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星穹铁道》一周年:整活、克制与共创

不仅是单纯的“漫展”,更是“星铁”玩家和“星铁”玩家之间的互相连结。

编辑熊冬东2024年05月07日 21时50分

5月2日至4日,《崩坏:星穹铁道》(以下简称《星铁》)在国家会展中心举办了嘉年华。前一晚,则是线上、线下同时开启的《2024星穹铁道演唱会》。这是《星铁》第一次嘉年华活动,可想而知,它受到的关注极高。

作为《星铁》老玩家,我参加了这次活动。当然,我还参加过不少类似的游戏嘉年华。因此,比起在现场具体玩到了什么,我更愿意去感受以嘉年华为中心、为游戏乃至更多二次元爱好者们营造出的氛围——《星铁》嘉年华期间,国家会展中心附近的人流量就没少下来过,随处可见玩家们在门口远远对着彼此招手,然后靠近,像亲人重逢似地叙起旧来。

国家会展中心旁人来人往的徐泾东地铁站

嘉年华散场、下午3点过后,我能够在上海市区的许多角落找到二次元同好,他们要么提着嘉年华的物料袋,要么Cos成自己喜欢的角色,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游戏相关的话题。

南京路和人民广场附近,以上海的二次元地标百联ZX为例,因人流量太大,怕排队造成步行街的拥挤,百联ZX将常规的入口关闭,许多游客被保安引导去商场后面的小巷子,排成两列长队。进了商场,更是人头攒动。

人流量还没起来的南京路步行街

甚至可以说,今年五一假期的上海,是“二次元”的上海。虽然这种“二次元”氛围的营造者不仅限于《星铁》——例如《明日方舟》嘉年华和“音律联觉”、《崩坏3》主题展等等,但从《星铁》嘉年华归来后,我更想聊聊这次《星铁》周年活动给我留下的印象。

整活

可能许多玩家对《星铁》的印象是玩梗与整活。由于充满想象力的世界观设计,《星铁》或许是米哈游最能整活的游戏。我在线上已经看过许多《星铁》玩家的二创作品,到了线下,与玩家们一起排队,或是在场馆的休息区中闲逛时,也总能看到引起人群围观的整活现场。

比如最为常见的“垃圾桶”段子。垃圾桶相关的文案在游戏刚上线时广泛传播,一度达到了破圈的效果。而在游戏新版本的设定中,垃圾桶更是“成精”,长出了手脚。

毫不意外,在嘉年华现场,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垃圾桶人”,他们的衣着材质各不相同:有的玩家将尺寸适中的垃圾桶钻出4个洞,把四肢伸出来走路,颇为滑稽;更讲究一点的玩家会使用自制道具,更贴近游戏中的形象;还有一位玩家不拘泥于原有的垃圾桶形象设定,站在某个较为宽阔的路口处,下半身在垃圾桶里,上半身穿着东北大花袄,头上顶着红绿灯。

嘉年华“地标”

在旁观者看来,这已经近似行为艺术,很难看出他究竟想表达什么。不过,“整活”的意义也许就在于此——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创作的对象,并且起到了让人会心一笑的作用。有路过的玩家评论:“要是这个红绿灯是通电的,可以亮起来,那岂不是酷爆了?”

与此同时,垃圾桶形象也出现在了嘉年华的主舞台上,节目效果也很不错。那是个“你画我猜”的答题环节,当垃圾桶出现在画面上时,许多玩家都知道正确答案——王下一桶,这是《星铁》中关于垃圾桶人的正式名称。但嘉宾“恰到好处”地忘记了这个名字,让其他人为垃圾桶人增添了许多有趣的细节,玩家们也默契地等待主持人揭晓答案。

“你画我猜”的快活现场

实际上,一直以来,整活更像是《星铁》官方与玩家的一种默契,而嘉年华现场更是一个光明正大展示热情与创意的地方。除了熟人之间的互动,我总能看见有素不相识的Coser在路人“求拍照”的契机下,一起心有灵犀地整起活来。游戏嘉年华或漫展中,类似这种“人传人”的现象十分普遍,倒不如说,《星铁》的内容调性让这一现象得到了升华。

