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戏业女性如何一边养孩子一边工作?来听听光荣社长夫人的故事

从光荣1978年成立开始,襟川惠子女士一直作为光荣的社员,与丈夫襟川阳一共同工作,她为什么会有“想与丈夫一起站在工作的最前线”这样的想法呢?答:“其实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希望有骑着白马又有钱的王子来迎娶我呢。”

特约作者怀古游戏宅SIR2017年09月11日 15时00分

游戏媒体的工作虽然有趣,但并不轻松。就拿日本《Fami通》周刊来说,每周到截稿日,为了不让没校对完的文章开天窗,编辑们只能拼了命赶工。再拿他们的网站Famitsu.com来说,每天都要刊登新闻,而为了及时发布来自海外的信息,编辑们在深夜工作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就这样在不断推进工作的过程中,许多人不知不觉已经做媒体超过10年,年近而立。而这其中的职业女性一旦埋头工作到了30多岁,就有许多问题会在她们的头脑中挥之不去——

“什么时候生孩子?生完孩子后还要不要接着工作?”

《Fami通》周刊与Famitsu.com的女性编辑,Romancing★嵯峨,就是这样一位正在为这些事烦恼的职业女性。她采访了同为女性游戏从业者的光荣特库摩社长夫人襟川惠子与她的女儿襟川芽衣。襟川惠子将讲述她是如何克服困难,将育儿和工作明确分开的,与此同时,她也说出了不少与光荣社长襟川阳一相关的往事……

代表妙龄女性,进行毫无保留地交谈

埋头工作到了30多岁的年龄,“什么时候生孩子才好?生完小孩还能回归岗位吗?”这样的问题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最头痛的是,我周围基本上没有岁数相仿的女性职员,没有分享烦恼的人。社内既然没有这样的人,只能向游戏业的前辈们打听了。这么想着,第一个浮现出来的采访对象就是光荣特库摩代表取缔役会长襟川惠子女士了。

身为光荣特库摩控股公司代表取缔役社长襟川阳一的太太,惠子女士养育了两个孩子,至今还作为经营者投入工作,在现场指导女性向游戏开发的状况也不少。如此充沛的活力究竟从何而来,一边养育孩子、一边工作究竟需要怎么做,这次一定要好好问出来!

就这样,我将采访的需求直接告知了光荣特库摩的人,他们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我向惠子女士和她的女儿襟川芽衣(现任光荣特库摩游戏取缔役以及红宝石派对系列品牌的负责人),以“女性要继续工作的话该怎么办”为主题进行了访谈。

左:光荣特库摩控股公司代表取缔役会长襟川惠子(文中称为惠子),右:光荣特库摩游戏取缔役红宝石派对制作组负责人襟川芽衣(文中称为芽衣)

为了与惠子女士与芽衣女士轻松地交流,采访以茶会的形式进行。惠子女士还准备了茶器和点心

说到底,为什么惠子女士要全力工作?

这次我想征求的意见……直截了当地说,我对“游戏业界的女性想要长时间工作的话该怎么办才好”这样的问题一直非常烦恼,希望能够向各位先辈进行讨教!然后,就先读了这本书……(取出了襟川阳一以涩泽光为笔名所著的书,《涩泽光从0到1创造的力量》)

我的私人物品,将有深刻印象的页面贴上书签来深读过。这本《涩泽光从0到1创造的力量》由PHP研究所发行

惠子:这个我没读过。

嵯峨:哎哎!?

惠子:因为啊,我想就是写了点老泡在柏青哥店里之类的无聊的事情吧(笑)。

芽衣:不会写这种东西的啦(笑)。

惠子:喂,我也被拜托执笔了,现在可不是读别人原稿的时候啊(笑)。

嵯峨:(笑)。我把这本书读完了,不仅了解到了光荣特库摩的历史,而且了解了惠子在光荣特库摩的前身——光荣建立的时候,就一直与阳一先生一起共事了。

惠子:在这之前,涩泽光可是在我底下打工,作为部下使唤来使唤去的呢(笑)。

嵯峨:哎,打工?

