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一场长达6个月的巨型冲突

2015年7月2日,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催在微博上发出一条消息,透露当晚幻萌收到了派趣的律师函。至此,作为发行商的派趣和作为开发商的幻萌两方,围绕着《战舰少女》这款“二次元明星产品”长达6个月的暗中激烈斗争终于浮上水面。

编辑祝佳音2015年07月03日 17时08分

2015年7月2日23点25分,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催”(协调画师为游戏作画)毛家栋先生(微博名“铃兰喵_绝赞催稿中”)在微博上发出一条消息:“今晚我们收到了派趣的律师函,内容大致是1.因为幻萌不能维持团队稳定和游戏更新;2.不能解决外挂问题;3.未能配合派趣和渠道做游戏内容修改导致游戏被有关部门下架,对派趣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因此拒绝支付从去年12月至今拖欠幻萌的所有款项。”

“铃兰喵_绝赞催稿中公开发布的微博”
“铃兰喵_绝赞催稿中”公开发布的微博

至此,作为发行商的派趣和作为开发商的幻萌两方,围绕着《战舰少女》这款“二次元明星产品”长达6个月的暗中激烈斗争终于浮上水面。

 金钱纠葛

《战舰少女》是一款玩法上模仿日本话题性页游《舰队Collection》的国产手机网游,和此前影响巨大的“舰娘贴吧70万事件”的主角《舰娘世界》遭遇玩家集体抵制不同,作为《舰娘》在国内的模仿品,《战舰少女》受到了更为宽容的对待。

14113095612k07
时下大热的《战舰少女》

2014年8月,派趣和慕卡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战舰少女》的代理合同,当时慕卡共有6名员工,大多为兼职,公司没有独立办公室,游戏的完成度不到50%。签署合同之后,慕卡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丁兴涛先生另外成立了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派趣又同幻萌签署了同样的代理合同。根据工商公示信息显示,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丁兴涛先生独资并占有100%股份。

派趣方的说法是,开发团队带着产品找了几家发行公司,但都没有进展,这款游戏是“在他们弹尽粮绝,只够一个人全职,办公室都租不起”的时候给他们钱让他们继续做下去的。而丁兴涛先生的说法则是:“第一家找的就是他们” 他接下来又补充,“但也没指望别人能看上”。

触乐获悉,《战舰少女》的代理金为50万元人民币,分三期交付完毕,丁兴涛先生向触乐确认了此点。

这当然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开始,但在《战舰少女》获得成功后,双方的分歧和斗争开始逐渐显露,几乎每一次会议都伴随着勾心斗角和争吵。在触乐的采访中,双方都对合作伙伴并不满意,双方甚至都觉得自己苦不堪言。丁兴涛先生对触乐记者列举了派趣的几个问题,其中包括“挖我员工、收游戏版权、年前不按约定付款”以及“对游戏发展分歧严重”。他对触乐记者说:“安卓和iOS,我一共只收到二十几万”。

但派趣向触乐出示了一份文件截图,文件截图显示,自2014年9月到2015年6月,派趣共向幻萌支付了包括版权费、分成及奖励结算等项目在内,数额超过700万元人民币的款项(幻萌后来向触乐记者表示,他们共收到派趣支付的钱数为500余万元,两种说法之间相差200万元左右),跟着这张截图的是一句反问:“这叫活不下去不肯加程序员吗?”

派趣向触乐出示了部分付款凭证(仅部分,非全部)
派趣向触乐出示了部分付款凭证(仅部分,非全部)

有信息源向触乐指出,2015年春节前,《战舰少女》出现BUG导致停机7小时,导致某渠道导入用户成功建立帐号人数比例不足10%,渠道将产品列入黑名单。派趣方要求幻萌修复BUG,但幻萌以“提前要分红过年”的理由拒绝修改。最终,派趣派人赴幻萌办公室,承诺修复上线后立即付款,在付款前不离开办公室,该问题才得以解决。派趣方将此形容为“当人肉人质”。

丁兴涛先生认为最初和派趣签署的合同是霸王合同,“周边一切权利归派趣且独家,幻萌一分没有,幻萌有违约责任,派趣没有。说好各自承担税费,iOS还是扣完税再分,安卓多扣税不归还,”他对触乐记者说,“约定的对账和付款派趣一条没做,即使是个霸王合同,派趣也仍然不遵守”。他总结:“我也真是服了自己”。

触乐记者询问丁先生是否曾试图签署补充合同以解决这些问题,丁兴涛对触乐记者说,“没有补,就是个霸王合同,希望派趣能执行付钱”。

但有信息源向触乐指出,在《战舰少女》获得成功之后,幻萌试图和派趣签署一份补充合同,补充合同中,幻萌试图明确幻萌拥有《战舰少女》在除中国大陆和北美之外的所有地区运营权,并规定了苛刻的对账、结算及付款规则。派趣同时指责幻萌以“删代码,强行停服”为手段逼迫派趣接受此协议。

