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能在Twitch直播,这款同性交友游戏将丁丁换成了枪

而且你还可以舔它。

作者等等2017年07月14日 12时00分

1962年,美国俄亥俄州曼斯菲尔德市,当地警方在公共卫生间的暗处架设了摄像头,用来记录男子之间的自愿性行为。艺术家威廉姆·E·琼斯(William E Jones)同年在俄亥俄州出生,后来他在网上发现了相关视频,剪掉了被他形容为“我所听过最无知和可恨的”语音,并在2007年发布了一部经过加工的名为《Tearoom》的纪录片(在美国俚语中,Tearoom指陌生男子发生性行为的公共卫生间)。

在这部纪录片里,在公共卫生间发生性行为的男子外貌多样,背景也各不相同,不过他们都很警惕,原因很简单:当中许多人后来都遭到逮捕。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公共卫生间是LGBT人士与法律发生碰撞的战场之一。

《Tearoom》

罗伯特·杨(Robert Yang)是一名独立游戏开发者兼艺术家,他曾推出过许多以男同文化为主题的游戏。比如《眼镜蛇俱乐部》(Cobra Club)是一款可以给丁丁拍照的模拟游戏,《Hurt Me Plenty》则探索SM话题,而《Succulent》则受到了LGBT嘻哈风格音乐视频的启发。

作为杨的新作,《The Tearoom》试图重现琼斯纪录片中的体验:陌生男子在公共卫生间的性行为。你的目标是与其他男性发生性行为,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等待其他人走进卫生间,与对方进行多次长时间的眼神接触,同时还要对警方保持警惕。

“(游戏的)很多内容基于劳德·汉弗莱斯(Laud Humphreys)的社会学研究论文《Tearoom Trade》。”杨说道,“汉弗莱斯实际上将它称为一个游戏并试图写出规则,所以几乎就像是一份游戏设计文档。眼神接触很重要,他们也许会在小便时看你,你看着他们,然后你望向其他地方,而他们也打量别处……诸如此类的行为。”

在游戏中,巨大的图标清楚地表明你是否可以盯着站在另一个小便池前的男人。它有点像对潜入类游戏的一种颠覆——你希望被注视(但需要避免被警察盯上)。

《The Tearoom》

杨在他的个人博客中写道,这种机制很难设计。“几十年来的男性异性恋霸权,让玩家觉得‘看’只是一种‘自由’行动,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后果。”对那些在游戏中直视男性习以为常,不够敏感的玩家来说,他们可能很难理解那些人的心情——只因为‘看上一眼’就会受到惩罚。

如果另一个男人不想被盯着,那么他的眼睛会变红。玩家也不能离开小便池,所以在没有“勾引”对象之前只能四处张望,例如望向窗外看是否有警车开来,或者撒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杨希望创作一个“技术先进的小便池”(你可以将一泡尿撒进便池然后冲掉),他认为在许多电子游戏中,卫生间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用途。

“好玩的是”杨说道,“你根本不在卫生间撒尿。撒尿只是一种伪装,解释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如果被你直视的对象有兴趣,通过频繁眼神接触,他头顶上的计量条就会逐渐满格,然后他就会离开小便池,靠近摄像镜头。而玩家视角将转移到裆部的高度……

这时候,杨(对性行为)的表现方式变得更抽象。这是因为电子游戏很难逼真地表现性行为,《暴雨》《巫师3》和《质量效应》系列等作品中都有性元素,但尴尬的角色模型往往让性爱场景显得荒唐。在《侠盗猎车手5》中,你可以花钱让一个性工作者口交,不过画面上展现的仅仅是角色抓住她的头发,按下她的脑袋。另一方面,独立游戏在采用抽象形式时表现效果往往更好,例如《欲仙欲死》(La Petite Mort)就对女性阴部进行了像素化处理,通过声音来模拟性体验。

“在一款游戏里,你很难体会到身体被穿透的感觉。”杨说,“如果某个像丁丁那样的物体朝着镜头靠近,它应该会消失,对吧?”

“我看过几款性游戏,想知道是怎么做的,但它们(对性行为的)表现也不好。你并不会觉得身临其境,而更像是一个导演,创造了某种场景,从远处观看。”

杨的做法是让屏幕底部出现一只颤抖的舌头,玩家需要操作它舔另一个男人胯下的各个部位——有趣的是它们并非丁丁,而是许多肉色的枪。

为什么这样设计?虽然玩家在许多FPS游戏中确实枪不离身,某种意义上讲枪与丁丁扮演着同样重要的角色,但杨称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对Twitch禁止直播杨其他游戏的一种回应。“在描绘性行为时,我想可以做出一些改变让Twitch永远不会封杀。”他说。

到目前为止,《The Tearoom》还没有被Twitch列入禁播游戏名单。

杨也对游戏作品的政治寓意,对电子游戏与暴力、枪支文化之间“非常奇怪的关系”感兴趣。他曾在博客中称,美国法律对待携带枪支行为(例如“公开带枪”法律)与对待展示生殖器行为的尺度差别太大——尤其是当事者是变性人的时候。

在《The Tearoom》中,玩家可以像抓宝可梦那样,舔各种不同形状的枪。杨试图通过这种收集机制鼓励玩家更长时间地游玩,而如果角色被警察抓住,那么他们在游戏里的所有进度都会消失。他承认,那些在Steam批评游戏太简单的玩家是“瞎扯”,不过他确实希望让玩家在游玩时有一定的压力。

如今威廉姆·E·琼斯的网站已不复存在,人们无法再看到他制作的那部纪录片;劳德··汉弗莱斯的书在亚马逊售价35英镑。但罗伯特·杨的游戏免费(你也可以在游戏中随意花钱)。通过游戏的交互性,或许更容易让玩家感受到一边躲避警察,一边寻求同性性行为的风险与刺激。

 

 

本文编译自:theguardian.com

原文标题:《The Tearoom: the gay cruising game challenging industry norms》

原作者:Jordan Erica Webber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7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4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