惠子:当时我在电视台里做绘画的工作,为了在演播室里找人来翻连环画剧(纸芝居),就雇了襟川和他的朋友。大约一小时或两小时能挣4000日元,在当时是非常高的工资了。但就算如此,在要开演的前几秒人还不在现场。当时我想这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他去隔壁的演播室看唱歌的节目去了。因为这档节目有当时人气绝顶的小川罗莎、弘田三枝子与蓝色彗星等联袂出演,而在我这边打工真的太无聊了(笑)。这种上司与部下的关系,在光荣时期逆转过来,然后又逆转回去,两个人就像在玩跷跷板一样。

嵯峨:从光荣1978年成立开始,惠子女士一直作为光荣的社员工作,为什么会有“想与丈夫一起站在工作的最前线”这样的想法呢?

惠子: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希望有骑着白马又有钱的王子来迎娶我呢。虽然一直把这当作唯一的理想,却迎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笑)。

嵯峨:我还以为惠子女士是从以前就想要埋首于工作的人。

惠子:我的父亲虽然很早就去世了,母亲却是很沉稳的人,父亲的职责就自动由我来担任了。思考各种各样的事情,自己来决定。这样,自然就会变成一个非常自主的人了。

嵯峨:在我的家里,是父亲工作,母亲料理家事,养育子女……也就是当时非常非常普通的家庭。但是惠子女士从这时候开始就打营业电话、自己接手设计工作了,简直就是工作女性的先锋呢。

惠子: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芽衣:本来不就是这种性格吗?

惠子:现在想来,我的祖母也是这样的人。祖母本来就有自己的工作,还搞发明获得专利权,作为料理研究家出书。所以或许我也继承了这样的血统吧。

芽衣:本来就是很外向的性格,为了守护自己喜爱的东西会干出惊人之举。“既然是社长(襟川阳一)来做游戏,那么让更多人买游戏的工作就全部由自己来做吧!”这样下定了决心后,不如就乘早开始行动吧。“只有我来做了!”会有这种想法。

惠子:还有我是美术大学出身的。美术大学就是这种不分昼夜、想要去干些什么的地方,不是吗?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合宿时都是乱糟糟睡着的感觉,就会平等地进行创作。

芽衣:不是吧。不过果然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呢。

嵯峨:芽衣看到这么勤奋工作的母亲大人,在幼年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芽衣:是啊……孩提时代的话……

惠子:不记得说过那句话了吗?“世间的母亲全都是在家里照顾小孩子的”,“快点把工作辞了吧”,把姐妹都召集起来说我呢。只有这种时候才会组成联合舰队(笑)。

芽子:还有组过联合舰队啊(笑)。真的是完全不记得了。总之,在家里爸爸妈妈都不在,我不得不去照顾妹妹,大约我也觉得这很麻烦吧(笑)。就开始想,我们的家庭跟世间一般的家庭比起来是不是有点奇怪。

惠子:真是被两个人责问了呢。不过,实际上是由我的母亲来照顾这两位的。

芽子:但是奶奶在家里跟妈妈在家里完全就是两回事嘛。感觉跟别家不一样。

惠子:学校的活动也不出席。无论女儿是当了戏剧的主演,还是听说把书法的作品贴出来了,都完全没有去看过。

芽子:不过反过来,我们会进行比较长的家族旅行。夏天有去过川奈旅馆,也有去海外旅行。一定会留下回忆的旅行一年会有好几次。

嵯峨:这真棒啊。

芽子:正因为如此,虽然双亲都不在家,但我不会没有与双亲在一起的回忆。而且,一点点长大后,我也习惯了双亲不在家的情况,到了小学、中学左右的年纪,还会想“不在的话也挺轻松的”(笑)。

嵯峨:(笑)。

芽子:啊,但是,说起来,妈妈在工作很忙的时候,也会给我们织很多衣服(原文是“洋服”,日本的洋服是相对“和服”来说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洋装”,为了避免歧义,使用了“衣服”这个词)。

