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小段:想不通——关于游戏业和触乐的新年20问

触云社里高朋满座,台下热烈鼓掌,台上一人长袍马褂,一脸欠样,开口是地道的京腔……

编辑梅林粉杖2016年12月24日 13时30分

开始请脑补:触云社里高朋满座,台下热烈鼓掌,台上一人长袍马褂,一脸欠样,开口是地道的京腔……

楼潇添:这个,今天呐是辞旧迎新,我在这儿呢给大家说段儿单口的相声。这个相声啊,讲究的是这个说学逗唱,咱们触乐的微信公众号(chuappgame)呢有个《问爆触乐》的小栏目,也是嬉笑怒骂,别具一格。今儿个呢我就互相结合一下,来一期相声版的《问爆》,给大家过新年呢助助兴。

(台下鼓掌。)

手机录影,品质问题敬请见谅

楼:这个形式啊也很简单,台下的观众朋友哪个有问题,可以给我传纸条,我呢在这里当场作答……

梅林粉杖:(从后台上来)哟,楼老!

楼:哟,这不梅老么!

梅:是我,楼老你好你好。

楼:哎哟,可些日子没见了,您也要来向我提问?

梅:我要提问啊,我想不通呀我。

楼:有什么想不通的,我一定能帮上您。

梅:哦您能帮我?那敢情好。早就听说楼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玩中古、后跨平台,还懂好几国的英文。

楼:您过奖。

梅:不过奖,早就听说您学问大着呢,人都说于谦家的琥珀里包着长颈鹿,您家的琥珀里那就是包着五辆车啊。

楼:那叫学富五车。

梅:对对对,五车,好学问。

楼老学富五车

楼:您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我说您现在到底忙什么呢?

梅:我呀,我可了不得了,我做了一换皮独立手机游戏,已经上架青睐之光,登陆Xbox网上商城了!

楼:嗬,这都挨得上嘛。

梅:挨得上啊,还支持VR功能,头显一戴上,那就是一个《宝可梦Go》呀。

楼:什么乱七八糟的。您这游戏叫什么名字?您的团队不想寻求一下报道吗?

梅:报道报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楼:对呀。

梅:嘿嘿,不好意思,还没名字呐。

楼:没……没名字像话嘛,都上架了还没名字?!

梅:也不能这么说,本来有名字来着,这不是看见有个VR游戏叫《除夕》嘛,我们就也起了个名字。

楼:叫什么呀?

梅:《清明》!

楼:嗬!恐怖游戏呀?

梅:也不是很恐怖,所以后来我们不是寻思着改名嘛。

楼:那改叫什么了?

梅:这不是又看见一独立游戏,叫《蜡烛人》嘛,我们也改了!

楼:改叫什么啊?

梅:叫《烧纸人》。

楼:听着也不怎么样。

梅:是啊,这不接着改嘛。

楼:改成什么了?

梅:嘿你别说,这次啊改得好,谁听了都说好名字!

楼:到底叫什么啊?

梅:《古墓丽影》!

楼:得,合着你在清明节就出不来了。

梅:这名字怎么样?!

楼:不怎么样。哦敢情《古墓丽影》是您发明的?

梅:发明不敢当啊,(小声)我就是借用借用。

楼:(故意大声)不就是抄的嘛?

梅:(上前欲捂嘴)嘿你干嘛呀你……

楼:你别不好意思,这年头谁没抄过谁呀?没听人说吗,抄不丢人,抄了还没挣着钱,那才丢人呢。

梅:哎哟你说得太对了!我就说我想不通呢!

楼:您又怎么了?

梅:我这游戏不是在Steam上架了嘛。

楼:啊。

梅:上架3天了,一共卖出去两套。

楼:那也不错啊。

梅:这还不错?

楼:您都叫《古墓丽影》了,我还以为被下架处理了呢。

梅:你损不损呀你!

“您这游戏看着眼熟啊。”“借鉴得太多,您多包涵。”

楼:那你卖出去两套怎么想不通了?

梅:我就纳闷啊,按理说你应该是喜欢才买的我游戏,怎么买了还给我差评?

