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ch上的女主播们

“女主播们有时会被要求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寄内裤,又或者有人想拿钱交换足照。”当女性成为游戏主播时,很多男性观众仍然对她们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作者等等2017年01月04日 13时07分

 

游戏直播是近几年游戏行业增长十分迅速的细分市场之一,国内外众多玩家和职业选手都成为了知名直播实现了个人价值。不过与男性主播相比,在直播平台上,女主播们常常引发争议,也遭遇到了许多非议。

近日,《卫报》澳大利亚站在一篇报导中讲述了澳大利亚几位女性游戏主播的故事,请她们聊了聊这份工作带给她们的荣耀与困扰。

触乐对文章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编译。原文标题为《The women who make a living gaming on Twitch》,作者Stephanie Convery。

 

 

两年前,切尔茜(Chelsea)辞掉了药房技术员的工作,开始玩电子游戏。

“某天我在去上班时突然想,‘如果我待在家里玩游戏,实际上比这儿更赚钱。’”切尔茜说道。她在那一周递交了辞职信。

切尔茜(Chelsea)

在澳大利亚,越来越多的女性通过视频直播平台Twitch玩游戏来谋生,切尔茜也是其中的一员。Twitch能够让世界各地的用户观看主播玩游戏,它同时还是一个社交网络,将聊天室嵌入到视频画面旁边,让主播和观众实时互动。

切尔茜擅长玩《使命召唤》(Call of Duty),她在Twitch的用户名是Xminks,每晚大约10点就会打开网络摄像头,与330,000多名粉丝中的一些人聊天并开始工作。

虽然Twitch还不算家喻户晓,但它非常受玩家们的欢迎。这家公司称他们的日均用户人数可达到970万,每月都有超过200万名主播在Twitch做直播。2014年,亚马逊看到了Twitch的潜力,以9.7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收购。

除了主播和观众能在线互动之外,Twitch还会直播世界级的电竞赛事——职业选手在比赛现场数千名观众和数以百万级的在线观众面前打比赛。电竞赛事中的Twitch观众数量往往超过主流电视台转播的观众数,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许多人仍将上网观看比赛视为一种亚文化。

只有极少数玩家成了超级名星,更多的普通主播只能通过粉丝打赏和赞助来赚钱。高人气主播可以与Twitch合作添加一项订阅功能,玩家可以支付4.99美元的月费来订阅他们的频道,Twitch会分走一部分的订阅费用,不过这项收入的50%将直接流向主播。绝大多数用户会通过这种方式支持自己喜爱的主播。

“它成了主播们的基本工资,让主播们不用完全依赖于打赏。打赏金的变化太大了,这个月可能是100美元,但下个月可能就成了4000美元——你永远无法预测。”米娅(Mia)说。米娅是游戏直播圈里的一个新人,虽然她童年时就开始玩游戏,不过在大约18个月前才经过一个网友的介绍知道了Twitch。

“我的朋友都不是玩游戏的……又不太可能偶然发现。”米娅解释道,“当我发现Twitch,看到如此多的主播和他们的朋友一起玩游戏,分享体验,我真的想加入其中。”

米娅很快就以SeriesofBlurs作为网名进入了Twitch的世界。“我白天有自己的全职工作,回到家就开始做直播……我会直播到半夜。就这样循环往复。”她说。

没过多久,米娅希望成为一名全职主播,但要想在吸引粉丝的同时继续做另一份工作难度很大。米娅直播游戏还引发了一些人的质疑。“我总是不得不捍卫这份职业,不仅仅对那些不了解直播的朋友们,同时也是对我自己,因为我很容易自我怀疑。”

在许多澳大利亚女性看来,成为一名职业玩家就是她们的梦想——她们当中的很多人将Twitch作为平台,有的年收入只相当于最低工资水平,但也有人达到数十万美元。

不过这是否是一份女性能够长期从事的职业还有待观察。对很多男性来说,他们直播游戏似乎不会受到年龄影响,但在游戏直播圈,年龄超过30岁的女性主播屈指可数。

“这取决于游戏。”切尔茜说,“我看到过一些年龄较大的女玩家直播《模拟城市》和《文明》,总的来看她们属于极少数人群。”

凯特(Kat)是另外一位澳大利亚知名女主播,她在Twitch的用户名是Loserfruit,拥有约240,000关注者。“这是一份理想的职业。”凯特说道,“人们玩游戏可以赚很多钱。这是个梦想,你会很难离开它,所以我希望一直做主播,直到自己筋疲力尽。不过我对其他工作也保持开放态度,会考虑的。”

在网路世界中,主播和粉丝通常都是匿名的

与互联网上的其他社区一样,在Twitch,主播和粉丝们往往以网名互称。这种半匿名性对女性主播来说就像一把双刃剑。经常有人匿名骚扰女主播。与此同时为了保护自己,某些女主播不会公开个人信息,例如姓氏、地理位置、年龄等。

米娅、切尔茜和凯特都积极看待她们的职业选择。“只要我持续努力,我预计至少在未来5~10年,我还能继续直播游戏。”切尔茜说。

米娅说:“归根到底,我正在做我所热爱的事情。”

 

游戏为何成了男孩子们的俱乐部

过去几年的市场调研表明,在男性占据主导地位的游戏行业,女性早已不再是少数派——相反,她们至少占据了玩家总人数的50%。虽然知名的女性玩家数量越来越多,但接受《卫报》澳大利亚站采访的所有女主播都有个共同点:孤独感。

