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爱恨交织的游戏预购

蛋糕没得吃,看看包装盒也是好的。

编辑窦宇萌2019年07月23日 18时59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老师又病了

还有两天。

准确来说,是53个小时,即3180分钟。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办公楼外的日头火辣辣地晒着,等它再转过两圈,新的希望就将降临。

剧透党已经将消息散布遍了论坛,舅舅们比赛似的甩出一个又一个新情报,但我的手上还是空空荡荡,没有卡带、没有下载码,什么也没有。

你们猜得对,我在不久前预购了《火焰纹章:风花雪月》,现在正眼巴巴地等待着游戏解锁。

我决定了!我要选美少女最多的阵营

从绝对理性的角度来说,“预购”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好选择。游戏卡带发售后跌价的多,涨价的少,更何况想象中的游戏和现实中拿到的成品可能完全不是一副模样。

当然,为了吸引玩家预购,游戏公司也总会提供一些奖励。但过于丰厚的预购奖励也会影响游戏平衡,想象一下,假如预购奖励是一把破天神剑,随后购买的玩家岂不是永远失去了拿到它的机会,一气之下,潜在玩家们选择干脆不买也并非全无可能。因此,游戏的预购奖励常常是些数字设定集或原声音乐CD,这样的周边礼物既讨好了核心粉丝群,又不至于在预购玩家和大众玩家之间制造出过于强烈的等级差。

《只狼:影逝二度》的预购特典之一便是设定集

“预购”的理想情形自然是玩家按时拿到满意的游戏,如愿成为第一批进入游戏的开荒者,游戏公司提前收拢一批资金,并得到适当的市场反馈。只不过,并非所有的游戏预购都能收获宾主尽欢的结果:近如《圣歌》,远如《最终幻想15》,我身边有些预购过这些游戏的玩家,他们一边用钱包抽打自己的手掌,一边叫嚷着:“我再也不预购了!”

但这些人转眼就会把自己的誓言丢到九霄云外。“预购”就好比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分别。就像我其实完全弄不明白,我在半个月前买《风花雪月》和在发售之后买下它究竟有什么分别,但我的手、我的心灵、我的钱包联合在一起,强硬地告诉我不预购不行。

很久之前,我在上学的时候路过一家游戏店。他们把即将上市的游戏摆在店内的最醒目位置,涉世未深的我喜洋洋地冲过去打算掏出钱包,幸亏店员走过来拦住了我。他打开游戏的包装,告诉我游戏本体卡带要在一个月以后到货,现在我只能把包装盒买回家,并且在30天后拿着包装盒过来领卡带。

我那时候还不明白,没有游戏的游戏包装盒怎么能卖得出去?这就像没有蛋糕的蛋糕礼盒、没有礼物的圣诞袜——我那时还不懂什么叫“留个念想”,也不明白商家用来促销的许多手段。

礼物盒到了时间才能拆开

在更小一点的时候,我还喜欢在老师上课的时候拿出计算器,算一算距离放学还有多少时间。算完了小时,我还要算分钟数、秒数。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再算上一遍,每当计算器屏幕上的数字不断减小,我都感觉自己离快乐更近了一点。

2

编辑 窦宇萌

本体是只喵啦

查看更多窦宇萌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4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