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个男人成为传说时:“兰斯”系列系谱(上)

兰斯和传统JRPG中伟光正的主角完全相反,为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下半身毫无节操可言,但他又真的可以拼上所有去保护自己的女人……

作者连根塞2018年05月31日 15时00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2010年。

2010年的游戏界,Steam还是捆绑在特定游戏上的电脑牛皮癣,主机玩家还没能预测到本年度发售的《超次元游戏:海王星》后来是多么子孙满堂。Galgame汉化组们不仅不收月卡钱,甚至在汉化之余还有闲工夫为了撞坑而吵架,吵着吵着,《战国兰斯》(戦国ランス,以下称为《战兰》)的汉化版就在它发售4年之后被送到了中国玩家面前。

人间五十年,如梦又似幻(人間五十年、夢幻の如くなり)

因为汉化的缘故,《战国兰斯》在中国玩家中迟到几年,却并未影响它在国内的爆炸性影响力。发行商ALICESOFT后来做了一个很讽刺的统计:《战兰》可记录的贩卖数据是10万份,官网的升级补丁下载量却高达100万次。考虑到ALICESOFT的官网锁IP,以及随处可见的英、中文补丁分流,实际玩家数量很可能是100万的数倍,对于卖出5位数就开庆功宴的这个业界来讲,可以算是载入史册的作品了。

《战国兰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冒险者兰斯(ランス,Rance)在结束了上一段旅程后,得知远东岛国Japan之中有个叫做香姬的美女,已经征服了两个国家公主的兰斯怀着不纯的目的踏上了旅途。抵达Japan之后才发现,香姬漂亮归漂亮,但还是个不足15岁的孩子,年龄太小,不在兰斯的目标范围内。香姬的哥哥织田信长身为织田家当主,却因为身体虚弱,无法在群雄割据的乱世为自家出战,巧合之下,他选择让兰斯代替自己为织田家出头,实现终结Japan战乱的梦想。

和历史上的日本战国类似,兰斯接连击败朝仓浅井、足利、武田、上杉、伊达等大势力,就在要代替信长统一Japan的时候,信长被魔人扎比艾尔(ザビエル)侵占了身体,在本能寺和兰斯大战一场。在这次势均力敌的战斗后,信长在Japan西方组织起了“魔军”,意欲毁灭整块大陆。为了Japan的安宁,也为了抚平香姬心中失去哥哥的伤痛,兰斯带领着Japan的军队和从熟人身边呼叫来的援军,向魔军发起了总攻击。

在这期间,兰斯甚至还失去了一名自己最重要的人——陪伴自己多年、任劳任怨的奴隶希露(シィル)因为一个小意外被魔王来水美树(リトルプリンセス
)封冻在冰块里。最后,兰斯和香姬联手打败了魔人,恢复了Japan的安宁。兰斯和香姬约定,等到她长大那天他自会回来。之后,为了把冻成冰块的希露解封,兰斯展开了新的旅行。

“Rance VII”的字样藏在标题后面,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对于初接触这个系列的玩家来说,《战兰》里有太多不合理的疑问,比如主角兰斯为什么能轻易地从海外呼叫援军,“魔人”“魔王”“魔剑”这些概念各自又是什么?其实不知道也不奇怪,因为《战兰》是“兰斯”系列里破天荒地没有用数字序号命名的第一部作品,准确地说,它是整个系列里的第7作,之前那么多代的设定不是那么好消化的,有疑问也并不奇怪。

2017年,“兰斯”系列生父TADA迎来了50岁生日。同年9月,系列最终作《兰斯10:决战》(Rance X -決戦-)公开了发售日,并最终于2018年2月23日发售。从1989年起,由他一手创立的这个系列走向完结。

讲述这个延续长达30年的系列发展史需要前后两篇文章。因年代久远,一部分内容或有戏说、推测成分,请各位读者见谅。

感谢为本文做设定监修的有志网友:千早、昔日、玖伊緋夜。

英雄请留步,且听我一言(Stay a While and Listen)

从前有个爱任性胡闹的创世神,为打发无聊时间创造了一片大陆,又创造了若干“圣兽”支撑它不掉到虚空里。虽然有创造万事万物的能力,但创世神自己写的凡间剧本看起来实在没意思,于是,创世神又创造了3名被称为“超神”的管理者,负责在大陆上制造有趣的东西供自己取乐。

