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美游心影录(下)

此次美国之行,为时不长,文化冲击不小。这冲击并非突然,而是各种文化在此插旗、扎根、竞赛的结果。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编辑胡又天2018年09月04日 19时16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说:“笔记本网卡可能坏了,只能手机拍屏。”

7月29日

休息到11点退房,赵阿姨开车来接我去她家。中午先在郊区的In-Out Burger吃汉堡,人很多,排队排了好一会,然而确实不错。餐盘垫纸上印着他们有多么用心处理食材,这种东西其实也没什么秘诀,用料实在,做得比麦当劳之流用心一点就好,而它价格居然也不贵,这样还不成功就没道理了。

到了郊区,总算见到比较合理的物价

在赵阿姨家休息一会又出门。来之前我说希望能拜访一些有趣的人,赵阿姨便约好带我去赵硕导演家。赵硕是画家、艺术史家傅申(1937~)教授的关门弟子,这两年也为老师拍了一部纪录片《笔墨究心》。

开了许久的车,我们差不多和赵硕的另一位朋友安先生一起抵达他家门口,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两只很显幽默感的小石狮子,不久主人出来开门带我们登堂入室。进屋的那一刻,我是真正惊了。

中国大门配大石狮,这里小门配小石狮

光看这照片完全不会觉得这不是在中国

客厅里,是满室的中国家俱、书画、雕塑:明式黄花梨木椅、几案,一看就知道这东西不简单的佛像,吴大澄(1835~1902,金石学家、书画家)的字,还有一张古琴。这种排场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一定是识货的内行人,才能在万里之外整置出这么一个古典的书斋。

傅申手书“承云堂”

主人泡普洱茶招待了我们,说这还算是在“舍得泡”的范围之内,其味醇正而甚有层次,显然亦非俗物。还有,我们用的杯子也是古董,就是还算在可以放心拿出来用的范围内的宋代、明代陶瓷。

屋里还有赵硕的母亲邢翠霞女士,经营着一个“微说美国”公众号;阿姨对本地收藏界颇为熟悉,另在手机上也玩着一款《十二生肖区块链》的加密宠物游戏,也算紧跟时代潮流;赵硕电影的配乐伙伴杰夫‧奎卡(Jeff Kryka),比我小一岁,已是好莱坞著名作曲家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音乐系教授。

安先生带了一只最近淘来的青铜爵让赵硕掌掌眼,我们便开始聊了起来,还好我以前书没有白读,古代的话题,基本还跟得上。只是不敢亲入那水深似海的艺术收藏界。

赵硕与傅申(微说美国提供)

赵硕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师从傅申先生,前年开始花费了两年时间,访问百余名艺术史学者,拍出了一部65分钟的纪录片《笔墨究心》,为年届80的傅先生留下艺术与学问的生命纪录。本片已获得了美国佛罗里达Treasure Coast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这两年在各影展和艺术院校办过几场特映会,反响都甚好,并计划今年年末要在国内公映。翠霞女士也打开手机给我们看她之前为这部片所撰写的详细介绍,大家若不嫌母亲捧儿子捧得太厉害也推荐看一看,里面的干货还是很扎实的。

《笔墨究心》片头(相关报导链接点此

除了画画和拍电影,赵硕还会弹古琴,在我们要求之下弹了《流水》和《鸥鹭忘机》,虽说是好几个月没练有些手生,但基础也打得很不错。我真是万万想不到,可以在美国度过一个如此古典中国的下午。杰夫听到古琴,也从工作室里出来静听,之后也和赵硕联弹了一首钢琴曲。

中西合壁的还不只有这些:客厅里又有一张折迭式的西洋双陆(Backgammon)和国际象棋棋桌,亦非俗物,然而赵硕不会下,我便和杰夫来了一局国际象棋。我国际象棋是小时候玩电脑学会的,下得不精,这么多年也只和真人对弈过一两次,好在对手也不很强,没输得太难看。

明式黄花梨木椅配双陆和国际象棋桌

由于傅申前些年回到台北任教,所以赵硕也跟着在台北读了个博士班,这几年常常两地飞来飞去,9月就还要来台北上课,我们于是约好台北再见。

我和赵阿姨待到傍晚告辞,回程路上,我自是感恩赞叹,竟能得此神妙机缘。回北京后,我从赵硕给我的非公开链接看完了《笔墨究心》这部片,因而了解了此前还很陌生的傅先生的学问艺业,也帮赵导抓了一些中文字幕的错误,相信年底公映时这些都能改正过来,届时有机会再与大家来介绍。

