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鹿晗并没有在《上海堡垒》中玩那局《帝国时代2》

他们还是把这段剪掉了。

作者刺猬先生2019年08月16日 17时08分

电影《上海堡垒》的初次争议来源于同《流浪地球》的“捆绑宣发”,被认为是蹭了大热电影的热度,但就实际情况而言,这很可能是被外界误解了。在2018年中国科幻大会上,2006年开始连载,并于2009年推出单行本的《上海堡垒》在影视化方面是和前者平级的热门话题之一。两部影片出品方的合作也的确在《流浪地球》上映前便已经开始。

造成这种误解的部分原因,是同为3.6亿级投资体量下悬殊的质量对比。与席卷46亿元人民币票房的《流浪地球》相比,《上海堡垒》目前票房才刚刚破亿,豆瓣评分更是惨不忍睹,被称作“超过了0%的爱情片”……这部接棒“小破球”的科幻爱情故事,终于在一系列的操作中烂成了一个都市传说。

目前豆瓣评分3.2,几大热门电影平台预计票房不会超过两亿

成为烂片之前,它曾被翘首期盼

2009年《上海堡垒》单行本出版后,以奇幻和青春文学见长的江南因此进入了中国科幻名人堂。《上海堡垒》的影视化道路始终被人期待着。

以今天的眼光看来,小说《上海堡垒》中军事常识储备羸弱,过多的太空歌剧元素让其科幻属性显得轻且浅,但10年前或更早的国产科幻普遍追究立意高度和宏大叙事,这部作品在当时大幅度更新了国内读者对于“本土科幻”的固有印象——一方面,人物并非被某种哲学思潮或集体叙事捆绑的戏偶,而是真正倾注了作者的情感。另一方面,情节设计精细,却没给人太多的雕饰感,设置在近未来的时间点和大量熟悉的生活细节让读者有了相当良好的代入体验。

作者巧妙地将人物个性和成长安插在了小说的细节里,使故事的升华有了现实根据——原作小说中,在紧张的战争间隙,肩负着拯救和保卫上海重任的年轻人们会在旧机房里打上一局《帝国时代2》,那些在游戏中畏首畏尾或得意忘形的表现,都是为后文埋下的伏笔。恒星际战争的残酷和青年生活的温度,在这样一种别样的架构下联系了起来。

我的房间是1103,床单又没有换,打开暖瓶,里面空空的。我把花扔在桌上,刚坐下,外面就传来敲门声。我打开门,一个高个子立刻把脑袋探进来。“江洋,帝国?”高个子一张瘦脸,两颊像是被刀刮了似的线条犀利,两只眼睛精光四溢的,他正挑着眼角看我,倒像是挑衅。“还有谁?”

——《上海堡垒》第五章

原本来说,这本小说有充足的理由拥有一部成功的影视改编,可莫名其妙的努力方向和对科幻尺度的错误衡量,在不同程度上扼杀了这种成功的可能性。

《帝国时代2》是微软在1999年发行的即时战略游戏

南辕北撤的影视化道路

有人把电影版《上海堡垒》的超低分归咎于“对流量明星不满的集中宣泄”和“对科幻加言情组合的排异感”,这些问题或许都存在,但相较于剧本本身的支离破碎和逻辑不通而言,上述问题可能都仅仅只能被称作瑕疵。

当观众抱着“看本片如何还原原作”的心态进入影院时,最让他们难受的应该还是“幼稚、低劣,且和原作关系稀薄”的剧情本身:那些散落在故事中,分布于每一个科幻情节间的感情线索、生活化的细节,在大量的删减改编后变得稀少且缺乏联系,严重影响了角色行为的合理性。

同时,原作中“有缺陷但还算自洽”的科幻设定在魔改后糟点满满——原属于地外科技的堡垒和武器成了“中国创造的科学奇迹”,角色间的人情味和松弛感被紧张的军事题材风格替换……整个故事被笼罩在了一股奇特而荒诞的狭隘情绪当中。

演员的采访很难让人相信她读过原作

更多线索表明,电影中令人绝望的表现,可能是一种“故作姿态”的产物:人们在影片上映前的预告片和剪辑花絮中,发现了“大量理应出现但并未被放入正片的内容”。《上海堡垒》现在呈现出的粗糙单薄的故事面貌可能不完全是因为创作者的认知不足——事实上,导演和演员对青春剧怎么拍都更为擅长。

所以,这也许是一个刻意选择的结果:或许是看到了《流浪地球》的“以硬制胜”,又或许是过度敏感于舆论上对科幻作品的看法和态度,出品方在上映前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就是不惜减弱作品的特异性,不惜牺牲作品的完整性去剪辑影片,以为这样可以向已经通过市场考验的成功作品靠拢。

这段在原作中无比重要的情节,仅存在于预告中

科幻电影元年的Side B

正如我们在《流浪地球》上映前并未想到中国科幻可以呈现出如此波澜壮阔的幻想一样,大量被影视作品带起的新生代科幻迷们也没有完全体会到中国科幻的广阔和缤纷。早在10年前,当不少人的科幻观点还梭巡于宏大叙事的深刻和宇宙战争的爽快间时,中国科幻本身已经进行了一次艰难但可贵的跳跃。

在那些上升到人类高度的讨论之外,刘慈欣也有着《诗云》《乡村教师》《带上她的眼睛》这样立足于中国大地的绵长想象。当时的年轻科幻作家已经在尝试探讨着更多的东西,比如勾勒“未来年轻人怎样生活”的细节。

但在科幻电影领域里,创作者们对科幻文本这一面的呈现依然让人沮丧:《疯狂的外星人》里的笑点毕竟和《乡村教师》的温度迥异,而《上海堡垒》这样原本以星空战争为幕布的青春题材,再度陷入了“未来年轻人生活在真空里”的失真感——在大银幕上,那时年轻的人们在做什么依然只是一个空洞的剪影,缺乏细腻的表现,甚至没有。

鹿晗在片场拍戏时,手机游戏长期在线,甚至打过通宵。在影迷探班时,曾经有电影《上海堡垒》的关注者对此大感不满,并对演员的职业素养提出了一些悲观的看法。但老实说,在我听到这个“负面新闻”时其实还怀着几分期待,因为那场充溢着亲情与友情氛围的《帝国时代2》对局,需要这么一个本色出演的快乐玩家。

然而最后,他们还是把这段剪掉了。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作者 刺猬先生

查看更多刺猬先生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