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这个“脏游戏”里不止有喷子,还有人性,它把玩家变成了哲学家

一个坑害外国人的故事、一个多嘴印度人的故事和一个有关失恋的故事。

编辑楼潇添2017年01月10日 18时51分

今天,一篇名为《全世界的喷子都在这个脏游戏里了,老外不会说中文“草你吗”简直就没法活》的文章火了。很多人看完都觉得非常猎奇,而且非常欢乐。  

这篇文章说的是一款名叫《H1Z1》的游戏里玩家互骂、互喷、互杀的故事,这些故事散发着土味,中国玩家在其中扮演着主角。

《H1Z1》的故事当然并不止于互骂互喷,它还有很多其他的故事,我们和三位《H1Z1》玩家聊了聊,其中两位分别在这个游戏里投入了1200小时和900小时,另一位不玩这个游戏,他只是不停地看这个游戏的视频。如果你没玩过这个游戏,只是看了那篇文章,那么这些故事会和你想象中有非常多的不同。  

《H1Z1》的设定背景是灾变过后,所有的幸存者走上街头,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活下去——你能想象有多少杀戮和背叛在这个舞台上发生。看完这篇采访之后,我的同事叹了一口气,然后评论道:“这个游戏把玩家都变成了哲学家”。  

另外,《H1Z1》是个有简中、在中国区卖、但是锁中国区IP登陆的游戏。

一个坑害外国人的故事

其中第一位玩家是小白,他玩H1Z1已经上千小时,而这上千小时,基本都投入到了大逃杀模式中去,这个模式与生存模式有着截然不同的哲学,归根结底三个字——就是干。

在他眼里,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给他留有印象,更别提各种地域喷子,因为在这个模式,只有猎人和猎物、杀人者与被杀者。

触乐(下简称触):您玩H1Z1多长时间了?

小白:H1Z1分两个模式,我基本只玩大逃杀(Battle Royale),Steam快900小时了,生存模式只玩过30个小时。在H1Z1分成两个独立版本之前玩了差不多半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

触:您有看今天朋友圈那篇文章吗?

小白:那篇文章我看了,基本讲的都是前年到去年早些时候生存模式的状况,可惜我没怎么赶上那个时期。因为我不玩生存服,所以也不怎么了解现在生存服的状况。大逃杀模式的话,还是能听到一些什么“Taiwan No.1, China No.2”之类的喊话,但感觉没那么多喷子,只忙着杀人逃命。

H1Z1有一个经典的“Taiwan No.1”典故,老外常以此句来激怒国人玩家,且屡屡见效

服务器里也有违规组队玩的,最近还有外挂。抱团什么的生存服比较多,因为生存的标准玩法就是多人共同建设家园。另外不光国外会装国人,台湾人也会装大陆人,大陆人也会装台湾人。

触:大逃杀违规组队是个什么说法?

小白:大逃杀分为单人、双人和5人组队。如果你玩单人模式,还在线下组队怼人,那就是违规,实话说我几百个小时下来遇到这种情况并不多,但总是听到其他玩家说,另外就是最近亚服外挂很厉害,我们这些小玩家没有什么精力去举证和举报。

触:您一般在大逃杀模式怎么组队的?

小白:组队必须YY,单人无所谓,不然用游戏里的说话按键太麻烦。组队是先加Steam好友,然后在游戏里邀请入队,或者你可以一个人进随机5人队伍,和不认识的人在一起送快递。

触:您在大逃杀单人模式碰到过违规组队的吗?

小白:遇到过。

触:碰到一般怎么办?

小白:干。

触:……干得过吗?

小白:遇到萌新的话不是没可能啊,他们有时候连路都会跑错。我也有最后两队我1v2赢了的时候,不过那时候随缘枪法没啥可炫耀的。这游戏想打得好很困难,对老年人不怎么友好,除了干还得动脑子、会套路、学一些操作技巧……

触:所以大逃杀模式一般没那篇文章写得那么多喷子?也一般看不出来哪国人、哪国人?

小白:当然看不出来,也没时间考虑,直接干,即便对方开口说中国话也会干,大逃杀不讲道理。地域感没有生存服那么强,生存服节奏很慢的,大逃杀则是没时间考虑。

触:您有跟老外组队过吗?

