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孤岛上没有星期五?

上周的国行PS4发布会结束之后,我们毫不意外地见到了国内一部分主机玩家对于移动游戏登陆主机平台的嘲讽与攻讦。但这些“孤岛”之上主机玩家真的就高人一等,拥有无差别鄙视手游的资格吗?

编辑轩辕2014年12月15日 12时25分

毫不意外地,PlayStation国行发布会再一次展现了一部分国内主机玩家有多么狂躁和可悲,就像小半年前Xbox发布时那样。除了关于划分索软阵营、讨论锁区与否、讨论引进游戏阵容时无休止的嘲讽与攻讦,玩家间另一个围绕国行主机和国行游戏的争论主题就在于那些处境微妙的“本地化”游戏。说争论其实颇为委婉,逛逛主机游戏论坛,不难发现玩家态度基本是一边倒:国产游戏?渣渣。手机游戏?也配上主机!

141215804
在上周举行的国行PlayStation发布会上,索尼公布了数十款登陆国行主机的游戏。许多自诩硬核的主机玩家对此表示了不屑

诚然,PS4国行游戏中的大厂大作阵容已足以藐视Xbox One国行,但和后者一样,PlayStation发布会现场依然用一屏幕的Logo来展现他们获得了多少国内厂商的支持。蜗牛游戏《九阳神功》、灵游坊《影之刃》、上海慕和《千姬变》、触控《捕鱼达人3》都是其中被重点介绍的国产游戏,相关制作人或公司老总也获得了上台介绍的荣誉。然而在一部分主机玩家看来,介绍这些游戏的时间都是垃圾时间。

两个月前,Xbox中国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推介《决战喵星》的宣传,这款来自于椰岛工作室的独立游戏今年三月首发于移动平台,在最近被苹果选入了2014年年度精选,移植到Xbox One后被列为首发游戏。然而赢得了苹果和微软的心,却不意味着赢得口味挑剔的主机玩家的心。在Xbox这条微博下边至今的114条评论中,大部分集中在抨击游戏低幼弱智,嘲讽Xbox One是儿童机,指责微软降低身段,要求微软滚出中国。而他们的论据是:这是一款手游。

“做手游的”椰岛工作室在PlayStation发布会上再次带来了《小小白日梦》,同样移植自移动平台。手游移植游戏的名单中还有《影之刃》《捕鱼达人3》《新苍穹之剑》《古树旋律》,这串名单伤到了一些玩家的自尊心。

游戏玩家圈中有一些隐形的鄙视链,无论怎么划分,毫无疑问,处在这个链条最末端的都是移动游戏。这个满打满算不过十年出头的游戏类型中,真正在设计上绝顶出色的作品至今凤毛麟角,积累了三十年经验,拥有无数名垂青史作品的主机游戏有足够的资本给后辈好好上上课,但这是否就意味着主机玩家天然高人一等,拥有无差别鄙视手游的资格?

141215802
Xbox官方微博介绍《决战喵星》时引来的评论,激愤得连“索大好”都顾不上说了

在中国,主机玩家的数量和移动游戏相比显然处于绝对弱势——不用什么数据,从地铁乘客中拿掌机玩游戏和拿手机玩游戏的比例上就可以看出来。加上主机多年来没有行货,购买和上手门槛高,主机玩家群体始终处于小国寡民的状态中,为数寥寥的同好者聚集在一些论坛上交流着心得,从中甚或诞生一些御宅族。

小国寡民不一定不好,然而小国寡民久了,一小撮玩家不免产生孤岛心理——只有主机游戏才能代表游戏的最高水平、发展趋势;只有主机玩家才是上等的、有品位有格调的玩家。顾影自怜,孤芳自赏。怀着对移动游戏先入为主和一视同仁的鄙夷,他们见不得手游市场蓬勃发展,主机市场逐年萎缩,每一次的手游逆袭,都被他们视为侵犯。

据日本电脑娱乐供应商协会的年度报告数据,2013年日本主机软硬件销售总额降到了40亿美元,而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则达到了51亿美元。主机游戏大作在成本、收入和销售模式之间存在着愈加复杂的矛盾,无论是索尼或微软对独立工作室的扶持,还是大厂在轻量级游戏上的尝试,都喻示着非核心大作的愈加明确的价值,然而玩家只关心《光环》《神秘海域》或《侠盗猎车手》。当国内厂商和独立开发者尚没有能力开发这些大作时,它们就是“垃圾”。傲逆官博在Xbox《决战喵星》那条微博下愤然质问:“独立游戏制作人都给你们哄跑了,玩儿一辈子美国日本游戏,国内一片荒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

这些愤怒的主机玩家或许并不真正知道什么才是他们想要的,或者说,他们想要的,也许只是一种优越感。一方面,他们不希望粗糙卑劣的手游和它们背后的厂商染指主机领域,另一方面,他们同样痛恨主机游戏屈尊被手游玩家玩到。SE是很务实的大公司,至今推出了几十款移动游戏,包括《最终幻想》《勇者斗恶龙》《古墓丽影》等知名品牌,包括移植游戏和原创新作,还差点把《最终幻想15》开发成手游,于是SE在一些主机玩家口中被嘲讽为“手游大婊”。SE固然并非无可指摘,但如今动视暴雪、EA、育碧等第三方大厂几乎没有一家不试图以或移植或新作的方式从移动平台分一杯羹。我们也不难从那些玩家口中读出一种失去优越感后酸溜溜的味道。“你也配姓赵?”

141215803
青春版《牡丹亭》——从通俗文化到精英文化,从精英文化到通俗文化,昆曲前后几百年的演变刺激了多少握有话语权的文化阶层

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任何一个艺术领域,精英文化与平民文化的对立都未曾消弭。精英文化蔑视平民文化本是自然,但二者又必然是一个相互融合借鉴的若即若离的关系,精英文化发展的某一阶段必然要通过引入平民文化的方式维持生命力,而平民文化也因而升格为新的精英文化。中国书法史上的帖学经典体系在晚明伴随市井文化和金石学发展而受到碑学冲击,经过顾炎武、傅山之后有清一代的实践,碑学由康有为“穷乡儿女造像”“无不佳者”的论断所最终纳入经典,此为一例。

若以二元分野,主机游戏和移动游戏显然分别处于精英文化和平民文化的两端,隔江而望。移动游戏,特别是那部分只看流水和营收,不谈设计的移动游戏固然孜孜不倦地通过消解游戏艺术的价值来为自己赢得地位,但主机游戏的原教旨主义者同样没有理由与移动游戏划清界限,否则也不过是一叶障目,自欺欺人。

受限于客观环境,国内此前并无针对本土的主机游戏开发商,愤怒的玩家也自然认为国外的月亮比较圆一些。但是无论国行主机在游戏审批、锁区等问题上走得多么步履维艰,能够入华始终是中国游戏业的良性趋势,中国开发商也获得了更多和世界接轨的机会。如果索尼和微软都认同了那些来自移动平台的游戏出现在他们的平台上,那么那些处于心理孤岛中对着世界耍脾气的玩家将显得何等可笑和悲哀?

0

编辑 轩辕

Sunflower.xiang@me.com

而我是不存在的。

查看更多轩辕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