7月30日

本日的行程是10点先去亨廷顿图书馆(The Huntington Library)参观,然后在午前去到机场。

用过早餐,还有一点时间,赵阿姨便让我参观了她收藏的清代朝珠、唐卡,也是因着机缘得来的文物。赵阿姨自己也学山水花鸟画,画得很是正宗。“学国画的女程序员前辈”,这个标签如果在现今的网上打出来,应该也可以在公众号上写一篇大惊小怪的报导混个好些流量。

几日前刚来时,我在赵阿姨的书架上发现一本1970年香港出版的食谱,翻了一下觉得绕富兴味,这日临行,赵阿姨便把这本旧书和旁边的《中国点心大全》都给了我带回北京研究。不知这两本书现在还有没有再版、书局还在不在?没有的话,或许可以请人做个电子版出来与大家共享。

1969年的《最新原味粤菜谱》

“用力把它挞几十下,越多越爽”,我老哥看到这端正字体写出的直白语言时笑了

亨廷顿图书馆是19世纪加州铁路大亨的故居,藏有大量艺术品和历史文件, 1928年对外开放,享誉学界、艺术界,在图书馆旁边还有植物园。因为离赵阿姨家不远,所以赵阿姨就顺便载我来了。想到每年都有不少学者不远万里飞过来查阅史料,而我只是顺便参观,也是颇有感慨。时间有限兼之无特定目的,我们逛了不到一小时就离开了。

有钱真好之亨廷顿图书馆

中午抵达机场,办完诸般手续,也该吃一顿午饭再登机。看来看去,看到排队人龙最长的,是美国最有名的中式快餐“熊猫连锁”(Panda Express)。我看过不少文章,一堆人将这些美式中餐贬为邪魔歪道,也有一些人承认它的确有可口的地方,究竟如何?便来自己试试。

离起飞还有颇长时间,手持Switch打《八方旅人》,不怕排队。排了十多分钟,点了这家店名气最大的“橘酱鸡”和最不会出差错的清烫蔬菜,远离那些勾芡多如史莱姆、看上去就非常不妙的炒面。一吃之下,我懂了,这“熊猫连锁”果然红得有道理。

可食

打个比方来讲,橘酱就是糖醋的加强版;粤菜有一道很考究基本功的糖醋咕咾肉,是猪肉,这里改成鸡肉,反正就是裹面皮和橘酱的炸鸡,口感应该要是酥脆而具有锅气的那样,不过这大锅大量煮起来,自然做不到那么好,咬起来还有点黏稠,然而并不难吃。有甜味,又不太腻,兼之它任选两道菜只要10美元,和其他餐馆(尤其是又贵又烂的各种机场餐厅)比起来是太划算了。

吃着这个用甜酸来哄我味觉的中式快餐,又想着,昨天还在人家家里享受正宗的普洱和音乐,谈文论艺,世间的差异何其大也。然后,经过十多小时的航程回到北京,回到熟悉的住处和公司,又是一番光景了。

结语

此次美国之行,为时不长,文化冲击不小。这冲击并非突然,而是各种文化在此插旗、扎根、竞赛的结果。中国MOBA手游进军中国戏院办世界赛,是插旗;韩国防弹少年团在LINE专卖店卖东西,是插旗;环球影城内数十种动画玩偶与周边商品里亦有日本的Hello Kitty一份,也是插旗。

客军如此,而主场的欧美文化根系更是深厚,大众文化有好莱坞环球影城,精致艺术有各大学院、博物馆和亨廷顿那样的豪商遗泽,所幸中国艺术家和学者在此间也有一方天地,以学养艺业而得到在地和各国同侪的敬重与惺惺相惜。至于大众文化方面,中式快餐算是成功了,但显然这还很不够,还有更多等着我们参与竞争的领域。

回北京后,我完成主线任务,把此行报导的标题定为《上洛登基好莱坞》,“洛”原指洛阳,战国时代日本人以“上洛”借代为入主京都,通过小说、漫画、游戏而广为今人所知,现在我再把这个“洛”用在好莱坞所坐落的洛杉矶,也算可以配上腾讯爸爸的雄心壮志了。然则,上一次洛,也没多么了不起;能在这京都扎根待下来建立统治,才算得上有本事。

那么,看到星光大道上三三两两的街头艺人、向路人免费发送自己音乐CD的无名艺术家,你准备好了吗?

3

编辑 胡又天

youtien@chuapp.com

劃撫人寰齊鬼仙,卮言秘戲泯妖賢;我行道術則天志,萬種情風展綺筵

查看更多胡又天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