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太吓人,不玩

想怎样都好,可别从背后拍我肩膀。

编辑牛旭2018年12月19日 18时33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今日吓人

上周末,结束了一周工作,我赶到朋友家,痛快地参与了一场“任天堂主题聚会”,顾名思义,这次聚会的主要环节就是“马趴”和“大乱斗”等NS平台的游戏。愉快的时光大概进行了四五个小时,新鲜感过去之后,有人开始显露出了困意,在外卖小哥的护送下,夜宵也刚好就位。手柄虽然放下了,但是大家躁动的心却闲不下来,这时便有人提议,我们要不要看点什么恐怖刺激的电影来下饭?不过想一起打个游戏很容易,找个合适的电影一起看就有些难办了,一番讨论后,我自告奋勇,提起了现场直播《生化危机7》的主意。

距离《生化危机7》发行已经接近两年,我买这款游戏也是一年前的事情。虽然第一人称射击和僵尸题材都是我的最爱,但我玩这款游戏的时长加起来只有3个小时,离通关还很远,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胆子太小——基本上都是在有人围观的前提下才敢硬着头皮玩一玩。

惊险刺激的3个小时,连10%的流程都还没走完

之所以买这款游戏,主要是因为《生化危机7》的风格让我联想到了《P.T.》。这款游戏的体验视频在网上疯传时,我还没有PS4,只能看个热闹,可就算是隔着一层屏幕,那种扑面而来的阴森恐怖仍旧让我蠢蠢欲动,没想到有条件体验的时候,这款游戏的正式版却没了下文。

《P.T.》里昏暗的灯光和凌乱的摆设,类似风格的场景在《生化危机7》中随处可见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原因,鉴于此前我买“逃生”系列的惨痛经历——因为只能逃命无法抵抗,所以一个小时都没坚持下去,在《生化危机7》各种攻略视频出来之后,我先“云”了一把,看了看游戏主播的体验过程。因为我玩游戏有个习惯,就是手里只要有武器,可以反抗,那么就不会太害怕。可非常不幸的是,在“云”的过程中,我看的全都是中后期的战斗片段,主播们一个个淡定输出,好像并没什么压力的样子。于是在数月前的一次聚会时,我打开了这款游戏,没想到前10分钟被米娅一通追砍,一度被吓得捂住双眼。

只要你不砍我,怎么都好

上周末是我第二次走进贝克家的老宅子,此时我已经对这款游戏的恐怖程度有了大致预期,操作也变得顺畅起来。正当我想要通过稳健的操作,一洗之前被吓尿的耻辱时,朋友在“岳父”破门而入时狠狠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接下来的游戏过程中,“岳父”每次出现都会让我加倍心惊肉跳,只顾得上疯狂逃亡。

恐怖元素是个双刃剑,在吸引一部分玩家同时,也让很多玩家找到了“被劝退”的理由。前段时间“安利”身边朋友玩《超杀行尸走肉》时我就碰到过这种难题。我的朋友在上手体验前,先看了看我玩,觉得没什么问题,等他亲自走进丧尸的重围后就被游戏的声效吓得直激灵。同样的事情在我向朋友安利“地铁”系列和“古墓丽影”系列时也发生过,这两个系列被朋友排斥的原因比较离谱,主要担心的地方是画面太暗,时间长了会觉得压抑。

光说“地铁”系列恐怖可能没什么可辩解的,“古墓丽影”也恐怖的话,难道是觉得劳拉死相太惨么

让我更奇怪的是,这几个朋友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平时看个恐怖电影,走个夜路都不会被吓到,偏偏在虚拟世界里心理承受能力如此之低。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被劝退并不会影响我这几位朋友猎奇的心理,因为好奇剧情的走向,他们把继续玩《生化危机7》的重任交给了我。这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看别人玩恐怖游戏就轻松得多。然而经过聚会时的“致命一拍”,想让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朋友间的聚会日期又没有准数,我扮演的伊森何时能逃出“老岳父”家,恐怕是遥遥无期。

2

编辑 牛旭

如果真实世界里也有血条就好了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6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