都背着累累血债。

犯下如此深重的“罪孽”,居然还敢在光天化日下举办泳池派对,这不是“乡巴佬”们得到了某种特别赦免,而是因为他们的“罪行”全都是在PS4平台“犯下”的,允许他们“逍遥法外”的那个世界叫做《侠盗猎车手Online》。没错,这只是《侠盗猎车手Online》玩家的一次线下聚会,“乡巴佬事务组”则是他们在R星社交俱乐部使用的帮派名称,简称“HBAG”。

图片来自HBAG官网

乡巴佬事务组

HBAG的成员大多来自北美。帮会组织者兼派对创始人在游戏中叫做“KnoxNerd”,现实里是一个中年壮大叔,从事IT行业,还在美国海军服过役。退伍后,KnoxNerd和朋友共同创建了一个类似小型网吧的娱乐室,用数台电脑供自己和伙伴进行局域网联机游戏,过了一段时间,他的朋友推荐他加入《荒野大镖客Online》,于是他开始向主机游戏转型。这之后又过了几年,KnoxNerd和朋友们加入了《侠盗猎车手Online》,借助R星社交俱乐部,HBAG从此诞生。

KnoxNerd服役时留下的回忆

KnoxNerd是个擅长社交的人,几年来,HBAG的新成员大多由他招募,这里面有战局中的友好路人,也有他在线下结识,然后拉到帮会内部的生意伙伴。和大多数在线社群那样,HBAG的成员来自各地,甚至遍布不同国家,遥远的距离并没有阻止友情的发酵,HBAG有每年一次线下聚会的传统,成员们届时会出现在KnoxNerd的朋友家,感受泳池派对,随后乘坐小型游艇玩耍。

《侠盗猎车手Online》是一款特别的在线游戏,玩家在这座城市中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暴力破坏以及谋杀。不过作为这款游戏中最硬核的帮派之一,HBAG的成员和他们在游戏中塑造的“反社会形象”去之甚远,不少人在聚会举办前就会主动张罗,购置食品或者给成员们带去礼物,到了聚会现场,也会一起做饭。许多成员已经成家立业,聚会时拖家带口。有趣的是,HBAG中有一部分成员来自政府部门,或是警务工作者,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在游戏中对“自己”痛下杀手的。

HBAG成员聚会时分享R星造型的蛋糕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人们都会对网络上陪自己玩游戏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有所提防,毕竟谁也不知道网线后面到底是和自己一样的普通玩家,还是个默不作声的“变态杀人狂”。不过到了HBAG这边,信任似乎来得非常快,有不少玩家参与线下聚会时才刚刚加入帮会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就能坐着飞机前往诺克斯维尔,和这些从未谋面的朋友共度美好时光。

之所以对组织成员保持足够信任,一要归功于KnoxNerd给HBAG设立的定位——“质量首要,数量不重要”(Quality first, not quantity)。KnoxNerd从来不会通过“刷喇叭”这种通俗方式拉帮结伙,他和网友们相识更多讲究一个缘分,比如一起匹配任务,或者出于搞砸别人任务产生了愧疚,就帮助别人赚回损失。如果觉得这个人在游戏中表现出了优秀的品质,那么他自然会觉得这个人可以在线下相遇。

我之所以会了解到HBAG的故事,是因为最近偶然间看到了Noclip于2017年拍摄的纪录片《The Hillbillies of Grand Theft Auto Online》。在这期节目的尾声,HBAG透露了自己的下一步“组织计划”——打算进军当时还未发售的《荒野大镖客:救赎2》的在线模式,这样,他们的“乡巴佬”组织就有了现代版“乡巴佬”和西部版“乡巴佬”。

或许现在,这些热情的朋友们正在马背上驰骋,继续属于HBAG的冒险时光。

一些小牢骚

还记得《侠盗猎车手5》刚发布时,我刚参加工作,兜里没什么钱,穷到每顿饭都是青椒炒青椒、咸菜拌馒头。每当网络畅通时,我都会打开手机,贪婪地视奸光怪陆离的洛圣都,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要如何发愤图强、攒钱更换硬件,去感受麦克的中年危机、富兰克林的青葱岁月,以及老崔的神经分裂。

不幸的是,当时的工作是个赤裸裸的骗局,努力到最后我也没能“升任总经理,当上CEO”,反而只能颓在家里,开始用仅剩的一点钱沉迷某课金手游。通过这款游戏我结识了一群形形色色的玩家,并且和他们当中的一些组建了自己的公会,并且断断续续联系到现在还没互相拉黑。

我们的相识很简单,虽然大部分人在游戏中的“国家”大多都是英文名,但通过交战后写信互骂,我知道大家都是来自同一个大家庭,于是便提议组建自己的公会。公会成员来自五湖四海,最近的可能在北京东城,最远的常年出差缅甸甚至沙特(存疑)。

我们公会的氛围总是出奇友好,每天早上我们会互相问候,晚上会相继道别,如果有外人入侵,我还会充当一下外交官。我还记得有个来自巴基斯坦(真的)的网友在进攻我们后写信求和,而我通过谷歌翻译和他沟通许久,最终在公会战友们全票通过后,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给他,表达我们对兄弟国家朋友诚挚的欢迎。

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干一些非常没意义的事,比如充钱和骂街,但是因为和他们一起干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我开始感觉到自己活着,要知道,那个时候我每天躲在家里,已经几个月没有和除了家人以外的人说过话了。

我们的公会很弱小,这也许是因为成员们都不是很愿意充钱。后来迫于生存,我们被某个仗势欺人的大公会“招安”了,“招安”之后,公会其实就在慢慢死亡——我不断恢复意志,开始为了新工作忙碌,不少成员也觉得继续充钱下去就像是在填无底洞,陆续离开了游戏,于是这个公会很快“死”了。

我在现实中的老朋友知道这个游戏和公会时,曾友善地提醒过我小心网络诈骗,并且坚决让我不要参与线下聚会,于是公会唯一的一次聚会就这样被我错过。我的老朋友还说过,你等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显出骗子的原形。实际上,一直到今天,他们仍然存活在我的朋友圈里,他们晒自己的生活,他们诉说自己的经历,我能肯定的是,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只不过到了今天,他们各自陷入其他的忙碌之中,不会再和我一起玩游戏了。

还好,他们不是我唯一的伙伴,感谢现在陪伴着我的这些朋友们。

3

编辑 牛旭

如果真实世界里也有血条就好了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