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卡桑德拉生物志》:生物学爱好者的小众概念设计

“在影视与游戏行业打拼多年,我认识最多的朋友是野生动物保护圈的。”

编辑王恺文2016年11月25日 14时45分

“板砖”是一个高大的北京汉子,自称因为“脸大头硬”,取了这个外号。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身穿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着他自己设计的纹章,下巴留着半寸长的胡子。

坐定之后,板砖从军绿色的挎包里拿出一本大开本的薄册子,这便是他众筹出版的设定集《卡桑德拉生物志》。

封面

《卡桑德拉生物志》的封面与目录

在国内,“设定集”通常都是某部电影或游戏的周边,极少有独立出版。购买设定集一般是死忠粉的小众行为,即便像《魔兽世界》这样的大IP也是如此。而《卡桑德拉生物志》此前没有任何问世的产品,如果它能被称作“IP”的话,也没有任何既定的粉丝群体。

尽管此前已经在网上看过部分图片,实体的册子仍然令人感到惊讶:与一般以图片为主设定集相比,满目皆是文字;即便是图片,也只有少量彩图,其他大部分是黑白速写和生物解剖图。与其说这是设定集,不如说更像是关于某个虚构世界的生物学教材。这在国内已有的各种成形设定中,几乎是绝无仅有。

IMG_5492

像是一本教科书,推荐点开大图观看

我问他:“你为什么会想着做这样一本册子?”

板砖从包里抽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放在我面前:“这事儿我琢磨了有十年了。”

本子

板砖的记事本与草稿

手游项目的遗骸

“板砖”目前在VHQ的北京分公司做电影概念设计:“就是那些电影导演或者设计大佬,画一个草图,我们给它补齐三视图,弄成一个可执行的东西。”在此之前,他一直在游戏与影视行业间徘徊。

2007年,板砖从一家北京本地院校的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先去了光荣的中国工作室。“在光荣的时候,我想做原画,但公司觉得我在动作捕捉方面能力挺强,派我去做动捕。”板砖回忆早年的经历,“这活儿挺枯燥的,我做了一年就走了。”

从光荣离职以后,板砖去页游公司游龙轻风做原画,所在的几个项目没有太多成绩。“08、09年经济不景气,在家宅了一段时间,结果被我爸赶去康师傅牛肉面当厨师——甭管做什么,总得有个工作。”几个月以后,板砖又去了一家公司做主美,项目是与健身结合的体感游戏。“做到一半,公司的投资人跟他在腾讯的老朋友漏了底儿,腾讯花了一个月就做了一个原型,我们的项目就被砍了。”

“其实我这经历挺丧的,去哪儿哪死。”在后来的几年里,板砖又辗转经历了几个公司,给影视剧做过道具设计,参与过完美的影视项目,也进行过手游创业。15年初,板砖在上海的一家游戏公司,筹划做一个新项目。公司此前参与过一款手游,所用的IP是“战锤”————由英国游戏公司Games Workshop所制作的著名设定,有上百款桌游和电子游戏产品。

3dp_Chainsword_videogame

“战锤”最为经典的形象“星际战士”

板砖的公司作为外包,做了底层的程序,但“战锤”手游最终半途而废,板砖和同伴们觉得挺可惜,于是计划自己接着做。“我正好把我自己做的设定拿了出来。之前基于设定写了一个五万字的小说,情节是小队逃生,适合这个游戏。”板砖所在的团队计划做一个以小队作战为核心的手游,在系统和剧情上靠近PC游戏,面向欧美市场发行。参考了市面上所有的同类手游后,团队决定把游戏做得“更复杂一些”。游戏始终没有拉到融资,只能靠此前做外包积累的资金来支持。

1468919380277501

积攒的画稿和小说

15年底,这个手游项目终止了,板砖来到了现在的公司。之前项目里积攒了相当多的思路,加上自己长久琢磨的素材,他决定把这些东西弄出来,出一本书。之所以选择出书,板砖自己解释的原因是:没钱,没资源,自己找不到程序和策划,而且手游这条路本身就没走通。再者,他觉得具体的产品虽然很重要,“我想做的还是世界观。”

一个生物学爱好者眼中的世界

“但您这本……看上去不像是‘世界观’。”我提出了疑问。

板砖反问:“你觉得‘世界观’是什么?”

