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与特工的战争(上):“这是一次绝密行动,请保持静默,不要透露给任何非授信人员”

作为游戏里的剧情背景,Niantic将玩家称为“特工”,但在这款“增强现实”的游戏中,许多玩家真的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情报战线上的秘密工作者。

编辑张一天2018年04月12日 15时09分

序:从玩家到特工

“特工”(AGENT)是《Ingress》游戏中对玩家的称呼。按照剧情背景,《Ingress》的游戏客户端其实是一个用来扫描现实中XM能量的扫描器(Scanner),俗称“蓝军”的抵抗军(Resistance)希望避免这种来自于异世界的能量影响人类,俗称“绿军”的启蒙军(Enlightened)则企图用这种能量改造人类。

由于语言和文化上的壁垒,很多国内玩家甚至压根不知道这个游戏还是有“主线剧情”的。实际上,《Ingress》在国外最大的卖点之一就是它中二度爆表的剧情设定:游戏运营方会定期组织全球规模的大型战役,全球玩家分别奔赴位于各大洲的指定城市面对面交锋,建立跨越数千公里的远程连接,建立覆盖整个地区乃至国家的控制场。全球玩家对抗的结果会影响下一步的剧情走向。

游戏开发商Niantic将玩家称为“特工”,只是游戏里的一个剧情背景,但在这款“增强现实”的游戏中,许多玩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情报战线上的秘密特工。

静默的特工与他们的秘密武器

从一个“玩家”升格(或是沦落)为一位“特工”,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如何利用IITC——不管是用它来发现别人,还是避免被它所发现。

相比于电影中特工们越来越像超级英雄的各种随身大杀器,《Ingress》里特工们手里的各类秘密武器可能更加接近于“情报人员”的概念。

传说冷战期间,美国人曾用一种脑洞大开的方式发现了苏联的核潜艇:使用卫星监测海洋中浮游生物的活动,如果有某些地区的浮游生物被搅动起来,随后北边一点的浮游生物被搅动起来,然后是再往北一点的地方……那就说明那里的海底一定有某些大家伙——很可能就是苏联的核潜艇正在往北行进。

《Ingress》里定位敌方特工的方式也很类似。Portal是游戏世界锚定在现实地图中的坐标。在《Ingress》里,两个玩家除了在聊天频道中聊天,是无法以其他形式直接互动的,更别提发现其他玩家在哪,他们的互动只能通过Portal来进行。

一次典型的玩家之间“直接交火”基本上是这样的:绿军玩家A在三里河的鸭王烤鸭店吃烤鸭,打开游戏发现这里有一个名为“鸭王烤鸭店(三里河店)”的Portal,于是绿军A攻击了这个Portal并占领了它。常驻于此的蓝军D收到手机推送,发现自己的Portal被攻击,于是打开游戏重新攻占了鸭王,A和D在一顿饭的时间里持续争夺这个Portal,这就是所谓的“俩人正面刚上了”。

吃完饭之后,A不再与D争夺鸭王,D注意到来自A的攻击已经停止。10分钟后D占领的另一个Portal“地铁南礼士路站西北A2口”受到了A的攻击,又过了10分钟,D看到一条提示,显示A占领了一个名叫“地铁万寿路站D口”的Portal。在这次交锋当中,D可以分析出,A来到鸭王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向南乘坐地铁向西,到万寿路下了车。A则可以分析出,D是一名常驻在鸭王的玩家,很可能是在这里居住或者上班。

对于一个已经入门的《Ingress》玩家来讲,这样的“情报分析”算是一种基本功。事实上,绝大多数玩家是在使用更高端的可视化工具进行这种操作。Niantic官方提供了一个俗称“Intel”的网站,上面提供了全球Portal的情况。在网站的时间流上还能看到每一个玩家对各个Portal进行的各种操作。

