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轻飘飘的心情

飞吧,飞得更高些。

编辑杨宗硕2021年05月17日 17时57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最近我玩了不少游戏,大作小品都有。从持续玩的《怪物猎人:崛起》到去年买了没玩的《对马岛之魂》,再到重温的《人中之龙3 HD》和《精灵宝可梦:魂银》,还体验了几个独立游戏。作为过完年之后少有的连休假期——虽然是调休来的——但5月确实给人一种放松的氛围。放假前总是在想“哎呀,快放假了”,结束了却还是“哎呀,还没缓过来呢”。

日本有个词叫“5月病”,是形容在压力大的3、4月后,忽然迎来了一个放松的5月,出现心情低落、不想上班上学的心情的现象。我头一回听说这个词,似乎是在动画《幸运星》里。写这篇夜话的时候我去重温了一下,没想到已经过去14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虽然我国的升学考试并不在3、4月,但五一假期也确实让一部分人陷入了浅度的“5月病”里。再加上最近这些热热闹闹的活动,游戏展、音乐节……在草长莺飞的日子结束之后,就容易陷入一种虚无的情绪里。

《幸运星》第二集有关于“5月病”的内容

我时常羡慕人们能把自己全部的生活抛进一件事里。喜欢看棒球漫画也是如此,主人公在高三毕业前(甚至毕业后也依旧)让棒球占据自己的生活,然后掌握它,像列车一般朝未来轰隆开去。当然,我们大部分人的青春也是这样“把全部的生活抛进一件事里”的,只不过可能不太浪漫就是了……最近的日子里,我的生活目标倒是非常明确——如果你最近比较少看到我出现在作者栏的话,是因为我在写论文(请再等等吧!)。但我也知道,论文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学生时光也不会是。我们终将与人生的某一阶段告别,然后投入进另一个阶段,就像列车。

这有点解释了我为什么不喜欢那些“太开放”的开放世界游戏,我想要那种有个主心骨的,又有点自由度的游戏,像是吃那种只有一条大刺的鱼。不太开放的开放世界,或者自由点的其他类型游戏我都挺喜欢,比如“人中之龙”系列、“女神异闻录”系列、“魂”系列,最近在触乐办公室里挺火的《对马岛之魂》也算是吧。而一旦收紧到跟“神秘海域”一样,我就有点兴味索然了。

“刺客信条”式的开放世界我就不太能接受,最多玩10个小时

无论是从喜欢的游戏里结束旅程,还是告别人生的某个阶段,又或者仅仅是患上了不爱动换的“5月病”,都会给人一种轻飘飘的不真实感。在这个喘不过气的社会里,轻盈的幻觉是很宝贵的。捕捉它吧,然后让自己飞得更高一些。

像是我在这个周末就飞得挺高:不仅购入了国行PS5,还趁热打铁买了《死亡回归》(Returnal)作为步入次世代的首个游戏。至于《生化危机:村庄》,虽然无数个朋友都告诉我完全不恐怖,但我还是没狠下心买它,上周的“问爆触乐”栏目里我曾经说过自己不擅长音乐游戏,但后来“真香”了《节奏医生》,而恐怖游戏却是我一直以来都没能登顶的高山……不管是中式、美式、日式恐怖,我都很难从其中感受到乐趣,也许等它打折到100块港币的时候我会考虑买个数字版吧,毕竟PlayStation Store天天在打折。

多说一句,在买东西之外,我还花了一小段时间在众目睽睽下打过了《Splatoon2》(我决定直到3代发售再叫它“斯普拉遁”)的DLC隐藏Boss“真3号”。在一个专注而紧绷的午后,收获的一点欢呼声让我周身轻盈,觉得自己沉默一段时间后终于成就了一点小东西,哪怕并不是写文章得来的,哪怕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成就,但它仍带我回到了2017年《Splatoon2》刚发售的那个夏天,那个我曾经认为永远不会结束的夏天。

生活的基调是沉重的,但偶尔轻飘飘地飞起来感受夏日高空的风,总会让日子好过一些。

《Splatoon2》DLC隐藏Boss:心中的3号
0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