超神们制订了这样一个计划:在大陆上投放一些智能生物“Main Player”,并在其中选定一名“魔王”作为支配者,世界纪年以魔王的任期为准。超神们又在大陆上投放了一些无条件和Main Player为敌的“怪物”,为了保证双方势均力敌,超神们给予魔王权限,可以将魔王自身的血液授予其他生物,制造“魔人”。通过Main Player和怪物的战斗,创世神需要的乐子算是来了。

第一代Main Player和与之敌对的怪物,分别是弱小但有无限进化可能性的“球球族”(丸い者)以及与之敌对的贝类生物,第一任魔王是库库尔库库尔(ククルククル)。

看了1000多年戏之后,超神为了求新求变,制造出了个体极其强大的龙族作为Main Player的一员,让它们与球球族为敌。很快,龙族阿贝尔(アベル)抢到了第二任魔王的席位,经历了短暂的内战之后,征服了其他所有怪物,天下大同。可是,龙族的的悲剧也源自它自身的所向无敌,龙族统治下的和平世界惹恼了想看热闹的观众,创世神直接出手,制造了大量超级士兵“天使骑士”把龙族虐杀殆尽。

超神们经历此事后吸取了教训,不再制造太弱和太强的生物,而是以天使骑士为原型,混入了狡诈、脆弱、自私等缺点,向世界上投放了第三代Main Player——人类。出于恶趣味,超神们让一名胆小的普通人类少女成为魔王,她就是斯拉尔(スラル)。与此同时,因为创造怪物种族太过麻烦,超神在大陆上投放了4只人类形态的“圣女Monster”,负责创造新物种。

看上去相当正经的世界史

斯拉尔博览群书,知道了世界的秘密后,非常害怕有一天人类也要被灭族,她向超神申请赐予魔王和魔人“无敌结界”,代价是魔王任期从无限长缩短至1000年。

作为第一个实验这个机制的魔王,这位人类少女只活了500年就夭折了,没有亲自设定继承人。超神们只好任命一个狡诈、残忍的人类男性作为第四任魔王。在这位魔王纳伊奇萨(ナイチサ)任职期间,圣兽之一的大蛇因为支撑大陆太过无聊,打滚的时候失手撞毁了大陆的一小块。大蛇随着这一小块大陆漂流到远方,为了让它不掉到虚空里,大蛇只好尴尬地独力支撑着这块陆地,这大陆的一角就变成了Japan这个国家。

别看Japan是个远离大陆、穷兵黩武的浮岛,它的武力却直接威胁到了魔王的统治。魔王制造的魔人之一扎比艾尔能力极其强悍,他带着自己的部队直接把这里的人类压回了Japan本岛,但他自己也中计,被拆成数块封印在了Japan——这一部分也就成了《战兰》整个故事的起因。

“无敌结界”不是白给魔王和魔人的,超神同时也给世界打了个很酷的平衡性补丁:随机指定一名少年,年少多金、异性缘满分,面临任何危机都能凭着天赐神剑安然度过,随着Main Player种族的死亡率逐渐提升,少年的战斗力会逐渐加强,但到了20岁那天所有特权立即失效。

纳伊奇萨毫无节制地杀害人类,导致人类的死亡率直接飚到50%,解开了勇者能够无视无敌结界杀死魔王的限制,也就催生了第五任魔王吉尔(ジル)的上任。这位魔王原本是位美貌和知识并存的贤者,因为人类丑陋的嫉妒心,被拷问、蹂躏,斩断四肢扔在路边等死,不想她恰巧碰见了被勇者打成重伤逃亡的纳伊奇萨,在巧合之下继承大统。因为这段悲惨的经历,吉尔对人类无比憎恨,但又不能滥杀无辜,重蹈覆辙,于是她建立了独特的“畜牧场”,在不杀人的前提下,对人类展开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

人类的黑暗时代持续了几百年,出现了一个以讨伐魔王为己任的5人小队,他们找到了觐见超神的手段,可以面见超神向他们许下愿望。

超神是个啥,从之前的故事里大家也能看出个一二,他们恶意曲解了其中4人的愿望:执意想打倒魔王的武士和盗贼变成了能打破魔人无敌之力的圣刀和魔剑,却失去了自主战斗的能力;祈求得到世界所有知识的法师丧失了活着的动力,偏居在世界的角落;希望变成世界第一美女的神官,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里都被美貌所困,遭人凌辱……而没来得及许愿的队长,后因私怨被封进石墙里,逃脱不得。

