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陈星汉要出新作了,《去月球》续作明年夏天发布

触乐夜话,每晚为您盘点与游戏相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编辑高洋2016年11月02日 18时17分
触乐夜话,每晚为您盘点与游戏相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作者:小罗
作者:小罗

今天早上,玩家们同时迎来了两个令他们欢欣的消息。第一个,是陈星汉的新作有了确切的消息,这距离他的上一部备受好评的作品《风之旅人》已经过去了4年;第二个,是《去月球》的续作《Finding Paradise》Steam页面公开,明年夏天就将正式发售。

《风之旅人》不用多说,因为这个游戏以及陈星汉的情感曲线理论几乎已经被人说到烂了,导致现在我一看到有文章谈到陈星汉的情感曲线、谈到《风之旅人》就感觉看不下去,但它确实是一款非常棒的游戏。当年《风之旅人》还没有上PS4,我为了玩它,专门弄了一台PS3,还跑去鼓楼大街买了实体盘回来玩,这是我唯一一次购买实体版游戏(不算小时候买的盗版光盘),当然游戏最后也没让我失望。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

类似的经历还有《旺达与巨像》。去年我参加了北京的VGL,被其中一段《旺达与巨像》的演奏深深打动了,虽然这其实是个很老的游戏,画面和当下的3A大作没得比,但当时大屏幕上播放着旺达与巨像战斗的画面依然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后来我专门从网上下载了PS2模拟器来玩它,但运行不大流畅,总是会半路卡死,后来只得又找朋友借了一台PS3来玩这个游戏。当然,《旺达与巨像》也没令我失望。但我得说,在不看攻略的情况下,它真的很难。

112a98eef01f3a29ab7e88739925bc315d607c53
《旺达与巨像》:巨大的石像与渺小的人类

我是个怕麻烦的懒人,但优秀的游戏就是有着这样的吸引力。说回这次陈星汉的新作,其实放出来的消息少的可怜。连名字也没有,只有几张图片,和几句简单的说明。他们为游戏注册了一个新的推特,名叫“thatnextgame”,和公司名thatgamecompany的命名风格倒是挺搭。

thatnextgame的官推说:“这是一个和给予有关的游戏。”(A game about giving)下面配的图片是两根蜡烛在传火,这喷涌的禅意看起来确实非常“陈星汉”。

ebdba569jw1f9ditb0a3mj20g90ewdgx

ebdba569jw1f9ditx1nv0j21kw0st0vv
目前已知的信息差不多就是这几张图

但其实我是有一点儿担忧的,在《风之旅人》之后,陈星汉所开创的禅派游戏俨然成为了一种类型,比如前段时间的《Abzu》,手机上也有《鲤》等游戏在试图学习这种风格。经过同样的情感曲线一遍遍地洗刷,做得好不好另说,但很多玩家们已经对这类游戏产生了一定免疫力了。如果陈星汉最终拿出的是一款比《风之旅人》更优秀,但内核没有质变的游戏,比如《风之旅人》相对《花》那样,这可能很难再次打动玩家。但我还是相信他能再一次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毕竟已经做了4年半,作为开发者,陈星汉所思考的,一定会比我更多。

再说说《去月球》开发者高瞰的新作《Finding Paradise》(寻找天堂),你可以先看看预告片。

(有同事开玩笑说,这其实可以翻译成“上天堂”,刚好和《去月球》对应。)

从预告片可以看出,和《去月球》一样,游戏依然是使用RPG Maker制作的,画面风格和叙事方式看起来差别不大,游戏的设定也一脉相承,这应该仍然是一个与梦境与过去有关的故事。不妨让我们期待一下。

另外我想说的是,虽然看上去是两件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但其实中间还是有一些微妙的联系。陈星汉和高瞰,都是身在海外的华人。陈星汉生在上海,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然后去了美国南加州大学学习游戏设计,高瞰则出生于山东东营,11岁随父母移居加拿大。而两个人,也都以相对独立的身份开发出了被世界所认可的游戏。

你在中国本土如此繁荣的游戏开发行业,却很难找出能与其相比的案例。我不想做过度解读,但有时候也还是会忍不住想想,真的是我们的土壤有什么问题吗?

0

编辑 高洋

562681269@qq.com

沙扬娜拉。

查看更多高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