而在一款由玩家自行开发,现在差不多已经成为全世界《Ingress》玩家标配的插件——IITC中,系统会自动收集Intel时间流上的操作进行可视化,由此形成一条玩家行动的轨迹直接标注在地图上。以刚才的例子而言,IITC上,一个代表A的绿色气泡拖出一根长长的紫色虚线,显示出A从鸭王出现,然后运动到南礼士路,再到万寿路的完整运动轨迹,代表D的蓝色气泡则会一直停留在鸭王上。

在战时用IITC看北京——每一个气泡都是一个玩家最近出现的位置。

从一个“玩家”升格(或是沦落)为一位“特工”,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如何利用IITC——不管是用它来发现别人还是避免被它所发现。仅就北京的蓝军社群来讲,对一个新人的“特工教育”就起步于如何防止自己被IITC发现。新玩家会被手把手教导如何“静默”,从而在被敌军注意到之前达成自己的目的。

“静默”基本上是一个只有在《Ingress》中才会出现的概念,哪怕是《Ingress》的同门师弟——《Pokémon Go》里都没有类似的设定存在。以前面提到的例子为例,如果A在离开鸭王,去坐地铁的路上不攻击地铁站口的Portal,D和其他玩家就无法掌握A下一步的行动轨迹,于是在游戏里,A就“静默”了。

而再进阶一点的玩法就真的和美国人找潜艇的故事一样了——游戏中的“地面”上会散布着无数的小白点,玩家人在附近,如果能量槽没满的话就会将这些小白点自动吸收起来进行补充,越是高等级的玩家可以吸收的小白点越多。

因此,如果在一个Portal密集,满地都是这些小白点的地方,中间有一条没有小白点的路径,说明这里很有可能有特工正在行动,如果对方一直没有在IITC上显示自己的踪迹,反而可以推断出对方在有意保持静默,所图甚大。基于此,在一些关键场合,现场特工都会被要求提前“吃饱”能量,以免在地上留下痕迹。

小白点如同地上的灰尘,老练的特工可以从被抹掉的灰尘中发现其他人来过的痕迹

除了IITC,全球各地的玩家们甚至还开发出一些为Niantic所禁止的工具来搜集情报。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可能就是所谓的“成就猎人”系统。在今年4月的最近一次更新之前,游戏中有一项“Guardian”成就,玩家需要占领并且守住某个Portal 150天才能得到顶级的成就徽章。

由于游戏中存在可以直接让某个Portal易手的道具,因此能不能守住150天,几乎完全取决于敌方能不能找到你的“成就Po”,以及愿不愿意专程来一趟干掉它。“成就猎人”这种基于网络爬虫的工具,可以记录每一个玩家在何时何地占领了某一个Portal的信息。使用者可以查询到某人持续占领的Portal位置和天数,从而实现准确击杀。虽然双方阵营均否认自己使用类似系统,但双方都有大量玩家在持续守住某个位于荒郊野岭之中的Portal超过140天之后,突然被对方大佬专程跑来干掉。

玩家们使用的这些神通广大的第三方工具想来会让Niantic又爱又恨。这些不断进化的尖端系统让游戏的策略性和对抗性大大增强,游戏中的对抗已经从简单的“一群人站在一起玩手机”变成了情报组成员在屏幕前运筹帷幄、地面组千里奔袭、玩家跨地区跨国乃至跨大洲互相配合作战的“真人RTS”。为此,官方甚至将游戏的Slogan从“世界已经岌岌可危,开始行动吧”改成了“《Ingress》将真实世界转换为一场全球游戏的角力场,让你尽享神秘、谋略和竞争带来的酣畅体验”。

另一方面,这些本质上基于网络爬虫技术的工具也给Niantic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各种爬虫系统从Intel上索取的数据量远大于正常玩家,让服务器不堪重负。更糟糕的是,这套系统完全可以被用于整理出某个玩家的全部行踪,知道他什么时间出现在哪座城市,甚至通过日常的活动规律推断出某个人的工作和居住地点。这引来了外界对于使用类似系统的玩家社群,乃至Niantic和整个游戏的批评。