小白:以前和老外组过,不爽,因为语言沟通比较难,毫无战术可言,只能看个人技术。如果你和老外在一个队,他们很大几率还会干你的,当然也有友好的老外,所以一般都和熟人玩。游戏里我一般关语音,嫌他们吵。所以也一般不说话,因为如果周围有人的话,换谁都会很警惕的。

人人都得逃命

触:所以如果组上老外一般你会怎么做?

小白:有一次我和9个人组5排(对,也是违规组队)进一场比赛,其中一队里有个老外,我们两队就约好一个碰头地点,做了场戏,我们A队把车开到碰头地点附近,然后人都下车跑了,剩老外一个人在车里,还不知所措的时候,B队就窜出来干他,听说A队还有开黑枪的……

触:为什么要干他呢……?

小白:老外的加入是个意外,如果队伍不满,系统是可以让别人加进来,当然也可以队伍不满就玩,结果老外意外进来了,但我们跟他解释又很麻烦,两队遇到一起,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大家一商量,就……

触:会觉得愧疚吗?

小白:不。

触:为什么不呢?

小白:因为当时大家在游戏里总被老外干啊,所以这样整他们心理能平衡吧,这游戏国人玩需要VPN,有延迟,所以很吃亏,而且有时候确实技术和套路不如老外,有点报复心理吧。

触:你在游戏里碰到最奇葩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小白:倒也不是人,就记得件事。有一次,5个人,一辆车,装备极好,就是撞到一个栅栏,车就莫名其妙地炸了……

在小白的故事里,车撞上栅栏就炸了

一个多嘴印度人的故事

摇滚死兔子是一个“视频玩家”,他不太玩这款游戏,但不停地看这类生存游戏的视频。按他的说法,“就像在看真人秀”。

摇滚死兔子先生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一个话痨印度人和一个沉默的外国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很精彩,但他仍然很遗憾,因为“文字远不如视频有意思”。

触:您也玩这游戏吗?

摇:我看得多,我不玩,没时间啊。

这游戏就是生存游戏,新人死得快,老人怕人多,一对一看强势一方的心计。可以直接杀也可以养人宠也可以当猴儿耍。

总之你要问我的话,这是一款暴露人性的游戏,就跟把一群人光屁股蛋子扔的荒山野岭让他们大逃杀一样。

触:怎么养人宠?

摇:就你保护他呗,他什么都听你的。你给他吃喝,他让你高兴,不然就让他去死。

触:那被养的人图什么?

摇:生存啊,不想死。因为新人进入那个世界都是光着的,换号没衣服没火没食物没水不也会死吗?你可以叫这个大逃杀或者饥饿游戏或者斗兽场,在线巨型沙盒人性暴露游戏。

触:所以进入的新人自然就会分群,对不对?

摇:会,也会产生社会组织,一群光屁股的人可以互相帮忙,分工好就不会死。

光屁股玩家

触:那分群自然就会按照玩家本身的社会角色?比如……国籍?

摇:可以,如果你找得到同胞的话。但是也没那么简单,你如果被发现是个中国人可能会被杀,因为你不知道你遇到的人是什么倾向的,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他打不打算呈现自己真实的人性,你就是看到一个角色。

触:您基本没怎么玩过?

摇:是的,我看了很多视频,但没怎么玩过。因为我对这种游戏的耐受力比较弱,看别人玩会好很多。

触:那为什么看?热闹?

摇:我喜欢看不同的人做不同的选择。就像看电影一样,我其实也是在看每个角色的反应。这个游戏的视频让我感觉这就是游戏版的《饥饿游戏》,角色在游戏世界里和游戏中的资源接触,交互,做出选择,承受后果。人和人交互,人和游戏交互,就像看真人秀。

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点,主播我看的比较多,所以一些主播的脾性我很了解,他会选择是否伪装真实的自己,我能看出来,但是主播互动的游戏玩家不知道。会非常有参与感。

像《饥饿游戏》一样计算剩余人数

触:游戏里的国家争端明显么?

摇:不太明显,因为没标示,也没特征。不开口就杀人的也很多,你只能记住对方的ID。就我看的那些视频,也很少是国家或地区之间肛的,都是小团体和个人。

触:讲讲您在视频里看到的印象最深刻的故事吧?

