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克丝漫游镜中世界:当实时光线追踪照进《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RTX ON!

编辑李惟晓2020年07月11日 10时00分

我的朋友艾莉克丝最近有点奇怪。

在我的记忆中,艾莉克丝一直是个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姑娘,她会大笑着追逐一只猪仔翻过四五座山头,也会毫不犹豫地扑进浅海和喷墨的鱿鱼们打得火热。换做是以前,我一定不会相信,这样粗枝大叶的家伙会用书信和人交流,特别是,她信件的开头竟然写着“亲爱的史蒂夫”这样的字眼。

这太怪了。

艾莉克丝时常和猪仔、羊驼们打成一片,她豪放的笑声就算是苦力怕听到也会退避三舍

不过,仔细想想,由于艾莉克丝喜欢四处冒险的天性,我已经有大约3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她了。不得不说,没了她的聒噪,生活变得乏味了不少。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回忆起和艾莉克丝一起的时光,每当这种时候,即便是她像熊孩子一样放火烧山的记忆,也仿佛带上了些许温度。

因此,无论这封信本身有多么不可思议,我都打算试着去接受信上所说的内容。

“亲爱的史蒂夫,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害怕……”

要有光

艾莉克丝在一串神神叨叨,有关“阳光真伪”的讨论之后留下了一个可疑的坐标,顺着这个坐标,我找到她在信中提到的那座传送门。

如果她的话属实,那么我或许应当在穿过这道门的同时屏住呼吸,因为在那头等着我的,大概是暗无天日的水底——不,用她的话说,应该是“澄澈透亮的水体”。

“如果不是突然涌进鼻腔的海水和一群群从头顶游过的海洋生物,我一定不敢相信这里是水底”

水当然应该是透明的,可我实在无法理解所谓的“澄澈”是什么样的概念。也许,艾莉克丝早就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困惑,她在信中继续解释说,她亲眼见识到了课本上所说的,由散射导致的“丁达尔效应”。

“那是仿佛伸手就能触碰的来自太阳的光线。我去过许多世界,但是,和我曾经在另外一个世界见过的不同,这次的光线更像是活的,它可以和你视野中的一切事物发生真实的交互,无论是海鱼还是帆船,抑或是远处的城堡和飞龙,太阳投射在水中的光影时刻都遵循着更现实的规律。只可惜我们没有手指,没法在遮挡过于刺眼的光线时见识阳光流过指缝的瞬间。”

“我承认,另一个世界的光与影也很美妙,可你一旦意识到它们缺乏灵性,就会慢慢感到索然无味”

可是,即使艾莉克丝如此描述,我依旧难以理解她的感受。

因为在我看来,水就是水,它的确清澈,清澈到你可以看到远处深水区的鱿鱼,眼睛好的人甚至可能看得清鱿鱼的牙齿,可是那些书上才有的“光线”“散射”,要是真的放在日常生活中,简直匪夷所思。

这一切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我必须亲身实践,捍卫自己的常识。

我深吸一口气,穿过了传送门。

源自过去的经验让我本能地抵触艾莉克丝描绘的世界

扭曲的船帆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屏息了近两分钟后,我才发现自己并未身处水底,而是站在一座悬崖边。看来,即使是艾莉克丝,也没能彻底掌握这些东西的诀窍。

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显然和她身处同一个世界。

因为,眼前的景象让我明显感觉到了她所说的“澄澈透亮”,那是一个被从天而降的水柱扭曲了的船帆。事实上,认真观察就会发现,被扭曲的景象远不止船帆,远处的海平面和近处的倒影同样令人无法移开视线。我知道,这是所谓的“折射”现象,可我并不想就此认输。

为了让眼前的一切更符合“常识”,我甚至一度眯起了眼睛。

我努力回忆那个符合自己“常识”的世界

可是被水流扭曲的船帆、影子还有海面实在太引人注目

遗憾的是,我失败了,这个世界初见时的观感就已经很令人难忘,折射的光线、反射的倒影,这些细小却丰富的细节对于你的眼睛而言确实算的上是一种享受。然而,这个令艾莉克丝念念不忘的新世界还远不止于此。