总之,5个人都得到了永恒的生命,但也没法再对抗魔王了。

又过了几百年,吉尔通过查阅斯拉尔时代的资料,也得到了觐见超神的资格,得到了永恒不灭的生命。与此同时,一名天生双重人格的剑士凯伊(ガイ)找到了魔剑,单身杀入魔王城,在战斗中,他反遭吉尔控制,最终屈服,成了她手下的首席魔人兼情人。

好在这名剑士是个双重人格,被控制的只有恶的那部分,在善人格主导期间,他找回了杀死魔王的初心,但吉尔有超神加护,是永生不死的,剑士能做到的只有将魔剑插入她的身体,将其封印在异世界。根据超神的规则,世界上必须再有一个巫……魔王,刺杀时沾满魔王之血的凯伊就这样成了第六任魔王。

《兰斯2》说明书中的世界地图

凯伊上任后,解除了持续千年之久的人类畜牧场体制,与人类割据而治,互不干扰。重新取回主导权的人类统一起来,组织了“圣魔教团”,一度与魔王军分庭抗礼,但最后在内斗中瓦解,此后的年代里,人类经历长久内讧,分裂成了海尔曼(ヘルマン)、利萨斯(リーザス)和塞斯(ゼス)3个大国,以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自由都市区域。

然而魔王的生命只有1000年,眼看千年大限将至,凯伊唯一的女儿又没有继承魔王的资格,凯伊就从异世界里诱拐了一个有资质的少女来水美树,强行传功,之后满足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来水美树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直强行压制着魔王的力量,拒绝继位。失去魔王约束的魔人们可就坐不住了,他们迅速分裂成了两派:以凯伊的女儿荷妮特(ホーネット)为首,继承六代目意志、追随美树的忠诚派,以及与之意见相反、由球球族魔人凯布利斯(ケイブリス)领导的主战派。

在这个时候,主角兰斯和他花掉全财产购买的万能奴隶希露正式踏上了作为冒险者的旅途,从自由都市向利萨斯进发——此时世界纪年为LP0001年。

千里之行,始于昭和

上面这么一大段讲的都是“兰斯”系列的世界观设定,这个设定不是从初代就有的,要探寻这个系列的本源,我们还要从这个系列的母公司ALICESOFT讲起。

1983年(昭和五十八年),小白领白木善喜一怒之下炒了老板,自己开了家游戏公司Champion Soft,准备向游戏业进军。这家公司要说也是站队不慎——这一年震惊世界的FC主机正式发售,日本游戏公司不得不面临跟随电脑还是游戏机的抉择,很显然,Champion Soft没有抱紧大腿,走上发达之路,只能缩在电脑上做点成人游戏维持生计。

1987年,一个叫多田和史的年轻人加入了这家公司,他就是TADA。TADA接到的第一个活儿是把PC-8801电脑上的游戏《LEMONADE創刊号 さらわれた美樹ちゃんとは》移植到MSX电脑上,以《Little Princess》的名义再卖一次。这个游戏的故事倒也不复杂:一个怪大叔德古拉把主角的女朋友美树抓到了异世界,掌握剑道的主角经历艰险,砍翻怪大叔救回了女友。第二年,Champion Soft推出了这个游戏的续作《Little Vampire》,这次游戏内容变成从德古拉的亲卫队长手中救回美树。

从很多迹象上可以看出,TADA当时野心不小,经他之手移植的《Little Princess》内容上偷偷做了很多改动,比如把原作中随处可见的苹果改成“希拉拉柠檬”(ヒララレモン)这个后来在“兰斯”系列中有重要意义的道具。《Little Vampire》是完全由TADA主导的作品,从其中一些细节里已经能看出“兰斯”世界的雏形了——主角有了“小川健太郎”这个固定名,德古拉的女儿是个不爱穿衣服的裸奔族,魔人亲卫队长抓走美树时的台词是:“我来迎接您了,我们的女王Little Princess。

这两部作品可以被视为“兰斯”的前传

1989年,日本天皇的年号从昭和变成了平成,Champion Soft在这一年成立了ALICESOFT这个品牌,以TADA领衔开发的游戏《兰斯:寻找小光》(Rance -光を求めて-)作为这个品牌的出道之作。