青雀Coser和砂金Coser玩起了骰子游戏,当“青雀”兴致勃勃地摇起骰子罐时,旁边的玩家也跟着兴奋起来,喊起了经典台词:“所有,或一无所有!”在休息区较为空旷的地带,几名玩家像舞龙一样用竹竿撑起Boss“何物朝向死亡”的皮套,与许多个流萤Coser相互追逐、跑闹——最终,流萤所驾驶的机器人萨姆出现,赶跑了Boss,节目效果达到顶峰。

正在玩骰子的砂金Coser和青雀Coser

更重要的是,比起许多游戏嘉年华或展会里更加“放得开”、更追求“出圈”的二创行为,我更愿意欣赏《星铁》嘉年华里基于游戏内容本身的“整活”。客观来说,《星铁》嘉年华现场的人流量很大,确实难以支撑诸如直播、共舞等等需要较大空间的活动,但另一方面,《星铁》也不太需要用游戏外营销来构建玩家的身份认同——置身现场,玩家们只要做好“扮演”工作,就算是“整活”的一分子了。

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星铁》独有的气质,在它之前,几乎没有大体量的商业游戏主动“整活”,加入如此之多的流行元素,抑或是打造一个足够大的世界,又在其中填充如此之多风格迥异的内容。然而,这一点的确很好地把握住了二次元圈子(甚至可以说年轻人圈子)的共同爱好——“流行”与“乐子”。

这种气质在现场的“星神投票”中体现得尤为明显:“欢愉”星神——或者说“乐子人”星神——阿哈,一直稳居榜首,无法撼动,是玩家们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命途抉择”入口旁的星神排行榜

就像在游戏中一样,当玩家们将手中的镭射票递给对应区域的NPC,穿过一条长长的、蜿蜒的小道,便可以来到“命途抉择”的窗口前。在这里,玩家可以在电子屏幕上选择自己喜欢的星神,于是,我看到不少人直接划到阿哈那一页,投下自己的一票——不需解释,也不用商量,这是人与人的默契,也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沉浸感受。

克制

如果只有整活,《星铁》嘉年华也不会给我留下如此深的印象。要是没有游戏本身的质量支撑,没有足够的细节把场馆展位的沉浸感做足,整活顶多只能“图一乐”。玩家会笑,但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星铁》嘉年华给我的另一重印象,是克制。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儿奇怪——嘉年华现场本该是玩家们最愿意“放飞自我”的地方,嘈杂、热闹,甚至有一些夸张,才符合人们对它的想象。然而,我的同事在参加了另一款游戏的主题活动后,向我分享了她的感受:会参与线下整活的玩家,其实只是小小一部分。大部分年轻的玩家会在线上闹着、笑着,来线下参与活动时,反而变得内敛起来,只会在与同好“对上暗号”的地方展示出兴奋与期待。

流萤和开拓者(玩家)留下回忆的地方,许多玩家在此驻足

这或许是有着宅向爱好的年轻人、或者说年轻二游玩家的共性。《星铁》嘉年华似乎也同样如此,也可以说,“整活”和“克制”共同营造出了能够带给玩家丰富层次感受的周年活动氛围。

我在玩“折纸小鸟转盘”(类似于旋转木马的一款游戏)时,一对情侣就坐在我的前方。他们依偎在一起,找着角度录Vlog。轮次结束后,我打起招呼,向他们询问对周年活动的感受。

“折纸小鸟转盘”可能是嘉年华最热门的小游戏

男生说:“和我们常去的漫展差不多,嘉年华相当于专门定制的漫展。”他告诉我,他和女朋友今年刚上大一,读同一个专业,因二次元相关的爱好相识。《星铁》是他们常玩的游戏之一。

女生说得详细一些:“小游戏欠缺了点游戏性,但我觉得这里的布景都特别好,好到我们俩都有些后悔了,下次米哈游再办活动,我们一定Cos成彼此喜欢的角色,大拍特拍。”

