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不选“动森”还是人吗?

不管你怎么选,反正我选“动森”。

编辑祝佳音2020年11月19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今天凌晨的时候,TGA公布了最佳年度游戏候选名单,有《最后生还者:第二部》《毁灭战士:永恒》《最终幻想7:重制版》《对马岛之魂》《哈迪斯》,当然啦,还有《集合吧!动物森友会》。

人发觉自己长大或者变老,往往是从一些莫名其妙的细节开始的。比如说我就会感慨,TGA在我的心里,永远比不上BAFTA学院奖更让人敬畏。有时候我还会奇怪一下,TGA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之前听说过的VGA去哪儿了?这个时候我就又会想起《银河系漫游指南》作者,伟大的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那句名言:“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未来秩序的一部分;任何在我15至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违反了自然规律,要遭受天谴。”

年度游戏提名公布了

当然,TGA还不至于接受天谴——虽然这些年,大家对它的奖项得主多有怀疑,有些愤怒的玩家可能的确呼唤了天谴(来没来另说),但好歹人家也是当前影响力相当大的奖项了。在之前,针对TGA奖项就有多种传闻,现在候选名单一出,也有一些玩家友善争论。这些游戏当然都很棒,有些是有强烈特色的棒,有些是相当有争议的棒(比如《最后生还者:第二部》,我很坦率地说,我觉得那是个好游戏,虽然在某些地方拉了胯……),有些则拥有悠久历史(我始终记得当年我在PS上玩《最终幻想7》的时光,所以我决定不玩重制版)。

但不管你怎么选,反正我选“动森”。

财务自由一瞬间

其实我现在已经很久不玩“动森”了,这也应了我司钱老师当年的恶毒诅咒:“我看你们能玩多久。”可是在我心中,“动森”就是2020年最好的游戏。说这个“最好”其实挺奇怪的,或者说,其实我也不太想用一篇长长的文章来说明这一点。对于动森,我该说的,其实都在和我司同事池老师合作的《动森七日谈》里谈到过了。在这儿,在夜话里,其实我只想表达一下我的情绪:

年度游戏不选“动森”还是人吗?

“动森”好玩吗?当然好玩,但重要的也并不在于这一点。你可以看到很多人批评很多游戏,但说真的,我从来没看到有人非常生气地辱骂“动森”——“动森”其实有一些缺点,不说别的,单那个联网机制,就近似反人类,如果你再想卖点大头菜,基本上半天儿就废了。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人怒骂过这一点,大家就算批评,也是那种,抱怨,或者发牢骚,说了两句又担心自己说得太重了,赶快往回找补那种。对于现在的世界,我觉得这挺重要的。

以前,小的时候,对任天堂的很多游戏有点儿不以为然,好是好,也很精巧,但是总觉得不够劲儿,就像小孩儿玩的。比如说“马里奥赛车”,是很棒,各种好玩,但是和那些可以购买收集改装名车然后去和人飙的游戏比,很幼稚嘛!到了现在,我不是小孩儿了,看到任天堂的游戏,不管是LABO,还是“塞尔达”“动森”“马里奥赛车”,反而会先是因为创意吃惊,继而开始觉得感动——这种纯真的快乐真的太珍贵了。

任天堂真厉害啊,所以,不选“动森”还是人吗?

0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