摇:有一个话特别多的印度玩家,他因为话多经常被杀。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个很沉默的外国人,那个外国人一开始救了他,给了他吃的和水,还有衣服,然后开车带他去远方。

这个人在这个过程中一直说话,不停的说,这个外国人也开始烦他,两次试图杀他。但这个印度人察觉了,印度人就求外国人不要杀自己,大不了我不跟着你了。

但是这个印度人刚走开就遇到了僵尸,他就回头求救,外国人又救了他一次,他就跟着外国人去了一个新的地方。印度人说我靠你真屌我要再跟着你混,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哥哥之类的,说得外国人又动了杀心,但是新地方有一群人,看到他们就要打劫,外国人开着车一边开火一边带着印度人跑了。

在这整个过程里印度人还在一直说,外国人警告他不要再说了,他还是一直说。最后外国人让他进一个屋子,说里面有好东西,印度人就进屋找了半天,说在哪儿呢?

然后枪响了,外国人一个人走出了屋子。

语音里,那个印度人还说你为什么要杀我?外国人说你他妈话太多了。印度人说我们不是朋友吗?那个外国人就一直说你他妈话太多了……

一个有关失恋的故事

夏烛在H1Z1上花费的时间大约是1200小时——这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他在游戏里认识了女朋友,但后来两人分手了——也许是因为游戏,也许不是。

夏烛说他在游戏里经历了从满怀憧憬到感慨万千的过程。聊到后来,他又说,如果他的女朋友能看到这些,他想告诉她,希望她能够一直快乐下去。所以在这段记录里,我们用了他的全名。

触:您玩这游戏大概多长时间了?

夏烛:大概1200小时左右吧。我算是最早一批接触H1Z1的玩家,这个游戏最开始交一份钱可以得到两个游戏,就是生存模式和大逃杀模式。后期大逃杀模式改变了地图,生存没什么变化,而且里面都是作弊的玩家,很多人都离开了。

我就是个配图的,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触:有人说这款游戏暴露人性?

夏烛:确实如此,毕竟是游戏,可以理解成一种发泄吧,有欺骗,也有友好和善良的人。

不过在这里面好的玩家也会变坏,我有一个朋友,他每次和老外组队都会被杀,因为英文交流困难。

触:被自己的队友杀?

夏烛:对,这游戏可以5人组队或者2人组队,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在这里很脆弱,就像美剧《行尸走肉》一样。有时候不敢想,在生活中真的有一天到了末日的时候,这些人可能就像在游戏里一样。有些好人被杀得多了,自然也变成了见人就杀的变态。

触:我们也看了那篇文章,里面有一个“Taiwan No.1”,您知道这事儿是怎么来的么?

夏烛:不仅仅是Taiwan No.1,还会有Japan No.1……有些是栽赃,有些是为了荣耀的感觉。

触:栽赃?栽赃给其他地区的玩家?这个游戏里的地域概念这么强烈吗?

夏烛:怎么说呢,中国玩家眼里好像只有大陆人,老外,台湾人。只要是大陆人就会很好地接受,其他的老外和台湾人都会被杀。其实很多外国人都是很好的,以前我遇到过巴西的玩家,菲律宾的玩家,我们都相处的不错。

我觉得亚洲玩家的仇恨感比其他洲的要浓,韩国和日本还有中国和中国台湾的玩家很多都是这样。以前我遇到过韩国玩家杀日本队友的事情,当时我没有说太多话。

大逃杀这个游戏模式是跳伞后队友集结,在没有碰面前,队友会相互试探。看看是哪个国家的,口音是哪里的。那篇文章里说的唱国歌就是这么来的,用来区分队友。

被H1Z1称作“国T”的红色T恤

触:讲个您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吧,我挺好奇的。

夏烛:我经常和外国玩家单独组队,发现他们都很照顾队友。比如一个小队5人队伍中有3个人是中国玩家,另外两个外国人就会不说话。

我觉得能和平相处是很好的,不过玩家太多组织和小团体太多,很多都是来自一个朋友圈子,或者贴吧,或者YY语音,或者主播的粉丝。

其实发展到现在,国人之间的战争也很多。有些没什么原因,就是相互不认识,一言不合就开打。有些人和队伍只是为了能得第一,不分人,见到就开打。也恰恰还原了游戏的本质。

触:这个游戏的本质是什么?

