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牛蛙、狮头的余烬中重生:在吉尔福德开发游戏的人们

“这座城市的游戏行业就像一个鲜活的有机体。”

作者等等2019年03月01日 15时34分

吉尔福德(Guildford)是英国游戏开发行业的枢纽之一,曾孕育了一批大型工作室,例如Born Ready Games、Criterion、Hello Games、Media Molecule和Supermassive Games等,还有两个名字可能更让人熟悉,这就是牛蛙工作室(Bullfrog Productions)和狮头工作室(Lionhead Studios)。近些年来,随着部分老牌开发商退出历史舞台,当地游戏开发者社群的面貌也在发生变化。

在吉尔福德,如今仍有开发商制作3A游戏:Media Molecule是索尼的第一方工作室,除了“小小大星球”,他们今年会推出新作《Dreams》;Supermassive在《直到黎明》之后的新作《Man of Medan》也定于今年发售。不过与此同时,基数更大的个人开发者和中小团队正在创作不同量级的作品。

许多团队在狮头工作室的余烬中重生(狮头于2016年被微软关闭)。从某种意义上讲,狮头的解散如同历史重演,因为早在2001年,当地另一间知名工作室牛蛙就遭遇了被EA关闭的命运。

前不久,我去拜访了吉尔福德的几支团队,请开发者们聊了聊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以及在这座城市制作游戏的体验。大多数人都有几乎相同的工作经验和经历,受访者们都说,他们曾在吉尔福德的大型开发商工作多年,后来又组建了小团队继续制作游戏——从三四人的微型团队到二三十人的规模;所有人都带着激情投入工作,同时试图逃离吉尔福德历史上令人不快的开发习惯。

这个城镇里充斥着游戏开发者,他们曾经7天不休、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他们如今正在努力的目标就是不再重复往日的错误。

吉尔福德(Guildford)位于英国南部的萨里郡

为大型项目而来

杰西卡·桑德斯(Jessica Saunders)是Salix Games的游戏《杜·拉克与菲:死亡之舞》(Du Lac & Fey: Dance of Death)的开发总监,曾供职于狮头工作室。对许多独立开发者来说,他们都是被大型项目吸引到这里来的。“我们就是在狮头的灰烬中诞生的。当初加入狮头时,我们的技术总监艾德·里德(Ed Reed)正在那里开发《寓言:旅途》。

杰西卡·桑德斯是《蝙蝠侠:阿卡姆骑士》的主创之一,并且因为这个项目赢得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BAFTA)奖项。“我那时刚刚结束跟Rocksteady Studios的合约,正在思考未来要做什么。”

《天堂杀手》(Paradise Killer)的联合开发者克拉克·史密斯(Clarke Smith)也是被大型工作室吸引到了吉尔福德。“当我在德比郡被解雇时,根本找不到工作机会,真的很可怕……但吉尔福德不同。当年EA关闭了牛蛙,但吉尔福德很快又出现了很多新工作室,所以我就加入了Supermassive,它网罗了很多为EA和索尼工作过的人,比如皮特·萨缪尔(Pete Samuels)。”史密斯说。

奥利·普基斯(Oli Purkiss)是沙盒网游《无境世界》(Boundless)的主设计师,他在1999年加入狮头工作室。“那时刚刚20出头,吉尔福德的游戏开发者们也比现在年轻得多,大家彼此关系紧密,经常聚会交流。绝大多数公司都是牛蛙关闭后才出现的。”

有趣的是除了被牛蛙、狮头等大公司提供的工作机会所吸引之外,也有开发者是被充满激情的同行“拉拢”到了吉尔福德。《赛车经理》(Motorsport Manager)开发商PlaySport的创始人克里斯蒂安·韦斯特(Christian West)就是这样一位开发者。

“听上去也许很怪,但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西恩·穆雷(Sean Murry)这个人。我到几家不同公司面试,其中绝大部分位于剑桥,仅一家在吉尔福德。西恩·穆雷是我的面试官,那时他还只是某支团队的程序员,但他对游戏行业的热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迫不及待想要与他共事。”韦斯特回忆说,“虽然待遇远远低于剑桥的几家公司,但我愿意接受那份工作。每当谈论游戏,穆雷总是能让人兴奋起来。”

“我与穆雷共事过几年,后来他离职创办Hello Games,还带走了团队里的绝大部分成员。在那之前我没有创业的想法,但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创办一间工作室,所以就这样做了。”

22Cans工作室内部

作为牛蛙、狮头和22Cans工作室的创始人,彼得·莫利纽克斯(Peter Molyneux)很可能是吉尔福德最有影响力的游戏界名人,他也聊了聊对当地游戏业近些年变化的看法。

“这座城市的游戏行业就像一个鲜活的有机体。刚开始几家微型开发商制作了一些成功的游戏,然后逐渐扩大规模,伸出了很多分支。”莫利纽克斯说,“随着这些公司规模不断壮大,其中一部分被收购,有人就会离开创办新公司。他们在哪里办公司呢?如果孩子在吉尔福德念书,那么他们很可能会继续在这里开发游戏。”

“所以你会发现,吉尔福德既有运作多年的老公司,也有充满活力的新公司。”