楼:哦原来Steam用户给你差评了。

梅:是呀,我说这怎么行,咱得刷点评价呀。

楼:哦Steam也能刷评价?

梅:我找了一刷榜公司,人家说能。

楼:哦那刷多少呢?

梅:我说先来20万个好评吧!

楼:嚯……这可不太容易,刷一单得多少钱呀。

梅:这还用问?手游你刷过没,没多少钱。

楼:哦,那刷得还算顺利?

梅:顺利啊,不是一般顺利啊我跟你讲,自从我下了这单,也不知为什么,我这游戏的销量啊就蹭蹭往上涨,几天之内就卖了20多万。

楼:我怎么觉着哪里不对呢。

梅:我也觉得哪里不对啊,过了几天那边说20万刷完了,我一看这结算的账单我傻眼了。

楼:怎么了呢。

梅:敢情这些游戏啊都是刷单的买的,说什么Steam只能买了游戏才能给好评!

楼:好像是有这个说法。

梅:你说这不是死心眼吗?最后买游戏的钱得我出,我还得交刷单费,里外里我倒赔好几千万。

楼:那你到底想不通什么了?

梅:我就想不通啊,到底是哪个孙子发明的这手?买了游戏才能评?

楼:哦合着半天你就想问这个啊。

梅:是啊。

楼:那恕我孤陋寡闻,还真不是哪个孙子干的……嗨,什么“孙子”,我都被你带沟里了。反正啊,人家呀防得就是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人。

梅:那我这钱就算白赔进去了?

楼:不白赔啊,给你长个教训,以后啊好好做游戏,别想斜的歪的。

梅:(一脸委屈说不出话。)

楼:这么着吧,既然你都来了,为了对你进行再教育,你就留在这儿,等会啊,台下观众提问了,你就帮着念念纸条。

梅:真的?咱俩可以合说这段相声?

楼:对呀!你不都上来说了半天了……

梅:那敢情好。(整理衣衫)那咱们开始?

楼:开始。

梅:哦太好了。

接下来就是俩人说了

楼:那我们俩呢今天给大家合说一段相声。

梅:嘿嘿。

楼:这个……游戏艺术呀,源远流长。

梅:是。

楼:(看着梅。)

梅:诶,你干嘛瞅我啊。

楼:你知道什么呀你就说“是”。

梅:游戏艺术源远流长呀。

楼:游戏艺术源远流长?那我考考你,游戏艺术……

梅:啊。

楼:……怎么个源远流长法?

梅:就是游戏呀,从古代就有。古代人,闲着没事儿,也玩游戏啊。

楼:那我问问你,世界上最古老的游戏是什么?

梅:呃……

楼:不知道了吧?

梅:诶等会,不是我来念纸条么,咱们一上来这是谁问谁呀?

楼:咱们先热热身啊。

梅:好好。那我请教请教您,世界上最古老的游戏是什么?

楼:告诉你,听好喽:世界上最早的游戏,诞生在埃及。

梅:嗬,够远的。

楼:是一种叫做“塞尼特”的游戏,出现在公元前3100年。

梅:嗬,够久的。

楼:估计呢是两个人对着下。

梅:嗬,够亲的。

楼:你还有完没完啊。

梅:行行,那这个是您考证出来的?

楼:是啊,我埃及学专家。

梅:哦您还是专家。

楼:你别打岔,塞尼特,说白了,就是世界上最早的桌游。

梅:哦,全世界的桌游它才是祖宗。

楼:没错。你看我知道的多吧。

梅:不愧是游戏界的专家。

楼:我的知识还很不够。

古埃及人正在游玩塞尼特

梅:别谦虚了,既然是专家,那我代表观众问什么,你就能答上来什么?

楼:你不问,我都能答上来!

梅:没听说过!我看下面提问的纸条也收上来了,那我可问了。

楼:尽管问。

梅:(随机拿出一个纸条)这位观众小闪问:辞旧迎新又是一岁,请专家给大家伙儿总结总结,今年,也就是2016年的游戏界第一大趋势是什么啊?

楼:这好总结啊,要说这排第一的大事啊……这么着,我先送你一游戏吧。

梅:哦那敢情好啊,这游戏叫什么?