我开始理解艾莉克丝喜欢新世界的理由

“多走走,你会看到更多有趣的东西。”

按照信里的说法,我循着艾莉克丝的脚步来到稍远的地方,太阳已经彻底落下,海平面附近只留下一层余晖。

“是时候了,史蒂夫,回头看看吧。”

被“常识”纠正的世界

抛弃“常识”的真实世界,所见即所得

平静的水面如一面镜子,映照着帆船、城堡、飞龙以及云朵,这样的景象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如果现在我低头看下去,是不是就能看到自己的样貌了呢?

镜中的世界

说来尴尬,身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方块人之一,我,史蒂夫竟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样貌。虽然在很久以前,艾莉克丝说她照着我的样子堆了一个超大号的稻草人,但我始终觉得,这个稻草人并不能完全反映出我出众的风度和气质。

我也尝试过捂住一只眼睛,用“常识”纠正视野的一侧

每当我抱怨稻草人不够好看时,亲自去过许多世界的艾莉克丝就会边笑边吐槽:“你该去照照镜子了。”

有一次,她不知用什么手段给我带来了一面“镜子”,可在我对着“镜子”整理衣服的时候,化妆成“我”的艾莉克丝突然从里面跳了出来,她告诉我,大多数“镜子”其实都是这样的“戏法”,他们用一个一模一样的镜像模型替代实际上由光线反射形成的镜像。

“真正的镜子是一种魔法。光线到达镜面,再以和入射角相同的反射角传开,此时顺着光路回看,人们就可以看到一个虚像,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镜像了。比起让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你站在对面模仿你的动作,真正的镜子简直不知高到哪里去。试想,你如果站在两面镜子之间,他们又要怎么做?是用无数个模型给你看‘戏法’更省力,还是仅仅用反射的光线‘套娃’更省力呢?”

于是,我终于来到了最后一站,来到了一个全是镜子的房间——原来,我的本体竟然只是一根手臂?

我已经无法想象原本的世界如何表现这样的景象

实际上,虽然都说光追吃性能,但在数量相同的情况下,光线“套娃”通常要比模型渲染轻松得多

当最初的震惊和错愕消退,我试图理清思路,证明即使只有这根手臂,我也是气质上佳,令人着迷的方块人。

就在这时,镜世界的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接下来,一个完整的,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艾莉克丝走到了我的身后。

她轻轻拍了拍我手臂末端不知算是手肘还是肩膀的位置,对我说道:

“史蒂夫,欢迎来到更真实的世界。”

即使镜子里的自己只有一只手臂,我也越来越习惯于这个全新的世界

今年4月,支持实时光线追踪技术的《我的世界》Beta版本正式上线,相信到今天已经有不少玩家领略过方块世界在几乎真实的光线下的独特魅力。对于一个完全由各种方块组成的世界而言,实时光线追踪似乎没有那么必要,可一旦玩家适应了RTX ON之下的世界,就一定会被丰富而有层次的光影细节打动,很难再回归朴素。

作为实时的物理演算,光线追踪对于硬件的需求也是惊人的,对于一般场景而言,其性能需求确实高于先前的环境光遮蔽等实现光影效果的手。但是,对于光源更加复杂灵活的场景,光线追踪实际上能减轻渲染压力,同时,得益于深度学习超采样(Deep Learning Super Sampling)DLSS 2.0技术的加成,显卡的压力大幅降低,如今,即使是2060级别的入门光追显卡,也已经能够让玩家很好地感受到光线追踪的效果。另一方面,由于光线追踪是一项对开发者相当友好且省心的技术,光影包的工作量也可以大大降低,玩家将有机会见到更多惊艳的画面Mod。

0

编辑 李惟晓

dekabristhibiki01@gmail.com

第一次有了实用化的线圈炮,第一次有了大型核热火箭......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查看更多李惟晓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