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Minecraft的小学生

小禹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小失误,不仅把自己辛苦建的院子炸了半边,还带走了爱犬的性命。他在自家的院子旁边给小War挖了口坟,自己默默地在小土堆旁坐了一下午。

读者雪婧2015年06月24日 11时53分

你当然已经知道《我的世界》(Minecraft),你知道它是一款高自由度沙盒游戏,你知道这个游戏没有剧情,你知道它不仅支持单人娱乐,还能多人联机,你还知道它已经风靡全球。《我的世界》的最早版本于2009年公开,目前游戏有5个版本,较流行的是PC版和PE版(携带版)。

2013年9月,BBC News刊登了一篇名为《Minecraft为什么不仅仅是一款游戏》的文章。在文章中,9岁的Toby和Callum痴迷于《我的世界》,他们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讨论游戏和在YouTube上观看其他玩家的视频。今年1月,SCEJA向1000多名日本小学生发放了关于《我的世界》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有70%的小学生所在的班级里有玩《我的世界》的同学,平均每人身边都有3至4人在玩,半数以上的小学生在移动端进行游戏。

今年5月,触乐的编辑在一篇文章中讲了一个澳大利亚7岁男孩因为太过热衷玩《我的世界》而变得脾气暴躁的故事,当他的父亲试图从他手中拿走iPad的时候,小朋友顿时大发雷霆,又抓又咬,高喊着:“你没看到我正在盖城堡吗?”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亲戚家的孩子小川聊起了《我的世界》。小川今年14岁,上初中2年级,小学6年级时第一次接触到《我的世界》。他告诉我,当时在小学的班上有20个男生,16个都在玩这个游戏,女生不多,23个女生只有4个玩。这出乎我和很多人的意料,我们似乎很难把《我的世界》和“孩子”联系在一起,我们觉得这个游戏太过复杂,而孩子太过幼稚。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孩子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去研究这个世界。

但实际上我们很可能是错误的,孩子们可能在用自己的视角观察和进行这个游戏,而这个游戏能给予他们快乐,这些快乐可能是随着“长大”而失去的。

一个5岁的中国孩子的作品

一个5岁的中国孩子的作品|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Minecraft小学生专属群

群主的话:这个群已经开了很久,大家可能觉得或好或坏,但是群主真是为了这个群煞费苦心,你们知道群文件内的那些文件怎么来的吗?你们觉得群主只是上传上去就完事吗?不是的!你们知道吗?即使在“麦块盒子”里下载的,文件名是乱码!为了方便大家下载,我一个个对照着重命名!你们知道吗!那些更新的游戏为什么这么准时上传上去,那是因为我天天“Build 1”找到正式版!!那些几乎绝版的稀有PE TMI(内置修改器)是哪里来的?是我一个个找,在贴吧里一个个找到的!那些JS(脚本工具)都是我直接下载1700多个JS整合包里的吗?不是的!是我一个个测试,感觉没有bug、十分好的JS才上传上去的!对于那些一惩罚就退群的人,我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你们,我不欢迎你们!你们这些人,毁了规矩,坏了风气。

这是一个小学生《我的世界》玩家的专属群,目前共有80人,其中男生65人,“00后”68人,一半以上来自某一省份(数据已去除作者本人)。该群门槛森严:必须显示在正确的年龄范围,小于6岁大于12岁一律被挡在外面;必须正确回答群主设置的问题,问题一般情况下是问Minecraft的中译名,回答“我的世界”以外的其他译名不允许加入。我之前打算以记者的身份加群,被对方管理员拒绝。接着,我更改了年龄,把Minecraft的中译名挨个试,还是被拒之门外。直到我更换了另一个账号,又被不明原因拒了几次后,终于进来了。

群主小凯在今年1月建了这个群,经过1个月的测试期,2月正式投入使用。群中有专门的文件搬运通道,如果小学生们需要《我的世界》的JS、MOD(加强包)、插件、材质包、存档、补丁,只要留言,群主都会提供帮助。搬运通道只在周五下午4点到周日下午6点开启,因为这是小凯每周能出现在电脑前的时间段。群中设有《共享相册》,全部成员要上传自己的照片,还附带了一条规则:“违者禁言,初犯从轻处罚,多次违规,屡教不改,从重处罚,谢谢配合。在群内可以进行游戏直播,但必须向群主申请。”

5月初,小凯开始制作《我的世界》 V1.6.2服务器,目他已经前已完成了服务器主体核心文件,正在进行服务器网络构建。按小凯的想法,服务器将按计划完成服务器客户端,进行内测、公测,完成服务器主城后再正式开启。目前,小凯遇到了资金困难,他需要一个专用域名和一个远程机房,而构建服务器的计划也因为考试将至暂时搁置。

