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说点和打分有关的题外话

“这个游戏的英文就像机翻,但是好好玩啊!”

编辑梅林粉杖2016年12月19日 18时31分

触乐夜话,每晚为您盘点与游戏相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我的反射弧比较长

上周,我国电竞人气选手没有得到十佳劳伦斯奖这件事发酵了一下,很多人为此愤愤不平。我觉得这个心态很奇怪,所以我就正正经经在这里写几句吧。

我的看法是,可以质疑这个奖项不对,但我始终觉得,在这个商业化社会里,对一个奖项有过高的期望值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拿娱乐圈来对比的话,金鸡百花早就失去了公信力和关注度,金鹰奖、白玉兰奖也非常具有争议,所以当你觉得需要靠一个什么颁奖证明什么,这个心态就很成问题了。而另外一方面,你得了奖又能证明什么,说明电竞真的已经进入千家万户,像奥运会女排决赛一样家喻户晓了吗?那还真是差得远。所以,非要证明这个奖很差劲我们不要,或者非要说明这背后有黑幕,或者评奖者固步自封跟不上时代似乎都有点小题大做了。

国内各颁奖礼一般都遵循来者有份的原则,多么充满人性关怀!

我可以举个最近的例子,说明奖烂不代表没人要:12月15日,第21届华鼎奖全球电影满意度颁奖典礼顺利举行。华鼎奖是个什么奖呢?华鼎奖的前身是“中国演艺名人公众形象满意度调查”,当前包括“全球演艺名人公众形象满意度调查”“中国电影满意度调查”“中国百强电视剧满意度调查”等等,除了早期声称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支持外,在近几年的运作中几乎没有官方色彩。而说到“华鼎奖全球电影满意度颁奖”这个分支,简而言之,就是中国人主办却给外国影视演员颁奖的一个奖!不仅颁奖典礼设在洛杉矶,获奖的人也全是好莱坞的知名演员……你觉得这个奖扯吧?但来出席的人还真是不少,今年凭借《第一夫人》成为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热门人选、正处孕期的娜塔莉·波特曼出席活动并获奖,奥斯卡影后希拉里·斯万克、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梅尔·吉布森等国外电影人也到场助阵……

希拉里·斯万克获评委会大奖,这场面、这奖状真的很中国……(图片来源见水印)

说白了,反正是给个奖,而且不是金酸梅这种丢人的奖项,管它谁发的,都是往脸上贴金,既然给我干吗不要呢?

而另外一方面,我们其实可以探讨一下为什么电竞界或者游戏界对得奖有期望。其实也很简单,这个心态就像是煤老板发达了以后想去读总裁班,影视明星地位稳了以后也想去大学进修一样,说白了,在当今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下,读过书、有学历是个有面子的事儿,电竞界或者游戏界真的有点急着得到这种面子,希望被社会所承认。但说真的,社会潮流是个很顽固的东西,我相信电竞人物的社会价值,也许将来有水到渠成得到承认的那一天,可肯定不是现在。

大家太心急了,其实提名了也不错啊。

在“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上面,全世界玩家都是一致的

今天我们的头条写了一下《超级马里奥酷跑》被猛猛给差评这件事,所以……我想说点和打分有关的题外话。

你们应该都记得,前阵子网上流传着一张亚马逊用户给《最终幻想15》打分的对比图,图里面很明显,日本用户的给分勉强只有两星半,而欧美国家用户大多给了四星以上。如果你看仔细点,你会发现日本用户的评分是比较情绪化的,有的人上来直接给一颗星,直接拉低了所有日本用户的平均分。

Bug多、剧情不合心意、战斗不适应、开放世界没做好、等了10年被欺骗……一星!一星!

这个分数说明很多问题,至少说明对这个游戏比较失望的日本玩家比例是很大的,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可是更有意思的是,为什么欧美地区的用户反而可以如此宽容相待呢?

作为一个对《最终幻想》系列完全无感——不感兴趣,也没兴趣去黑——的人类,我曾经向身边的亲友请教过这样的问题,我发现这些亲友们,有的还是日系游戏深度爱好者,也并非对具体的一个游戏就那么满意,但你知道,玩家能够下决心买游戏,往往只因为其中一两个卖点比较合意——那些只要有一个点不满意就坚决不买的还是极少数。以FF15为例,有人因为系列情怀,必须入;有人是日系爱好者,只要是日本游戏就会买;还有的人可能是看上了开放世界(估计现在会失望),只要有一个理由强大到让他们感兴趣,那就可以忍受一些在他们看来是“旁枝末节”“无伤大雅”的缺陷。

这要放在很早以前,我看到FF系列里的杀马特人设、夸张的动作、啰里啰嗦的说话方式,尴尬癌都要犯了,你知道,一个看似美式的背景里出现这么多奇怪的东西,那就是很奇怪呀!但是朋友们会笑笑说:“日系游戏就是这样啦,又不是第一天见。”

后来这些东西见得多了,我也慢慢觉得不那么违和,所以终究败给了文化差异下一种独特的宽容性。简单来说,就是玩家习惯上会用更苛刻的眼光看待基于本国或本文化背景的游戏,而对外国开发者或是异域风情的背景网开一面,不管是因为新鲜感还是神秘感也好,总之是极为宽容的。

拿老外制作的中国文化背景游戏举例,从最近的《书雁传奇》到久远一些的《翡翠帝国》《降世神通》,里面多少都有一些不那么中国的地方,但因为是老外做的,说明起码老外对中华文化高看一眼,中国玩家大多还是保持着乐见其成的心态,而不忍心指责它这里不对那里不对——更极端的例子是《夺宝奇兵》系列游戏,这个系列连续出了好几代,每一代里只要出现中文的地方必定是错的,不是鬼画符,就是贴图反了——真的,没有一处正确,游戏中的价值观也未必对中国人很友善,但我看中国玩家也挺宽容。《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里有个非常扯的故事,还有非常诡异的中文配音,吐槽归吐槽,大多数国内玩家还是挺想玩玩的。

您既然赏脸做了《翡翠帝国》,怎么样我都忍了

而国人对待国人自己制作的游戏就不是这个心态了:从故事、美术、系统、玩法,哪里看着都有毛病。其实换位思考一下也可以理解,我要是一个美国玩家,发现《使命召唤》里的服化道具错漏百出、人物台词苍白无力,我也会忍不住去吐槽,但因为知识获取的不对等、文化上对欧美题材会有新鲜感,所以这些东西往往中国玩家是看不出来的,中国玩家觉得这游戏节奏感好,场面火爆,就觉得真不错,Price大叔好棒!

反过来,你可能也注意到了,Steam也有一帮鬼畜老外玩着国人不齿的《轩辕剑》乐在其中,只是因为异域风情,或者说他们很少见过这些被中国玩家所厌烦的套路。

“这个游戏的英文就像机翻,但是好好玩啊!”好评!

现在趁着会免打折什么的,我还会下个《闪乱神乐》《方根书简》玩玩,体会一下日系爱好者的乐趣——这些游戏好多还是出了美版的,想想在地球的另外一端,有一群鬼畜的鬼佬大叔流着口水玩乳摇游戏,好像也挺有意思的哈?

这个例子当然没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玩家给《超级马里奥酷跑》差评,但是你理解一下就好,给一个游戏打分就是涉及到许多微妙的情愫,就是会这么令人难以捉摸……

0

编辑 梅林粉杖

meilinfenzhang@chuapp.com

其实,我是一个美工

查看更多梅林粉杖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4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