本作的副标题乍一看像是光与暗大战三百回合,实际进入游戏才发现,这个故事不过讲了一则寻人启事,要找的人叫“光” (ヒカリ)——考虑到TADA的性格,我们很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鱼翅炒饭”式的玩笑。

寻人过程中,兰斯发现公主莉亚(リア)专门开辟了一块地方,把美少女们抓到这里玩SM。之前已经有了很多无名受害者,不过这次抓起来的光是个贵族家的女儿,所以才被当成案件重视起来。本着有问题一定要彻底解决的原则,胆大包天的兰斯不仅救了人,还硬闯城堡强暴了公主一百遍啊一百遍。没想到这公主非但不怪罪,反倒认定兰斯是她的真命天子,为了逼婚,派兵把兰斯住的旅店围了个水泄不通。不想把自己束缚在一个女人身上的兰斯落荒而逃。

1990年,《兰斯:寻找小光》推出了续作《兰斯2:反逆的少女们》(Rance II -反逆の少女たち-),讲述自由都市区域的卡斯塔姆(カスタム)出现了以魔想志津香为首的四魔女为非作歹,兰斯以解决卡斯塔姆危机的名义,对她们依次伸出胯下的毒……毒那啥,大家懂。

从“Little”系列到《兰斯2》,这4作的系统都采用古早的AVG,可以视为“兰斯”系列发展的第一个阶段。

你们有多讨厌微软啊……

在“兰斯”1代推出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设定都是随手潦草一写,虽然我们后来都知道,1代里兰斯活动的主场是利萨斯王都,莉亚也是这里的公主,但其实在初代里,这地方还只是随手取了个名字的“NODD城”,后来成为世界神魔体系之一的“等级神”设定,灵感则来自于一件囧事——TADA当时不会写经验值满自动升级的代码。

从其中一个小细节能够看出,“兰斯”1代是《Little Vampire》的续作——在这个时代,兰斯的设定还是个见了女人就能上的至尊级人渣,但只有一个女人他没法下手——藏在NODD城某个房间里的来水美树。如果兰斯试图袭击她,会被炸出房间并大量掉血,凸显出她独特的“魔王”身份。

“兰斯”2代是整个系列AVG时代的终点,也是“兰斯”系列真正的起点。《兰斯2》说明书中提供了一份比较像样的世界地图(见上文插图),可以看到,“Little”系列的主舞台——德古拉城明确标注在了地图上,当然这张地图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明确标出了人魔分界等基础设定,为后来20年这一系列的发展铺好了路。

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两代“兰斯”的封面人物都没有在本代游戏中登场。1代封面上的绿发少女到了2代才作为道具店店主登场,2代封面上的金发女郎出现在正史中已经是2004年《兰斯6》时的事了。

怀念吗?

1991年问世的《兰斯3:里萨斯陷落》(Rance III -リーザス陥落-)可以说是这个系列的第一个转折点,游戏形式终于从AVG进化成了比较正经的RPG,故事也从前两代的小范围冒险变成了国家安危、世界动荡层面的大战争,交代了魔王、魔人、魔剑,以及国家矛盾、才能界限这些系列中第一次出现的设定,“Little”系列中登场的吸血鬼德古拉父女也在这一代里定型成为第六任魔王凯伊和魔人公主荷妮特。用漫画作比,“兰斯”前两代看起来像是一卷完结的单行本,从3代开始,这个系列才像是个连载的长篇。

3代的故事结构比较复杂,讲海尔曼王子巴顿(パットン)和3名魔人臭味相投,联手攻打利萨斯(即1代的NODD城)和自由都市,利萨斯公主莉亚无计可施之下,派侧近忍者见当加奈美(見当かなみ)找兰斯求援。婚虽然不打算结,但兰斯得知自己的女人有难,上战场那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就和大多数故事的幕后黑手都会把人类当成玩具一样,战争打到一半,地龙魔人诺斯(ノス)就背叛了巴顿。他不仅骗了人类,还骗了两个忠于魔人公主的同僚,而这一系列计划都是为了复活第五任魔王吉尔而来。这个计划还真成功了——在圣刀持有者小川健太郎不知所踪的情况下,兰斯想要破除魔人的无敌,只能去找魔剑卡奥斯(カオス),但兰斯可不知道,插着魔剑的那个棺材里封印着的就是第五代魔王……

