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未来:当我们面对次元壁之时

初音未来进入主流视野中,是因为她得到了三次元的“认可”,还是因为“二次元”的势力范围在扩大?

编辑或闪2016年12月08日 12时50分

初音未来这个形象在2007年诞生。作为“虚拟偶像歌姬”,她也已经快要迎来第10个年头。她的影响力也早就已经突破了她原本所在的“二次元圈”“宅圈”,近年来,她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各种“公众场合”,同许多著名歌手、乐团同台合作,甚至已经成为了代表日本的文化符号之一。

今年春天在NHK交响乐团伴奏下演唱《ハジメテノオト》(第一个声音)的初音未来

初音未来在今年第二次来到中国大陆,她和她的乐队们在上海(12月3日、4日)举办了一场感动人心的演唱会,随后来到北京,为在12月10日、11日的再次开演做准备。

我在这个间隙中找到了这次演唱会的北京主办方“X-LIVE现场”负责人Freja聊了聊。说起初音未来的受众,就和她这个所处的位置一样,是“二次元”的,是属于“宅”群体的。不过Freja几乎不是一个“二次元”的爱好者,但原本就对电音十分着迷的她立刻就被这个“永远16岁”的小姑娘所散发出的奇怪的力量所吸引,参与并最终把她正式带到了中国。这是初音未来演唱会吸引我的地方,也是Freja叙述的有趣之处。我甚至很想问一问,初音未来已经走出二次元那个“狭窄”的圈子了吗?

那么,事到如今就再来问一遍吧:初音未来到底是谁?

“虚拟歌姬”应该是对她最恰当的称呼了。你可能知道那首著名的、高速的《甩葱歌》,这也是她最初在niconico得以成名和大范围传播的歌曲;你大概也能够在脑袋中浮现出那个有着绿色头发双马尾,穿着短裙唱唱跳跳的形象;你也大概还知道她是一个可以唱歌的软件的拟人化形象,她还有很多不同颜色头发的兄弟姐妹们。

聊天软件Line中提供的Vocaloid贴纸

能让初音未来这个虚拟歌姬唱歌的那款软件名叫Vocaloid,它是由日本著名乐器老铺雅马哈开发的一款“声音机器人”软件。在雅马哈的官网上对于Vocaloid的介绍很简单:“VOCALOID是一个只要加上旋律和歌词,它就会自动唱歌的歌声合成技术·软件。”

使用Vocaloid创作一首歌的门槛有多低呢?根据雅马哈的介绍,“你只需要一台PC、一个名叫VOCALOID编辑器的软件、以及歌声库(也就是歌声的种类)这3样东西就可以了。”而我去采访的初音未来中国演唱会的主办方负责人Freja直接告诉我,你只要数学和英语不要太差,有点耐心(去观看网上的教学资源,比如说这个),就可以用手机编程作曲的App制作简单的音乐。

VOCALOID4 Editor for Cubase的编辑界面

除此之外,初音未来作为一个声音机器人的特点还在于她的角色形象本身。Vocaloid并不是第一个可以“自动唱歌”的合成软件,而这一项技术在将近10年前就出现,所以它似乎也并不能够代表多么新鲜而先进的技术能力;但在这项技术之上出现的如此众多的角色和形象、并且经久不息,则是几乎只会在日本出现的情况。

日本的语言学家、流行文化研究者、搞笑艺人サンキュータツオ曾经在一个网络节目中谈到,对他来说,Vocaloid的角色和形象有4重意义:偶像性、演员性、机器人性和乐器性。其中,偶像性和演员性可以说是相通的:她会尽量演绎出接近于人声的唱法,并且很多除了初音之外的Vocaloid角色会有各自的世界观和角色设定;而其中的机器人性则是其中的核心:很多爱好者对初音未来等一系列的Vocaloid的要求不一而足,很多人会更加喜欢初音“不太像真人”的演唱风格和声线,其他的粉丝则会在这其中追求尽可能接近真人的表达和演绎方式(这被称作“调教”)。