“家族”的气氛十分浓厚

Minecraft低龄玩家十分重视对“家族”的建立与培养| 图片来自Minecraft动画短片剧截图

6月,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暑假,该群准备举办“比赛季”。比赛季由几个不同的比赛组成,其中7月到9月的建筑大赛需要选手上传建筑组图,奖励为“建筑大师”专属头衔;6月到8月的技术大赛需要选手上传红石组图,胜者将获得“红石大师”专属头衔;5月到7月的厨艺大赛需要选手上传菜品并标注菜名,胜者将获得“大厨”专属头衔。还有5月到7月的“超级知识大会”,参赛标准是“认为自己对《我的世界》很了解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而比赛方式是“每人必须在30秒内轮流说出一条关于《我的世界》的知识,其他选手不能重复,如果有错误必须指出,没有指出失去比赛资格,”

胜者会获得“MC知识王”专属头衔。

小凯在群中有绝对的权威,他自诩为“小学生之王”。12岁的他已经玩了6年《我的世界》,游戏的技术和经验在群中数一数二。除了线上交流之外,小凯还召集了一批拥护者在线下见面。10岁的小瑞是他的军师,小凯非常信任他,群中的一些事情会交给他打理,还赋予他高于自己的头衔。群中的头衔都由小凯下发,一般的级别包括:“黏糊的泥土”、“遍地的石头”、“诚恳的木头”、“实用的铁锭”,只有群主小凯头衔是“神圣的黄金”,军师小瑞则是比他更高一级的“璀璨的钻石”。

小凯和小瑞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已认识了一段时间,据说两人也有所属的《我的世界》战队。除了《我的世界》之外,他们还玩《风暴英雄》和《炉石传说》,两人在现实中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小凯有简单的编程基础,还知道一点物理知识。小凯于今年小学毕业,上了初中就不具备管理本群的基本条件,群中可能要进行换届选举,当然也不排除由小瑞接任的可能。

“他们总有一天会败在我手下”

小禹是群里的活跃分子,因为太过“积极”,他多次被群主小凯无条件禁言。小禹接触《我的世界》3年,非常健谈。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游戏中第一次自己发现了动物交配的方法——给两只同种动物喂一个它们感兴趣的食物,它们头顶冒出小红心就可以进行交配。小禹对我说,当时他没有找到另一只猪,结果已经兴奋起来的猪就一直围着他转,一直转了5分钟。他还曾幻想过村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圈养”,后来发现村民只能通过不停盖房子才能繁衍后代,而且一个小村民仅用20分钟(在游戏中相当于1天)就生出来了,他对此感到很失望。

令他最难过的回忆是是自己的第一只狗被“苦力怕”(creeper)炸死的故事。一次,他驯服了一只狼,狼从此成为了一条忠实的狗跟在他身后,有其他敌人攻击他的时候,狗会过来保护他。直到有一次,他在家里忘记放火把,刚从矿洞爬上来就发现有“苦力怕”,眼看就要被炸死,狗扑了上去。小禹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小失误带走了爱犬的性命。他很伤心,他在自家的院子旁边给小War挖了口坟,自己默默地在小土堆旁坐了一下午。

小禹说,自己在现实中也有条狗,也叫小War,自己还曾幻想过游戏中的小War没有死。从这以后,小禹没在《我的世界》里养过狗。

看到别人家的狗狗是令人心酸的……

看到别人家的狗狗是令人心酸的……|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我问他是否介意成年玩家嘲讽他是“小学生”,小禹的打字速度变快了。“谁都有小的时候,我觉得我比他们有些人强,就算现在技术不如他们有的厉害,但总有一天(他们)会败在我手下。”小禹还对我说,群里有规定,不能像那些破坏服务器的熊孩子一样,要有节操,玩了别人的服务器,要对人家的服务器负责。

小禹非常欣赏小凯,进这个群也是听说小凯很厉害,想和他交流。他觉得小凯是一个好领导,理由是“他把群里管理的井井有条,有规有矩,这是很多成年玩家群的群主都做不到的。”