惠子:是啊,孩子们的衣服都一起织了。像襟川的毛衣等,也经常在晚上织。我真的是一天全部都在工作呢。

嵯峨:果然很喜欢做东西呢。

惠子:料理也会做哦。虽然经常被人说:“唉?你还会做菜吗?”如果拿着葱走在路上,也会被朋友说“完全不像”(笑)。但是我真的在做,非常喜欢去做些什么吃的。

嵯峨:听说红宝石派对也是由惠子女士提案的小组,在1981年居然就已经考虑制作女性向游戏了。说起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有了“开家女性工作的公司吧”这样的意识呢。

惠子:是的。我们家最初就是男女平等的。我想人类有一半是女性,以女性的眼光来制作游戏的话,感到高兴的用户绝对会存在的!就这么自说自话地确信了。

嵯峨:事实上,感到高兴的女性用户的确很多,相当有先见之明。

惠子:“明明没有市场,真有你这么考虑的。”被佐藤先生(角川取缔役相谈役佐藤辰男)这么说了(笑)。

嵯峨:就在这时,感受到了惠子女士强硬的信念。在FC版《信长之野望·全国版》销售前,不肯退让地要求流通业者先付一半预付款的事迹,也是由于这股信念吧。

惠子:因为是决胜负的场合,肯定是不想输的。

嵯峨:顺带一提,现在光荣特库摩的女性职员比例大约是多少呢?

芽衣:全体的30%。

惠子:现在真的增加不少了,以前连10%都不到。

嵯峨:女性特别多的是哪个部门呢?

芽衣:红宝石派对品牌与CG部门。CG部门里大约有40%是女性。红宝石派对大约有60%。

嵯峨:女性职员与男性职员比起来,有哪些不同之处呢?

惠子:完全不一样哦,到了简直不敢相信大家都是人类的程度了(笑)。行动准则与思路,女性与男性都不一样。男性是一步步地去理解事物,女性则可以直观地弄懂它们。男性会比较敏感、温柔,而且也更单纯。女性就比较复杂,怎么说呢,每个月体温的变化男性几乎不会考虑,但女性就会随之有感情上的起伏,而男性就比较安定。

嵯峨:一般来说,应该会有女性比较温柔这种印象……

惠子:当然女性也很温柔啦,但是,她们也“迟钝”。因为不得不要养育小孩呢。太过敏感的话,根本养不了小孩子的。所以女性一迟钝起来,男性就会很敏感地被伤害到。虽然知道这些,但我还老是冲着男性职员大叫着发火(笑)。

嵯峨:(笑)。确实,感觉女性会有种因为迟钝所以比较厉害的说法。

惠子:女性很厉害哦。因此比男性更加坚韧。言语能力与直感是女性这边胜出。其实本来想做的话,女性也能够胜任许多工作,但日本女性有着狡猾的一面。因为老公希望“老婆待在家里”,既然如此就这样吧。在男性工作的另一边,女性与朋友一起玩耍,被照顾却毫无回报。这样丈夫就有点太可怜了。

嵯峨:这么说来,想到“又要工作,又要顾家”,或许也是女性犹豫的原因。

惠子:是啊,以一起工作的身份来看襟川的话,就会有“我又做饭,又照顾孩子,你却一点不帮忙”的想法,就会很生气,所以基本上不看他(笑)。男性永远都是小孩子哦,无论是70岁还是80岁。因为女性要把男性生下来养育,所以女性能以更宽大的心去看待。想着我在养一个大宠物的话,心里的不快也会消失了(笑)。

芽衣:好歹说像个小孩子吧。

惠子:但是男性果然有着女性没有的力量呢,有瞬间爆发力之类的。在工作上也是,灾区救援活动,电子和机械方面也是男性胜出。

嵯峨:女性与男性比例达到6对4的红宝石派对品牌,与其它制作组相比,男女比例相近的优点是哪些呢?

