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五一假期不是个玩游戏的好时候

一篇有点长的夜话。

实习编辑杨宗硕2021年05月11日 18时29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人们不再“痛风”

昨天陈静老师的夜话谈了《怪物猎人:崛起》,今天我又要谈一遍。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喜欢这个游戏,只不过是它在假期开始前刚刚好更新,而我们恰巧都是不爱在五一假期出门的人。

这个更新不大,甚至没有那个传闻中没做完的结局,只是加了几只怪,修复了一下护石Bug。算是个好事吧,主要是后者。

虽然在“怪物猎人”玩家圈子里,这个Bug和相关讨论已经很常见了,但难免有没怎么关注的朋友嘛,因此我还是解释一下。《怪物猎人:崛起》1.0版本里原本应该随机生成一种装备“护石”,却因为游戏Bug失去了随机性,每个玩家会碰到几个固定列表中的一个,然后按顺序获得表里的护石,直到把这张长长的表格爬完,进入下一个表——或者循环往复,逃不出生天。

这些表格像是一个个枷锁拴住了玩家,其中质量最差的一个表叫做“痛风表”,名字的来由是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护石“弱点特效2,风压耐性2,无孔”,“弱点特效”这个技能在日文版本中叫做“痛击”,取每个技能的前两个字,就是“痛风”。由于不少其他表都会衔接“痛风”,刷太多了就会不可避免地进入“痛风表”,我就把玩“怪物猎人”戏称为吃海鲜——吃多了就会痛风。我的不少朋友都深受其害,要么是怕进入“痛风表”而停止玩游戏,要么就是已经“痛风”了,在黑暗的未来里沉沦。在我们的讨论里被伤害最多的是我的同事左轮老师,他没进入“痛风表”,而是有医学意义上的痛风。

“痛风”鉴定,测出来“痛风表”的人会和得了痛风一样难受

不过好在这个Bug已经修复了,人们一片喜气洋洋,我的Switch好友列表也恢复了《怪物猎人:崛起》刚发售时的热闹景象,我自己也在五一假期里好好刷了刷装备——虽然不管有没有Bug,好护石都与我无关。就我的体感而言,这几只新怪——钢龙、霞龙、炎王龙、爆鳞龙、霸主青熊兽、霸主泡狐龙……都意料之外地变弱了,至少相比于前作《怪物猎人:世界》和《怪物猎人XX》是这样的。

提到霸主我还想多说一句,虽然它们跟前作的“二名怪”有些相像,却又不太一样,我还是希望喀普康能把它们合二为一,都变成“二名怪”。“霸主”这个名字实在有些不太好听,“红兜青熊兽”“天眼泡狐龙”“黑炎王雄火龙”“鏖魔角龙”这些听起来多好,明明已经起过了好听的名字,为什么不用呢?“霸主”听起来跟《宝可梦:太阳·月亮》里傻呵呵的“霸主宝可梦”似的……

当然,生活就是每件事都能给人整出点斜的歪的,哪怕是“怪猎”更新这么一件百利无一害的好事,我的两个朋友还是能吵起来。吵架的原因是朋友A因为工作太忙,又想跟上大伙的进度,就直接去找某宝修改了存档——全护石、全装备、全素材、上限金币。而我的朋友B嫉恶如仇,对此行径颇有不满,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掐起来了。

实话实讲,哪怕不是作为一个游戏编辑的角度,而是一个玩家。修改存档这件事仍然是不受人欢迎的。尤其考虑到“怪物猎人”是个以重复游玩,或者说“刷”为主要驱动的游戏,修改存档就显得更“坏”一点,因为它轻而易举地跳过了大部分玩家快乐、痛苦和纠结的流程。就像在马拉松赛跑中开车。

但这件事仍让我产生了一些思考,大概是因为五一假期终于让我有空思考的缘故——假期里我读了小半本阿来的《尘埃落定》,又一次看完了安达充的漫画《四叶游戏》,以及每晚晚睡一两小时用来思考和写作……想在节后第一周准时上班,真是件不太好达成的事呢。

这些遐思里的头一个是关于“怪物猎人”中“刷”的部分,事实上这件事我在夜话里提过一次。“怪物猎人”的其中一个成功之处在于每个人都能从玩法里获得不同的乐趣。像是我的一个朋友就以通关为目标,《怪物猎人:世界》打到冥灯龙,《怪物猎人世界:冰原》打到那只丑丑的名字还很难念的天地煌啼龙,再往后更新的什么恐暴龙、聚魔之地统统不管。另一位朋友则是完全的奖杯党,白金了就收工。因此他的游戏计划是做一套通用的装备,然后一头猛扎进刷“大小金冠”的坑里(“大小金冠”是游戏里的一项机制,用以区分怪物个体体型的差异,大或小到一定程度会标记为大或小金冠,刷金冠是奖杯要求之一)。还有些人——我可能并没怎么在生活里遇见过——他们的技术出色,同时又有大量时间玩,挑战纪录成了游戏的乐趣,像是“怪物猎人”玩家里闪耀的灯塔。更大部分的人,可能只是想玩玩“怪猎”,不挑战极限,能过就行,更多的乐趣在于跟怪物斗智斗勇,以及和朋友们一起联机。

《怪物猎人世界:冰原》的解禁Boss天地煌啼龙,挺精神污染的,还好不怎么用刷它

因此,“刷”这件事本身就有点微妙,对于一些人来说它是整个游戏的核心,另一些人却认为是最冗余的部分……关于这件事也没什么通用的、统一的规则,规则都是根据人来的,人多的地方有人多的规则,人少的地方有人少的规则。对于游戏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们来说,“修改”这件事基本算是个禁区,是个底层逻辑。但如果是一个2小时后就要发射到月球的宇航员,临行前最大的心愿是用自己的号跟青梅竹马联机一盘雷神龙,却因为训练太忙只有HR2呢?