哲学意义上的“世界观”指的是对世界的根本认识,游戏和小说的“世界观”则通常指虚拟世界的规则、运作方式以及一些实体的事物形态。

“事实上,我做的东西包含了这两者。”板砖说。

板砖自诩是个半吊子的概念设计师和生物学爱好者。他在301医院附近长大,从小经常去医院里串门,看各种人体解剖挂画。在高中时,他还获得了全国生物奥赛的二等奖,大学却阴差阳错去学习了服装设计。在游戏和影视行业打拼多年,板砖认识最多的朋友是野生动物保护圈的。

在板砖看来,生物学带给他的最为重要的设计理念是“合理”与“效率”。他举《阿凡达》作为例子:生物设定并不奇特,但每一个生物都被赋予了行为学上的意义,观众就能看到整个运转的生态系统。

“我的工作是概念设计,但你知道国外最早的一批概念设计师是哪来的么?”板砖抬了抬眉毛,“卢卡斯找到了一帮古生物学家,一群人在死亡谷挖化石,最后拉起了工业光魔,弄出了《星球大战》的各种外星生物。”

在板砖的设定中,卡桑德拉IV号星球是干旱的荒漠世界,沙海与台地表层分布着叠岩风蚀地貌,地底则有隧道网络和地下河流,因此生物形象大多呈现出粗砺坚硬的质感。不论是类似猪的“披甲铲齿豚”,还是巨大的“龙鳞瓶肚树”,都没有特别亮眼的外表,其奇异引人之处是通过细节描绘展现的:每一种生物的每一个器官,从外壳、感官、消化系统、皮下组织、神经结构到生殖器官,在形态、组织结构、功能、环境影响等方面都有事无巨细的说明,同时配有外观写生、生理解剖图、系统结构解剖以及生活史描述,还注明了不同环境下的不同亚种。

IMG_5494

龙鳞瓶肚树,一种沙漠生物的一生

板砖解释说:“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就是平衡的生态系统。”设定中的每一种生物,都必须在这个生态系统中获得一个合理的位置,而生物的每一个器官、生命的每一个过程,也需要在其身上获得合理的位置,而判定“合理”的标准,就是效率,只有效率能让它们生存下来。

在《卡桑德拉生物志》的背后,还藏着一个更大的设定。板砖有一个厚厚的本子,里面藏了他整理的构想——一个“秦汉朋克”风格的世界。在板砖心目中,“秦汉”是中国文明起飞的时代,充满了剽悍进取的气质,最符合他想要勾画的场景:人类在蛮荒之地的生存与战斗。“联邦限制了开拓者的机甲规格,于是这些中国人的后裔就自己想办法,比如加装甲片,最后做成了像是古代盔甲的模样。”

IMG_5500

一部分机甲设定出现在随书附赠的海报中

板砖认为,“合理”与“效率”,在生物学之外的其他领域的表现是“能用就行”。他解释说,这也是中国在军工方面的风格,贯彻了中国人吃苦耐劳、顽强的品质,这是在设定中力图体现的。“像高达那种十八米高的,太虚了,简直是靶子,根本没用。”

很多参与者在看到板砖众筹的的项目之后,对于草图里展现的机甲更为感兴趣——相比于“生态系统”这样复杂的概念,机甲更具有视觉冲击力。但板砖表示,下一本还是做生物设定,要整理这些生物的进化史。

一个概念设计师眼中的小众道路

“为什么要坚持用这么小众的方式,做设定集、世界观这么小众的东西呢?”我仍然对“板砖”做此事的动力感到疑惑。

板砖向我讲述了影响他成长的两件事: 在初中的时候,他接触到了《黑暗王朝》(Dark Reign)。这是Activision在1998年出品的RTS游戏,其模式仿照了《命令与征服》。“游戏本身不能说很好玩,震撼我的是随盒附赠的设定集。”这是板砖购买的第一个正版游戏,在那本薄薄的册子里读到了未来人类的宇宙征服史,还有一个科学与玄学结合的宏大世界。