我看你比较像坏人

拿到魔剑的兰斯打跑了傀儡魔人莎提拉(サテラ),暗杀了妖术魔人艾泽尔(アイゼル),费尽千辛万苦杀掉地龙魔人后,被解放的吉尔骗兰斯说,她自愿再被封印起来,条件是要让她最后体验一下女人的欢乐。色胆包天的兰斯上了当,和希露一同被拉进了异空间。有意思的是,在故事前期,兰斯无意中踩过一次光之神的肖像,被光之神认为是大不敬,因而光之神把兰斯从异空间里又丢出来,扔到了世界的某个角落。3代完。

从3代游戏里明显能够看出,TADA开始完善主角兰斯和他身边角色们的形象。比如在“兰斯”世界观中有“才能界限”的概念,才能界限就是每个人的等级上限,由天赋决定,可是兰斯和奴隶希露没有受到这个限制。兰斯能和谁拿谁疯的魔剑称兄道弟,在战场上打败了号称人类个体最强的海尔曼将军,成为世界闻名的“黑色剑士”。同时,这一代也确定了兰斯积极吃回头草的方针,3代队伍中一大半的角色都是前两代中的熟脸,此后的每一代“兰斯”也几乎都是这样,保持主力队伍成员中新角色和老情人对半开的比例。

希望某些一代换个女人的冒险家好好看好好学

1993年发售的《兰斯4:教团的遗产》(Rance IV -教団の遺産-)承接3代的结尾,兰斯和希露被扔到距离地面2500米高的浮游都市伊拉布(イラーピュ),围绕着“圣魔教团”这个设定展开新的冒险。利萨斯和海尔曼两股势力的精英不得不团结在兰斯身边暂时合作,面对曾经对人类造成灭顶之灾的铁兵“斗将”。这一代的结局解释了另一部作品的世界观——1990年,ALICESOFT除了《兰斯2》还发售了一部叫《斗神都市》(闘神都市)的游戏,主舞台就发生在4代被兰斯击落到地面的城市伊拉布当中,时间轴约为兰斯活跃的20年之后。

4代之后,ALICESOFT暂缓了这个当家系列的开发,1994年,接连发售了《AmbivalenZ -二律背反-》《宇宙快盗ファニーBee》以及《斗神都市2》3部风格不同的作品,第二年才慢慢悠悠地发布了两个“兰斯”系列的短篇小品:《兰斯4.1:拯救药厂吧》以及《兰斯4.2:天使组》,兰斯在浮游都市一战后又回到了自由都市老家,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节奏,终于把这几次冒险攒下来的钱全浪费了,不得不去冒险公会接任务糊口。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两代虽然只是短篇AVG,其中的剧情细节可一点都不糊弄,其中交代了“圣女Monster”的具体设定——4位圣女分别掌管时、力、地、命,拥有与之相关的某种特殊能力,但这个特殊能力使用过后圣女要休眠好久,因而轻易不会乱用。

当时已经有了创世神的模糊设定

因为4代终盘时希露差点战死,给兰斯吓个够呛,兰斯这次出任务是打死都不敢带她了,搭档变成了人工生命体雅典娜2号和天志教破戒僧言里。一通冒险过后,兰斯救出了被黑恶势力囚禁的“命之圣女温丽娜” (ウェンリーナー),在她的特殊能力庇护下,原本已经被砍头的兰斯死而复生,为之后的故事埋下了一个跨度超长的伏笔。

相比于3、4两代大作RPG,这两部小品是不太能让系列粉丝满意的,那时候他们可能还不知道,ALICESOFT正在积蓄力量,准备迈出由人成神的一步……

王只有一个,就是本大爷!(キングは一人、この俺だ!)

4代发售后,TADA和同僚们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续作的开发。这一部的目标有两个:其一,是在这一作里不再将兰斯设定为一介冒险者,而是让他登上国王的宝座;其二,是打算把迄今为止已经完成世界观设定在游戏中全部用掉——不知道下这个决定他们做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最后,原定的“5代”变成了一部至今难以被超越,整个业界都在呼唤着它伟大名字的外传——《鬼畜王兰斯》(鬼畜王ランス,以下称为《鬼兰》)。

现在看来,ALICESOFT这一决定简直明智到不行,前4部正传都围绕着利萨斯和自由都市展开,复杂的世界观只是一个空有设定意义的大饼,没有实际落到作品当中。整个系列按照这个速度走下去,还不知会有多少枝节,不如一次说完,以绝后患。他们决定这么做的另一个因素是,1996年游戏发行前后,ALICESOFT的财政问题相当抱歉,没准正传做不完公司就倒了,先做个外传把想说的东西说出来,剩下的就尽人事听天命了。