楼:我希望你去死!

梅:诶……你怎么骂人呐?

楼:没骂人呀。

梅:你不是希望我去死吗?

楼:嗨,是我送您的游戏,就叫《我希望你去死》。

梅:嘿,这倒霉名字。哦,这游戏就叫……我希望你去死!!!

楼:对呀……嘿,你又骂回来了。

梅:你说做这游戏的人是什么心态呀。

楼:好心态啊,还是VR游戏。

梅:哦还是VR的?

楼:对呀,特真实!你呀,坐在一汽车里头,一出来呀就给五花大绑,捆那儿了。

梅:好么,我就这么倒霉。

楼:这还不是最倒霉。

梅:那最倒霉的是什么?

楼:倒霉在啊,你身上还捆着炸弹。

梅:哦,定时炸弹啊?

楼:对呀,你得赶紧拆弹,拆不下来你就被炸没了。

梅:好么,这么会够死好几回的了。

楼:看见没,这就是今年的大事!

梅:哦把我炸没了就是今年大事?

楼:什么呀,我说VR游戏是今年大势。投资多,门槛低,出品快,成为游戏业的新兴方向,你说算不算第一大事?

梅:不错,看来你还真是游戏界的专家。

没骗人,真有这个游戏

楼:你也可以从这个游戏里吸取教训。

梅:这是怎么说呢?

楼:创意好啊,你说说这个游戏,临场感多好,不比你那个《清明》强多了。

梅:您说的是,创意永远是推动游戏业进步的动力。

楼:说对了。

梅:那好,这里又有问题了,观众小森问:2016年你心目中的最佳游戏是什么?

楼:那当然是《行尸走肉:新边域》呀。

梅:哦您是《行尸走肉》的粉丝。

楼:我呀,我是TTG的粉丝,只要是TTG的游戏我都喜欢。

听说这代萝莉长大了?

梅:可是《新边域》怎么能够得上年度最佳呢。

楼:那你说《守望先锋》就够得上年度最佳吗?

梅:嗯,也不好说……

楼:那既然这样,我就选这个《新边域》了,你能怎么着吧。

梅:诶,你还蛮不讲理了。

楼:谁蛮不讲理了,我们世界上的每个人是平等的,既然你让我选我心目中的最佳,那就要尊重我的选择。

梅:好……尊重尊重……

楼:你也是一样,不管你喜欢的是YYS,还是DNF,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有你选择的权力。只有互相尊重,自由表达,游戏圈内才能多一份包容,少一些偏见,你说是不是?

梅:嘿,答得好!值得在座的每一位深思。

楼:没话说了吧。

梅:我这不是就勾着你说这段话嘛!

楼:你还有理了你。

梅:这个话题就到这儿了,下边的问题还是很严肃啊,读者小依问:2016年你认为最无聊的游戏是哪个?

楼:我的名字叫蛋黄酱。

梅:不对呀,你的名字叫楼潇添。

楼:嗨!什么呀,我是说,我认为最无聊的游戏,叫《我的名字叫蛋黄酱》!

梅:嘿,真够绕的!哦游戏叫《蛋黄酱》啊?

楼:对了。

还是没骗人,真有这个游戏

梅:那它怎么个无聊法呢?

楼:无聊就在于啊,这游戏……没法玩。

梅:怎么没法玩呢?

楼:就是你进去游戏啊,什么都看不到,就看见屏幕当间儿搁着一瓶蛋黄酱。

梅:哦就一瓶蛋黄酱。

楼:对,你怎么玩呢,你就只能对着瓶子狂点鼠标。

梅:点了有什么反应?

楼:没什么反应,你点够了多少下啊,它就给解锁一件衣服。

梅:还能解锁衣服?

楼:能啊,解锁了还能穿在瓶子上。

梅:这怎么穿啊。

楼:就硬穿呗。

梅:那穿上以后呢?

楼:穿上以后继续点瓶子,狂点。

梅:点完了呢?

楼:点完了继续解锁新衣服啊。

梅:解锁了再穿上?