我不太想说“游戏只是游戏”这样的话,因为游戏对不同的人来说显然具有不同的意义,可以完全放松也可以很认真。但即便是后一种人,也偶尔地会想“要是能轻松点就好了”吧。不可否认的是,世界上确实有些东西比游戏更重要一些,比如认真生活,比如登上月球,比如到甲子园去。

总之,我是想说,一个在某个圈子里受人公认的规则——当然,我并不是说修改存档是正义的行为——很可能在其他的圈子或更大的圈子里会变得难以理解甚至滑稽。在一个领域待久了,偶尔也想跳出来看看,把自己当成一个更普通的人,观察自己的生活。

“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是个挺理想的事,也是个挺难的事,尤其是在现在的公共讨论环境里。即使谨小慎微地说话做事,仍然会出于不明原因地跟陌生人吵起来,好累哦。

没什么新闻,但有好漫画

最近游戏业界没什么新闻,除了永恒的Epic大战苹果,剩下的只是零零散散的财报消息。到了这个季节,各家公司也不怎么想着给玩家打两针强心剂了,而是想着怎么跟投资人交代这季的营收。相反地,社会新闻倒是有一些,但大多没有个写的由头。作为游戏编辑,我自然是需要绕着游戏新闻跑的,但如果每天睁眼都只能看到谁挣了多少、谁亏了多少——你们挣的钱还有我一份贡献呢——也确实不太能提起兴趣来。况且还有些写了就会被限流的事——唉。

还是说点开心的事吧,这大五一的,本应是个开心的月份。上面提过了,我重看了一遍安达充的《四叶游戏》——我要说漫画啦,虽然这跟游戏没什么关系,但ACG是一家嘛——每年我都会把安达充几乎所有漫画翻来覆去地看一遍,常看常新。天气热了看看棒球,《棒球英豪》《H2》和《四叶游戏》或者讲游泳的《ROUGH》,天气冷了看看拳击《KATSU!》和冒险漫画《虹色辣椒》,或者《美雪,美雪》。之前在某一期“问爆触乐”里我提过自己对游戏的重复游玩兴味阑珊,但对安达先生的漫画可就不尽然啦!这些小书陪我度过了无数个复习季、考试周、截稿日……似乎每次离“死线”近了的时候,我都会钻进安达充的漫画世界里寻求庇护,最近也不例外。

侧面描写,没有比赛画面,配角西村的结局浓缩在这几页纸里,却能感觉到他所有的不甘与悔恨

上杉达也与新田明男的直球决胜

这么多年的漫画看下来(我着实看了不少),安达充可以算是我最喜欢的漫画家了。有些人不喜欢漫画,觉得这是小孩子看的东西。甚至有些小孩子也这么想。我外甥大我一岁,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我们常结伴去地坛书市或者图书大厦买漫画。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喊他去买最新出的《精灵宝可梦特别篇》第23卷,他回过头告诉我自己想看小说了,请我自己一个人去漫画区吧——这可能是我青春的第一次终结。后来我也迷上了看字,看小说,也读过一些大部头的意识流硬骨头,后来还钻研起现代诗来,但我一直没放下的还是漫画。我始终觉得,漫画是一个相当综合的文学载体,它需要文字剧情,需要分镜(安达充的分镜称得上宗师),需要作画……荒木飞吕彦说,漫画家应当是全才,我深以为然。

当一个孩子对某项东西痴迷,他就会想变成它。我也试过画画漫画,分镜和编剧我还算有信心,但本人实在没有绘画细胞,画功小负于画《一拳超人》原作版的ONE老师,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画不成,品鉴还是有一套。在多人游戏里我一般管自己这种人叫“嘴炮选手”,但无所谓啦——很多人看了点《棒球英豪》的TV版就来说这是“披着棒球皮的恋爱漫画”,但要我说,这是“棒球的诗意化表达”。这个描述我想了半天,最终决定这么用。因为二者确实太相像了。如果说看平常的漫画如同看小说的话,那么看安达充就是在读诗。

某种意义上说,在多年前读过《棒球英豪》漫画之后,我的写作,甚至人生轨迹也像是个曲球一样悄悄地改变了方向。我能逐渐体会到什么东西是“真”的,以及生活里确实需要追逐某样东西,就像在夏夜的梦里悄悄睁开双眼,追逐面前那个悬在半空的、透明的心。

0

实习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