只要有线下见面的机会,小禹都愿意参加,但前提是他需要做完作业。

Minecraft作为一种社交资本

我在贴吧中还结识了一个玩《我的世界》的小姑娘。她叫小安,12岁,小学6年级,4年级时举家迁到意大利。小安在游戏中很少攻击别人,一般会选择玩创造模式。女孩子天性爱美,小安也不例外,她最喜欢到“繁花森林”和“向日葵草原”截屏拍照。当她发现植物可以用来给物品染色,骨粉可以将颜色变浅后,就立刻想要做“一套好看的衣服”。她觉得系统默认的服装实在太丑,颜色搭配也不好,而“自己在游戏中要穿得好看才行”。小安在现实中很爱干净,在游戏中,她发现炼药锅可以用来洗衣服,之后,每一次从家里的矿洞出来后,她都会习惯性把自己“洗”干净再出门。

穿过冰刺之地即可来到繁花森林

穿过冰刺之地即可来到繁花森林|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小安不喜欢战斗,尤其害怕夜晚的蜘蛛,她更喜欢在游戏中烹饪,所以她最喜欢的地图是蘑菇岛,这样她拿着碗对着“哞菇”就会取得无限多的蘑菇煲。小安还会专门在过生日那天在《我的世界》里给自己做个蛋糕、烤个小饼干。虽然它们不如面包补充体力好用,但是小安很喜欢变花样做菜。在现实中,小安家里有保姆阿姨,她从没有亲自动手做菜的机会。当笔者问她为什么不去玩其他专门针对小女孩做菜的游戏时,她很不屑地回答:“那是给小孩玩的。”

小安和班里女同学关系处的不好,她们喜欢看国漫和电视剧,而小安讨厌这些。一次,她无意中向另一个女同学透露了她在看日本漫画的事,遭到了领头女生的排挤,直到四年级离开中国前,都没有再和其他女同学有过近距离交流。小安当时很孤独,一个人的时候会幻想漫画、动画中的场景,后来她后桌的一个男生推荐了他玩《我的世界》,她渐渐地和班上一些男生熟络起来,这才有了可以聊天的朋友。“我只能把自己当作女汉子”,12岁的小安似乎有些无奈,但她又对我说:“宁愿一个人,都不愿意和这些女生讨论那些无聊的东西。”,看起来对她而言,《我的世界》显然要有意思很多。

到了意大利,她发现周围依然有玩《我的世界》的同学,正是这个游戏让她与这里的孩子很快熟悉起来了。在中国,小安通常是一个人玩单人、和平模式,到了意大利,她受到了班上男同学的保护。她说,大家都很绅士,玩多人模式也不会感到害怕,就算遇到危险,男同学都会首先想到她。小安提到意大利小学生用TNT炸服或是“高空流水”(流水会增加服务器的计算量,拖累服务器的运行速度)的情况很少,口碑也比国内的小学生要好,在意大利歧视小学生玩家的情况不多。

后记

我曾是一个用TNT当房子,把岩浆当水池,只会用弓箭杀羊,PC版不会下载,PE版不会开生存和输入种子的玩家。通过和这些孩子的交流,我发现文中的这些“00后”小学生和自己脑海中设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他们都独具个性,有的孩子可以说是高度自律,甚至在某些方面身为成年人的笔者都可能无法企及。他们认为自己和那些熊孩子玩家不能相提并论,经过集体线下交流、训练,他们对自己的“专业性”感到自信、骄傲。

一篇名为《挖掘Minecraft玩家的心理动机》(Give Me a Reason to Dig Minecraft and Psychology of Motivation)的研究中曾提到,《我的世界》的玩家比普通人有更强的好奇心、荣誉感、理想主义、独立性和收集欲,年龄越小的玩家越倾向玩多人模式。我觉得,这些孩子的经历正是这项研究结果的体现,他们在游戏中持续不断地探索、创造着自己理想中的世界,努力保护同伴,用心经营社区,只是稍显自以为是、独断专行。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大概所有人都经历过像这样“中二”的少年时期吧。 和小孩子聊天是个很耗心力的活儿,他们的注意力并不能太长时间的集中,而且很多对答没什么逻辑,我不得不频繁引导他们回答问题,否则他们很容易就会跑偏,按自己的想法一路说下去,但反过来想想,这也许就是他们喜欢《我的世界》的原因?这是一个真正的世界,他们不会感觉有太多限制,可以让自己的想象力肆意驰骋——在所有的文化产物中,游戏恐怕是最能够提供这种感受的。

他们会不会在长大之后一回想起这段时光也像笔者一样陷入“高二病”的怪圈?但至少他们现在对《我的世界》依旧充满希望,小禹曾经告诉我,他在循遍整个沙漠神庙都没有找到的树苗,最后居然在主世界一个村民的家里发现了,他开心地觉得好像沙漠第二天就会下起雨来。

6

读者 雪婧

zhengxuejing@chuapp.com

请照顾好我的花。

查看更多雪婧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79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