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迟到了15年的正义,DL6号事件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2016年不太平。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韩国闺蜜干政,而在日本,一件尘封了15年的世纪大案在今天水落石出。

编辑楼潇添2016年12月28日 16时39分

以下为《触乐时报》今日社论全文

15年了。距离2001年12月28日,已经过去15年了。

15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认识到那才是司法史上最黑暗的日子;15年后的今天,正义才姗姗来迟;15年后的今天,DL6号事件的真凶才在有效追诉期最后一刻落网——你很难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只要再晚一天,那么正义将永远缺席。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新世纪跨度最久的司法案件,竟然只有一小部分媒体跟踪报导,主流媒体集体失声,这不禁叫人心寒。

DL6号事件相关新闻据称受到“打压”,但所幸在网友的力量下得到保留

我们有必要把整个DL6号事件公之于众,将司法界的黑暗暴露在阳光之下,让每一位民众都看到此案背后的曲折与复杂。如果这是一个故事,那么以下都将是赤裸裸的剧透,我必须警告你——但众所周知,这是一个发生在此时此刻的案件,真相无论如何不可以被掩盖。

一切都要从15年前的2001年12月28日说起。当天下午2点,地方法院发生了一次地震,部分建筑物塌毁,院内停电,三人困在电梯中长达5个小时。那三人中,包括时为御剑法律事务所所长的御剑信(男,35岁)、御剑律师的儿子御剑伶侍(男,9岁)以及地方法院法警灰根高太郎(男,37岁)。

三人获救时,电梯内已严重缺氧,幸存者意识模糊,而三人中的御剑信心脏中弹,已经死去。从子弹射入的角度来看,警方排除自杀可能。同时,电梯中发现一把手枪,曾射出两发子弹。律师升仓雪夫为犯罪嫌疑人灰根高太郎辩护,并以精神混乱为由胜诉,灰根高太郎无罪释放。

此案不了了之,被归档为DL6号事件。

一句“圣诞快乐”重启了15年前的案件

直到3天前的圣诞节深夜,前律师升仓雪夫遇害,案发地点在葫芦湖中心小船,身为检察官的御剑伶侍在场,作为嫌疑人被捕。在之前的庭审中,辩护律师成步堂龙一证据凿凿,本是证人的灰根高太郎当堂认罪。

但最叫人大吃一惊的是,此案竟又牵扯出15年前的DL6号事件。被判有罪的灰根高太郎在接受触乐采访时表示:

“15年前,虽然我没有罪,但是辩护人(升仓雪夫)把我说成是神经错乱,才无罪的。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是无罪的。工作、未婚妻、社会地位……什么都没有了。15年后,我收到一封信和一把手枪。里面写着详细计划。谁写给我的并不重要,15年后的现在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才是关键。有些话我不能说,你们问御剑吧,反正被害人是我杀的。”

灰根高太郎伏法,御剑伶侍被判葫芦湖一案无罪,但他随即提出异议,要求重启15年前的DL6号事件调查,同时自首。他认为是时年9岁的自己扔枪走火杀死了他的父亲。

据称当时灰根高太郎与御剑信在电梯中起了争执,此为院方根据嫌疑人描述绘成

12月28日北京时间4点38分,DL6号事件庭审结束。御剑伶侍依然被判无罪,而真凶,竟然是当庭检察官狩魔豪。他在15年前与作为律师的御剑信有过一段恩怨,当年正是他第一个发现了昏迷在电梯中的三人以及地上打转的手枪……

现在看来,DL6事件错综复杂,检察官、嫌疑人、证人、犯人,所有的身份都交织在一起。当事件真相大白,连裁判长大人也不禁感叹:我好像从迷宫中刚走出来的感觉。相信几乎所有关注这起案件的人都是如此。

唯独当事人之一灰根高太郎心情不同。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得知事情真相以后,他愈发沉静,呆在拘留室中一动不动,只有靠近时才能听到他喃喃自语:“小百合,小百合……”

DL6号事件酿成了无数悲剧。但悲剧发生,除此之外,它究竟又带来些什么?案件本身已经解决,可案件之外,DL6号事件又意味着什么?这可能就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这其中,触乐前方记者甄能达的发现就引人深思。

在同触乐前方记者的沟通过程中,他偶然提到一个现象。他说看到辩护律师成步堂龙一助手席上的绫里真宵“有时候看上去怪怪的,尤其是尺寸”。但远在听审席上的他并不能完全看得分明。

