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中穿起游戏里的重甲,我体验了一次货真价实的全甲格斗

相比起身穿70斤的铠甲,还是在家吹着空调“砍人”舒服一些。

编辑牛旭2019年06月18日 18时13分

在“骑马与砍杀”的世界里,我曾经一度征服整个卡拉迪亚大陆,就连哈劳斯国王也曾经被我一枪挑下马。而在冷兵器格斗游戏《雷霆一击》(MORDHAU)中,对手换成了其他玩家,我也因沉迷1v1战斗学到了不少战斗技巧和动作。其实,我对冷兵器格斗一直都挺向往,也因在各种媒介上见得不少而有些自信——可这种自信是建立在没有亲身体验过的基础上。一旦有所体验,自信立刻就烟消云散。

玩家们或许对中世纪题材或各类奇幻游戏中的重型装甲有印象,它们体积庞大,防御力和重量都颇为惊人。相应地,身着重甲的角色也会笨重许多。那么,身着重甲的角色到底会有多笨重呢?最近,我体验了一把现实中的全甲格斗,对这种“笨重”有了最直观而切身的感受。

就算不打,穿上这套盔甲拍几张照也能让我非常满足

在开始前……全甲格斗是什么?

顾名思义,全甲格斗就是指穿上全套重型盔甲,以冷兵器作为比拼方式的格斗竞技项目。这项运动在现代发展时间不长,也就十多年光景,起先只是从前苏联解体出来的一些东欧国家在举办相关比赛,一直到近些年才有亚洲国家的队伍和选手参与。

由于缺乏一定的文化基础和相关支持,全甲在国内属于非常小的圈子,我本次参加的体验活动属于一个由相关爱好者发起的实验性质活动,主办者“虎贲红星队”是“虎贲骑士团”下的一支队伍,属于爱好者自发的松散组织,在一些国际比赛中会和国内的其他队伍共同组织成中国队参赛,其中并没有统属关系。这次体验活动不光是虎贲红星队带给爱好者的一次体验机会,也是他们尝试招募新人的一种方式。

穿着盔甲“打架”,这种运动方式听上去就非常危险。不过据队员们分享,其实全甲格斗的受伤情况和足球比赛差不多,大多都是因为倒地或劳累过度造成的磕碰、拉伤,毕竟盔甲本身由现代科技打造,能给参与者的身体提供足够的保护。

当然,“安全”也要建立在有所准备的基础上。在体验开始前几天,虎贲红星队的队员“麻雀”就在群聊里不断嘱咐相关安全事项。比如在全甲格斗过程中,刺击是绝对严禁的选项——大多数盔甲上都有缝隙,刺击会导致武器尖锐的一面滑进缝隙中,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同时,参与者还得注意武器碰撞迸发的火花(概率极小)、头盔和护甲压迫下造成的窒息和憋闷(同样概率极小),此外,过热还能造成中暑等其他潜在危险。

虎贲红星队员们的训练非常卖力

在全甲体验环节正式开始前,虎贲红星队的队员们先带我们体验了海绵剑对抗——这有利于参与者提前熟悉后面的穿甲战斗需要使用到的招数。沉甸甸的海绵剑并没有看上去的杀伤力那么大,陪练的麻雀在对战过程中非常照顾体验者的感受,几次被击中,我都没有太强烈的痛感。

我还额外尝试了一下长杆武器对战,白色的奇怪东西不是纸尿裤,是给新人佩戴的护裆

可穿上重甲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3个回合的海绵剑练习后,就是全甲的体验部分。全甲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分为不同部位的组合,整个穿甲过程比较漫长,两个人一起帮体验者穿也得前后穿个十来分钟。

老实说,穿着全甲有些意料之外的痛苦——全甲的组成部分,除了钢铁组合起来的甲片,还有厚重的棉服当做缓冲层,穿戴者经过剧烈活动之后,大量汗水难免浸入棉服里。等到我开始穿戴全甲时才发现,身上沾的汗水基本上不成问题,反而是头盔内衬里的汗水比较“致命”。因为头围比较大,佩戴头盔时我的嘴唇不得不和内衬亲密接触,那滋味的确难以形容。

