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来,这张神秘图片出现在19个不同的游戏中

这个事件起源于《节奏地牢》中一张可疑的图片。藏在“The Sigil”后面的究竟是什么?

读者周思冲2016年08月19日 11时58分

谜题

事情起源于2015年5月29日。在Steam版《节奏地牢》的一次更新之后,Reddit用户RireMakar在游戏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片,网友将此图命名为“The Eye”。

这就是那张神秘的“The Eye”
这就是那张神秘的“The Eye”

很快有网友表示,这次更新是为了修复客户端的崩溃错误,因此只更改了《节奏地牢》的exe文件(Necrodancer.exe)。之后又有网友表示,被更改的不光是exe,还有一个xml配置文件。但这两个网友都没能搞清楚这张奇怪的图片来自哪里,代表什么。

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机。网友MachMatic发现,只要用十六进制编辑器打开这张图片,就可以在某一行看见“GIF89a”这几个字符。熟悉图片编码的人会知道,它是GIF文件的开头。MachMatic从“GIF89a”开始,将剩下的编码复制到另一个空白文本中,然后另存为GIF文件。奇迹发生了。

(我上传的图片已经改了尺寸,因此对这张图片使用上面提到的方法是没用的。假如你有兴趣自己动手,这里有本事件中所有图片的源文件。

一张隐藏的新图片,The Sigil
一张隐藏的新图片,The Sigil

这张新生成的图片被称为“The Sigil”。

Reddit上的网友都觉得很新奇,但普遍认为这只是游戏作者的小彩蛋而已。直到两个月后,另一个网友在Tambox在玩《魔法之环》(The Magic Circle)时,居然在又游戏里看到了The Eye。网友开始相信,这不是巧合,而是一场大戏的开端。

《魔法之环》游戏截图
《魔法之环》游戏截图

说是这么说,但网友普遍拥有金鱼的记忆力,所以事情到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平息了。但是在今年年初,KOTAKU突然挖掘出了这个事情,并作出了报导。在他们报导的时间点,已经有5个游戏被发现隐藏着The Eye。其中发行最早的游戏是《憎恶王国》(Kingdom of Loathing)。这是一个早在2003年10月2日就上线的网页游戏。诡异的是,在2014年10月3日的更新中,他们在游戏里加入了The Eye。这是目前为止发现最早的The Eye。

KOTAKU的报导重新激起了网友的热情,他们对大量游戏的资源文件夹进行了搜索,甚至对一些游戏进行了反编译,最终在19个游戏中发现了The Eye。其中最新的是今年七月发售的游戏《四边形牛仔》(Quadrilateral Cowboy)。

这十九个The Eye中隐藏的The Sigil各不相同。在反复尝试后,网友们得出了结论:这些The Sigil可以拼成一张大图。

“大图景”(The Big Picture)
“大图景”(The Big Picture)

很明显这张图片还有缺失的部分,因此解谜还没有结束。

真实?

作为一个资深阴谋论爱好者,我倒是希望这个故事就在上面结束。

你看,一群独立开发者,因为某种原因获得了群体意识,使用隐晦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信息,这多有趣!看过《20世纪少年》的读者,应该都知道里面的“朋友”。“朋友”的LOGO和The Eye再相似不过,我认为前者很可能是后者的灵感来源。从这点出发简直可以脑补出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朋友”的LOGO分析起来那讲究可大了,首先是阴谋论的入门常识普罗维登斯之眼和荷鲁斯之眼,然后是这个单手指天的手势,再到“眼中之眼”……

“朋友”
“朋友”

可现实往往很无趣。关于The Eye和The Sigil到底意味着什么,从事件的最开始就有许多讨论。

这些游戏的开发者来自世界各地,因此很难找出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最初的理论是,他们的计划是为了Indiecade(一个独立游戏展会)造势。后来,随着许多没有参加Indiecade的游戏被发现含有The Eye,这个理论破产了。

后来又有理论,说这一切都是为《见证者》在造势。《见证者》的开发者是乔纳森·布洛,他开发了《时空幻境》。考虑到他在独立游戏圈内的号召力,这理论倒也不是完全说不通。但是,现在距离《见证者》发售已经过去很久了,仍然不断有加入The Eye的新游戏出现,所以这个理论也是错误的。

目前为止,对The Eye事件还没有完全可信的解释。它应该源于小圈子内的自嗨。这些开发者表面上没有联系,但这个时代有互联网,所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2015年年末,在Steam的冬季促销上出现了类似的神秘事件。其实这类神秘事件(或者说活动)早有定义,叫做“替代现实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简称ARG)。ARG的目的是希望让参与者感受到“世界不像表面上那样无趣,看似平凡的事物下隐藏着神秘的惊喜”。ARG通常以古怪惊人的事件作为发端,由参与者的调查引出一连串线索,最终导向一个结果。这个结果通常并不会那么惊人,ARG的精髓在于过程。虽然ARG的全程都是人为布置的,但不会有人出来自称是组织者,因为那样做的话ARG的乐趣就不存在了。其实,ARG可以说是一种良性的“阴谋论探索活动”,因为这里存在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且参与者挖掘出来的信息绝大部分都是真实可信(且无害)的。

Steam冬季促销的ARG很成功,所以The Eye很有可能只是一群开发者联合起来搞的推广活动而已。

早些时候,KOTAKU采访了《地下城传奇》(Legend of Dungeon)的开发者凯文·戈布尔(Calvin Goble)。他在采访中表示,有神秘人在他的梦中化身为迈克尔·塞拉(Michael Cera,加拿大男演员)将一张纸塞到了他手中,上面的内容就是The Eye,于是他将这个符号加到了游戏里……

这段话的用意相当明显,因为迈克尔是个很幽默的演员。可以这样想象,假如一个人对你说“昨天晚上葛优给我托梦了,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今天的彩票号码”,你肯定知道他是在胡扯,并且他想让你知道他在胡扯。虽然是胡扯,但他还是传递了一个信息:这个事件是有人策划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超自然现象。这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但当事人的解释能把气氛变轻松,让参与者专注于解谜而不是在奇怪的地方被吓到(The Eye看多了确实有点诡异)。

哈哈哈,一点都不可怕嘛,哈
哈哈哈,一点都不可怕嘛,哈

这个理论说不通的地方只有一点:第一个加入The Eye的《憎恶王国》是一个老牌免费网页游戏,它真正意义上完全免费,连广告都没有。假如The Eye事件只是推广,那《憎恶王国》从中得不到任何利益。

但从另一方面看,《憎恶王国》中并不是第一次出现ARG,网友都认为《憎恶王国》的制作者凯文·西蒙斯(Kevin Simmons)有领导团队的能力。事实上他是目前公认的幕后黑手第一顺位人选。也许他只是出于兴趣策划了本次事件,而参与者出于各种原因加入到其中吧——反正也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即便只是推广,这种推广方式仍然非常上等。虽然门槛高(大多数人只是在旁观,真正愿意买游戏然后解谜的只是少之又少),但几乎零成本就让一批冷门游戏得到了大量曝光,并且过程非常有趣。我知道说这些很扫兴,但现在看来,“The Sigil”中的信息究竟意味着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最初的新鲜劲过后,旁观者很快失去兴趣,只有铁杆ARG粉丝还乐在其中。可以预见的是,利用ARG进行推广会越来越流行。

叹息,我好希望“The Sigil”后面藏着外星人或者神秘组织啊。

0

读者 周思冲

zhousichong@chuapp.com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住头像绝对不放”——清水健。

查看更多周思冲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