授信、保密与信任链

一旦泄密就彻底GG了。

2018年3月到4月,Niantic又一次启动了涉及全球《Ingress》玩家,名为“Dark XM Cure”的全球对战活动。相比于之前几年的类似活动,此次的全球大战中,“组织”和“保密”的重要性被提高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这次交锋中,Niantic会私下把行动的目标和需要行动的时间通报给当地的玩家领袖。行动分3轮,前两轮每次会有26座城市被随机抽中。被抽中的城市会被指定一个位于市区的Portal,玩家需要在指定的时间点上,将这个Portal同时连接上任意超过50个的其他Portal,也就是做成所谓的“针包”。

一次成功的针包,地图上看应该是这样的。图片来自近期德国蓝军的一次行动

按照游戏规则,连接的路径不能与现有连接交叉,3条连接构成的闭合三角形覆盖范围内不能新建其他连接。因此,不管是建立“针包”的过程中有敌军玩家直接攻击“针包”,还是有人在针包区域内建立其他连接进行干扰,抑或是直接将整个城市用巨型三角覆盖,都会让“针包”的任务变得几乎不可能完成。简单说,就是想要完成目标,必须要在发动之前保持静默,打破静默之后迅速完成。

“一旦泄密就彻底GG了。”——北京蓝军公众号负责人AlexRowe如此总结Dark XM Cure中的“针包大战”。

在这轮全球对战中,最引人瞩目的一桩公案发生在印度尼西亚。按照Niantic通过私密途径传递给当地绿军的情报,系统会在当地时间3月17日14:00到14:05之间的某个随机时间点上,对位于印度尼西亚的旅游名城日惹市区一个Portal进行检定,如果当时这个Portal为绿军所控制,并且与超过50个其他Portal相连,就认为绿军完成目标,获得积分。

但在行动当天,当地绿军遭遇了打击——当地的一位蓝军大佬在行动前出现在任务区域,并且非常明确地针对绿军的目标Portal展开了行动,建立了一个覆盖目标Portal的三角形区域,准确地对目标Portal提前进行了“控毒”——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提前消耗一枚稀有道具,获得了在关键时间点上再使用一次稀有道具、强制摧毁敌军使用连接的机会,相当于压缩了对手可用的行动时间。最终,在蓝军的干扰下,行动宣告失败。

当地绿军发布在G+上的公告指责Niantic将行动情报泄露给了蓝军,导致对方精确掌握了绿军的计划,从而导致行动失败。为此,当地绿军社群宣布抵制将于今年11月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Anomaly——这是一场由Niantic举办,预计会吸引上千名双方玩家前往当地面对面交锋的大型活动。通过Anomaly争取当地政府、旅游部门以及商家的赞助,并向玩家销售相关周边,被认为是《Ingress》的重要盈利模式之一。当地绿军的缺席将对这次活动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

关于这次“泄密事件”,双方的争议仍在持续。但从一个《Ingress》老玩家的角度来看,不通过盘外招,只分析游戏内的蛛丝马迹来发现敌军的计划,并非不可能。2017年底,北京蓝军就执行过一次更加精准的狙击行动,挫败了绿军方面筹划已久的一项计划。

当时,多地绿军提前将大量位于秦皇岛的一个Portal钥匙散发到整个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多个城市(一说还在韩国部署了人员)。如果绿军此次行动成功的话,地图上将会出现无数条从各地连向秦皇岛的绿色线条,犹如一朵绽放在东亚北部的硕大礼花,全球地图上也清晰可见。

不过,位于秦皇岛的绿军成员在开始行动的第一时间就遭到了北京蓝军的准确狙击。近20人的北京蓝军队伍提前一天便赶到了秦皇岛,对“礼花”的中心进行了强攻。绿军准备已久的行动刚一开始便宣告失败。事后,绿军方面对这次泄密提出了各种猜测,有些甚至到了近乎都市传说的地步。有人公开在知乎上提出,蓝军大佬“都是搞IT的”,“可以拦截微信通话内容”,并表示“用了Telegram,对方的上帝之眼就瞎了”。