1e1b61deecd27272ac8265600b133810_副本

《黑暗王朝》随游戏附赠设定集

另一件事也是在初中,板砖历史成绩很不好,但很喜欢玩《帝国时代2》。在长久的乱玩之后,他对游戏中兵种与文明产生了兴趣,先是看游戏内的百科,然后自己去新华书店找书。“后来学历史也学得进去了,成绩变好了。”

上了高中以后,板砖开始试着自己写东西和画图——这可能也是很多人都干过的事情,但很少有人坚持下去。虽然对服装专业并不喜欢,但大学专业让板砖接触了到了概念设计,让他有能力将构想落实到图像中。

板砖觉得,用生物来做比方的话,游戏的机制是骨骼,美术是血肉,世界观则是灵魂,前两者吸引人,而最终能抓住人的是灵魂。一旦受众被世界观抓住,就会钻进去,概念设计做的就是用血肉吸引灵魂。“国外顶级的原画,你可以看到这个情景里上一秒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看到人物在环境中行为的逻辑。而国内的原画,还停留在做工精美的层次上。”

在上大学的时候,板砖一头扎进了“战锤”中,从PC游戏玩到桌游,进而开始搞模型。板砖介绍,国内的战锤圈、DND圈和桌游圈高度重合,热衷于讨论和研究各种复杂冷僻的内容,这给了他很多做设定的灵感。

我对他的机甲和生物提出了疑问:“不觉得既视感有点强么?有点像异形,还有《光环》。”

IMG_5504_副本

“既视感”恐怕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板砖回答说,圈子里其实对这些事情很明白,“战锤”每一种机甲的设计来源都被分析得非常透彻,“异形”的设计流变也详细讨论过。“后世的设计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不奢求能创造全新的概念,只是想做出一个具有真实性的世界。”

“战锤这些圈子的粉丝,也真是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花时间花钱。”板砖说,“有一个哥们是片警,一个月就四五千工资,真的是从牙缝里抠出钱来,去买战锤的周边。”

“这也是小众能生存的道理。”

在2015年,板砖想要在手游里呈现自己的世界,却因为小众而找不到资本支持。一年以后,《卡桑德拉生物志》得到了小众圈子的帮助。在此之前,他花了八个月画各种图,撰写文字内容,最后却找不到人愿意出版。最终,《模型世界》杂志社的朋友向他伸出援手,纸本实体书以《模型世界》增刊的形式诞生了。

“众筹之前,网站的人跟我说,你这个太冷了,额度小一点吧,我就设成了一万。”板砖说,“我不怎么懂宣传,就在朋友圈发了一下,结果当天晚上就破万了,估计大部分是战锤圈和桌游圈的同好,虽然我都不认识。”

在摩点上,《卡桑德拉生物志》最终的众筹成果是38715元,510人支持,达到了目标的387.15%。板砖买刊号、请人设计册子和出版的费用总共是4万多,印了2000本。

“回馈众筹加送人,我这里还剩1200本。”板砖笑着说。对于这个结果,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尽管板砖已经构想了一个庞大的宇宙,并且让这个宇宙里一颗星球上的9种生物呈现在纸面上,但如何让他的世界被更多人接受,在一个小众的圈子里成为“战锤”那样的成功范例,他还没有想好。

“可能还是要做一个产品,只是从桌游做起。”板砖透露,一家广州的公司与他联系过,把他做出来的东西带到了今年10月的德国埃森桌游展上。据说有外国公司感兴趣,需要看具体的产品,于是国内的这家公司把《卡桑德拉生物志》相关的桌游开发计划提上的日程。

但他还是决定,自己集中精力把下一本生物志做出来。“过个三五年,国内的整个大环境好一些,我这些东西或许会有点机会,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总得先把事情弄起来。”

我和板砖聊完天的那个下午,他又去了一个朋友那里帮忙——他们张罗订制了一批“战锤”雕像,厂商没法完工。“我想自己砸钱做出来,毕竟是好东西。”

1468924703244226

右边是板砖,左边是他的一位朋友,穿着自己设计订制的“联邦军服”
0

编辑 王恺文

wangkaiwen@chuapp.com

善善恶恶,补敝起废,贤贤贱不肖

查看更多王恺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