我穿甲完毕的样子,由于腿太粗,我只能放弃腿甲

我佩戴的头盔是队伍里已知最大码的头盔,即便是这样,还是显得非常憋闷,外界绝大部分声音也被头盔所隔绝,想要沟通或是倾听,都需要加大分贝。由于不能配戴眼镜,外加视野被链甲分割开,我在头盔里只能大概看到模糊的人形,这真的是没想过会遇到的困难,毕竟在游戏中,就算是套用全面盔的情况下,第一人称的视野也是无比清晰的。

整个穿甲对战的过程也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我尝试使用在《雷霆一击》里非常吃香的“假动作战术”,也就是挥砍过程中突然变换攻击方向,打击对手毫无防备的区域。不幸的是,武器本身分量很重,再加上我挥砍和瞄准的动作不熟练,就算成功变招也会被对方的武器招架住,而且第一次骗到对手后,这一招就没有使用价值了,因为在这个间隙里,对手用盾牌怼我脸的效率往往比招架更高效。

姜还是老的辣

无论是“骑砍”还是《雷霆一击》,我最熟练的战斗方式都是刺击,毕竟刺击速度够快,不容易格挡。而在整个体验过程中,即便知道规则禁止刺击,我也还是会下意识地伸直武器,这是因为陪练者会主动贴近我,尝试用身体锁住,或是用腿绊摔。

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全甲格斗比赛的规则实际上比较提倡绊摔,因为一旦有人倒地,他的对手便会立刻拥有10秒钟的不限制攻击权,也就是按在地上“摩擦”。陪我体验全甲的陪练者是虎贲红星队的队长“银月”,他的绊摔技巧非常熟练,在体验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在双手胶着的情况下试图绊我的小腿,虽然我尽力反抗,但最终还是输在体力上,在即将被按倒在地之前示意停止。

摘下头盔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认,“骑砍”类游戏里学到的经验在全甲格斗里完全派不上用场,要不是两位队员手下留情,我可能会被“抬出场外”。

“丢盔弃甲”

相比爱好者们的疲惫表现,虎贲红星的队员们就显得生猛许多:整个体验下来,麻雀和银月二人像是来了一次修炼,两位壮汉从下午开始陪体验者打到半夜。最后,穿着全甲的银月只能躺在地上缓解疲惫,麻雀倒还生龙活虎,他一边抽烟一边和还没散场的体验者打哈哈。

在游戏中,哪怕是一名普通的敌军都能穿上重甲自由活动,更不用说作为天选之子的主角了,可一旦离开键盘和手柄,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听麻雀说,这次体验对新人来说已经非常留情了,这绝非吹牛,穿甲间隙,我观看了他们队内的练习环节,就算重甲在身,他们行动起来依旧非常灵敏,刀剑砍在盾牌和盔甲上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慌,而且接连不断,再反观体验者的打击过程(尤其是我),就像是三流古装剧里的战争戏那样温柔。

队内训练有多硬核,看看天花板上被打掉的灯就知道了

麻雀说,自己初体验的时候遇到了经验丰富的老手,几乎被“打死”;银月的故事则更加“残忍”,同期加入队伍的一批新人里,他是唯一坚持下来的那个,初体验就被全甲格斗难度劝退的人大有人在。听队员们说,在国际赛场上,那些人高马大的斯拉夫人动起手来可一点都不会顾及别人的人身安全,严苛的训练看来很有必要。

全甲格斗不是一个经济实惠的竞技方式。麻雀说,他们这是在搞负收益活动,别的爱好者群体聚会顶多要打车,他们得找货拉拉(一款租赁小货车的软件)才能拉得动武器和装备。一套能够实战的全甲价格可能要达到数万人民币,而且训练过程中,盔甲和武器都是损耗品。在体验当天,队员家宝从塞尔维亚赛场带回来的长剑就被劈断了剑尖。据说他对这把剑一见倾心,拿到手就不愿意撒开,可惜这次损坏后,也许是出于长度和平衡性的考虑,这把剑已经面临彻底报废,2000多人民币就这样付诸东流。

一把带着荣誉的剑

在临近散场时,主办者象征性地给了我一枚“新兵徽章”,并且问我是否有兴趣继续参加训练,或者正式加入到这项运动中。我嘴上说考虑一下,实际上已经下定了决心,除非我能像队员们那样有惊人的毅力、足够强大的体能,还有不怕伤痛的勇气,不然比起热烘烘,喘不过来气的全甲,还是吹着空调在家“砍人”更加享受。

1

编辑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颗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