类似的事情在整个合作过程中屡见不鲜,在幻萌看来,派趣似乎代表着邪恶的商业力量,而在派趣看来,幻萌是一群并不了解真实世界的二次元宅,并在游戏获得成功后完全无视商业规则。双方几乎在每一个意见上进行针锋相对的争吵,双方都在暗自为合作破裂进行准备。

《战舰少女》就在这种合作方式下继续艰难地运行着。

 跨次元沟通

对于《战舰少女》的成功,幻萌和派趣双方都认为“功劳在我,对方拖后腿”。

幻萌认为《战舰少女》的成功来源于游戏本身的品质过硬,而派趣在《战舰少女》的运营推广上并不称职。丁兴涛先生向触乐记者指出,派趣没有对《战舰少女》进行推广,他对记者说:“请问不做推广,我弄到那么大流水,你好意思说我不给力?”

记者问:“您们对他们提出过推广的要求吗?”

他回答:“没有,连分成都拿不到,还敢提要求?”

但派趣方否认了这一指责,同时派趣透露,正是因为双方的合作存在太多风险,所以他们完全不敢对《战舰少女》进行品牌宣传。

幻萌认为,从一开始,在双方的合作中,幻萌就处于弱势一方。但在派趣看来,事态完全相反。派趣的某位工作人员向触乐回忆起某次双方就产品功能进行会议,幻萌把所有来自于派趣的需求解读为“你们不懂游戏”,并直接拒绝执行,即使这些需求来源于用户调研数据和渠道直接要求。

派趣曾向触乐表示:“二次元玩家天生自带宅属性,三次元形态上的宅,回避了与人交流方面的笨拙,也保留了待人接物过程中锋芒过甚的特点。”

很显然,《战舰少女》的成功有很大原因归功于这种理想主义的二次元思维,但当二次元迎来现实社会意义上的成功,受到足够多的利益冲击时,冲突就势必会发生。“坚守二次元”或许是《战舰少女》成功的重要原因,但与此同时,这也成为了双方团队合作的矛盾直接爆发点。

来自主催铃兰喵的微博,二三次元矛盾的一个缩影
来自主催铃兰喵的微博,二三次元矛盾的一个缩影

“基于市场出发”的派趣和“基于二次元出发”的幻萌几乎在沟通所有需求时发生冲突,作为发行商,派趣必须考虑游戏收益——换言之,尽量向现实妥协,而幻萌则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几乎拒绝做出任何甚至包括降低政策面风险在内的妥协。这使得双方在几乎全部时间内都互相觉得对方“无法沟通”。

独立的第三方信息源向触乐记者出示了一份聊天记录,并表示在关于《战舰少女》海外发行的沟通过程中,幻萌的负责人让他觉得“难以沟通”,他觉得“这哥们不是情商低就是没经过正常的人情世故”。

幻萌方曾掌握着《战舰少女》的游戏源代码,派趣的所有需求必须交由幻萌具体执行,但在双方相互不信任的前提下,每一次沟通实际上等同于一场战斗,这也直接导致《战舰少女》版本更新过慢。

在外界甚至幻萌看来,在基于《战舰少女》的合作中,派趣扮演的角色是“只看利弊的大人”,而幻萌的角色则是“讲对错的孩子”。这让派趣在大多数场合下面目可憎,但问题在于,在某些时候,“妥协”是必要的。即使是互相厌恶的双方,在利益牵扯下,也往往是共同约定一个底线,并在底线之上进行足够灵活的沟通,放弃一些东西,保持一些东西。但跨次元沟通让这一切变得相当困难。

据触乐调查,就算是在《战舰少女》获得巨大成功的时候,幻萌负责该产品开发的人员也仅有一名前端程序,一名后端程序,三名策划和两名美术。在派趣看来,幻萌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而幻萌则始终拒绝扩大团队规模,理由是“年前不给钱,过年挖我人,请问怎么带队?太太平平过吧”。

派趣否认了自己“挖人”,同时指责幻萌“挖走了派趣负责游戏运营的人”。

幻萌对此的回应是“那个人因为派趣拖欠奖金而离职,不在我这儿上班,她自由职业去了”。触乐记者从第三方信息源证实了此点,该人的确未在幻萌工作。

QQ图片20150311154515
《战舰少女》最后实行了“诚意满满”的补偿通告

双方的矛盾蔓延到游戏的运营活动中并直接对用户造成影响,在著名的“50钢事件”中,派趣承担了足够的骂名,有公开消息透露,在冲突发生后,幻萌决定对事件进行冷处理,但派趣的不当处理导致事态激化。关键时刻,幻萌决定出手平息事态,直接联络派趣的工作人员“总督”返还用户全部钻石和资源,“总督”执行了这一请求,最终事态平息,总督也因为直接和幻萌沟通而“走人”。

但派趣向触乐讲述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换掉和幻萌沟通的“总督”是研发方向派趣下达的命令,“总督”因为操作了百万级别以上的返还钻石活动而没有任何书面记录而受到了口头批评,并未承受直接指责。派趣出示了双方的聊天记录以证实这一说法。而饱受非议的第一版公告正是在幻萌的坚持下发布的。

