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我触搬家了

用我上班的路,画一个等腰三角形。

编辑高洋2017年06月05日 17时37分

触乐夜话,每晚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用我上班的路,画一个等腰三角形

经过一周的在家办公,今天,触乐众正式入驻了新的办公地址,石景山。

由于一些神秘原因,我们必须搬离热闹的CBD,熟悉我们的朋友应该知道,我们之前的办公地址在国贸大望路一带。

那么,新址离旧址有多远呢?我可以用这张图给不熟悉北京的读者朋友们科普一下……

截图的范围是整个北京五环

最早听说要搬到石景山,我心里其实还是挺高兴地。因为我住在海淀区五道口,每天上班相当麻烦,从五道口到大望路,地铁要换乘两次,来回两个多小时。我之前对北京也不熟,只知石景山在西边,几乎从没去过,心里只道五道口也在西北边,不管怎么说,从西北到更西,总比从西北到东边要近一些吧噢耶!

直到楼潇添老师用一道残酷的小学几何数学题戳破了我的幻想。

打了数字1的坐标正是五道口,这是一个等腰三角形啊朋友!

总之,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当然,我不是最惨的那个,我听说祝老师早先每天开车上班,路上差不多要1个小时。但那是从通州到国贸。

而从通州到石景山……

穿越整个北京城

顺便,祝老师还专为新司求了一副字,挂在领导们每天踢球的电视上面。

颇有深意……

雷老太君

我的外婆已经70多岁了。最近,她突然用起了微信。她的名字叫“雷老太君”,看上去是我妈帮她起的。

这个事情其实并不是突然发生的,听我妈说,她已经教了外婆一年多,而现在,外婆已经能熟练地用微信分享文章和图片,发送语音信息。

这件事情对我的震撼非常大,我的意思是,我的外婆应该是个和科技绝缘的人,住在乡下,一个大马路边的小村镇,她没读过书,只是务农,在后山有几块地,但现在大概已经不种了。小学时,有几年我在外婆家度过,卧房后面便是猪圈,而更年少的记忆里,晚上外婆家没有电灯,只有煤油灯。

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暑假去看望她,我带了一个MP3,其实是很老旧的那种,但外婆依然非常惊奇。我把MP3拿给她,她偷偷躲到小黑屋里听,听了一会儿,她走出来把MP3和耳机还给我,似乎有点害怕,“哎呀,有人在我耳朵旁边说话。”

外婆家所有看起来和现代相关的东西都是她的儿女们带回去的,前几年夏天外公病重,他们的小儿子给卧室添了一台空调,但爷爷还是走了。后来外婆就一直一个人住,儿女们都飘落在外面,有时候我妈会回去陪她。我偶尔也回去过几次,每次外婆都非常高兴。

而现在,那个戴耳机听歌都有点怕的外婆会用微信了,在智能手机上用微信,而且她用的很高兴。因为以前距离很远的儿女孙子们,现在每天都能说上话、见上面了。前几天妈妈来北京看我,我在那里打游戏,她就和外婆视频,让外婆看我。

外婆今天给我分享了一首歌,就是你们熟知的那种中老年风格的公众号,歌的名字叫《哥是穷光蛋》,还给我分享了一段视频,视频是一段朗诵,阅读十万加,名字叫做《让心归零》。我听了听,“谁的人生都不易,笑人等于笑己,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最穷无非讨饭,不死总会出头,谁的人生十全十美,谁的生活没有薄凉,谁敢保证一直都是人生得意。”

“高洋你好,奶奶微信可以用了,还用的蛮好。”外婆在微信上跟我说,一字一句吐词特别清晰。

再往前几条,我们总共也没说几句话。我妈跟我说了一些趣事,比如和外婆关系好的另一个奶奶,就总是学不会怎么用微信。每次外婆跟她分享微信上的东西,那个奶奶就很不高兴地说自己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心里其实非常羡慕。

这是很少让我真切感受到科技的确让世界变得美好的时候。

21

编辑 高洋

562681269@qq.com

沙扬娜拉。

查看更多高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8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