芽衣:在想法上,男女之间确实在各方面都有不同的地方,但和其他的组相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空调就下降一度的话,女性那边就会说“好冷啊”,男性那边会说“太热了再开低一些吧”。在温度的管理上,或许比其它的部门要更加纤细吧(笑)。

嵯峨:啊,这个我知道!我们编辑部也是,女性职员总是会感觉很冷。

芽衣:但是困扰的事情也就这些。实际在做游戏时,因为有很大的意见分歧而吵架这种事情几乎不存在。说起来,作为女性才能提出的意见的确是有的。男性的话,会把数字直接表现在画面上,像属性图这类的。但是红宝石派对制作的女性向游戏,与男性的亲密度是用爱心来表示的。如果只看到亲密度50或60之类的数字的话,也不会感到很开心吧。

嵯峨:这么说来的确是,用爱心或星星来表示的东西很多呢。

芽衣:女性很喜欢集点卡,收集印章就会很开心。到了一定的亲密度就会出现爱心,攒起爱心的话就会发生事件。制作从视觉上就感觉很有趣的UI,这是身为女性才能想到去发挥的特长。

在《安琪莉可重奏版》里。与男性之间的亲密度不只是用数字,而且用爱心的大小也能得知

在《金色的琴弦4》里,显示与男性之间恋爱的进展的“恋之音”,是用♪标记表现的

断言“社员育儿假的获得和工作复归是理所当然”的惠子小姐的想法是?

嵯峨:有了作为参考的前辈的身影,也能在后辈背后推一把。但是如果没有前辈怎么办?

芽衣:说起适合女性的游戏的话,会长经手的《靓丽人生》(原文标题《FabStyle》,3DS平台游戏)就是为了让女性更多了解经营的乐趣,从这一想法产生的作品。

惠子:就在这时呢,有个画功特别高的优秀的新人加入进来。这个人是《靓丽人生》的大粉丝,还说:“不出个续作吗?”因为当学生的时间很长,作为新人的年龄有点高了,但想到:“如果我们这里不录用的话,能找到另的工作吗……”就录用了。可能是我母性发作了吧。

芽衣:很有母性哦。

惠子:真的有啊。如果有那种很困惑很烦恼的孩子,就算我们这里不录用,也会为她的就职周旋,常被说是喜欢照顾人的公司呢。

嵯峨:我想这也是光荣特库摩离职率低的理由吧。

惠子:在日本是最低的哦。从来没有过赤字,也从来没有裁员。

嵯峨:这里有件想问的事……在游戏业工作的女性,尤其是担任开发职位的女性,我想大家都会烦恼“生了孩子还能够回归工作吗”这样的事。但是,光荣特库摩的离职率很低,是由于妙龄女性职员们会回归工作吧。

惠子:很多都会回归工作哦。虽然周围会有人说“她要是去休假的话就麻烦”了,我总是会声援:“去生孩子吧!”在CG部有个很优秀的孩子,因为总是不结婚,我说去结婚吧,还要生个孩子。真的就结婚了,而且还生了两个,真的很了不起呢。要是游戏业的人不多多结婚生小孩的话,玩游戏的人就没有了,岂不是没法在游戏业工作了嘛!

嵯峨:虽然想这么做,但尤其是那种要做到很晚的工作,怎么与育儿同时兼顾呢。

惠子:的确有些时候一定要工作到很晚不可。我想这种时候只有把小孩子寄放了,或者雇佣保姆才行。虽然会有支出增加的时候,无论怎样都要突破了这难关。

芽衣:事实上,生完孩子后又回到公司的人正在增加。也有很多职员担心“回来之后,还会有我的职位吗”,“能做短时工作吗”,等等。尤其是在红宝石派对品牌里,也有奋战在一线还养育小孩的人。她们都是努力工作,到了时间就很干脆地回去了。看到其它职员说“前辈回家了”的样子,就会想:“啊,有好好在工作的人的话,我也回去工作吧。”就这样有种安心的感觉。

惠子:能够作为参考的职员有很多哦。回归工作后,担任导演等管理职位的职员也有,孩子已经上了高中的人也有。本社的男性员工育儿假的取得率也很高,为了帮助育儿,出生的第一胎礼金是10万日元,第二胎是20万日元,第三胎是200万日元。但是,因为希望更多生孩子,第四胎会给大约1000万日元。

