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我再也不会跟游戏里危险驾驶了

马达一响,集中思想,车轮一动,想到群众。

编辑牛旭2018年10月30日 18时29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我家小区的入口挨着一条车流很多的道路,前阵子,随着道路改造这里终于有了斑马线和红绿灯,人们不用走过街天桥就能穿行到另一个小区。但我也宁可绕路也不会再走这条斑马线了,就在上个礼拜,我差点被这条车道上闯红灯的大卡车轧死。

感谢老师和家长的教育,就算路上一辆车没有,只要有灯且没坏,我就会等红绿灯。那天夜里也是一样,我耐心地刷着手机,等绿灯亮起才迈步向前。即便绿灯,我仍习惯性地左右看了看两边的车流,确认都停下了才闷头前进。就在我走到将近一半的时候,一辆大卡车从我右手边等红灯的货车旁冲出来,几乎是贴着我的脚尖开过。大卡车带动的气流糊了我一脸,刹那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大约是耳机里容祖儿翻唱的《月半小夜曲》副歌结束之后,后面的行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跟着挪到了马路对面。提醒我的人是个穿着黑皮夹克的中年大叔,从他的口型推断应该是在问我“没事儿吧”。我摇摇头,在路边点起一颗烟,从来不会在路边蹲下的我,失了魂一样蹲到烟屁烫手才起身回家。

那辆卡车就像是《欧洲卡车模拟2》里这种,如果我当时走得快几步,现在就是“一摊”编辑了

老话说:“马达一响,集中思想,车轮一动,想到群众。”我不知道那个贴着我脸前冲过去的大卡车司机想没想到我这样出现在他视觉盲区里的群众,忘记没忘记他开着几吨重的车是不是应该对路人的安全负责任。我不知道大卡车司机的脑子在想什么,能这样横冲直撞开车,我想他肯定是把开车当游戏了。

和绝大部分刚开始接触“侠盗猎车手”系列的90后玩家一样,在游戏里开车撞人曾经是小时候的我最钟爱的娱乐项目之一。这个习惯也带进了其他游戏的日常里,在游戏过程中感觉不顺的话,倒霉的行人就会变成我的发泄目标。除了行驶时故意撞人之外,在一些任务中如果需要抓紧赶路,撞车、撞人更是家常便饭。

Rockstar Social Club网站记录下了我在《侠盗猎车手5》在线模式里的车辆撞击数据,如果算上系列所有的碰撞次数,这数目怕是要翻几十倍

毕竟做得再精细,那些游戏中的路人也只是被贴图包裹的一堆数据。我横行在路上,违反无数交通法规时不会去在乎这些“路人”有什么样的人生经历,被撞后会不会在痛苦中呼救,临死前脑海里会不会走马灯一样闪过人生片段。我想如果那位司机脑子里哪怕对路人的人身安全有一丁点在乎,都不会在红灯的情况下还踩着油门冲过斑马线。

“侠盗猎车手”世界里“路人”随时面临种种死亡风险

还记得考驾照的时候,我的第一节课并不是摸车,而是在一个放满赛车游戏座椅的机房先学习模拟机驾驶。上课前我听说这科目可有可无,等我去了之后果然发现,几乎所有学员都跳过了这节课,整个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或许是实在没什么难度,在教会我基础操作后,教练就捧着茶缸子去沏水了,临走前嘱咐我自主学习,最好等课时到了再走,不然太早了没有班车回去。

大概就是这样的模拟机

喜欢玩游戏的我对驾驶模拟机饶有兴致,除了熟悉操作基础,开了一阵我就玩心大发,想看看模拟机有没有奖惩机制,于是开始在模拟机上尝试撞车撞人。但除了被撞的一方的动作会有变化,我自身视角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这样下来没多久我就玩腻了,一看表,下课还早,于是就只好继续冲撞来打发时光。

不知道撞了多久,我才发现教练已经捧着蓄满水的茶缸子站在我身后,用十分复杂的表情看着我在模拟机上驾车追逐路边自行车的荒唐画面。接下来的课时里,他拉着我语重心长地解释安全驾驶的意义,还告诫我一定不要养成这种把人命当儿戏的习惯。“你要记着,挡风玻璃外面都是和你一样的人,遵守交规是对他们的安全负责任。”教练说得非常认真,一直到课时结束,也没再去给茶缸子续杯。

模拟机的游戏画面跟《暴力摩托2008》没什么区别,撞击的效果也几乎一模一样

因为觉得平时游戏中车感不佳会对现实中练车有负面效果,我曾经在驾校班车上猛玩《狂野飙车8:极速凌云》,并且坚信这一行为会对我的车感有很大帮助。事实是我的车感的确变得更好,而且不光是体现在开真车上。在听从了教练师傅“眼睛盯着远处,就不容易开歪”的建议之后,我连通了游戏里几个关卡而且达成了无碰撞通关的要求。这更坚信了我觉得游戏里的车感跟现实是互通的理论。

《狂野飙车8:极速凌云》,在iPad上玩这样一款赛车游戏体验极佳

本着赛车游戏能帮助我在现实中找寻车感这个想法,我打算先在游戏里练车,找到手感再去开亲戚借给我练手的真车。而那天夜里,大卡车司机的疯狂让我彻底断了这个念想。虚拟世界里你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出错也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真的握住方向盘的时候,你的责任感是此前的模拟训练所无法还原的。比起找“车感”,认真仔细地熟悉路况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这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行人的安危负责。

当然,我并不认为人们会把游戏中的危险行为带进现实中,我一直觉得只有那些心理有缺陷的人才会这样做,而不是游戏本身存在危险行为元素的问题。人人都有邪念,而那道把邪念和行为分开的保险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声名狼藉:次子》中,或许你无法选择一个角色的出身,但你可以左右他的选择来改变角色的未来,就像你对自己人生进行选择时一样

关于那晚的事情还让我想到了在游戏中对于生杀的抉择。在一些游戏塑造的虚拟世界里,细节刻画的精致与剧情对情感的烘托会让我有所感触,比如在《巫师3》里面,杀死一只狼都会因它临死的呜咽和挣扎心生悔意,《这就是警察》里看着只有证件照的同事被我出卖致死也都会让我感到愧疚。唯独在无数开放世界的游戏中,我可以面无表情地碾过无辜路人,然后把他们远远甩在视线之外。不过在差点被大卡车轧死后,我已经不再这么做了,或许是因为有过一次感同身受的经历的原因吧。

除了不敢爬高之外,在开放世界里我又新添了一个习惯:不敢驾车撞人

《荒野大镖客:救赎2》对开放世界的人事物细节做出的真实还原,在日后一定会影响到其他新作,像美剧《西部世界》中描绘的那种真实到让人难以自拔的开放世界,被开发成游戏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在能够以假乱真的虚拟世界里,随便一个路人都是活生生的样子,都有自己的性格、故事背景、他们的死亡也都会对你的游戏进程有着不同的影响的话,那么我也许会彻底戒除危险驾驶的习惯,甚至会仔细清点自己打出去的每颗子弹,确保不会错杀无辜。

既然无法分辨,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扯得有点远了,总之各位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论是行车还是过马路都一定要注意视觉盲区。就算咱们能从游戏中抽离,可在有些抱着侥幸心理的司机眼中,你我都只被当做系统随机刷新的路人甲乙丙,行人和交通规则的存在只是他们在不负责任的道路上畅行的路障罢了。

3

编辑 牛旭

如果真实世界里也有血条就好了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