为此,他在庭审结束后找到被判无罪的御剑伶侍,他庭审时在嫌疑人的席位,视野清晰。在成步堂律师一行为庆祝御剑无罪而去大吃大喝以后,御剑自己却留在拘留室。触乐记者带着疑问向他求教,问他绫里真宵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结果御剑回答:

“抱歉,我在法庭上光顾着注意成步堂了。”

触乐前方记者抓拍的御剑表情

触乐前方记者只能直接前往成步堂一行庆祝御剑无罪的庆功宴,希望能找当事人了解情况。到场时,成步堂律师面前摆着十几瓶葡萄汁,人却烂醉如泥,被好友矢张政志搀扶起来,绫里真宵则不知去向。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成步堂律师才缓过神来,徐徐吐露出一个真相:

“那个真宵啊,她用了灵媒。”

这真是令人震惊!

你能想到吗?谁又会想得到呢?我相信在大众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在15年后,灵媒再一次介入了司法审判。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灵媒早已经不是一个耳熟的概念,它召唤已故人物的灵魂附身在灵媒师身上,借灵媒师之口说话,就像电影《罗生门》中的情节。这听上去就是一件不太科学的事情,而即便它科学,死者的证词就必然可信吗?

除了仓院流,日本还有被列为国家选择无形民俗文化财产的“潮来”(イタコ)灵媒

在15年前的DL6号事件,警方就困于无果,不惜委托绫里真宵的母亲、时为仓院流灵媒道掌门人的绫里舞子为被害人御剑信举办交灵会。交灵会中,“御剑信的鬼魂”指证犯人为灰根高太郎,结果法院却判其无罪。事实已经证明,灵媒不可信赖,绫里家的声誉也自那时起一落千丈。

而15年后,法庭上再次出现了灵媒。它真的可信吗?或者说,在司法审判中,果真可以借助灵媒吗?如此神棍的灵媒难道就不会影响推理的游戏性哦不推理的严密性吗?为此,触乐特地咨询了另外一名司法界人士,刑警糸锯圭介,询问他对于灵媒和司法关系的看法。

糸锯刑警向记者表示:“不懂的说,但我们这个世界观就是这么设定的说。”

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能够叫人信服。

据知情人士透露,糸锯刑警如此回答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在

但相比灵媒介入司法,另外一个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或许就是司法界本身的问题。DL6号事件,竟然让一个逍遥法外十五年的杀人犯,以检察官身份保持着法庭四十年不败纪录,这简直闻所未闻,令人不禁对如今的司法界产生怀疑。

就此问题,触乐前方记者也向裁判长大人咨询过,他曾被御剑伶侍检察官称为“我所知道最伟大的裁判长”,所以在本话题上,他拥有绝对的权威,为人正直,十分可信。唯一值得怀疑的,是15年来我们仍未知道他的真名实姓(坊间传闻他姓“裁判”,单名一个“长”字)。毫无疑问,司法界仍然存在许多秘密。

裁判长大人平时粗枝大叶,但在司法界人士犯罪这一问题上,他瞪大眼睛,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认为:“与其担心检察官们犯罪,不如多关注一下站在证人席上的那个人。”我们仔细回想一下,这可真是真知灼见!

坐我身边听审的人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他看见裁判长判决时脑袋边总是飞出两个字,你看照片,哪里有字?真是无稽之谈

当然,这并不能打消民众对司法界的疑虑。检察官都杀人了,司法界的其余人士又如何呢?除了每次庭审都最有嫌疑的证人,律师们、刑警们,乃至警察局长、检事局长和政治家们等高层,难道就不值得怀疑么?联系前不久刚刚伏法的小中文化社社长小中大,在他手里,究竟掌握着多少、又有哪些政要的隐私?以至他宁愿入狱,也不愿承担泄露名单的后果?

对此我们都不得而知,狩魔豪仅是这帮人中唯一露出破绽的,而揪住他的尾巴,如今的司法界就要用十五年,靠的还是一名初生牛犊般的新人律师。DL6号事件,带给我们的是怀疑,是不信赖,是对当今司法界隐患的担忧。

我在此大胆预言,长此以往,司法界不出三年,必将迎来法律的黑暗时代。

那是我们不希望见到的。到那时候,民众不再信任司法,我们几乎只能寄希望于成步堂律师这一代乃至下一代的后起之秀,寄希望于他们初心不变,能力挽狂澜。司法界需要被改变,需要我们民众的监督与信赖,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可能就只有缅怀这起长达15年之久的案件中去世的人们,祈祷悲剧不会再发生。并且谨记:

千万、千万不要忘了DL6号事件!

0

编辑 楼潇添

louxiaotian@chuapp.com

赞美太阳!

查看更多楼潇添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