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是个控制狂吗?

科技巨头亚马逊进军游戏行业的征程可谓是坎坷不平。屡战屡败的大项目、糟糕的自有引擎、高管的接连离职……这些挫折让亚马逊更加焦虑,而焦虑让亚马逊对它的员工更加严苛——事实上,这份披露出来的协议让它看起来像个歇斯底里的控制狂。

实习编辑袁伟腾2021年07月09日 19时29分

一份亚马逊的员工协议正在推特上引起讨论热潮。披露这份协议的人是詹姆斯·刘(James Liu),他本身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在2018年曾经收到来自亚马逊的offer——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份关于员工在职期间开发“个人游戏”(Personal Game)的协议,里面列出了许多针对员工开发游戏的限制条款。

当时,詹姆斯·刘拒绝了这份offer。在推特上,他回忆道,“我当时准备接受这个offer,毕竟它的工资真的很高。但我最后不得不拒绝这份工作,因为他们对员工出于个人兴趣开发游戏的条款实在太严酷。这都是因为亚马逊游戏工作室(Amazon Game Studios)严重缺乏竞争力。”在这条推文下,他贴出了员工协议的全文。

亚马逊是此次争议的中心

这份协议一共有8条细则。前4条包括员工不得利用工作时间开发个人游戏、开发的过程中不得泄露亚马逊的保密信息等,这些都是常见的基本条款。但从第5条和第6条开始,事情开始起变化:亚马逊要求员工承诺,尽可能在开发游戏的过程中使用亚马逊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比如云计算,但使用需要自费),尽可能通过亚马逊的渠道发布个人开发的游戏,并且“为了改善亚马逊改进其产品和服务……须在可行的情况下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或平台)的反馈”。但这并不代表亚马逊会为员工的个人游戏提供任何发行上的便利,比如更多的推广资源,更好的展示位置——这些仍由亚马逊方面“全权决定”。

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接下来的这一条。这条条款的开头宣称,员工的个人游戏归他们本人所有,而亚马逊绝不受任何限制或承担任何责任。但与此同时,员工必须承诺向亚马逊授予“与个人游戏以及个人游戏开发有关的所有知识产权”。亚马逊不必为此支付任何版税,但它却享有“永久有效且可转让”的权益。

哪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很难相信任何一个有尊严的开发者会毫无怨言地接受这些霸王条款——制定这份协议的人依然感受到威胁。因此,在最后,这份协议还要求员工声明,“本协议为我提供的是个人发展与创作表达的机会,而不是与亚马逊游戏工作室竞争或经营有意义商业活动的手段”。但亚马逊管得了自己的员工,却管不了员工和其他人合作,这怎么办呢?所以,这份协议理所当然地补充道,员工只能跟“符合本政策并接受本协议条款的亚马逊员工”合作开发游戏,其他人都不行——除了自家的小孩。

虽然詹姆斯·刘拒绝了亚马逊的工作,但他认为向公众披露这一协议是有必要的,毕竟这些协议仍然影响着全球超过50万名亚马逊员工。他在后续的推特上强调,他当时申请的是AWS(亚马逊网络服务)方面的工作,“完全跟游戏无关”,但依然受到这份协议的限制。也就是说,哪怕你是亚马逊购物网站上的客服经理,你理论上也不能跟朋友们一起开发游戏,你自己做出来的游戏在原则上也属于亚马逊。

詹姆斯·刘的推特吸引了很多游戏开发者的关注。在Grimlore Games担任制作人的萨沙·瓦格罗兹(Sascha Wagentrotz)赞同詹姆斯的看法,他表示在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他见过很多类似的员工条例,但即便如此,亚马逊的协议也是“最差的”。事实上,一个从事游戏开发的人本身就很难有精力在自己的业余时间再去做点个人的项目——如果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他的公司应当感到“珍惜”,毕竟业余项目“有助于提升他们的专业表现”,而不是像亚马逊一样严防死守。

萨沙的推特留言

对于许多在大公司里从事游戏开发的人来说,不被允许私下开发游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自称在3A项目中工作过的雷兹·格拉汉姆(Rez Graham)表示,他的每一份合同都曾明确写到,员工不能在工作以外开发“任何东西”。他甚至觉得亚马逊允许员工进行游戏开发这件事非常“古怪”——当然,这并不代表亚马逊比其他公司更宽容。