嵯峨:真羡慕啊。在我的周围都没有能够参考的女职员,这也是今后令人烦恼的一点。

惠子:这真可怜呢。

芽衣:周围的环境也很重要呢。如果你有“长时间工作的人比较了不起”这种想法的话,也会变得比较难回去工作了。即使有体制,不去调整人心的环境,也无法改变难以工作的状况。

惠子:当然,让优秀的职员去休息的话,对工作部署有很大的弊端。但是这些人回去的时候,经历了生产和养育孩子的过程,会有很大的成长。经营者也要将社员请育儿假与回归工作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将它作为体制内理所当然的事。不对社会作贡献的公司不能称为健全的公司。

嵯峨:如果公司那边当成“理所当然”的话,女性也会变得比较轻松呢。

惠子:就算如此啊,还是会有人说“让她取得长期休假的话会很困扰的”。如果被这样说的话,我就会说“你说什么呢,这部分请你自己好好努力去”(笑)。这也是因为我是上司,所以才能这么说,在你的周围,可能就没有会这样说的人。

芽衣:果然有一个像前辈一样的人就会差很多呢。在光荣特库摩,因为会长自己就一边养育小孩,一边勤奋工作,也会鼓励其它人“我也想成为那样”, “我也要努力”。

惠子:女性想做的话就能成。虽然会抱怨,但内心很强大。育儿的时候睡眠时间也会变短,会变得很辛苦。但看平均寿命的话,女性显然比男性还要长,所以不睡的话也没关系(笑)。女性再努力点不要紧的!因为能做到的。现在的男性也很体贴,会来帮忙的。

嵯峨:这么说的话,真是给人很大的鼓励。我虽然想要工作,但如果其它女性能更努力的话,我想这个国家的女性就能更容易地去工作了。

惠子:女性更活跃,让日本变成既生孩子又能勤奋工作的社会的话,人生就会更充实,国家也会更加富裕,小孩也能更加自立了。

嵯峨:光荣特库摩里,女性的主管职位也会增加吗?

芽衣:女性的主管职位还很少。大约占整体的4%。在这里面有半数是又带小孩又要工作的。

惠子:当然,我是很想增加的。

芽衣:女性员工里还有“主管职位是男人的”这种成见,即使女性员工素质过硬,也会说“像我这种人还难以胜任……”这种推辞的话。让这种职员能够有向主管职位挑战的意向,是我们的工作——“更多更多地向上出头吧”这样。还有,刚才也说了,获得育儿假,或者改为短时工作,希望大家不要认为“很抱歉”。因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嵯峨:虽然是这么说,但就像刚才说的,还是希望有个前辈……

惠子:没有的话,就只能自己成为前辈了。为了后辈与世间的人。

芽衣:是啊,非成为这样的人不可。

惠子:真是希望你快点生孩子,成为别人的表率啊!如果再有抱怨的人的话,就能跟他说“多生点孩子来当读者吧”这样的话了(笑)。还有像“有了孩子,就能产生新的视角了”之类的话,不是都能说了嘛。你结婚了吗?

嵯峨:是的,大约在4年前……

惠子:都过了4年了,不行啊你这样。

芽衣:现在还在享受工作吧。

嵯峨:是,是的。所以才抓不准时机啊!

惠子:大家都是这样,非要开心地工作不可,但是最重要的是对你来说只有一次的人生和家庭哦。像公司这种地方,有一两个人休息也是很好运作的。之后再回去就行了,要是不行的话,就让我们来雇你吧。

芽衣:是啊,很欢迎。会长亲口来说这种话,没关系的。

嵯峨:哎?真的吗(笑)!

