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一位日本名牌大学教授说,他因为沉迷《太空侵略者》而开始了自己的研究生涯

富田因为热爱、沉迷游戏,最后成为了一个受人景仰的学者。不过,他还是觉得年轻人不要太过沉迷游戏为好。

编辑或闪2016年12月20日 16时13分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富田胜,今年已经60岁了,是日本著名“高富帅/白富美”的私立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的教授,主要研究的方向是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和环境情报学,他本人也是模拟细胞和代谢物组解析的第一人;他还是庆应大学第一个上市公司代谢物组科技的创始人……总之这是一个人生的赢家。

为什么要说他的故事呢?因为他在大学时代沉迷了当时让许多人都沉迷的那款著名的《太空侵略者》,这款游戏最后影响到他走上了研究人工智能的道路,并最后获得现在成就。根据他本人的叙述,他当时被称为“玩《太空侵略者》的名人,号称用脚操作都可以拿到8000分”,并且在回答庆应入学考试面试官的时候,也以此作为自己的一技之长(误)。

总之,这一个听起来非常鸡汤,但也对玩家来说很有正面意义的小故事,特别适合用来说服不愿意看见孩子“沉迷”在游戏中的长辈们。

这个故事来自日本媒体denfaminicogamer(原文点我),他们有一个专题,专门寻找那些通过游戏来讴歌人生、赞美人生的人来进行采访,非常正能量。本文以采访内容为中心改编而成。原文为QA形式。

富田胜现在玩《太空侵略者》还是很厉害

我原本就是一个很喜欢玩游戏的小孩子。在初中的时候,暑假作业有一个项目是做自由研究,我当时就研究了“纸牌的概率”,一个人玩了大概5000次,然后统计了一些牌的组合大概会出现多少次,写了一篇报告。

初二的时候我做了“五子棋必胜方法”的研究,结论是只要你把黑色的棋子放在棋盘的中间,然后把白色的棋子放在隔一格的斜对角(象棋中马可以走动的那个位置),黑棋就一定能赢。我把所有的组合方式都调查了一遍。

你可以知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也很沉迷游戏。

我迷上的第一个游戏应该是《打砖块》吧,大概是我大学1、2年级的时候。但其实在这之前,我都不太喜欢电脑。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电脑的操作还不像现在这样是通过键盘来进行的。那时候我们还在用卡片,上面排列着小洞,一张卡片就代表程序的一行,所以说,如果你要往电脑里输入100行的程序的话,你就需要用打孔机做100张卡片,然后再一张一张读进去。

《打砖块》控制一个平台反弹小球,来消除画面上的各种砖块的游戏

当时电脑实习是我们大学的必修科目。有一次上课,要求我们计算圆周率的后四位,像我刚才描述的,如果你的程序出错的话,就需要不断另作新的卡片,真的非常麻烦。而且你最后得出的结果是3.1415……那这些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后来就出现了电视游戏。最初是《网球》,之后就是我刚才说的《敲砖块》,最后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太空侵略者》了。我当时觉得这游戏超好玩,因为你越往下玩它就会越难,实在是很让人沉迷。

我当时花了不知道有多少钱和多少时间在这款游戏上面啊,所以我玩这个游戏也是相当厉害的,不是我自夸。

当时当时这个游戏玩一次100日圆,按照当时的物价来说相当贵

这个游戏的特点是,当你把最后一关特别难的那个通关了,它就会回到最初那一关最简单的地方去。所以说,如果你玩得很溜的话,可以在上面花上4、5个小时,甚至是一直玩下去。

我当时拿到了超过99990分,但它最终还是会回到0。那个时候你就会感到很空虚啊。所以说,像我们这种高手(笑),到最后就实在没什么玩的了,就开始“炫技”,比如说击落UFO拿到追加300分,或者使出“彩虹”这一招。

当时的《太空侵略者》有一个Bug,就是在某种情况下侵略者的那个小人会留下自己的足迹,我们就叫它彩虹。我每次使出那一招的时候,后面围着看的人就会欢呼起来。

当时这个游戏真的是很火啊,一台机器后面排老长的队伍。所以玩的人就会摞一堆100日圆的硬币放在台上,告诉后面的人“这台机子暂时由我包了”。

其他的话,比如说还有用脚来操作游戏的人。一般的人用手操作也只能那6000分,但是那个人用脚都可以拿到超过8000分,这样的。

当时还有一个“东京6所大学《太空侵略者》比赛”的节目,我是作为庆应的代表上场的。当时我们拿了亚军。

接受采访时的富田胜

然后,通过《太空侵略者》,我又开始对电脑产生兴趣了。

比如说,我就想着,是不是可以自己改造一下,让《太空侵略者》可以不要回复到原本的那个难度,让它可以一直越来越难下去,至少给那个5位数的分数再加上3位这样。

然后这就成为了我努力学习大学课程的动力,就想着是不是应该重新学习一下电脑和程序,于是就买了一台Apple II。那应该是当时最早的一台商业贩卖的电脑了吧,就自己开始琢磨了。(有钱人!)

当时我做了一些游戏,第一个就名叫《超级打砖块》,内容大致上和打砖块类似,但加上了《太空侵略者》的元素,就是如果你不在时间内好好打掉砖块的话,它就会不断往下掉。

之后的一个游戏叫做《滑雪者》,它是一个立体的游戏。我认为,这个游戏哪怕放在现在来说也是很跨时代的。当时的滑雪游戏基本上都是在画面上设置两根棒,然后玩家控制滑雪的人穿过其中;但是我做的游戏在画面里面不会出现滑雪的人,但是在屏幕上(玩家的眼前)就会看到那两根棒渐渐接近你,然后你再穿过去,也就是怎么说,第一人称视角的一个3D游戏。(这是在大约40年前)

我把这个游戏做出来以后,还跑去秋叶原卖电脑的店里推销,想要让他们买下来呢。

但你知道,在那个时候,电脑的软件本身还没有作为一种商品可以买卖,大家也没有那个概念,所以我就和秋叶原的那个电脑店员交涉,说我做一个游戏,你们给我60万、或者70万日圆这样。当时我还在Apple II上做了世界上第一个可以在电脑上显示汉字的《Apple汉字系统》,那个大概卖了200万日圆吧。

世界上第一台商品化的个人电脑Apple II。1978年的售价是1298美元,非常昂贵

不过我当时也没有就这么进入游戏业界。怎么说呢,当时还没有游戏业界这个东西。当时有一本杂志叫做《月刊ASCII》(当时这其中专门用来介绍家庭游戏的专栏就在后来独立创刊,成为了现在的《Fami通》),那几乎就是唯一可以被称作业界的东西了吧。

这些钱作为大学生的零花钱来说是听可观的,但如果说要把它作为自己的职业,那就有些担心自己会饿死。当时毕竟不像现在那样有这么多的软件公司会帮助、雇佣你。

于是做着做着游戏,我就在大概1980年的时候开始构思一款电脑和人类对战的将棋游戏了。我将棋有四段段位,所以其实还算挺熟悉的。但是,这实在是很难,因为你很难让电脑像人一样那么快地判断一件事情。

这样的游戏中“人工智能”是不可缺少的,我当时的想法就转向了学习人工智能相关的方向。我找了当时大学的老师谈了谈,最后决定去美国留学,直到今天,我也在我当初因为《太空侵略者》而产生兴趣的领域耕耘。

0

编辑 或闪

kongyu@chuapp.com

200公斤的死肥宅,但是长得好看。

查看更多或闪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