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堡垒之夜》在国外“静悄悄”火了

学生们连上课时间都在玩。

编辑刘淳2018年04月04日 17时4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堡垒之夜》最近在国外很火,不但与前辈《绝地求生》有齐平之势,甚至还有一股后来居上的味道。即使是我这个从来不玩“吃鸡”的局外人,也能从每天接触到的新闻里感觉到这一点。

拿数据做个例证,《堡垒之夜》今年2月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40万,超过了《绝地求生》此前保持的320万的纪录。在直播平台Twitch上,它的在线观看人数也多次占据首位,与《绝地求生》拉开了一定距离。

Twitch根据热度做出的排序(数据取自2018年4月4日)

倒不是说“吃鸡”已经凉了,只是去年声音大到让人烦躁的“吃鸡”,好像就这样被一个后来者默默顶掉了,这是一件非常戏剧性的事。

如果要分析《堡垒之夜》走红的原因,可以从很多方面切入。

免费,自然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制作组在发售前两周做出的“免费”决定,成就了它的巨大成功;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好玩,我没上手过不好发言,看过几次直播视频,也能感受到《堡垒之夜》的趣味性。用我司资深《堡垒之夜》玩家左轮老爷的话来说,“画风可爱”“武器设定很科幻”“踩着炮弹冲向敌人真是浪漫”。

《堡垒之夜》聪明的地方在于,它在《绝地求生》业已形成的基本盘上,通过其它的方式来抢占空间,这其中包括更为卡通化的整体风格,违背物理系统的建造系统,以及当仁不让的——各种尬舞姿势。这种更为轻度的设计,在拉拢“吃鸡”玩家的基础上还能进一步向外拓展受众,以至于在“吃鸡”大热的当下仍然有不少新人入局,部分新玩家人之前甚至连“吃鸡”是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玩家数量和销售成绩,《堡垒之夜》火热的另一个地方在于民间自发创作的游戏文化,这其中既包括知名主播与嘻哈歌手联手直播创造的惊人收视率,也有外网流传一时的“躲草丛里回复女友短信才是真爱”的论调。

在《绝地求生》主宰的中国游戏市场,对《堡垒之夜》显得有些后知后觉了。对大部分中国玩家来说,《堡垒之夜》就像是在地底下偷偷挖洞,而后一个没留神,突然跳将出来占据了前方的山头。

敏锐的Epic想将这股风头延续下去,移动版《堡垒之夜》的突然公布与火速上架,以及跨平台联机的设计,使移动版席卷全球市场,甚至成了国外青少年的社交的选择。有人在推特上评价说:“《堡垒之夜》就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同样也是因为这份火热,部分当老师的开始担心起来——我是说国外的老师。他们抱怨《堡垒之夜》的破坏力太大了,学生们无论什么时候都在玩,其中自然包括他们上课的时间。在担心游戏是“电子海洛因”这件事上,全世界的长辈们好像都差不太多。

有学生在网上分享他们的故事——上课玩《堡垒之夜》的同学直接把教室的网络挤爆了。为了应对这一“古老”话题,有的学校选择关闭无线网、封掉直播平台、严禁课上用手机,但经历过学生年代的人都清楚,这些措施治标不治本。

所以,学生上课玩游戏怎么办呢?都说堵不如疏,但这话说起来其实有点虚,到底应该怎么疏通,还得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它有点像是人性中的天平,关键还是看个人的调节手段。在课上游戏教学也好,与学生交心长谈也罢,没有一个定数。

我无意也没有能力给出一个解答。从体制角度思考的对策,通常无情且刻板,并且往往也难以奏效。很多时候该怎么平衡,围堵和疏解的效果如何,就是看互相之间怎么周旋,有学生与老师间的,也有学习与娱乐间的,这种周旋也要落在课堂上才最为有效。比如说下面这两个人情味十足的例子:

一位名为Jilli Zuz的推特用户发推说,自己与老师达成了协议,如果此推转发超过6700次,那么下一次测试将改用《堡垒之夜》作为考卷。结果如你所想,远超既定目标。Jilli承诺将会同步公布事情的最新动态,但因为约定的测试是在4月末进行,所以目前还不清楚老师们是不是会履行诺言。

转推人数目前已经超过了3万

SteamSpy的创始人Sergey Galyonkin也分享了一个故事:有位教授本人很喜欢《堡垒之夜》,但是学生上课时玩个不停,于是他在reddit上向Epic提出一个请求,希望在游戏载入界面上加一句话,Epic看到后真的接受了建议,他们在游戏里附上了一句:“Hillman先生说不要在课上玩。”

注意载入界面右下角那句话

这样的故事看了每每教人喜欢,虽然不是一个普世的解决之道,但它里头有一种活力,一种趣味,一种面对问题的幽默态度,而非苦大仇深地摆出架势。这就是《堡垒之夜》风行下的民间文化的一部分。

《绝地求生》输了吗?《堡垒之夜》胜了吗?下一个风口又在哪?我并不想讨论这些略显无趣的话题,江山代有人才出,前浪走了还有后浪,任何东西都有热度消退的那一天。让我们轻松一点不好吗?

在《绝地求生》变得越来越“奇形怪状”的同时,《堡垒之夜》及与之衍生的各色玩家文化倒显得青春蓬勃、活力四射,将玩家群体无限的创造力汇聚于此,这可能才是我所关注的重点所在。

我无端地想到《堡垒之夜》推出“大逃杀”模式时,《绝地求生》的主创们声称自家创意有被抄袭的嫌疑,并考虑采取相关行动。他们最近在GDC上的发言则改了话头,说很高兴对方继续填充了这个类型,《绝地求生》并没有将其视作竞争的敌人。

非常耐人寻味。

5

编辑 刘淳

liuchun@chuapp.com

Just breathe, slow and steady, in and out

查看更多刘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