夏烛:就是杀死其他人活到最后,这个游戏我觉得本身就在考验人性。

触:在那篇文章里有一个语音,各国玩家互相对骂“Cao Nima”,你经历过这种场景吗?

夏烛:经常在游戏大厅听到,也参与过一两次。

触:为什么会参与?对骂很爽?

夏烛:前期是因为对国家使命感的守护吧,毕竟不想让外国人骂自己的国家吧,想想也挺逗的。但后来觉得无聊了,就关闭了语音频道。

触:讲讲最让您生气的一次经历吧,在这个游戏里?

夏烛:生存模式的话,只是遇到作弊的玩家把我和朋友辛苦的成果窃取了,这倒也没什么。真正让人生气的都在大逃杀模式下。

其实让我生气的还是队友被杀,这个游戏一队是5个人,但是可以和队友约好,比如我们7个人,以5+2的方式匹配进入游戏。这样一队有5个人,另一队有2个人会匹配到另外3个队友。这两个人就不动声色,等三位队友搜集完物资准备接走他们的时候,或者是背后开枪杀死队友,或者是给另外5名同伴报告位置,这两种情况我都遇到过。玩到后来也是蛮无爱了吧。

游戏双方互相窥视

触:够黑暗的。

夏烛:也许也是玩的太多有些疲劳吧,也换过很多游戏,中国玩家在的地方矛盾就很多,也不能全说是中国人的问题。这个游戏也有新玩家不断的涌入,但是总觉得比以前的人少了很多。

触:看过那篇文章之后,我的感觉是这个游戏充满欢乐,但你谈起来似乎非常疲惫。

夏烛:确实很欢乐,大家在一起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特别开心。后来中的圈套多了,也开始防备了很多。

触:从信任这个世界到不信任这个世界……成长的过程?

夏烛:这么说的话……确实如此,满怀憧憬到感慨万千吧。

触:这款游戏让你对人性失望了么?

夏烛:只能说是有所防备了,但就在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女朋友的想法还是让我改变了这个念头——无论她的初衷是什么。

触:女朋友?

夏烛:对,我是在这个游戏里遇到的以前的女朋友,怎么说呢……一个男人能在喜欢的游戏中遇见一个女孩,让人很开心。当时她也是朋友带到我们的语音频道的,后来一起玩就熟悉了。并没有太多的奇遇,但个人感觉很有缘份。

我们后来也一起玩这个游戏,她觉得外国人都很友好,这个游戏里妹子的待遇都很好,无国界的那种,外国人不会杀她,队友也不会因为国籍而杀掉她。

这个游戏其实吸引的都是好强的人。

同队友在一起……投降

触:为什么这么说?

夏烛:就像这个游戏的名字一样,想要得第一。我的女朋友——现在是前女友了——的表现也是这样。

触:那么她满足了吗?

夏烛:不。

其实她一直想证明自己的技术,但作为一个拿过多次第一的人来说,其实名次并不重要。她玩的时间不到300小时,属于新手吧,我玩了差不多1200小时。但是没拿到单排第一的时候,我和她一样不开心,就像体育考试都想跑的比别人快,跳的比别人高一样……她可能觉得我没能带她拿到很好的名次而生气吧。

触:可你只想和团队里的玩家好好互动?

夏烛:对,团队的合作很重要,她可能觉得我这样的想法不上进……

触:所以……最后你们因为这个分手了?这个可以问吗?

夏烛:这也许只是分手的一个因素之一。我可以包容她,她却没能理解我,毕竟我以前是大家嘴里的老司机,其实和她玩过很多游戏,只要是输了,无论你在团队里多大贡献都会让她生气,但有些事往往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也许是她很少拿过第一吧。

触:我明白了,其实就像生活一样。

夏烛:嗯,两个人在一起也正是如此。

触:会觉得有点讽刺吗?因为一个游戏里的名次……

夏烛:会的。

触:所以这个游戏其实激化了你们之间的矛盾?看开点,这也是一件好事,在游戏里发现,总比在现实中发现要好,是不是?

夏烛:我和她已经到了现实,所以蛮蛋疼的。她会因为游戏很较真,但有可能是她和我直接从游戏开始的原因吧,情感的基础出发点不一样。

如果她能看见……其实不管怎样,我希望她能一直快乐下去。

0

编辑 楼潇添

louxiaotian@chuapp.com

赞美太阳!

查看更多楼潇添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