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幸运的人

这是一位遗忘之峰上的登山客。

实习编辑李应初2019年05月10日 17时5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前一阵子我去到安徽铜陵,记录了阿尔法魔兽团队的部分开荒过程。我在文中多次提到了二细。他是一位实力超群的玩家,也是一名性格鲜明的主播。

在一个“烟雾缭绕”的凌晨,二细向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二细是甘肃人。他的ID来自于家乡著名的牛肉面——“二细”是面条宽度类别的一种。

我所知道的“二细”大概是这个宽度

因为觉得上学“没意思”,二细高中的时候一度辍学。二细说,他那时当过木匠学徒,干过网管,甚至“在地下赌场当过荷官”。

但他还是决定要考个大学。复习的时候,青梅竹马的初恋女友会给他送来学习资料。

谈到这里,二细无奈地笑了笑。“她现在是天体物理学博士啦,”他比划了一下,“就是研究宇宙的那种。”

二细考取了兰州大学,学的是应用物理。没过多久他又不念了。

“宿舍里6个人,只有我一个玩游戏。晚上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学习——他们一天到晚就盯着书看,其实成绩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认为身边人的行为是促使他退学的重要原因:“我想了想,再读下去我可能就要变成和他们一样了,那不是××嘛。”

从大学“逃离”之后,他跑去学装修。“我就跟在老师傅旁边,给他们打下手。我不要钱,他们肯定没意见。”

小有所成之后,二细决定出来自己干。他既画设计图,又算报价,从采购材料到现场监督,都由自己一人完成。“我就搬了张凳子坐在那儿,看着他们干活,发点烟什么的。”

“当时市场价格都不透明,我想报多少就报多少,”二细回忆说,“我做的第一户连设计费都没收,最后装修完的时候家具都给他弄好了——虽然用的全是便宜货。”

这户人家给他介绍了不少生意,二细的客户越来越多。

在那段时间里,他从中午开始工作,晚上就在网吧通宵玩游戏,玩得最多的是《DotA》,其次就是《魔兽世界》。

《DotA》6.75的载入画面

那正是Ehome战队所向披靡的年代。二细曾经想成为一名《DotA》职业选手,他当时在各个平台上都能打到顶分局。

“像Maybe之类的,当时经常排到一起打,”他喝了口啤酒,“Xiao8是最菜的一个,现在你看看,冠军队长。”

Xiao8前段时间因为战队的人员变动受到网友的嘲讽

《DotA》战队没有找到二细,《魔兽世界》公会“塞纳”却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塞纳正是七煌的前身。“当时‘隐藏’找到我,问我想不想打职业。”二细回忆说,“我当时干装修一个月能有一万多,他开的工资只有两三千,但我想了想,还是去了。”

“就是想干自己喜欢的事。”他补充道。

二细把装修的资源全部转让给了哥哥,孤身踏上旅程。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打《魔兽世界》这么赚钱。”

在《巫妖王之怒》后期,他们每天只打一两个团就有令人满意的收入。消费老板们的钱源源不断地进入他们的口袋,多到甚至“不知道怎么花”。二细对当时的情形印象深刻:“我们白天打团,一下班就去夜总会,喝酒喝到天亮。”

从《大地的裂变》到《熊猫人之谜》,二细一直在副本外面替补。他一直希望自己能打出成绩,而这个机会在“悬垂堡”才姗姗来迟。

“那时候直播行业刚刚开始,公司当时鼓励我们开直播,一人给500块补贴,我就去了。”

那是他第一次站在开荒的第一线,也是《魔兽世界》最高难度副本的首次直播。

“地狱火堡垒”的阿克蒙德,二细所在的七煌拿到了国服首杀

二细突然就火了。“可能是因为我们拿了首杀,加上我用的惩戒骑当时算比较冷门的,所以看的人比较多吧。”他向我解释自己“爆红”的原因。

在此之后,二细将直播当成一项重要的工作。时至今日,他已经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我从来不顺着观众,想看就看,不看就赶紧滚。”他笑着说,“我也从来不封人,谁要是喷我,我就骂他。”

也许是一个国服首杀让二细萌生了想要赢过国外公会的想法。他认为,正是“世界首杀”这个目标让他在《德拉诺之王》之后的“职业圈大震荡”中选择了阿尔法。

“断风贤这个人虽然说话比较‘梗’,现在年纪大了玩得也菜,但是他是真的想赢。”二细这样评价阿尔法的创始人和团长。

事实上,在《军团再临》的第一个团队副本“翡翠梦魇”中,刚刚成立的阿尔法遭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当时二细的前队友愿意用10万块钱“转会费”把他挖走,他内心里相当动摇:“我在想,我有钱不拿不是傻吗?”

他给自己定了个期限:如果“暗夜要塞”拿不到国服首杀,他就离开阿尔法。成绩给了他最好的回答——他们“弯道超车”,率先击杀了古尔丹。

“暗夜要塞”的最终Boss古尔丹

“当时,‘树’想了一个很大胆的战术,断风贤想要试试。他和我们说,‘我为此负全责’,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拿不到首杀,我们可以随便走。”二细回忆说,“开荒完以后我想,就是这里了。”

他和阿尔法一路走到今天,成绩还不错。

在我看来,二细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改变了很多。他曾在直播间大骂NGA三字经,现在每个副本开荒完就会去NGA发攻略帖;他长年坚持用骑士开荒,如今只要团队需要就最先换上适合的职业。

“现在没有那种‘我必须最牛’的想法了。”他笑了笑,“过了就行,过了就行。”

《魔兽世界》已步入暮年,工作室越来越多,“老板”却越来越少。直播行业从过度膨胀的状态慢慢收紧,平台对于主播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苛。

他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

二细在Method世界首杀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之后的感慨

青梅竹马结婚的时候邀请了他,二细以没时间为由推托了,让自己父亲去参加婚礼。“我其实是有空的,”他狠狠吸了一口烟,神情有些激动,“可是你让我怎么去呢?”

我提出了一个设想:“如果当初大学继续念下去,或者当时去打《DotA》,也许状况会比现在好得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做了别的选择……”

他打断我:“我没有那么多想法。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钱赚,已经很幸运了。”

1

实习编辑 李应初

大人不及格。

查看更多李应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