在初音未来诞生当初,niconico上有很多非常有特色,可以说是只有机器人才能够演唱的歌曲,比如说《初音未来的消失》。这些歌的最大特点是制作者会让初音未来去演唱一些超高速的、几乎听不清内容的歌词和歌曲——人类很难演唱出这样的歌曲。

相对来说,让初音未来进入了“主流”音乐界的另外一首名叫《千本樱》的歌曲就完全是一首“普通”的歌曲。它还在2015年登上了日本的“春晚”红白歌会,后来还由歌舞伎的著名演员中村狮童进行了演绎。

最初,初音未来作为一个完全虚拟的形象登场,在当时的确可以产生一个关于“虚拟和真实”的哲学话题,而她也的确造成了这方面的思考,日本金泽县的博物馆就在今年展出了一场名为“初音未来的遗传基因”的展览,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话题到现在也还有它的价值;但是对于一直跟随着、或者跟随过初音未来(以及其他Vocaloid形象)的粉丝们来说,“真实与否”,“次元壁”如何可能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即使在初音未来的演唱会现场,官方使用了全息投影技术,即使Vocaloid的技术前进方向越来越致力于“如何才能够更加自然,更加接近于人声”,你如果现在去雅马哈的官网上,也能够听到初音未来在Vocaloid4之下几乎听不太出她的“机器人”身份的唱歌风格……

这个问题在初音未来们诞生之时就已经得到了解决:她是一个偶像,她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人还是其他什么都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并且让她呈现出你想要她呈现的样子。

“因为她是虚拟的,所以绝对不会背叛我。”

这是一个Vocaloid爱好者谈到她喜爱这些角色的原因之一。如果我们看到真人偶像出现的各种八卦绯闻甚至是“伤风败俗”的新闻的时候,就大概能够理解她会这么说的原因;但这里还有一层意思在于,“虚拟偶像”的呈现方式是无限的;她只会是你想要看见的样子。

中国的Vocaloid虚拟形象·洛天依

那么,初音未来演唱会在北京的负责人Freja正好、恰好地站在了“宅属性”的粉丝圈的对面。她甚至还和我提到,“其实我有不少艺术家朋友也都很好奇也都想要来看。他们很‘三次元’的,对初音未来也很感兴趣,只是没有一个契机可以表达出他们的好奇和喜欢。”

对Freja来说,(她)“第一次知道初音未来是因为LADY GAGA在她2014年5月6日的世界巡回演唱会「The ARTPOP Ball」中将邀请初音未来担任嘉宾……对我来说,初音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她是虚拟的,这是说,她有无限的可能性。她拥有海量的制作人、作曲者为她写歌,可以演绎各种曲风的歌曲;她也可以变换无数不同的造型,还可以做出你想也想不到的各种舞台效果;作为偶像,她很完美,比普通的偶像都要完美,所以她也会比普通的偶像更加能让粉丝变得更好,她的粉丝力量也非常震动到我。”

Lady Gaga meets Hatsune Miku

Freja在采访中不断提到了“未来性”“创造力”“想象力”这一些词,这些也都和初音未来以及Vocaloid所处的生态圈相关:这是一个人人可以创作,并且只创作粉丝向内容的泛同人圈,而这里,拥有的是无与伦比甚至不可言喻的“同志(同好)情感”和对自己喜欢角色的创造力。

Freja还谈到,除了面对粉丝之外,初音未来在中国举办演唱会也有它自己的意义。她希望不仅仅是粉丝,而是那些而是那些音乐、科技、时尚界的业内人士也可以过来看一看这场演唱会,体验一下这种全新的音乐方式。这对整个产业来说的意义都要更大。

虽然不能说是次元壁的和解,但我在初音未来上看到了二次元被三次元理解、接受的一种姿态,这可能只会发生在初音未来身上,也可能发生在其他什么地方。

    0

    编辑 或闪

    kongyu@chuapp.com

    200斤的死肥宅,长得超好看。

    查看更多或闪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