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814d14fc4970d56b

标题不是发车,而是带路。

编辑王恺文2017年01月04日 16时53分

触乐夜话,每晚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历史会记住这一刻……大概

今天下午,我所在的几十个群都在直播聂卫平大战Master。

从12月29日起,神秘高手Master在网络围棋对战平台横空出世,击败了各路棋坛职业选手,其中包括目前的中国围棋第一人柯洁。在对战聂卫平之前,Master已经53胜了——今天中午陈耀烨九段差点因为掉线和局,但那一局被判无效。基本上已经可以认定,Master是个AI。

聂卫平是我最早认识的一名棋手,其地位相当于领我认识篮球的乔丹和姚明,领我认识足球的罗纳尔多(不是C罗,是当初龅牙的那个)。虽然后来我知道还有古力,有柯洁,有科比和C罗,但在过往的时间里,在我的青春记忆里,有些东西是绑定的。对我来说,“聂卫平”就意味着“围棋”。

多年以前,聂卫平迎战加藤正夫

有人说聂老打这一场得备上三五十个氧气罐。这话是真的,十几年前我头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聂老,就是某吸氧器的广告,以至于后来看他不插管都不习惯。但一个六十四岁的老将,插着管去打一个AI,这场景真是……有点悲壮。在各种动画、电影、游戏里,老将上台都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果,很可能就是燃尽了几十年功力,微笑着对后辈说:“未来就交给你们了。”

“允许吸氧,没人能赢我。”

在今天上午,周俊勋九段对战Master,已经用上了模仿棋战术——就是与对方对称着下,这已经算是不求胜,只为收集数据了。而在昨日晚上,Master战胜了柯洁。在3月份Alpha GO击败李世石之后,柯洁把他的微博名从“柯洁大棋渣”改成了“棋士柯洁”。

下午两点,聂卫平对战Master,此前53盘对战都是30秒一手的快棋,而这一盘Master主动改成1分钟一手。这是为聂卫平破例,Master背后的操作者当然也是人,也有基本的同情心——但你也可以把这解读成“AI不在乎”。

一个小时以后,聂卫平执白3又1/4子负于Master。

输得很体面

我的脑子里缓缓地响起了一首BGM,《质量效应3》的Leaving Earth。

这一周的时间里,棋手们前赴后继,舍生忘死,进行了一场场赌上了个人名誉与人类棋道的对决。真美啊,真美啊。

围棋的路不一定就走绝了,说不定会绝处逢生。AI也不一定就此会一飞冲天,对于真正搞这一行的人来说,这可能只是热闹的把戏。但大家都明白,这几十轮对决,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当我老了以后,世界上大概会有闪亮的机械姬,全副武装的终结者,但在我年轻的记忆里,聂卫平代表着围棋,乔丹代表篮球,罗纳尔多代表足球,而Master和Alpha GO就代表AI了。AI就是那个糙糙的头像。

真美啊,真美啊。814d14fc4970d56b

我觉得《人民日报》说得对

《人民日报》今天发了一篇关于游戏的文章《让游戏多些“天使”成分》——是正牌的《人民日报》,不是海外版,也不是人民网,更不是《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这篇文章的全文大意已经由摘要概括了:“做好游戏化设计,能让我们不仅全情投入虚拟世界,也能积极投入现实生活的改善之中。”

肯定有不少受众会怀着一种“官媒又在嚼八股”的预设立场去看待这篇文章,但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文章还挺内行,不愧是国家级大报的水准。有一些关于游戏的论述非常精髓,作者肯定看过赫伊津哈《游戏的人》。

把时针回拨到3000年前,小亚细亚的吕底亚出现了全国大饥荒。令人惊奇的是,他们通过游戏来熬过难关:所有人隔天吃饭,吃饭的一天不玩游戏,另一天不吃饭专心玩游戏,以此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淡化饥饿感,帮助吕底亚人度过了18年的饥荒。这一来自希罗多德所著的《历史》中的故事,真假无从考证,却道出了游戏另一面:游戏可以是一种介入社会危机的有效方式,也是应对社会共同问题的一种潜在解决方案。

这一段其实道出了在国家级主流媒体眼中,游戏最为重要的存在意义。而且这个故事也耐人寻味,值得推敲,在此不多做延伸,只是补充它的后续记述:18年后,大饥荒依旧没有好转,国王把国民分成两组,玩骰子,赢的那一组离开吕底亚,寻找新家园,输的那一组留下来靠剩下的资源过活。

在文章的结尾,作者指出:“对待游戏,我们不能止于‘大禹治水,堵不如疏’的选择,而应把‘治水’化为‘用水’,将现实世界改变得更美好。”

真美啊。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片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0

编辑 王恺文

wangkaiwen@chuapp.com

为什么窗帘是蓝色的?

查看更多王恺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