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Fun与刘婷婷的寻投资PPT

数位收件人把PPT的入资要求页面截屏发布在微博上,这份PPT也在业内的各QQ群内开始大量传播。大部分人显然把它当成一个笑话。在相关的微博里,有用户这样评论:“这是一个牛气冲天的团队,要你钱是给你面子,不用谢。”

编辑祝佳音2014年03月07日 18时39分

2014年3月6日,一份名为《上海手游团队KeeFun》的PPT在部分从业者及投资圈人士之间流传,这份PPT获得关注的理由则是撰写者在自我介绍内提出的要求。在这份PPT内,KeeFun对于投资人的要求是“投入300万元,不占有任何股份,资方投入的资金将在产品获得收入后同团队五五分成,当资方获利值超过投资值的三倍后,分成协议自动解除。”

20140307181717

KeeFun是一家正在筹备中的手机游戏开发公司,公司的名字来源于英文 “Keep it fun” 的缩写,代表着创始人们希望自己开发的所有产品有趣好玩。公司的核心团队由五个人组成,其中发起人是刘婷婷,这个25岁的上海女孩看起来并不算是一个刚入行的新人,她在接受采访时是这样形容自己的:“(我)在这个行业里也算是老资格了”。

她也许有资格这么觉得,2011年2月,她以游戏文案身份入职上海智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游戏美术外包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但同时也在涉足开发一款政府投资的3D MMORPG 客户端游戏。后期因游戏Demo质量未达资方要求而遭缩减。2011年9月,刘婷婷离开智凯入职上海杰姆火负责一款网页游戏的系统策划工作。按她的感觉,“当时就觉得页游不行,手游会比较好”,而且那儿还有一件事让她觉得 “不太合适” ,杰姆火的老板原来是做服装行业的,会对制作的所有游戏提出要有换装系统的需求。

2012年2月,刘婷婷从杰姆火离职,之后加入智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制作单机手机游戏。入职三星期后,智橙原主策划离职,剩余的5个策划一致推选刘婷婷为策划主管。2013年2月,智橙资金链断裂,开发团队被全部遣散。刘婷婷加入九目科技,作为策划总监参与了《封了个神》的开发工作。在PPT里,关于《封了个神》的介绍是这样的:“独创的【每张差异】对战卡牌游戏,已经在App Store上线,目前运营数据全线飘红”。

20140307182537

刘婷婷在智橙的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她自己觉得很值得,实际上,这个正在寻求投资的新团队中的前端程序和主美都是她在智橙认识的同事。按刘婷婷的说法,他们相互配合默契,而且互相信任,当移动游戏的大潮汹涌而来时,每个人都觉得可以在这场盛宴中获得更大的前途。

真正让他们做出决定的契机是2014年1月8日那天发生的事情。当日,阿里巴巴在中国移动游戏产业高峰会上宣布将正式进军手游领域,并介绍了阿里巴巴的分成策略:每款单机游戏的收入分成比例调整为2:7:1,其中阿里巴巴获得20%,开发者获70%,另外10%则捐给中国农村儿童教育。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刘婷婷正在和她的前端程序员朋友吃饭,这条利好信息让他们觉得 “移动互联真的要起来了” 。当天晚上,刘婷婷就找到之前的几个老同事,他们建了一个QQ群开始筹划此事,聊天群里的成员就是KeeFun的5名核心成员,他们在QQ群里相互鼓励,觉得对未来充满信心。

在KeeFun的五名核心成员中,刘婷婷任主策划,并准备在未来的公司中任CEO一职,前端程序员是刘婷婷在智橙认识的同事、后端程序员则是前端程序员的朋友。一位美术设计师也是刘婷婷在智橙的同事,另一位美术设计师则是刘婷婷在九目科技认识的同事。按刘婷婷所说,这5名核心成员都具备丰富的行业经验,“年薪都在15万以上” 。这句话也同时出现在KeeFun的PPT中,用以说明核心成员的资历和创业热情。