绿军精心策划的针包最后变成了这样

不过根据蓝军方面的战报显示,这次行动所依据的情报来源于绿军交换道具时的泄密。在《Ingress》中,玩家之间交换道具的方式十分原始:只能靠一个人把东西扔在地上,再由另一个人捡起来。一种俗称为“桶”的道具可以一次性盛放大量道具,方便进行交换。一名蓝军特工在一次绿军集会时,偷偷捡走了一个装满100把秦皇岛Portal钥匙的桶。在意识到这可能与一次战略层面的行动有关后,蓝军特工决定继续保持静默,并将桶扔了回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随即召集蓝军大部队,上演了千里奔袭、神兵天降的一幕。

正是因为随意而鲁莽的行动可能导致无数人参与的大行动功亏一篑,各地玩家社群内部都有一套被称为“授信”(或与之类似)的机制,决定一个新玩家能否被信任,得以参与到本阵营的行动中来。

以北京的《Ingress》蓝军社群为例,每天都会有若干老玩家轮流值班,等待“某某玩家第一次占领了一个Portal”的系统广播,然后向其发送迎新信息——通常里面会包括一个本地新手群的群号码。在新手群里,新玩家可以要求老玩家上门带练级、送物资,随便闲聊,但老玩家们绝对不会透露任何阵营集体行动的消息。

每一个新人进入游戏都会收到类似的“小广告”

一般来讲,直到一名新玩家达到8级——一般需要一周到数月不等,并在线下与其他玩家见面交流过,且参与过一次“起八”之后,才算是一位所谓的“授信玩家”。在《Ingress》里,获取8级道具——这是一般消耗性道具的最高等级,需要将Portal升到8级,这需要8名8级以上玩家一起操作才可以,这样的聚会就是所谓的“起八”。

随着游戏的更新,起八变得更加昂贵和脆弱:玩家需要在3个Portal上安装总计6到12件顶级的生产强化道具,这大概相当于一个活跃玩家两周的产出量。使用一种付费购买的物品能让短时间内道具的产出翻倍,根据一次购买数量的不同,单个道具的成本折合人民币大概在5到12元不等。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Portal极度脆弱,只要有敌军玩家在场攻击,一切付出瞬间就将化为乌有。因此,学会“静默”就成了一个新人特工的第一课:起八之前新人会被拉进一个讨论组,组名是个与《Ingress》基本无关的名字,以免被人搜索到。

在到达指定区域前,所有参与者会被要求不要攻击敌方Portal,不要占领空白Portal;到达指定区域后,由最常出现在这里的玩家动手消灭敌方Portal并占领,其他玩家将Portal升级到8级——这样,IITC上就只会显示出一个人在这个区域行动的轨迹,将行动被敌军发现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真人RTS”与叛变的孤狼

做一个千里奔袭的一线特工,有种身为螺丝钉,完全看不到全景局势,只能像牵线木偶一样被牵着走的感觉。

近一年来,由于行动力和情报分析能力上的优势,北京蓝军在对绿军日常的“起八破袭战”中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这成了一些新人眼中北京蓝军的“道德污点”。

绿军眼中的蓝军大概是这么一种形象:用授信制度把成员分成三六九等,大佬一声令下,爪牙们应声出动,追杀绿军起八,摧毁绿军成就,或者干脆把某个城市盖上。如果得罪了大佬,就会被排除在整个社群之外,连起八都得不到通知。总之,在他们看来,绿军打蓝军是兴致所致,蓝军打绿军则是背负着组织赋予的使命。