我追问:“这次《星铁》嘉年华活动,对你们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他们笑着对视了一眼,由女生向我补充:“我们这次来和网上认识的一些游戏好友见了面,彼此交换了礼物,这可能是最大的意义。不过,和他在一起的话,我觉得去哪都很有意义。去哪里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去。”

在“群星的寓言”区域,我又遇到了一位“落单”玩家。长长的队伍里,他排在我前面,静静地玩着《星铁》里的模拟宇宙。

“群星的寓言”是一个简单的小游戏,扮演游戏中“黑天鹅”的NPC会拿出一些牌让玩家抽取,不同的牌面预示着不同的运势。许多玩家会把它当成是一个惯例集章兑奖的环节,但这位“落单”玩家却格外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抽哪张。

他告诉我,自己不仅嘉年华是一个人来,Live也是一个人去。他不太喜欢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但在看节目或参与活动时,却总能与身边的人、舞台上的人产生共鸣。

“(看Live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神奇,转场时,或者台上投影‘角色’的互动时,大家总是会自发地去喊一些话,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炒起来了。比如三月七问大家‘看谁看得那么入神呢’,大家就齐声喊‘三月七’,帕姆(游戏里星穹列车的列车长)登场的时候,大家就不停地喊‘帕姆’,声音越来越大。”

从黑暗中缓缓现身的三月七

“我本来只是激动地看着,但嘴上也不自觉地跟着大家一起喊了。”

共创

在周年相关的活动中,官方与玩家的共创,也是足以能打动每一个《星铁》玩家的精华环节。

嘉年华有专门供同人二创展览的区域

像那位“落单”玩家分享的演唱会体验一样,如果台上只是按部就班地表演,台下只是单纯地挥舞荧光棒,难免会显得单调。而当玩家们在特定的节点一起兴奋地高喊出专属于游戏的“梗”,整场演出才足够有味道。

在“肯德基爷爷”相关活动中,玩家勇敢上台唱“羞耻”的歌曲

嘉年华最后一天,一位Up主在主舞台区域表演了抖空竹、顶碗等多项杂技。这位Up主现实中是一名杂技演员,因Cos《星铁》中擅长表演杂技的角色桂乃芬而出名。在我印象里,她一直在以《星铁》这个窗口,向玩家和观众们科普、传播杂技文化;某种意义上,这也让游戏中乐观、敢想敢做的桂乃芬与人们熟悉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更多关联。

在线上,类似的共创更是数不胜数。3月,《星铁》在B站举办了生日会,多位知名二创Up主参与。每个祝贺视频几乎都有一二十个制作人员参与,编剧、动画和剪辑等工作各司其职。一些二创剧情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却能够讲一个完整、流畅且极具趣味的故事。评论区里,能看到齐刷刷的“一周年快乐”,以及其他对视频的鉴赏评价。

能够让官方“汗流浃背”的二创质量

这意味着,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官方、作者和玩家们,共同创造了一种良性的社区生态,这种生态能够让玩家在消费游戏本身的内容之外,还能享受到一些额外的情感体验。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很多人会说,米哈游不像是一家游戏公司,在每一款游戏中,它总会带着经营IP的思路。游戏的运营周期往往有限,但IP的影响力可以长青十年、百年。不管是线下的“整活”和“克制”,还是线上的“共创”,大家都在一起为“长青”这一目标而努力。

去做社区的工作、线下的工作,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或不敢做的工作,让大家感受到足够理想化的社区、二创生态。这种生态又间接强化了玩家们的身份认同,像这次《星铁》周年呈现出的效果一样,玩家们会因共同玩《星铁》而联结在一起,一些不玩游戏的、对《星铁》内容感兴趣的人也会不自觉地被吸引过来,一同感受二次元文化的魅力。

和玩家相互交流的同人摊位工作人员

道阻且长,这正是米哈游在做的事。

0

编辑 熊冬东

前原教旨主义Gal宅,现关注国内二游赛道与宅向亚文化圈层。也是一名MDD娃娃爱好者。欢迎找我交流(V:xdd6480)

查看更多熊冬东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