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战斗还未结束

《星际争霸2》走到了第10年。

实习编辑杨宗硕2020年11月17日 18时11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保重身体

在昨天结束的ESL冬季赛上,芬兰大魔王Serral以4比2的比分击败韩国选手Stats夺冠,为自己的荣誉墙上再添一个世界冠军。但他对“星际争霸”的统治并不像2019年一样牢固,不少新生代选手都试图将他从奥林匹斯山上推落,这之中有意大利虫王Reynor、“小法人”Clem,以及8强战2比3憾负Serral的中国选手TIME。

纵观“星际”电竞的历史,从始源时代,韩国便以完整的职业体系统治了赛场,“星际2”时期稍有减弱,直到职业战队联赛SPL宣布停办,欧美选手才摸到了曾经紧握在韩国人手中的至高权杖——但中国选手似乎从未踏过“世界顶尖”的门槛。在韩国选手统治的时代,中国选手曾与欧美选手平起平坐,如今城头变幻大王旗,我们却再次落后。

《星际争霸2》与整个RTS类型走到了自己的黄昏,虽然还有《帝国时代3:决定版》这样的“不崭新”的新作,但我们都知道,这个时代即将与RTS告别。暴雪宣布停止对《星际争霸2》的付费内容支持之后,这份情感在玩家的心里变得愈发强烈,不少人喟叹“战斗已经结束了”,告慰自己逝去的青春。

但显然有人不这么认为——TIME在“中国星际三年计划”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国内顶级选手, 虽然再次输给Serral,但他显然做足了准备要跟世界第一殊死一战。在游戏的黄昏时分,仍以如此强敌为假想敌练习,心中的求胜欲望还在燃烧,战斗还未结束。

时空枢纽制作组也不打算放弃:这是一个民间的《星际争霸2》游戏大厅地图制作团队,他们从2017年开始发布自制的“合作任务”指挥官,至今已有12名之多,暴雪停止对合作模式的更新的半个月后,他们发布了自己的新英雄“赛伯鲁斯虫后:纳法许”。在更新文档中,他们模仿泽拉图的语气写道:“我们挑开了未来的面纱,发现黎明就在眼前,时空枢纽在以后的路程中将打破终极黑暗的预言,与各位玩家一起在星海中不断前进。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我们一直都在。”

刚刚公布“SCBOY国服激励计划”的中国解说组合“星际老男孩”、支起来新摊子的霜之巨人工作室,这群人们显然也不想让RTS就此告别,“看到如此繁荣的社区,我们有理由展望未来,做出一点新的东西。”霜之巨人的制作总监Tim Morten说。

TIME曾在2019年打进WCS年终总决赛

暴雪老员工新成立的霜之巨人工作室

对我来说,《星际争霸2》的战斗结束了么?或许是的。纵使ESL把赛事改制、解除分区,或是“星际”老男孩们再自掏腰包举办赛事,《星际争霸2》的终点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不远的未来。《星际争霸2》经历了10年的时间,它的玩法固定,战术透明,但却……不太能吸引新人加入了,老玩家们更多地被情怀所困,为习惯而玩。这个IP消亡后,恐怕霜之巨人们很难拿出同样吸引玩家的新东西了,更别提新东西带来的崭新学习成本。

回想《星际争霸》的黄金时期,就像站在星系的尽头看着恒星的光芒逐渐衰微,我曾在漫长的时间里见证过它的闪耀,而今,所有的过往将消失于时间……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

0

实习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