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加油朋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编辑林志伟2018年08月08日 18时09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一位做游戏的朋友

写这篇夜话的时候,我刚从上海回来。

正像很多同事提醒我的一样,每年一度的上海之行确实是“媒体人的大聚会”。在这里上,我遇见了几位老友,也结交了一些新朋友,实际上那几天我微信新加的好友与分发的名片,可能赶上我前几年之和了。这里面有开发、发行商,有独立游戏人,也有玩家,在与这些同行和朋友交流的过程中,我听闻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我还遇到了一位之前认识的做独立游戏的朋友。这位朋友我们就叫他X吧,X这次来是展出一款竞速类游戏,这里我就不说具体名字了。X的展位在一家国内著名二次元视频网站旁边,说是展位,其实不过是一个试玩区域罢了。

X只是一个独立游戏制作人,请不到Showgirl站台。我前去拜访他时,不远处,视频网站展台上一群穿着西装校服的女孩正跳着舞,台下的观众举着手机与相机记录着台上的一切。另一边,X的展位上,几位玩家在体验他的游戏,X和同事们向玩家介绍着他们的作品。由于提供试玩的机子不多,包括我在内的几个人,只能站在一旁排队。

X觉得自己更像是个个体户,每天很早来到场馆里进行布置,连续工作直到午饭时间。午饭的时候,X把展位托付给同事,和我一起去吃饭。在吃饭时,他对我说,虽然自己展位上试玩的人很多,但是自己对游戏销量的提升并没有太大信心。原来,这一天早些时候,有个男生玩了很久他的游戏,可以说CJ版本的所有试玩内容他都体验了。X和这个男生聊得很开心,在这名男生准备离开时,X半开玩笑地提醒他:“回去的时候可以买份正式版玩一玩啊。”

男生想了想,回答:“我考虑一下吧。”

朋友在餐馆看着我说:“其实有很多玩家根本就没有买游戏的习惯,大部分玩家玩的还是手游,不管以后是不是会课金,首先游戏必须免费,让他们去Steam上买游戏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这时候我问朋友:“你是不是把价格定得太高了,国内的消费水平还是偏低。”

“我们考虑到国内的购买力,还特意把价格调低了。”

“你们的游戏多少钱?”

“48块。”

写这个故事,我还是希望我们的玩家能更多地支持一下国产独立游戏。

上海之行还是有很多收获,譬如我发现了一款很棒的SCP主机游戏

一位外国的同行

最近游戏圈里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和抄袭有关:IGN的一位编辑在写《死亡细胞》的评测时,抄袭了“油管”Up主Boomstick的视频内容。现在,IGN核实了这次抄袭事件,确认编辑确实存在抄袭行为,并已将他辞退。

写评测是一名游戏媒体从业者的基本功。一款优秀的游戏,你在打通关之后总会产生一些想法,大部分玩家的想法,都比较抽象且分散,譬如某个关卡的设计很有趣、某个Boss的战斗体验很好。这种感想每个人都会有,评测者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感想转化成准确的,拥有完整结构的视频或文字。

这项工作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说他简单,是因为既然选择了游戏媒体这个行业,大致上都会有着比其他人更强的倾诉欲,我们乐于将自己的所见所想通过文字分享给他人,因此连续几天爆肝打通游戏让后接着爆肝写评测,对我们而言并不是什么痛苦的事。

痛苦的,或者说艰难的,是爆肝打一款你完全不感兴趣的游戏,然后再去写它的评测。

注意,我在这里说的是不感兴趣,而不是不好的游戏。有些时候,一款设计失败的游戏,反而能激发起你无穷无尽的吐槽欲望,譬如《新高达破坏者》这样的作品。而你不感兴趣的游戏,评测起来则相当痛苦,你完全没有倾诉的欲望,甚至压根就不想玩下去,这时候让你写出几千字的东西,自然就容易在思想上犯错误。

当然,我并不是替那位地球另一端的同行洗地,文娱行业,无论风气如何,明面上来说抄袭都是死罪,因此IGN这次直接将涉事编辑开除,我觉得是非常正确的做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触乐并不是一家主打评测的媒体,所以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想要评测的游戏,这从某种意义上根绝了我们抄袭他人评测的可能性。

是的,看到这里你也许发现了,这是一则带有招聘属性的夜话。如果你想加入我们,请点击以下链接。几天之前,触乐已经实现了全机械化办公,最后,在这里送上我司新入职机器人员工的照片一张。

您可能在祝佳音老师的微博里见过这个家伙,不过这不重要

B社又打折了

后面没有了,快去啊!您的每一笔购买,都加快了《上古卷轴6》的问世!

打码处为朋友X的游戏
3

编辑 林志伟

不可以再宅下去惹

查看更多林志伟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9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