以我自己,一个资深蓝军特工的角度来看,虽然这样的观念中大部分内容都很可笑,但其中有两点不完全是臆测:首先,北京地区至少存在3名非授信的16级蓝军,因为违反用户协议或者有意协助绿军行动,他们不会被邀请参加任何阵营对抗行动,包括起八。

其次,在大规模的对抗行动中,一个身处一线的地面组玩家真的很像是RTS游戏中的小兵,在后方指挥官的命令下执行任务——这不是一种冲锋陷阵的爽快感,而是一种身为螺丝钉,完全看不到全景局势,只能像牵线木偶一样被牵着走的感觉。

2015年底,我开车从北京出发,载着满满一车蓝军玩家前往秦皇岛,执行一项野心勃勃的机密任务。当天,北起勘察加半岛,南至印度尼西亚,东至檀香山,西至四川,整个亚太地区的蓝军玩家都被调动起来,准备实施一项代号为“彩虹火箭”的行动:将位于勘察加、印度尼西亚和成都的3个Portal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巨型的三角形,覆盖几乎整个漠河腾冲线以东的中国东部地区,外加日本、朝鲜半岛和菲律宾。当时,菲律宾和日本正在举行两场Anomaly地面战,战斗的胜负会决定下一步游戏的剧情走向。如果蓝军在比赛期间成功将这两座城市覆盖,将直接影响Anomaly战的得分。

彩虹火箭计划的简单示意图——与暗红线条交叉的所有蓝绿线条,都要有专人跑去他们的端点上负责清理

不过,这样庞大的计划,一线的玩家是很难认识到其全貌的。我们这一辆车的任务是前往秦皇岛地区,清除4组从秦皇岛延伸向东北,长达数百公里的连接,他们正好挡在“彩虹火箭”需要经过的路径上。从刚进秦皇岛区划内的一处村落开始,我陆续将3位战友放在不同的指定地点待命,随后和车上的导航员兼随车战情员前往秦皇岛西北郊外的一处地方待命。

从某种意义上讲,《Ingress》其实是比《黎明杀机》更加不平衡的游戏,只不过这种不平衡是发生在同一阵营分工不同的玩家身上。在《Ingress》里,一线玩家和后方指挥的intel组玩的完全是两个游戏。前者面对的是抽象的游戏界面,后者面前则纯粹是一个叠加了《Ingress》元素的世界地图。

同为超级硬核游戏的《EVE Online》在组织大会战的时候与《Ingress》倒是有不少相似之处:战情室里的指挥官们根本不会打开游戏,而是使用各种自制的专用工具监控战场态势,随时开着若干个QQ、Telegram、Zello群与其他玩家沟通,指挥战斗。

Niantic官方的Intel网站本身就是一个很吃资源的网页,加装了IITC插件就更是如此。想要显示并演算一条6000多公里长的路径上有哪些连接与计划中将要建立的连接相交,这绝对不是手机或平板上的TTIC软件能够办到的。因此,随车战情员只负责导航带路,以及监视秦皇岛区域内的动向,更大范围内的情报工作由后方完成。

在位于北京的战情室内,几位留守后方的Intel成员投影到大屏幕上的,也只是北京周边的地图而已。“彩虹火箭”的左翼将通过北京西部,北京蓝军的任务就是清除华北地区所有的障碍。为此,十几组人被分别安排在秦皇岛、大连、怀来、承德等不同的位置上静默潜伏,等待执行行动的命令。

这种大行动的理想状态是“卡同步”,也就是全体人员在同一个时间动手,以最短的时间完成目标,不给对手留下反应的机会。但在实际操作中,北京的负责人要逐一确认各地清障组是否就位,总协调组又要分别确认北京、东北、四川、云南,乃至印尼、日本、俄罗斯等大区是否全部就位,整个确认过程漫长而复杂,最终的行动时间也一拖再拖。对一线的人员来说,自己能看到的就只有面前的一个Portal,然后等待后方Intel组一次一次地说“继续待命”。