许多人将游戏行业视为男孩子的俱乐部。因此,当女性成为游戏主播时,很多男性观众对她们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我觉得因为我玩游戏,我总是被人们孤立。”米娅说,“我在一所女子学校长大,在那里,很少有人玩游戏。”

切尔茜也有过类似的感觉。“每当我的朋友们离开,我就会特别兴奋,因为我总算能坐到电脑前整夜玩游戏了。”她说。

起初,切尔茜没有告诉她朋友她在玩游戏。“我对这件事保持低调。并不觉得可耻,但我感觉他们对这件事的理解跟玩家不一样。”

凯特说道:“我有几个女性朋友念高中时会玩游戏,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她们渐渐放弃了这个爱好。可我不一样,我一直玩游戏……小时候我的表哥们喜欢玩游戏,当看到他们在玩,我也想玩。”

问题是如果游戏玩家中的一半都是女性,为什么这一代女玩家很难在玩游戏时认识同性同伴?

“绝大多数游戏零售商店都会在墙壁上贴满动作游戏、射击游戏和战争游戏的宣传海报,这不是意外。”2013年,特雷西·连恩(Tracey Lien)在为Polygon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据连恩解释,1983年电子游戏市场因为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的产品而崩溃,不过当时游戏行业还不存在明显的性别歧视,许多女性进入了游戏开发团队和公司管理层。在游戏市场崩溃之后,“游戏行业追求一个安全可靠的市场,锁定年轻男性作为主要的目标受众群体,所以大规模的广告营销活动开始开展。电子游戏被市场定义为面向男性的产品,信息很明确:女孩不被允许(玩游戏)。”

澳大利亚游戏开发者丽娜·范德文特(Leena Van Deventer)认为,这种针对男性进行大规模营销的行为,对当代二三十岁的玩家产生了最明显的影响。“女性一直都在。”她说,“女性对于游戏和科技的诞生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过直到我们这一代人,很多人仍然认为女性不能玩游戏,这已经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社会文化观念。”

换句话说,如果这一代女性认为自己不认识任何女性玩家,那是因为在社会观念的压迫下,她们不得不沉默。

没有比Gamergate事件更能说明问题的了。在那次事件中,匿名网友对Zoe Quinn、Brianna Wu、Anita Sarkeesian等一批女性游戏开发者和女权主义者发起大规模骚扰,言论涉及强奸和死亡威胁。这表明对于女性,游戏玩家有可能会极其刻薄。

“玩家门”事件人物Zoe Quinn

“相比玩游戏的水平,女性(主播)的成功与样貌的关系更大。”切尔茜说,“男性玩家不一样。只要他们玩得好,外貌并不重要。”

谈到如何赚钱,女性主播有时会面临观众提出的一些额外要求。“我真的担心有人给我打赏时要求我做某些事情。”凯特说。凯特是在大学念新闻学时开始做主播的,刚开始她的网络条件非常差——“我真的不知道人们是怎样通过那些像素点看到我的”——不过她仍然吸引了一群愿意慷慨打赏的忠实粉丝。

“女主播们有时会被要求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寄内裤,曾经有人给我发邮件让我这么做。”凯特说道,“又或者,有人想拿钱交换她们的足照。”

 

 “我突然成了一个视频女郎?”

Twitch的女主播们不会将自己视为色情图片摄影者或者性工作者,不过某些用户在打赏时,总觉得除了看到她们玩游戏的视频之外,还应当得到更多。

“在互联网上,有的人对待女性的态度令人厌恶。”凯特说,“他们认为只要给了你钱,就可以要求你做某些事情,例如脱衣服之类的。他们似乎觉得这很正常。”

色情无疑是科技创新的主要推动力之一。Twitch直播在结构上与某些色情作品的在线传播方式相似,而这导致女主播们承受了许多本不应由她们背负的压力。

“曾经有个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我是一个网络视频女郎,这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生气。”米娅说道,“我没有觉得当一个视频女郎有什么不妥,但我所做的事情跟她们完全不同……做主播是一份正当的职业,为什么人们就不能认真看待这件事?难道仅仅是因为你通过摄像头看到我,我就突然变成了一个视频女郎?”

从某种意义上讲,Twitch的一些功能确实与网络色情平台有相似之处,不过Twitch也为主播提供了一定掌控权,允许主播禁止那些出言辱骂的用户出现在聊天窗口里。2014年,或许是出于保护品牌的动机,这家公司封禁了裸露身体或着装“具有挑逗性”的所有男性和女性主播。

成人游戏以及衣冠不整的穿着形象都会遭到Twitch的封禁

女主播们也开始团结起来彼此帮助。“在我看来,帮助其他主播上道真的很重要。”切尔茜说,“因为我知道一个女人刚开始做主播会特别困难,压力非常大。”

有时女主播们暗中互相支持。“我们就像一个秘密的女孩俱乐部,我们彼此认识,总是在同伴们直播视频时潜水。”凯特说。

女主播们还可以在非营利性女权主义机构Widget寻求支持。Widget成立于2013年,目前已拥有超过650名成员,旨在支持游戏和科技行业的女性从业者。这间机构主要通过Facebook群组,为遭遇家庭暴力和经济困难的女性提供道义支持或筹资等帮助。

不过某些女主播更愿意采用老式的方法:寻找与她们志趣相投的人。

“我们将它称为一支主播团队。”米娅说,“我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4个女孩,当我们需要建议或者遭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时,我们就会互相帮助……我们共同进退。”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1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