楼:对呀,穿上继续点。

梅:这有什么意思啊。

楼:其实啊也还有点意思,衣服挺多,还有比基尼呢。

梅:比基尼?!

楼:你吓我一跳。

梅:比基尼好啊。

楼:是好,还有无上装比基尼呢。

梅:无上装?!

楼: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

梅:无上装好啊。

楼:是好,还有豹纹呢。

梅:豹纹?!

楼:诶,你小心眼珠子掉出来。

梅:你等会,我有个问题啊,你说,为什么这些衣服要穿在一瓶蛋黄酱上啊?

楼:那照你意思,得穿在一瓶虾酱上?

梅:可以啊。

楼:再就个馒头……

梅:再来根大葱……

楼:(用青岛话读出)喝(hǎ)着啤酒,洗着海澡?

梅:那敢情好。

楼:那更不像话了!

您尝尝?

梅:是是是,继续看问题。哦这个问题好,读者小望问:编辑部有什么体育活动吗?小编们平时怎么锻炼身体?

楼:体育运动……有啊,踢足球。

梅:哦就北京这空气,还踢球呢。

楼:在屋里踢。

梅:那得多大屋子啊。

楼:不用多大啊,两个人能坐得下,对着电视就能踢了。

梅:哦,足球游戏啊?

楼:多新鲜啊。

梅:那这项运动怎么锻炼身体呢?

楼:也能锻炼啊。

梅:怎么个锻炼法?

楼:你先看看大家伙喜欢用的球队。

梅:都有什么?

楼:这边:波特兰伐木工队。

梅:嚯!

楼:那边是:大不里士拖拉机队。

梅:嗬,这都什么队啊。

楼:你看这伐木工队,前场一水的小黑,速度奇快,能冲能抢。

梅:嗯,黑人球员的确技艺精湛。

楼:后场一水的大黑人,你敢突破,带着一阵风就冲过来了。

梅:铲球来了?

楼:伐木来了!

梅:嚯!那这球儿员的腿还能要吗?

楼:腿能不能要不知道啊,反正每场红牌得出三四张。

梅:真够吓人的,那这种比赛到底怎么锻炼啊?

楼:能锻炼啊,你比如说,你踢着球,时刻得防着人吧?

梅:哦我还得防着人?

楼:那是,万一抽冷子冒出来一个人,冲着你就……伐木了呢?

梅:伐木啊!

楼:这就锻炼反应能力。

梅:那还真是沾点边。

楼:你还比如说,踢足球你得叫唤吧?

梅:叫唤?

楼:啊,哪天你站旁边听听:“混蛋,又踢偏了。”“这笨蛋!我给丫换下去!”

梅:哦,踢球需要情绪上的宣泄。

楼:腿被伐断了更得叫了。

梅:那还真是……

楼:是啊,这不就锻炼肺活量嘛!

梅:哦这也挨得上啊。

楼:踢球还锻炼心理承受能力。

梅:哦这怎么讲的。

楼:你输了不能爆炸呀,你赢了不能得意忘形啊,是不是。

梅:还真有点道理。

楼:而且我们编辑部里踢球,那都是带着彩的。

梅:哦还赌球啊。

楼:那可不,你球技太差啊,上一天班不够输的,一个月下来挣得钱都送给同事了。

梅:这都什么单位啊这是。

楼:往深了不能说,还是看下个问题吧。

伐木工队的队徽非常朴实

梅:好。下面的问题比较多啊,我们提高一下效率。

楼:没问题。

梅:读者小旌问:2016年最棒的手机游戏是什么?

楼:那还用说么,《刀塔2》啊。

梅:《刀塔2》也有手机版?

楼:有吧?

梅:没听说过。

楼:没有的话,高洋老师迟早领着人做一版出来。

梅: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接着往下看,读者小冲问:触乐出了很多对外国制作组的采访,都是亲自访的吗?会不会是自己编的?

楼:的确是自己编的。

梅:啊?!

楼:自己编辑的啊。

梅:吓我一跳,那编辑以前呢?

楼:编辑以前亲自去采访啊。

梅:那怎么访呢?

楼:近的人肉过去,远的就视频采访啊。

梅:视频采访?直接跟老外说英文?