亚马逊在9年前斥巨资进军游戏界,每年在游戏部门的投入高达5亿美元,但除了一些小型的休闲网页、手机游戏,它至今没能拿出有分量的作品。优厚的先天条件与缺少成功作品的落差让亚马逊游戏工作室感到巨大的压力,并且,亚马逊似乎就是放不下一些执着——比如说,它要求员工一边开发游戏,一边研发和使用自有引擎Lumberyard,但试过这个引擎的开发者认为“它完全无法胜任工作需求”。又比如说,亚马逊的员工被要求开发“对计算能力要求很高的游戏”,也就是依赖亚马逊的云计算平台功能,以证明亚马逊的技术能力。

在这漫长迂回的探索道路中,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大项目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2016年TwitchCon宣布的团队对抗游戏《Breakaway》在2018年取消了开发计划;同时宣布的“大逃杀”类游戏《Crucible》在2020年上线仅仅4个月就关闭了服务。2019年宣布的“重磅项目”《指环王》网游也在今年4月因为合同条款的问题而被取消。

《Lost Ark》是目前亚马逊游戏工作室官网公布的两个游戏之一,这是一款免费游玩的动作游戏;另一个是多次跳票的《New World》

科技巨头亚马逊进军游戏行业的征程可谓是坎坷不平。屡战屡败的大项目、糟糕的自有引擎、高管的接连离职……这些挫折让亚马逊更加焦虑,而焦虑让亚马逊对它的员工更加严苛——事实上,这份披露出来的协议让它看起来像个歇斯底里的控制狂。今年1月彭博社采访了30多位亚马逊前员工、披露了亚马逊游戏工作室“同质化和排他的工作氛围”,这篇报道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后,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接任亚马逊CEO的Andy Jassy给游戏部门的全体员工发了一封邮件,表示“虽然亚马逊游戏工作室暂时没能取得成绩,但坚持下去的话一定会有所回报”。

截至目前,对于这份员工协议和它引发的争议,亚马逊方面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以下是员工协议的原文。

1. 我的个人游戏将不会基于、冲撞或者泄露亚马逊的机密信息,以及当前或未来的商业活动。

2. 我不会在个人游戏的开发、发行或营销过程中利用或融入亚马逊的资源或信息,包括亚马逊的设备、网络连接、机密信息、知识方法以及基础设施。

3. 个人游戏的所有工作将在正常办公时间之外进行。

4. 亚马逊不对任何由我的个人游戏引起的法律义务或法律责任负责。

5. 为了帮助亚马逊改善其平台,我将尽可能通过亚马逊发布我的个人游戏(例如:如果是手机游戏,我将把它提交给亚马逊应用商店;如果是可供销售的PC游戏,我将把它提交给亚马逊平台),并在可行的情况下提供对这些平台的反馈。平台对我个人游戏的支持程度由亚马逊全权决定。

6. 为了帮助亚马逊改进其产品和服务,我将在开发和发布我的个人游戏时尽可能使用亚马逊公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例如:如果我的个人游戏有需要在云端运行的部分,我将使用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如果我的个人游戏需要身份验证服务,我将使用Amazon Cognito,等等),并在可行的情况下对这些产品和服务提供反馈。使用这些产品和服务需要自费。

7. 我的个人游戏由我所有。然而,亚马逊不会因为允许我开发和发布个人游戏而在游戏开发方面受到限制或产生任何责任。因此,我在此向亚马逊授予以下许可,以确保亚马逊永远不会因任何游戏工作而对我负有责任。我向亚马逊授予与个人游戏以及个人游戏开发有关的所有知识产权。这项许可免版税且已付清,在全球范围内永久有效且可转让。

8. 本协议为我提供的是个人发展与创作表达的机会,而不是与亚马逊游戏工作室竞争或经营有意义商业活动的手段。因此,根据本协议,我只能与其他符合本政策并接受本协议条款的亚马逊员工,或与我家中的未成年家属合作开发个人游戏。我不会与其他任何人合作开发个人游戏。

0

实习编辑 袁伟腾

表里如一。

查看更多袁伟腾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