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美股王痛割骨肉,俏饕餮怒认儿孙

有些事情可能与产品本身无关。

编辑王恺文2016年12月20日 16时56分

触乐夜话,每晚为您盘点与游戏相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玩游戏哪有玩股票刺激

我不想再说《超级马里奥酷跑》了,在过去的几天里它已经被谈论得够多了。我想讲一个与《超级马里奥酷跑》有关的故事。

我有一个朋友,与我这种死硬的PC党不同,他是一个博爱的主机玩家,手里各家主机都有,也不能单单算是任粉(tun)。与我这种不擅理财的酸腐文人不同,他炒美股,而且堪称是朋友圈的美股之王——这也是他总能第一时间购进各类新机新游戏的重要原因。

在《超级马里奥酷跑》上市之前,这位朋友预估了形势,觉得这是任天堂进军手游领域的第一部大作,必定将掀起业界滔天巨浪,让老任焕发第二春,于是提前购入了大量的任天堂股票。

发售当天,任天堂日股股价走势是这样的:

图片来自某个心怀真爱的网友

而游戏发售5天后,美股的走势是这样的:

马里奥大跳水!

关于对这款游戏的评价,以及玩家对它的看法,目前还存在很多的争论,我们已经有两篇大稿论述了。但显然资本对于这款游戏并不持乐观态度——并且任天堂的发言人表示,可能《超级马里奥酷跑》不会再有新的人物和补充内容了。

而具体到我的这位朋友身上,我不知道他到底买了多少,但据他透露,已经割肉了,大概亏了一台PS4 Pro。

真是手游败家呀。

看电影哪有看怪物有趣

不仅一款游戏可能搅动金融市场,一部电影也可以。最近几天《长城》上映,对于四面楚歌的出品方乐视影业来说,可能算是最后一根稻草了,这部电影上恐怕押上各种金融领域的对赌。

这方面自有专家分析,我还是比较关心电影本身——虽然我还没看电影,“五色战队”的设计倒是相当符合我对张艺谋预期。只要打得痛快好看,其实我也不会太在乎剧情。但下面这个图颇有些槽点:

老实说我倒是挺喜欢这个怪物列队的

“饕餮”这两个字我小学六年级就会写了,因为《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第一个大BOSS就是饕餮。我把这两个字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在田字格上反复练习,只有一个用处:拿到同学面前装逼。我装了一次又一次,得意洋洋,直到初中读了《孔乙己》:

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知道“饕餮”是啥,会写这俩字,当然可以说是关心中国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但拿出去炫耀,还非要认别人当孙子,这就贻笑大方了。况且《左传》上说的“饕餮”是凶人而非凶兽,《史记》中的“饕餮”记载是“缙云氏之不才子”,《山海经》上说:“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晋代郭璞考证“狍鸮”就是“饕餮”,才正式给了“饕餮”一个凶兽的形象。

《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的“饕餮”基本还原了典籍记载

《长城》的这个“饕餮”,基本等于“虫族”,论源流得从《星船伞兵》那里来,后面还有“战锤”的泰伦,《星际争霸》系列的异虫。《长城》那张图的绘制者显然是懂行的,上面有哥斯拉、异形、霸王龙、金刚以及《环太平洋》的Kaiju,甚至还有一只B级片中才会出现的带爪大白鲨,中间是史莱克、《怪兽电力公司》的几个角色,最下面还有“数码宝贝”和“精灵宝可梦”,可以说搜罗了流行文化中大部分的经典怪物形象,并且非常巧妙地避开了电影中“饕餮”设计的真祖宗。

我不想评价这张海报在道义上的问题,我只想问一句:目标受众是谁呢?把这么多作品的经典形象认了孙子,是要完成“一张图激怒所有人”的成就么?如果受众不包括这些粉丝,谁又真认得这么多怪物呢?

当然,它可能瞄准了那些“有所了解但又不是很了解”的人群,并且觉得这批人会被“祖宗”忽悠进影院。如果有人愿意进影院看《长城》是冲着“饕餮”去的,那我也只能肃然起敬。

0

编辑 王恺文

wangkaiwen@chuapp.com

为什么窗帘是蓝色的?

查看更多王恺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