楼:对呀,我为什么是游戏专家,就因为我会好几国英文。

梅:哦您会好几国外语。

楼:那当然,一个国际化的开发组出现在我面前……的视频里,我跟老外谈笑风生。

梅:哦您谈笑风生?

楼:那是,左边“Good Day”右边“哈拉少”,最后还能插句“八嘎呀路”呢!

梅:嚯,那老外还不跟你急了。

楼:那怎么会急,准备充分,以理服人。

梅:哦以理服人。

楼:是啊,获得第一手的资料,准确地传达给读者,这才是新闻工作者的基本素质。

梅:哦那既然这样,我就扮演一下辛勤的游戏开发者朋友,你采采我怎么样?

楼:我踩踩你?

梅:你访访我。

楼:那没问题啊。

梅:那就开始了。

楼:这位开发者你好。

梅:ברוך הבא

楼:诶……

梅:您不是外语好嘛。

楼:שלום

梅:什……什么意思。

楼:你不是懂希伯来文吗?

梅:就这一句。

楼:嗨。

梅:那我这样,我扮演一个中国游戏开发者,你来问吧。

楼:哦,您现在又是中国开发者了?

梅:对了。

楼:哦行啊,敢问这位开发者,你开发了一什么游戏啊?

梅:忘了。

楼:忘了!忘了像话吗!

梅:您等我想想……

楼:想起来没?

梅:想起来了,《清明》啊。

楼:怎么还是这倒霉游戏!这游戏怎么玩啊?

梅:打僵尸啊,打骷髅啊。

楼:太不和谐了,您这游戏能过审吗?

梅:你多虑了,我们可以让游戏永远处于内测状态。

楼:那你怎么挣钱呢?

梅:我偷偷把内购先开了啊。

楼:嘿,你这种开发者我没法采访了我。

梅:你这个采访的技巧还需要提升啊。

楼:没碰见你这么混的。

梅:那您碰到的都是什么开发者啊?

楼:金发美女!肤白腿长,我一天视频采仨小时……

梅:真的?

楼:是啊,马上就办手续来中国留学了。

梅:您这是采花还是采访呢。

楼:管着吗你,咱们继续往下看问题吧。

梅:是是。接下来,读者小洋提供一组快问快答。

楼:哦换了一个形式?

梅:也很别开生面嘛。

楼:好好好,开始吧。

梅:那我就开始了。游戏还是电影?

楼:都爱。

梅:手机还是PC?

楼:都玩。

梅:(游戏是你的)工作还是兴趣?

楼:都是。

梅:我问不下去了我!

楼:怎么了呢?

梅:快问快答,两个答案啊你得选一个略微偏爱的,不能都选。

楼:哦……不能都选,那是我的不对,咱们重新开始。

梅:好嘞。游戏还是电影?

楼:电影。

梅:手机还是PC?

楼:PC。

梅:工作还是兴趣?

楼:工作。

梅:诶,你怎么还没被开除啊,对工作岗位没有一点儿的喜爱。

楼:你看我本来也不想这么答……

梅:这还怪我了。好好好,咱们接着往下问。太阳还是月亮?

楼:太阳。

梅:吃饭还是睡觉?

楼:睡觉。

梅:踢球还是看球?

楼:看球。

梅:爸爸还是妈妈?

楼:……诶你占我便宜是怎么着?

梅:人家本来就这么问的……

楼:我怎么就不信呢。

梅:接着来接着来:发布会还是专访?

楼:专访。

梅:录音还是速记?

楼:速记。

梅:中文还是外文?

楼:外文。

梅:二次元还是三次元?

楼:三次元。

梅:还真是正能量……那我继续问了:甜粥还是咸粥?

楼:甜粥。

梅:皮蛋还是豆腐?

楼:豆腐。

梅:饺子还是汤圆。

楼:饺子。

梅:等会,我看您这模样也不像北方人啊?

楼:(整理了一下长衫,正色道)作为一名相声演员,当然是选吃饺子。

梅:嘿,这都学会政治正确了。那咱们继续,下边还有:面条还是米饭?