2014年春节后,5位 “创业者” 认为前景大好,他们发现资方对团队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到处都在谈 “行业有多好,赚了多少个亿” 。2014年2月20日,他们在群里正式决定创业,并确定创业团队的成员仅包括群里的5个人。第二天,刘婷婷正式向她任职的公司九目科技提出辞职。

按刘婷婷的想法,她希望在3月内把资金落实,然后再叫其他合伙人出来。但是其余4名成员非常 “义气” ,在刘婷婷提到辞职后纷纷向任职公司提出辞呈。

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KeeFun的创始团队甚至没有在现实中聚在一起谈过这件事,刘婷婷对此的解释是:“你知道游戏公司的工作节奏都很紧张,各自都没有空,时间很难凑齐,而且最近我也很忙,写方案要写到很晚,上午又不愿意出家门。” 但她觉得这并不是问题,因为 “大家在群里都很谈得来,也都是好朋友,都很讲义气。”

在访谈中,记者曾经听到刘婷婷多次提起过 “义气” 这个词,在她看来,这个难得的团队中每一个成员都很讲义气,很值得信任,也正因为此,她觉得很感动,也会偶尔觉得 “责任挺大” 。

刘婷婷判断 “讲义气” 的理由是,这些老同事对她说 :“如果你开公司,我们过来肯定(工资)打折,有些人甚至提出要打对折(即50%)。” 另外一个理由则是其他4个创业伙伴都没有向她提出股份方面的要求,“没有一个人跟我提股份和工资的事情,都非常随意” 。

她自己也觉得股份和利益分配并不是什么关键的问题,“我觉得他们都不很计较这些,都没说过这些事情。现在的节点是资金,资金到了,五个人立刻就可以决定怎么分,等分也好怎么也好,都不是太大问题。”她这样对触乐网记者说。

2月28日,刘婷婷和智橙交接完手头工作正式离职,当天晚上,处于兴奋情绪中的刘婷婷用了2个小时做出了那份被很多人认为 “奇葩” 的 《上海手游团队KeeFun》介绍PPT。在这份PPT的第一版里,她提出了以下入资要求:

1、我们需要成立一个游戏公司,向用户传达我们的创意,我们的团队占有100%股份,资方投入的资金将签订游戏营收后的五五分成协议。当资方获利值超过投资值的三倍后,分成协议自动解除;

2、我们需要300万人民币,以供公司一年半至两年的运营,公司将用上述资金进行16-24个月的运营,期间会推出2至3款手机网游,1至3款单机产品,并还会获得收益。

3、请原谅我们的野心,这也是实力的象征之一,如果合作愉快的话,我们将转让10%至20%的股份。

对于 “300万资金需求” ,刘婷婷的想法是:“我大概算了一下,觉得一个公司要正常运转一年半到两年大概需要这么多钱。这不多,这个行业的人员成本比较高,我们这边是因为大家都折了一部分价钱,所以也不是很贵,是个行业均价。”

写完PPT后,刘婷婷把PPT发给自己的创业伙伴看了看,其他人觉得这样资方可能不会接受,但刘婷婷坚持意见,觉得应该先试试。她认为这是自己信心的表现,“我还是有信心的,我还是敢写,其他人可能也是写不下去。”

在团队其他成员没有明确反对的前提下,刘婷婷开始投发这份PPT,她并不认识什么投资人,其他的四位合伙人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这显然不是止步的理由。她用了最笨的办法,在微博上搜索带有投资人认证信息的用户,以及通过搜索寻找关键字里带有 “手游”、“天使投资” 的QQ群,还到GameRes等网站上寻找。3月2日,她一共找到了五六个潜在投资人邮箱,以及4个 “天使投资” QQ群。她把这份PPT发到了这些人手里。

PPT发出之后,数位收件人把其中的入资要求页面截屏发布在微博上,并纷纷用 “虎躯一震” 、“吓尿了” 来形容自己的感受。这份PPT同时也在业内的各QQ群内开始大量传播。大部分人显然把它当成一个笑话。在相关的微博里,有用户这样评论:“这是一个牛气冲天的团队,要你钱是给你面子,不用谢。”

