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精灵宝可梦”:那些“魔法师”变出来了皮卡丘

宝可梦不仅能改,还能改来卖,然后再联机打比赛……这是一篇关于“精灵宝可梦”系列的“科普文”。

编辑熊宇2018年09月20日 15时24分

对于使用修改器,许多玩家持有的态度是“单机随便改,联机不应该”,但在“精灵宝可梦”系列的联机玩法中却存在大量修改后的宝可梦——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在“精灵宝可梦”中,对于那些修改的产物,玩家们称之为“魔法造物”,并将修改者称为“魔法师”。

尽管技术含量不算太高,但“魔法师”仍算一个技术工种——游戏中的修改有“合法”与“非法”之分,对于那些“合法”的修改宝可梦,没有任何技术手段能够检测出来,它们可以正常参加游戏中的排位赛,甚至可以出现在官方举办的宝可梦世界大赛上。相比于许多游戏中人人喊打的作弊者,玩家们对宝可梦中的修改现象显得宽容许多。

在有意与无意之下,“魔法”宝可梦被交换传播,并且还繁殖后代,早已遍布游戏世界。可以说,自从有了Wi-Fi联机,只要你把任何一代的系列正作玩到一定深度,便一定会接触到“魔法”宝可梦。

魔法与原生混合,构成了宝可梦世界的奇特生态。

无处不在的“魔法”宝可梦

早在可以Wi-Fi联机之前,“精灵宝可梦”系列游戏就已经有了修改器,可以修改宝可梦的各项属性,或者是常驻后台(这种多见于模拟器),在单机游玩中锁定HP等。不过,考虑到面联(线下联机)时,使用修改得太过分的宝可梦容易遭到小伙伴的物理攻击,在大多数时候修改都只是一种自娱自乐的行为。

这种修改器主要用于自娱自乐,在单机游玩中降低难度,主要针对GBA模拟器,有的不是以导入存档的方式修改,需要在PC后台常驻

从NDS平台发售了《精灵宝可梦:钻石·珍珠》(第四世代)之后,“精灵宝可梦”系列正式接入互联网,“修改”这一行为的影响范围便不再局限于单机游戏。

在第四世代之后,玩家可以使用网络对战,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训练师交手。开发者显然了解修改器的存在,因而游戏本身内置的检测机制可以检测排位战中的宝可梦是否经过修改(这一机制曾经过多次变化,下文所说的只是最近几代的状况)。

这种检测并不彻底,通过修改软件,宝可梦的属性、技能、性格、获得地点等信息都可以伪造,可以说,目前没有任何技术手段可以检测一只宝可梦是否是修改的(复制的宝可梦理论上可以检测,但实际执行比较困难,也没有被处理的先例)。

《精灵宝可梦:钻石》日版实体版封面,本作是NDS平台上最早的宝可梦游戏,支持网络联机(注意封面左下角的标志)

排位赛中的检测机制,检测的是宝可梦属性是否“正常”,即通过正常游玩手段能否获得这样的宝可梦、它在属性上是否超出了数据的限制。这也是宝可梦游戏中所说的“合法”和“非法”的差别,“合法”宝可梦,就是理论上通过正常游戏能够获得的宝可梦,尽管它是魔法产物,但数值都在正常范围内,在使用中和自己培养的宝可梦没有差别。

在第六世代(《精灵宝可梦:X·Y》)中加入的“奇迹交换”系统加剧了魔法造物的扩散。通过这一系统,你可以将任何一只宝可梦上传,并随机获得世界其他地区玩家上传的一只宝可梦。

对于新玩家来说,“奇迹交换”系统有多种用途:可以开图鉴,可以获得一只对于剧情模式来说极为强力的宝可梦,可以获得蛋种(游戏中孵蛋系统的父或母方),还可以交换到其他地区的宝可梦(游戏中的宝可梦会带有玩家现实所在地区的标记)。并且,“获得一只随机宝可梦”本身也是一件有趣且值得期待的事。

用于第六世代的修改器,这种修改器就需要导入与导出存档,并且也更为复杂

奇迹交换是一种随机交换,可以说是宝可梦世界中比较玄学的一部分——不仅因为它的交换是随机的,而且关于奇迹交换还有一堆“破坏存档”的传闻,但这些传闻并没有被彻底证实,始终让人半信半疑

一旦有“魔法师”将修改后的宝可梦大量奇迹交换,许多玩家就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被修改的“魔法宝可梦”。

同时,宝可梦游戏中还有“孵蛋”系统,即玩家可以使用性别不同的两只宝可梦繁殖后代。如果玩家使用魔法宝可梦繁殖后代,后代本身理论上是原生的——但若细想的话,这样的后代也很难称为纯原生宝可梦。