很显然,在合作的几乎全部过程中,双方都不认为对方是可以沟通的对象,派趣认为自己好像一个家长,需要劝说甚至哀求手握游戏代码的幻萌。他们所做的事情是:“运营者用各种谦卑亲民的方式极力地抹除修正掉这个味道纯正的二次元游戏里大量充斥的六字真言:爱玩玩,不玩滚”,而他们对此的抱怨是“每一次充值活动、每一个版本的更新都把发行商架在火上烤。”

《战舰少女》就在这种合作方式下继续艰难地运行着。

 其他纠葛

实际上,最主要的问题,当然还是出现在利益上。

幻萌坚持认为派趣没有履行合同中的结款义务。丁兴涛先生对记者指出,派趣拒绝向其透露游戏收入的细节和对账数据,他说:“只给我能开发票的数字,我照着数字开发票就可以。” 他补充“我不清楚我能拿多少。”

而派趣对此的回应是:“我们连电脑都开给他们看,他们随时想看就看,派趣只有一个人跑渠道”。

派趣向触乐提供其向幻萌支付款项的部分银行电子回单(非全部,仅摘录部分)
派趣向触乐提供其向幻萌支付款项的部分银行电子回单(非全部,仅摘录部分)

派趣认为,在行业内渠道的账期拖欠并不罕见。幻萌则将此归结于“派趣的运营能力不强”。对于近期《战舰少女》在各渠道遭遇的下架危机,幻萌指责派趣“公关能力不强”,这个指责在派趣看来完全难以接受。

“我们等到六月”丁兴涛对触乐记者说,“十二月还有五个渠道没有对账,对账的没有给钱,我等来的是压着发票不给钱,(反而给了)律师函”。丁兴涛向触乐记者表示,他理解安卓渠道结款较慢,但iOS的结款速度“业内都知道”。派趣方对此的解释是:“iOS方面的款项2015年6月才到第一期”,预计在本次分成中结算,但目前并未向幻萌分成。据触乐记者了解,该笔款项“数额较大”,但派趣同时表示,因款项收到时间是6月,因此自己“不存在拖欠款项”。

派趣方完全难以理解幻萌为什么会公开收到律师函的消息,对此,丁兴涛先生的解释是“是员工收不了律师函的情绪宣泄,我在家没能阻挡住,也没反对。”

律师函发布后,派趣公开指责幻萌在今年初期有人事动荡的风险。有相关信息源向触乐表示了一种推测:幻萌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是100%股份持有者的丁兴涛先生隐瞒了实际的分成收入,并向团队其他成员传递“派趣拒绝支付分成”的消息。

有消息显示,在稍早时候,《战舰少女》开发组的某位成员试图要求幻萌、派趣和自己签署三方协议,要求获得合伙人身份,并享有《战舰少女》的部分著作权。丁兴涛先生最初同意了这一要求,但在之后又拒绝了这一要求。

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公示信息
上海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公示信息

这让派趣认为幻萌团队并不稳定,派趣担心幻萌会在某个时间段“忽然崩溃”,这无疑让双方的日常沟通更加充满障碍。

但幻萌公开反驳并指责派趣“贿赂若干员工并挖墙角”,并将三方合作的原因解释为“担心合作破裂,确保项目稳定”。而丁兴涛先生对此问题的回答是“让那人出来对峙”。

幻萌对派趣的其他指责还包括派趣对外宣称自己是《战舰少女》的开发商,丁兴涛先生向触乐举了一个例子,派趣在腾讯联运平台上,将《战舰少女》的研发方填写为“派趣”。他同时向触乐表示:“有很多找我们的厂商都被派趣拦下了。”另一位受访者也向触乐记者讲述了一个细节,在商务谈判过程中,派趣曾直接替幻萌决定产品时间点,“派趣直接说在某月之前幻萌没有时间关注海外业务。”

海外业务当然也是双方纠纷中的一部分,有数家游戏厂商希望得到《战舰少女》在海外其他国家的发行权,但《战舰少女》在其他国家的发行权始终处于纠葛中,派趣和幻萌各自声称自己拥有游戏的海外版权。

《战舰少女》就在这种合作方式下继续艰难地运行着。

 并非结局

2015年7月,由于某些原因,派趣和幻萌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去掉《战舰少女》中所有的日本舰船,或者关闭服务器。

派趣向幻萌提出了这一要求,同时要求为了避免损失,尽快启动北美版本、配合派趣用通行证承接用户、并增加开发人员数量进行后续开发。

幻萌没有对这些请求做出回应,派趣于是决定中止继续支付分成款(包括数额较大的iOS全部分成款)。派趣希望用律师函履行不安抗辩权(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切证据表明另一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时,在对方没有恢复履行能力或者没有提供担保之前,有权中止合同履行的权利),暂缓付款并以此催促幻萌同派趣进行沟通。

派趣对触乐记者说:“如果知道他们接到律师函第一时间是到网上公开,我们是不会选择发这份律师函的。”

幻萌的选择是:收到律师函的第一时间,在网上把它公开。

    3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41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