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留意过游戏中出现的艺术品吗?

如果你是个对艺术和历史感兴趣的玩家,就会发现电子游戏里的真实艺术品还不少。

作者游莉2019年03月28日 15时00分

主机游戏玩家,孤独;文艺青年,感性。

一个文艺的主机游戏玩家,又孤独又多愁善感,容易得“抑郁症”。比如我小时候就总一个人闷在家里,花半个月时间打通一款RPG,被剧情感动得痛哭流涕。经过多年磨砺,这该死的病总算随着心态的成熟痊愈了。

可是游戏的画面越来越强,离现实也越来越近,游戏的制作者们已经不满足于仅仅还原现实中的场景了,他们开始了一项新的丰功伟业——还原现实中的艺术品。

这可害苦了我,文艺的游戏制作者们竟如此难为我这种文艺玩家,他们在游戏里加入现实艺术品,我就要致力于在游戏中寻找这些艺术品!

就这样,抑郁症刚好,我又患上了“强迫症”。

《漫威蜘蛛侠》中的东洋美术

前不久,我在《漫威蜘蛛侠》这款PS4独占大作上投入了不少时间,具体如下:白金花了3天,看艺术品花了3个月。

这款游戏中的反派角色Fisk是个热衷于收藏古代日本艺术品的家伙,他的收藏品我们可以在游戏中第一次控制女主角MJ的时候,用游戏内置的拍照模式看个够,比如下面这幅:

《漫威蜘蛛侠》的实机截图

这幅浮世绘名叫《相州七里滨》,描绘了站在相模湾旁眺望富士山的景象,作者是浮世绘大家葛饰北斋(1760~1849)。游戏对这幅画采取了做旧处理的方式,画的背景变成了古色古香的发黄画纸,但这反而丧失了原画的重要特点——全蓝色。

《相州七里滨》原画

葛饰北斋创作它时,选用了当时刚刚从欧洲传入日本的最新颜料——普鲁士蓝,他娴熟地使用这种颜料表达了色彩深度的变化,体现了山、林、天等不同景物的立体感,也因此让这幅画具有了很高的艺术价值。

要说起《漫威蜘蛛侠》的制作组,他们可真喜欢日本古典美术,尤其是风景题材,除了上面这幅,还有下面这些:

与谢芜村创作的《山野行旅图屏风》,现存于日本甲贺博物馆,上为游戏截图,下为实物

柴田是真创作的《鸟鹭图屏风》,上为游戏截图,下为实物

创作者不详的《四季草花图屏风》,现存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上为游戏截图,下为实物

式部辉忠的《花鸟图绘》,游戏中只出现了右半部分

在这些恬静的山水鸟兽画中,我还发现了两件非常“不合群”的作品,一件是二代目歌川国辉(1830~1874)创作的《八百屋的阿七》,“八百屋”是蔬菜水果店的意思,画中这位名叫阿七的少女是蔬果店老板的女儿,也是日本17世纪的传奇人物。相传她在庙里避难时与名叫吉三郎的青年相遇并坠入爱河,但此后随家人离开了庙宇,不得不与吉三郎分离,悲愤之下她一把火烧掉了自家的蔬果店,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过上避难生活,与吉三郎重逢,却被官府处以火刑。

这段传奇故事后来被改编为落语、歌舞伎等多种传统艺术,至今都在不断上演。

二代目歌川国辉创作的《八百屋的阿七》,上为游戏截图,下为实物

另一件“不合群”的是一幅书法作品,作者是日本平安时代的政治家和书法家藤原行成(972~1027),书写的内容是我国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自传性质的《醉吟先生传》,描绘了白居易晚年辞官回乡后每日饮酒、赋诗的隐居生活,充满晚年的放纵与对时事的感慨。

游戏中出现的《醉吟先生传》,原作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不过人有失脚,马有失蹄,蜘蛛侠也有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漫威蜘蛛侠》中出现的这些艺术品并不全都是现实存在的,有一些是从公共图库里随意选取的,这就很容易闹出笑话。

游戏中出现多次的两张浮世绘

这两张浮世绘在游戏中出现了很多次,其实他们是同一张画被切成了两部分,原画是这样的:

原画,一幅“自称”描绘了富士山夜景的图

这幅所谓的“富士山夜景”是从公共图库里选取的,不但出处不明,还闹了大乌龙:画的左下方署上了日本江户时代著名浮世绘画家歌川国芳(1798~1861)的名字,而上方那些小字则是一首“狂歌”(一种以暗讽为主的诗歌),内容如下:

春風に/

笑う梅の香

あわ雪も

とけて流るる

浅沢の水

我试着把它翻译成了汉语的五言诗:

早来春风处,

暗香笑梅开。

淡雪融流去,

浅泽水始来。

这首狂歌是江户时代的狂歌师蓝臼舍的作品,熟悉日本文学的朋友应该看出来了,这首狂歌描绘的并不是富士山,而是日本的另一个风景胜地:江之岛。

是的,歌川国芳绘制的原画其实是江之岛,这首狂歌原本也是题在这幅画上的:

歌川国芳笔下的江之岛,原作现存于日本藤泽浮世绘馆,画家的署名和题写的狂歌清晰可见

很明显,之前说的那幅画的署名、题诗,甚至太阳和云朵都是把这幅画里的要素拼接过去的,是一幅不折不扣的伪作。制作组就这样把一幅欺世盗名的伪作搞到了游戏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游戏中居然删去了歌川国芳的署名……你说,他们到底是懂还是不懂。

《漫威蜘蛛侠》的制作组其实是在到处搬图,网友在游戏里还发现了另一个巨大槽点……

《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的西洋美术

作为有“强迫症”的文艺玩家,就算《漫威蜘蛛侠》里的艺术品再真实,一旦有了污点我就无法忍受,于是我把挖掘艺术品的目光投向了另一款游戏:《生化危机2:重制版》。

这次就舒服多了,因为《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警局本身就是美术馆改建而来的,场景中登场的美术作品比起《漫威蜘蛛侠》自然要真实许多,比如:

弗朗索瓦·布歇(1703~1770)创作的《梳妆的维纳斯》,上为游戏截图,下为原画

查尔斯·伊格汉姆(1797~1863)创作的《卖花姑娘》,现存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让·韦尼克斯(1640~1719)创作的《静物·狩猎战利品》,这幅画真是凸显了局长那变态的“狩猎”爱好

比较有意思的是下面这幅《年轻女子画像》,是不是很多人在游戏中看到这幅画的时候都以为是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事实上,作者罗伦斯·戈尔迪创作的很多肖像画都以酷似《蒙娜丽莎》而闻名,至今都有很多学者致力于研究罗伦斯与达·芬奇之间互相影响的过程。

罗伦斯·戈尔迪创作的《年轻女子画像》

不止美术作品,《生化危机2:重制版》里还出现了西洋歌剧,克莱尔篇中控制雪莉在孤儿院冒险的时候就可以听到局长正在一边剥制标本,一边播放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的第三幕。

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音像制品封面

其实“生化危机”系列从初代开始至今,每一作都有无数西洋美术作品出现,日本的“生化危机”爱好者カエサル和他的外国朋友Ridley合作的电子书《“生化危机”中的西洋美术研究》中,就向读者们展示了《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妮卡》中亚修福德家族历代家主的画像出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此书

书中列出的亚修福德家族历代家主画像与世界名画的对比,只有一幅出处不明……

不过,你们以为“生化危机”系列里就没有过伪造艺术品的黑历史吗?错!就在《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前身——原版《生化危机2》中,CAPCOM就干过伪造名画的勾当!

在原版《生化危机2》中,当你来到警局2层东侧美术室的时候,会看到地板上放着这样一幅画:

为了让大家看清,我大幅调高了游戏截图的亮度,请注意左下角那幅画

这幅画就是CAPCOM伪造的,作案手段是把下面两幅画拼在一起:

这是用两张都被认为是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画作拼贴的,右图还做了翻转处理……

如果大家觉得这样还是不足以看清的话,不要紧,CAPCOM在续作《生化危机3》中居然再次顶风作案,把这幅画又挂到了钟楼通往医院的走廊上!

这次够明显了吧……

这是拼贴后的效果

你说CAPCOM图个啥呢?为了这种基本上没人会注意的地方如此大费周章去加工名画,恐怕只能理解为游戏艺术家的偏执了……

Steam上的文艺游戏《Occupy White Walls》

那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款真实还原各种艺术品的游戏呢?我这个“强迫症”患者苦苦寻觅,居然在Steam上发现了这么一款独立游戏——《Occupy White Walls》。

这款游戏刚刚推出不久,还处在早期测试阶段

《Occupy White Walls》的画面

这是一款模拟经营游戏,玩家要在游戏中打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博物馆,然后等着游客们来参观,用赚来的门票钱去购置新的艺术品,随着等级提高,还可以解锁更多新的建筑材料,并进行博物馆的改扩建工程。需要重点强调的是,这还是一款在线游戏!玩家的博物馆随时可能有其它玩家来参观,大家一起提高文化素养。

这款游戏神奇的地方就是,里面登场的大量艺术品全都是现实中的。哪怕不当游戏单作为一个庞大的资料数据库都够格了,而且每一个作品都可以仔细瞻仰、观摩它的细节,像我这样的文艺玩家们光在游戏里面看画大概就能看一年……

游戏中登场的所有艺术品都是真实的,还可以看到其它玩家写的作品观后感

还有更神奇的地方:这是个免费游戏!免费游戏!免费游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你还不是一个有“强迫症”的文艺玩家,那么可以先尝试喜加一,搞不好玩着玩着就激发了自己的艺术细胞,从此改变人生道路……

结语

如果你是个对艺术和历史感兴趣的玩家,就会发现电子游戏中出现的真实艺术品还有很多,比如“刺客信条”系列当中,从古希腊、古埃及一直到近代,游戏里复原了大量历史上的建筑、人物、事件,当然也包括艺术品,游戏里甚至还内置有导览模式与介绍,可以让你更好地理解这些艺术品的来龙去脉。

《刺客信条:起源》中的纳芙蒂蒂王后胸像,现藏于德国柏林博物馆

至于我这种已经成为文艺玩家的人对这些游戏的态度嘛……嗯,最近游戏太多了,先玩通《只狼》再说吧!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3

作者 游莉

吉野山 峰の白雪 ふみわけて 入りにし人の 跡ぞ恋しき

查看更多游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