进一步地,魔法宝可梦产下的二代宝可梦也会被用于交换、排位与繁殖……这种“魔法”元素的扩散范围越来越大。

在历代“精灵宝可梦”游戏中,剧情通关后,游戏的后期玩法主要集中于培养宝可梦和研究宝可梦对战上,前者因为需要通过生蛋系统获得新的宝可梦,热衷于此的玩家被称之为“孵蛋党”,或简称为“蛋党”;后者则被称为“对战党”。基于魔法宝可梦没有办法彻底鉴别,并且无论是孵蛋党还是对战党都有为数众多的玩家使用过魔法宝可梦,只要参与交换,获得一只魔法宝可梦几乎已是不可避免的。

无论是国内论坛还是国外论坛,“我奇迹交换到××,请问这是魔法吗?”都是一个常见问题

为什么要“施法”?

若要问“魔法师”为何想进行修改,除了“随便改改”这种任性的原因外,他们都会有非常充分的理由。

“精灵宝可梦“系列的玩法极具深度,当然许多地方也很繁琐。无论是喜欢培养的玩家,还是喜欢对战的玩家,他们都有使用修改器的不同理由。

对热衷于孵蛋的玩家来说,二代宝可梦的个体值(一种天生的属性值)取决于父母双方的个体值,因此首先需要获得两只个体值足够高的不同性别宝可梦,才能繁衍出个体值高的下一代,这本身就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许多玩家希望享受孵蛋的乐趣,但前期的准备又过于麻烦,修改行为则可以简化这些步骤。

同时,对于孵蛋党来说,还有一个“万能种马”——百变怪。这只宝可梦可以与多个不同的宝可梦生蛋,因此一只6V(6项个体值全满)百变怪成了许多蛋党的起步标配。但事实上,6V百变怪在游戏中极难获得,因此许多玩家使用的百变怪都是魔法产物。

百变怪表示极度疲惫

如果说对蛋党来说,魔法主要在起步阶段有用,对那些热衷于在线对战的玩家来说,魔法就更为重要。

不同于宝可梦时常给人的低龄感受,宝可梦对战其实十分硬核。截止到第七世代,“精灵宝可梦”世界里已经有了800余只宝可梦,并且严格来说,绝大多数宝可梦在对战中都有它们特别的作用——可以想象这会有多少战术组合。

同时,基于目前的网战环境来说,拥有6V或者部分比6V更合适的5V宝可梦的对手非常普遍,因此你自身也应该拿出差不多实力的宝可梦,才能至少在数据上不落下风。

对于追求战术的玩家来说,有时候灵机一动,为了验证一个不靠谱的想法就可能需要十多个小时进行孵蛋培养——这代价实在太大。如果让玩家手动去刷这些宝可梦,玩游戏可能比上班还累了。

于是,对战重度玩家似乎别无选择,只能去使用魔法。

总体上说,魔法宝可梦可能来自于修改、复制或创造,其中修改和复制是最常见的。这些魔法的背后都有明确的需求,基于这种需求,很自然的,就有了生意。

不仅在原作中分量十足,在联机对战中喷火龙的出场率也很高,图为喷火龙的两种不同的Mega进化形态

“魔法”背后的市场

“魔法师”这样的称谓说明一件事,并不是人人都会修改宝可梦。许多玩家通过通信交换得到的宝可梦是魔法产物,但他们本身对“魔法”并不了解,也不关心它是否修改得来的;有的玩家想要进行修改,但对“合法”与“非法”并不了解,害怕因为改错被“Ban”(被任天堂封禁帐号);还有的玩家没有使用破解机器,不方便导入、导出存档,想要使用魔法只能借助他人之手。

这些情况让“魔法”有了市场。

在淘宝上搜索“宝可梦”“6V”等关键词,可以得到海量结果,其中许多十分诱人。错过了特典、配信怎么办?闪光裂空座、冲浪皮卡丘,甚至当前版本未配信的宝可梦……两块钱全拿走。

配信是指官方通过特定渠道向玩家发放的宝可梦,理论上来说是限时的,并且部分数量有限,当然,用了魔法数量就是无限的

排位赛缺少特定宝可梦怎么办?单买便宜,还可定制。 

尽管宝可梦中的战术选择很多,但也的确有不少热门宝可梦——你可以从淘宝销量中看出哪些是热门

队伍也不会配,不知道要啥?没关系,可以整队一起买,5分钟后在排位赛里即可为所欲为(其实并不行)。

一键购买一个高分队伍,还附赠详细攻略

爱好和平想要生蛋?也有祖传种马,孵蛋必备。

这只百变怪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

淘宝上出售的所有宝可梦,单只价格都不过几块钱(甚至更便宜),并且每一只都可以到达指定数值,显然都是魔法造物。

不过,店家也明白玩家们顾忌的是什么。每一家店铺都会有如下的类似声明:

总体上来说他们没骗人

许多商家所贩卖的队伍与“攻略”,都是按照社区中玩家免费分享的内容制作的。修改之后的产物还可以拿来出售,这也算是“精灵宝可梦”系列独一家的特色了。

在此,我无意讨论出售魔法产物正当与否的问题——当修改泛滥到了人们习以为常的程度,再多的讨论也不可能改变本世代的状况了。

那么,下一代会如何呢?

在修改的问题上,“精灵宝可梦”系列的开发商显然也有两难和私心。他们希望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做到培养、战斗的一体化,但这又有一个不可回避的矛盾:二者都极其消耗时间,而过多的时间投入会增加游戏门槛。

事实上,讨论孵蛋更花时间还是战斗更花时间的问题有些无趣——可能绝大多数玩家都觉得这二者都太花时间。在各项民间调查中,“剧情通关党”始终是占多数的。无论是孵蛋党还是对战党,都算是系列的重度玩家了,魔法行为在事实上方便了这些玩家,这或许可以解释官方对魔法造物一贯的松懈管理。

除了拥有“纵容”动机之外,任天堂的掌机极易被破解且缺少有效反制手段、“精灵宝可梦”系列长期使用本地存档等原因,也使得“魔法”很容易被使用,甚至没有什么门槛。

既拥有动机,又无力制止,因此宝可梦世界中的魔法泛滥是很自然的事。

“梦球鬼剑”的梗非常有名,指的是2014年官方举办的宝可梦全美锦标赛上,冠军选手Ray使用了一个梦境球(第五世代)的坚盾剑怪(第六世代),这明显是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获得的魔法产物。事后官方并未给出什么回应。在讨论官方对修改器的态度时,这一事件经常被提到

某一届的冠军选手曾在网上公开赠送自己夺冠宝可梦的复制品,任天堂和GF装作没有看到……

不过,官方也并非毫无作为。在我看来,他们在两个方向上都有努力,一方面,降低宝可梦培养难度;另一方面,尽力使培养与对战相分离。

从《精灵宝可梦:X·Y》开始,孵蛋的难度被大大降低。在过去,一只5V宝可梦都较为罕见,而在第六世代之后,要得到一只6V宝可梦只是时间问题。孵蛋系统从撞运气变成了拼时间,培养难度的下降使得自己培养宝可梦去打排位也是可能的,只是多花一点时间。

如果培养难度进一步降低,那么修改将没有什么必要。当然,孵蛋难度降低也意味着在游戏乐趣上有所牺牲,如何做到两全其美,还需要进一步权衡。

培养与对战相分离的意图则体现在《精灵宝可梦:太阳·月亮》中,本作增加了一个新的“扫QR码借队伍”功能,玩家可以直接用别人的队伍打比赛,这样甚至免去了培养的时间。但是,如果延续这一思路,意味着彻底放弃“养战一体”的游戏核心,因此这么做是否值得也需考虑。

官方提供的“一键借队”服务,这样对战党的培养压力会小不少

2019年的最新世代“精灵宝可梦”将发售在Switch平台——对“精灵宝可梦”系列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平台。按说一个新的平台,至少能让修改现象消停一会,同时,是否要启用新的机制来预防修改行为,在发售前,开发者与发行商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他们认为这是个问题的话。

距离《精灵宝可梦:红·绿》发售至今已经过去了22年了。22年间,系列游戏玩法基本一致,还始终保持极高的热度,至今系列游戏的每一作都仍有几百万甚至千余万的销量,这堪称游戏史上的奇迹。

然而,这并不是说玩法上不存在任何时间上的割裂——在这个时代,所有游戏都变得“快”了起来,“精灵宝可梦”也做出过一些“快”的改变,但相比其他游戏,它还是太“慢”了。

修改现象流行所反映出的真正问题是,一个二十多年前定下的框架,能不能通过自身的调整来适应现在这个时代。

当然,“快”与“慢”这始终是一个众口难调的问题,有玩家希望还是可以慢一些,有些玩家则希望快一点。但不管怎样,改变是必然的——有无数游戏系列因为固守于它们自身的经典要素而消失了,而“精灵宝可梦”看上去还能走很远。

对于游戏这种形式来说,只有不断带来新的东西,才能长盛不衰。

3

编辑 熊宇

xiongyu@chuapp.com

凝视路上每一只狗

查看更多熊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