楼:米饭。

梅:牛排还是鸡排?

楼:鸡排。

梅:红酒还是白酒?

楼:红酒。

梅:欠债还是还钱?

楼:诶这……

梅:原来你吃饭没给人家钱啊?

楼:我说怎么总问吃的呢!

梅:那这个提醒您一下,私下解决吧。下面时间有限,我们就简略问随便答了。

楼:好好。

梅:读者小雨问:触乐的吉祥物是什么?

楼:哦这个简单啊,以前是触乐娘,现在是呜噜了。

呜噜

梅:读者小永问:我是《问爆触乐》点赞最多的评论,请问要怎么来领奖?

楼:您骑车来?算了,我给您转达相关同事……

梅:读者小界问:请问资深作者Tron和传说中的十大恶劣天气是不是一个人?

楼:你知道“防弹手柄”吗……听说也很高产。

梅:读者小涛问:为什么触乐改版的新站,回复匿名评论时其实可以看到对方的真实ID?

楼:没这回事儿,和谐,和谐……

梅:读者小恒问:触乐软文写作AI大获成功,请问有将它升级成全站写作AI的计划吗?

楼:别逗了,不可能实现。

梅:你怎么这么肯定?

楼:AI什么都干了,那我还有什么用啊,我坚决抵制它的研发。

梅:说的也是……读者小花问:你们不觉得韭菜和香菜有一股味道吗?

楼:这什么问题……

梅:我也不知道,我换一个……这个还算正经:读者小焕问,您采访过GameJam吗?在团队终于拿出作品的一刻,你有什么样的心情?

楼:想死啊,太困了。

梅:哦您也跟着没睡觉?

楼:是呀。我必须指出,这种游戏创作形式是很流行,坏处是把业内猝死概率提升了32%。

梅:嚯!接下来,读者小文问:触乐还会邀请知名制作人来华参与峰会吗?

楼:这还真问着了,我们之前请了小鸟秀夫来着。

梅:哦小鸟秀夫要来?

楼:小鸟秀夫大忙人啊,好说歹说,给我们26分钟档期。

梅:还有零有整的。

楼:结果北京不是雾霾吗!

梅:是啊。

楼:备降到乌鲁木齐了。

梅:嗬,这份倒霉。

楼:早知道给他改签俄航。

梅:现在就剩最后一个问题了,诶这问题问得好啊,问到我心坎里了,连我也是想不通。

楼:哦你又想不通了?

梅:是啊,我想了100遍了,百思不得其解。

楼:这么高深。

梅:是呀。

楼:那到底这是问什么呀?

梅:读者小明问啊:为什么手游兴起来了,客户端网游没人玩了?

楼:就这问题?

梅:就这问题。

楼:那太简单了。

梅:那您给解释解释。

楼:也不能说端游没人玩了,就是比以起手游来那是少点了。

梅:那为什么少了呢?

楼:这还不简单,你看见那些个新冒出来的直播平台了嘛?

梅:看见了。

楼:那你说玩网游是不是需要钱啊。

梅:需要啊。

楼:现在没钱玩了呀。

梅:那钱呢?

楼:都赏给那些当主播的漂亮姑娘了!

梅:嗨……

玩什么不是玩……

以上文字纯属虚构,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巧合,纯属雷同,不代表触乐和所有读者立场。

番外篇

这篇相声刚写完初稿的时候,我是给楼潇添老师看过的。然后我们之间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梅:那个玩意儿我写完了,但我不会给你看的。

楼:……那还跟我说!可恶!

梅:就是给您打个预防针。你要看也可以,但是不能要求修改!因为我写着写着就忍不住黑了。

楼:那给我看吧!

梅:那你能发毒誓先不给其他人看么!

楼:我如果给别人看,Steam被人盗号。

梅: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吧。

楼:我如果给别人看,一辈子玩不到主机游戏。

梅:你本来也不玩啊。

楼:胡说!我如果给别人看,天天是我写头条。

我终于信了,在触乐,头条大过天。

    0

    编辑 梅林粉杖

    meilinfenzhang@chuapp.com

    其实,我是一个美工

    查看更多梅林粉杖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8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