惠子:不早点生的话,养孩子就很麻烦了。体力会跟不上的。怎么着今年都得生了。

嵯峨:被这么劝着要生,光荣特库摩游戏的女性职员还真是幸福呢。

惠子:比起幸福,不如说是理所当然的。很多女孩想回家,会想“大家都在忙,虽然很抱歉但不得不回去……”,不得不考虑她们这样的感受。因为回到家之后,她们还有家里的事务要干呢。但是,比起悠哉的工作,还是多干事更能提升效率。因为头脑也会被开发。我做料理的速度可是飞快呢,能够三四个菜一起做。大家都可以成为这样的人。一边养育小孩,一边考虑工作,一边化妆,一边做缝纫,还要照顾猫、买衣服、给孩子在学校的笔记本上写名字。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才能成长为充实的人。所以,请尽快生孩子吧。

嵯峨:知道了,我会跟丈夫传达的(笑)。

惠子:人生不得不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啊。我呢,经常对大家说:“请活得又充实又漫长吧。”像“又贫乏又漫长”,或是“充实而短暂”之类的,这种小气的话说出来怎么能行啊。那个,今天的主题是,“女性要去工作的话该怎么办才好”是吧?

嵯峨:是的。

惠子:这虽然是让经营者不得不去处理的问题,但也需要女性自己的觉悟。也就是说,好好工作的同时,也不怠慢家庭。认识到自己的立场,即使睡眠时间减少,要做的事情也要做完,而且还要开心地做。就像刚才说的,这样才能使人有本质的成长。像选衣服,每天一样样去考虑很浪费时间,事先安排好,到时候去穿就能省去很多烦恼——这种用心会让工作更加得心应手。自己担负责任,不是想着是为了谁谁谁,而是要有“全都是自己的责任”这样的自觉才行。这样才能乐观地向前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

嵯峨:被养育了两个孩子,又直到现在都作为经营者工作的惠子小姐这么说,有种“我也能行”的感觉。

惠子:这不是其它任何人的人生哦,这是自己在世只有一次的人生。尽全力地使用自己的身体和头脑,让一切都变得可能。可能一边工作一边成为母亲想想就很可怕,但可以开心地办到。以前的人要在更加恶劣的环境里工)呢,要是世间的女性更多地边生孩子边活跃的话,就会更加地开心,日本的经济也能得到成长了。

嵯峨:我会为了尽快让你看到我一边育儿,一边工作的样子而努力的。

惠子:虽然你现在已经很活跃了,今后也会期待你的。请成为后辈们的榜样吧。

嵯峨:非常感谢。那么,这是我最后的要求……这本阳一先生的《涩泽光:创造从0到1的力量》一书,至少请读一下最后的两页吧。

芽衣:是啊,应该读读最后两页,因为这是为了让会长读才写的最后的两页。

惠子:哎呀,是这样啊?那么就读读看吧。去国外出差的时候,在飞机上就读这书吧。

芽衣:这样很好呀。

虽然不能直接写出内容,但最后的两页真的非常棒的内容,请各位务必读读看

襟川惠子女士支持着丈夫阳一先生的样子,虽然总是被比喻为战国武将的妻子(比如像阿松和千代)那样的人,但我总是觉得这有些不太正确。虽然可以说这是一种“内助之功”,但如此的活跃,我想不仅仅只是作为内助的角色可以维持的。

顺带一提,这次取材的场所,是光荣特库摩游戏的职员食堂,气氛真的很棒。虽然也有人说“作为职员食堂有点太奢侈了”,但惠子女士会说“我们家第一位的客人就是职员”

惠子小姐虽然是在帮助丈夫,但也在前线冲锋陷阵,现在都成为了阳一先生的上司,这个姿态是不能用任何比喻形容的,真正是个“先驱者”。这样的先驱者在游戏业,对在游戏业工作的女性来说,真是非常可靠。

我自己当然是被给予了很大的勇气,如果因为这次采访,还有其它女性朋友能够感受到勇气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文章来源:

在游戏业,女性一边养孩子一边工作怎么才能办到?来向光荣特库摩的襟川惠子与襟川芽衣倾述烦恼吧(前篇)

在游戏业,女性一边养孩子一边工作怎么才能办到?来向光荣特库摩的襟川惠子与襟川芽衣倾述烦恼吧(后篇)

6

特约作者 怀古游戏宅SIR

sir@chuapp.com

对经典游戏抱着一期一会的感情

查看更多怀古游戏宅SIR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8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