工作的改变

事实似乎的确如此,几位受访者在与我的交谈中都提到了这一点。作为行业资深人士和新团队领袖,他们还希望确保大家远离令开发者深受困扰的不良工作惯性。

“我受够了长期加班,真的不健康。”桑德斯在谈到她参与制作的高成本游戏的体验时说:“游戏行业将加班变得正常化了,我不喜欢。在工作室内部,大家有时甚至会比一比谁更能熬……‘噢,我加班的时间比你还长!’‘我的胡子比你更长,因为我都有3个月没有回家看老婆孩子了!’我实在想不通,这有啥值得骄傲的?我热爱游戏,但我也要洗脸。”

“刚入行的时候,我在Codemasters开发游戏《阵亡统计》(Bodycount),太恐怖了,简直就像在地狱里走了一遭。如果你向吉尔福德的开发者提这款游戏,差不多有一半人都会用同情的眼光打量你。时间很紧张,不过那段经历也让我们互相支持,成了患难与共的朋友。”

PlaySport工作室内部

曾供职于狮头工作室的普基斯也有类似想法。

“我认为随着吉尔福德涌现出更多的小型工作室,我们已经远离了这个问题。”普基斯说,“我在狮头的时候,有时每天的工作时间会有16个小时,每周要工作六七天,真是太疯狂了,你根本没有办法将工作和生活分开。”

“如今情况大不一样了,很多公司都明白,除了工作,员工们需要有自己的个人生活。我还发现,如果适当减少工作量,他们的工作效率反而能得到提升……我记得在狮头,有一回工作到凌晨2点,感觉自己做的东西简直像垃圾,不得不又花了半天时间修修补补。”

莫利纽克斯如何评价游戏行业的加班文化?

“与游戏行业一起成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认为整个行业已经成长了。”莫利纽克斯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作为游戏开发者,我们对行业的快速发展感到惊讶,但我们没有方向。如今开发游戏已经成了一份严肃的事业,任何一家严肃的公司都应当认真对待。”

“我不会要求任何人在下午6点以后继续工作,我不能让他们为了工作而透支身体牺牲生活。”

小型工作可能面临资金压力,但是也更灵活

遗产

在对话中,几位受访者都声称他们觉得经过一段短时间的停滞后,吉尔福德游戏行业将会再次迎来发展。

“如果你观察吉尔福德的游戏行业现状,会留意到几家大公司留下的‘遗产’。”桑德斯说,“在过去,三四家大公司代表了这里的游戏行业,但现在吉尔福德拥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许多创意十足的游戏在大工作室的灰烬中萌芽,相当有趣。”

“吉尔福德曾经有很多大型开发商,例如EA的分公司、狮头和Codemasters。”普基斯补充说,“你也许觉得这里的游戏行业将会走向消亡,但到了今天,Media Molecule、Hello Games的规模都不比他们小,并且吸引了许多新人才来到这里。”

“吉尔福德游戏行业的发展势头很不错,开发商们制作的一些游戏在全世界都收获了成功。22Cans工作室在创办初期发展坎坷,但现在已经稳定下来,这真的很棒。”

“大约5年前,我也许会说本地开发者需要打一剂强心针。”Mojiworks首席执行官马修·维金斯(Matthew Wiggins)说,“我认为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刚到这儿时,吉尔福德享有极高声誉,被认为是英国游戏行业的枢纽之一,但随后影响力出现了下滑。不过在过去5年间,这种声誉终于开始回归。”

虽然吉尔福德拥有浓厚的游戏开发氛围,整个行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有几位开发者也指出,当地市议会对游戏行业发展的支持力度还不够。

“我确实认为吉尔福德还可以做更多事情,来帮助和鼓励那些创业团队。”莫利纽克斯解释说,“遗憾的是议会、政府的工作节奏比游戏行业慢得多,所以这要耗费他们很长时间,当然我相信政府一直在考虑这问题。”

Mojiworks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基于苹果iMessage游戏的公司

在吉尔福德,游戏开发者们联系密切,社群氛围十分浓厚。

“我们希望吉尔福德成为一个枢纽,希望这里的所有游戏公司都能蓬勃发展,而不是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桑德斯说,“这座城市的人才太多了,当你创办一间新工作室时,总是能吸引许多优秀的人。”

“Supermassive有个非常不错的项目,他们与大学保持着密切联系,会邀请大学生到公司分享游戏创作提案,在我离职前不久就雇了一批大学生来做一款游戏。我觉得当年轻的人才进入工作室时,他们能够为行业带来新的热情和创造力。”克拉克·史密斯补充说。

“再举个例子,吉尔福德的游戏开发者们今晚就有一场聚会……社群感真的很棒,我认为这也是德比郡和其他城市所缺少的。当你走进酒吧,大家都会谈论正在开发的游戏,交流看法。我总是觉得,如果一名游戏记者来到吉尔福德,在酒吧里跟开发者们聊一聊,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与10年前相比,如今吉尔福德的游戏行业变得更开放、更有活力也更多元化。大型工作室不再占据主导地位,许多中小团队正在创作独立游戏和移动游戏,一步步成长。吉尔福德的开发者们曾深受超时工作的折磨,了解其中的危害,并努力避免重蹈覆辙。在这座城市,游戏行业的前景看上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光明。

 

本文编译自:kotaku.co.uk

原文标题:《The Changing Face of Development in Guildford》

原作者: Laura Kate Dale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