上一张图是后方指挥官的全球视角,这一张则是一个一线人员眼中任务目标

因此,当原地待命几个小时,终于按照指令干掉了敌方连接,计划中巨型Field应该产生的蓝色海洋却并没有如期而至的时候,前方人员的失意可想而知。陆续接上了之前被扔在秦皇岛各个角落的队友,当晚9点多我们这一车人才回到北京,和同样刚刚回到市内的另外几组人一起吃了一顿气氛压抑的晚餐。当晚回家之后的里程表显示,这一天我总共跑了700公里路,出发前加满的油箱空了大半——却几乎一无所获。

我在事后很久才看到了这次行动的全面复盘:北京蓝军负责保障的京西北通道没出问题,问题出在太平洋上,先是在夏威夷发现了一条阻挡连接,后方临时找人清障,终于找到一个美国蓝军前往打掉。但随后在冲绳岛附近又发现一个蓝色的阻挡连接。当时日本方面已经有蓝军特工赶到,但在《Ingress》里,一个蓝军玩家想要摧毁蓝色Portal,只能靠俗称“毒”的稀有道具,这种道具一小时内只能使用一次,当时这个Portal正在冷却之中。如果等待一小时冷却结束,不仅绿军可能反应过来采取行动,也会错过Anomaly的时间,无法达成战略目标。最终,指挥组只能无奈宣布任务失败。

可以想见,这样一次失败会给玩家们的士气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据Intel组成员后来回忆,包括我在内,一大批北京蓝军在此事之后逐渐临时或永久性地淡出《Ingress》圈。作为一个“真人RTS”,《Ingress》存在一种天然的矛盾:Intel组的指挥和前线的玩家信息获取不对等,玩法不对等,乐趣也不对等。如果一场奔波之后真的成就了一番伟业倒也算了,一旦失败,内部的裂痕难以避免。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是哪个阵营,最终按照后方指挥,千里奔袭的往往都是本方有数的那几个大佬——不管是在看不清全局的情况下依然信任后方的队友,按照指挥坚决完成任务,还是在前线立足局部分析全局,做出自己的决断,都需要长期磨炼才能培养出来的能力。

事实上,这种重大行动中的不对等,在此前进行的Dark XM Cure全球大战中也确实引爆了一场大事件: 一名身在莫斯科、自称“孤狼”玩家的蓝军,对当地负责与Niantic联系的玩家没有告诉他活动细节表示不满,在第一轮针包战的3天之前公开发帖炮轰本地“蓝军高层”。这名“孤狼”玩家认为,自己作为一个玩家,不能知晓游戏中的所有事情,属于反游戏规则,侵害了自己的“天赋人权”。 随后这名玩家公开承认:莫斯科就是这一轮全球13个蓝军需要展开行动的城市之一。

莫斯科蓝军:我受够了你们的内部保密

很自然地,行动当天俄罗斯绿军出动了大量人员,对莫斯科进行了密不透风的封锁,当地蓝军甚至没有出现在目标Portal附近。事后,G+上出现了《Ingress》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和谐景象:无数绿军排队表达对这位蓝军的感谢。

应该建蓝针包的时候,当地是这样的……

小结:你想做一名玩家还是特工?

这种动辄需要你奔袭几百公里的大新闻当然不是《Ingress》的常态。特工们的各种英雄壮举会登上官方战报乃至触乐头条为人传颂或是调侃,但一群普通玩家出来吃吃喝喝,拿大佬的囧照当表情包,可能才是这款游戏每一个社群里更常见的一面。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款基于地理定位进行的游戏,无论轻度还是重度的玩家,都需要投入更多,付出更多。在《玩家与特工的战争》这篇文章的下半部分,我们将会讨论一些“玩家”与“特工”之间的关系中,不太和谐的那一面——是的,就从最敏感的玩家隐私问题谈起。

5

编辑 张一天

zhangyitian@chuapp.com

以前是新闻工作者,现在假装自己不是

查看更多张一天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