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我把“年度厂商”奖投给了……

那么各位尊敬的读者老爷,您的“年度厂商”又是哪一家呢?

编辑刘淳2018年12月20日 18时33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又到一年年末,各种回顾、总结与展望,一套套地来了。

游戏界自然也难以避免,各大平台发布了玩家数据,各大奖项也逐一颁布,各家媒体盘点起年度事件,好像只有借助这些“仪式”,我们才能为2018年划下一个句点,再去开启全新的一年。

如果用数据来总结2018年的话,1349亿美元,这是今年全球游戏的销售总额。其中,移动游戏约为632亿美元,占比47%,同比增长12.8%;PC与主机划分了剩下的334亿和383亿美元,占比分别为25%和28%,同比增长3.2%与15.2%。

最外圈的蓝色部分为手机、灰色为PC、红色为主机,内圈做了进一步细分

另一个数字或许更为直观,御三家今年11月的销售数据创造了一个新的纪录,3款机器在美国都卖出了130万台,上一次类似的盛景是8年前的11月,Xbox 360、Wii、3DS单月销量各自突破了100万台。

借着Steam年度大奖评选活动即将启动的契机,我打算利用各个奖项的提名名单回忆一下将要过去的2018年。

抛开那些权当娱乐的搞怪奖项和没有多大看头的年度游戏,我个人最关注的是“年度厂商”奖。在我个人的理解当中,厂商奖不同于游戏奖,除了看重成品的质量,也关乎开发的理念以及厂商本身的形象。

不知道Vavle在前期玩家海选后,动用了怎样的入围筛选标准,这次得到提名的有CDPR、育碧、B社、R星、Digital Extremes、SE、卡普空、P社、万代南梦宫,还有Klei——以防你不了解,中间那个是《星际战甲》的开发商。

“我们将自己从这份提名名单排除出去了。”V社如此说

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很多厂商被排除在外,暂时忽略索尼、微软、任天堂御三家(包括各自旗下的第一方开发部门),其实还可以加入同Steam决裂的EA、动视暴雪,日厂代表世嘉、光荣,靠《堡垒之夜》一战成名的Epic Games,以及为了避嫌主动退出的V社,如此调整过后,这个名单基本就齐全了。

要论哪一家更加优秀,可能个人有个人的偏好,但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从哪家今年最令人失望切入,那么几乎每家厂商都可以被提上一笔,它们都像步入了去年EA的后尘一样,一个个 “自断双臂”地撞了上去。

B社持续榨取《上古卷轴5》的“恶名”还未消散,年末的《辐射76》将他们彻底拉下了水,围绕这款游戏的负面消息几乎成了日常;SE因为《最终幻想15》DLC取消一事信誉扫地;只消看看《风暴英雄》就知道暴雪也不太好过;V社在Steam管理上的不力带来的恶果愈发明显,时隔多年推出的卡牌新作《Artifact》,市场交易背后的课金设计也引发了很多不满。

光荣的《真·三国无双8》口碑惨淡;EA的《战地5》备受诟病;P社、CDPR没有恶名,也更新勤恳,但产出不多;世嘉、万代中规中矩、相对平淡。对了,我都快忘记毫无存在感的科乐美了。

提到今年的“年度厂商”,有玩家会想到科乐美吗?

如此算来,我的最终名单就只剩下了4个候选:

首先当然是R星,《荒野大镖客:救赎2》只用8天就超过了初代8年的累计销量,与这个成绩相匹配的是游戏同样收获了高分评价,R星在这其中最大的成就在于兑现了玩家多年以来的期待,唯一的不和谐音符可能是游戏外过度加班的新闻。

《堡垒之夜》及背后的Epic不能不提。截至今年11月27日,《堡垒之夜》注册玩家数量超过2亿,在国外它远不只是一款游戏,还是一种社会现象。可能有运气和巧合的成分在内,Epic很聪明地另辟蹊径,最终在“吃鸡”市场后来居上,并且还做到了更多。

育碧制作游戏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尽管被各种戏称Bug、公式化,但如果只谈稳定持续的产品输出,这也可能也算是一门独家优势。只是,《彩虹六号:围攻》自我阉割的这个决定实在太愚蠢了,好在育碧最后还是选择听从了玩家的意见。当然,我们听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根源还是开发环节的一些技术问题,导致如果要针对某一市场“和谐”,那么全球市场只能跟着统一。

今年最令人惊喜的恐怕是卡普空,他们在炒冷饭与推新作上双管齐下,《大神》《街霸》是换着花样精心翻炒,《怪物猎人:世界》《洛克人11》则是经典IP焕发新春,明年的《生化危机2》《鬼泣5》思路一致,一扫不思进取的“卡婊”形象。

2019年对卡普空来说可能也是丰收的一年

回望过去一年这些大厂的各种表现,我都有种时代在飞速变幻的感觉。哪怕再有情怀加成,系列IP也不再是颠破不灭的神话,一旦玩砸,后果将是一系列崩塌的连锁反应,玩家不再好糊弄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向来是风水轮流转。

另一端的独立厂商,我觉得处在一种收缩的洗牌阶段,同时,这个领域开始具有了个人的品牌效应,许多口碑不错且卖得出去的游戏都是开发者的第二款商业游戏,譬如《陷阵之志》之于《超越光速》、《奥伯拉·丁的回归》之于《请出示证件》。

思来想去,我最终决定将“年度厂商”这神圣的一票投给——Klei工作室。

我实在太喜欢这家工作室了,聪明、灵巧,每款游戏都与前作不一样。

如果不算尚在测试的《Hot Lava》的话,他们今年其实没有发售新的游戏,但Klei仅凭后续更新进行的工作,其实就远胜一票毫无良心的厂商。《缺氧》伴随更新,与EA初期相比完全是两个游戏,《饥荒》还迎来了一个堪称新作级别的《猪镇》DLC。我想,这已经足够成为获奖原因了。

假装地板是岩浆的跑酷游戏《Hot Lava》质量不错

那么各位尊敬的读者老爷,您的“年度厂商”又是哪一家呢?

1

编辑 刘淳

liuchun@chuapp.com

Just breathe, slow and steady, in and out

查看更多刘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