2014030709fix

刘婷婷也听到了类似的评论——只不过温和了许多,她的几个老同事找到她,对她说 “这样的条件有点太坑爹,有点吓人,投资人会被吓跑的” 。刘婷婷觉得他们说的也有一些道理,于是 “尝试转换了一下角度,站在投资方的角度看问题” 。之后,她删除了PPT里关于 “资金需求” 的那一页。她是这么解释的:“我先把条件先亮出来,可能有些资方觉得不自量力,那我不如把这些条件收起来,先聊。如果最后我们相互欣赏,也可能最后他也能接受这个要求。”

但的确有投资方针对这份PPT给出了反应,刘婷婷接到了至少4个投资人的进一步联系要求,其中两个投资人在成都,一个投资人在厦门。刘婷婷认为距离太远,“飞机来回就要六个小时”,谈起来“太不方便了”,因此兴趣不是很大,但还是在网上继续保持联系。她对另一个在上海的投资人还觉得比较满意,并已经和他面谈过一次。按刘婷婷的说法,这位投资人之前做过项目,也很看好她们的团队。这位投资人对她开玩笑说: “不要把(PPT里)那一页去掉,这样就不会有其他人来找你们,我们就可以合作了。”

投资人们最关注的是团队经验、成功案例和团队手中握有的资源,刘婷婷在这一点上非常自信,她认为目前的团队配置非常优秀,互相也很默契。PPT里提到了KeeFun手中握有两款游戏(《妖精去哪儿》、《封了个神》)的源代码,几乎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他们的优势。刘婷婷也这么认为,她同时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程序员手里肯定会有游戏源代码的,这是行业共识,大家都是换皮嘛。但我们不会卖(源代码),我们肯定不会做违法的事情。”

所有的投资人都没有接受PPT里的注资要求,他们都问刘婷婷 “(注资条件)能不能商量”,刘婷婷对此表示出开放的态度。她觉得自己并未坚持100%股权,只要有长远目标,对公司未来有好处,包括注资金额、注资方式等方面都可以协商。投资人听了非常满意。

刘婷婷对于投资人也有自己的要求,她认为团队和投资人的关系应该是平等的,凡事需要一起商量,否则就会觉得有点不够默契。但她也在很积极地配合投资人未来可能提出的需求,她觉得投资人可能会有自己喜好的游戏类型,或者认为某个游戏类型盈利能力比较高,他们的团队需要积极配合投资人,“像第一款游戏做什么,肯定得商量好,大家都满意最好。如果没有行业经验的人不会这么想”,她是这么解释自己的想法的。

刘婷婷也觉得和投资人见面的时候会有点拘谨。她也考虑过如果找不到投资该怎么办,他的解决方法是:“可以自己先开始做起来,我还有点存款”。而她也坚信自己的伙伴会支持她,“我觉得我们既然都这么心齐,大家不拿工资,撑一两个月肯定没有问题。到那时候一定会有人投钱的。”甚至就连当时嘲笑过这份PPT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她们真的有可能得到投资,我们把成稿发给其中一位曾看过PPT的从业者征求意见,他对此的评论是:“他们如果真的能拿到钱我也不奇怪,这个行业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他们可能真的能拿到钱。”

刘婷婷俨然已经像一个真正的CEO了,“现在在忙一些商务方案,还要满足资方的需求,他们的喜好不一样,有些喜欢赛车,有些喜欢卡牌,都不是一个方向,但你也要取悦他们,让他们觉得满意。”对于未来,刘婷婷充满信心。而对于产品,她一样抱有极大信心。“质量是第一位的,只要做出好产品,一定能赚到钱,到时候大家再分钱也不迟。”

刘婷婷也开始准备对外发布第二版PPT,在新版PPT里,她删除了 “资金需求” 那一页里关于股份要求等内容。

在采访过程中,刘婷婷又接到了一个投资人的电话,他们约好今天下午面谈协商细节。

    0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