很多饼画着画着就画走样了……

在《鬼兰》中,前文所述的创世神、Main Player、勇者体系、魔王等设定第一次出现了,并切实地反映在了游戏内容里。把压箱底的东西全翻出来的结果就是,《鬼兰》里一下子登场了近200个角色,每个人都有一段专属剧情,他们之间还有着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网。

《鬼兰》成为了“兰斯”系列的第二个转折点,对后世的影响极其深远。此外,这一代的游戏形式对ALICESOFT乃至整个业界也有比较重要的意义。

《鬼兰》的剧情发生在《兰斯4.2》之后,兰斯接了一个讨伐盗贼团的活儿,打翻他们的老大后,兰斯没好好交任务,而是鸠占鹊巢当了贼头子。没想到这盗贼团名声太大,招来了海尔曼正规军,希露被抓走,兰斯一个人翻山越岭逃到了利萨斯。为了救人,兰斯接受了莉亚的逼婚,当上了利萨斯国王,但他这个国王当得又不太着调,登基典礼上不照宰相准备好的稿子念,大言不惭地发表了“暴君宣言”,引发了内乱。

兰斯在平定内乱的过程中展现出惊人的军事才能,很快在几年内收服自由都市,远征Japan,期间他处理了几个入侵人类领土的魔人,和海尔曼清算新仇旧恨,夺回了希露,还得到塞斯王甘治(ガンジー)赏识占领了这个魔法国家。完全占领人类圈后,兰斯又开始了和凯布利斯的最终决战,并最终达成了统一大陆的伟业。

“业界最伟大的作品”

但这就又重蹈了龙族的覆辙,好不容易统一的大陆被天使骑士蹂躏得惨不忍睹。通过访问5人小队中全知全能的法师,得知了觐见神的手段后,兰斯放弃了人类的死活,直接带领少数精锐去找神的麻烦。面对创世神,打是打不过的,他只好出个歪招:用魔人的力量催眠它100年,暂时阻止天使骑士的攻击。等它醒了,兰斯也早就寿终正寝,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熟悉Paradox Interactive历史模拟作品的朋友都知道,这家公司的作品有多么蹂躏电脑内存,熟悉“信長之野望”的玩家们也都知道,每一代触发本能寺之变要多么煞费苦心。这些问题都源于战略游戏AI行动的巨大计算量和不可控性。

《鬼兰》在游戏设计里埋下了一些小技巧:只有触发了特定剧情的势力才会被激活和兰斯作战,除此以外的势力是不行动的,极大降低了机能方面的消耗。未激活的势力完全受固定事件控制,因主角的某些行动或回合数而触发一些事件,伪装出这些势力仍然在活动的假象。通过这种设计方法,ALICESOFT以远低于大厂的成本开发出了体验相当好的战略游戏,并将其命名为“地域制压模拟”,自成一派。

大获成功的《鬼兰》给了业界一个信号:即使在 “兰斯”所处的这个穷得要命的业界也是可以做战略游戏的。Dual Tail、Eushully、Softhouse Chara等公司都多多少少从中汲取了一些经验,开创了自己的战略游戏品牌。对于ALICESOFT来讲,地域制压类游戏成了继“斗神都市”之后,从“兰斯”系列派生出的第二个独立系列。

后来,ALICESOFT沿用了《鬼兰》的系统,创立了专门的地域制压游戏 “大” 系列,《大恶司》《大番长》两部作品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TADA说,2011年“大”系列的第三作《大帝国》开发耗费的劳力可以做出3个游戏,但这一作无论系统还是剧本都没达到前几作的高度,评价非常两极化。好在这个玩法并没绝后,天狐公司获得ALICESOFT的正式授权后推出了《英雄战姬》,在大枪苇人的原画加持下倒也算是名利双收。不过他们做出来的地域制压其实是劣化版,少了最重要的一个要素——抉择。

《英雄战姬》至少学了个八成像

催眠创世神只是《鬼兰》13个结局当中的“真结局”,因为只有在这个结局下希露才会幸福。这个“幸福”的概念不来自玩家的主观认知,而是游戏系统原本的一环。《鬼兰》系统内内置了一张表,列出66名女性角色在游戏结束时幸福或不幸的条件,每一段剧情的抉择都可能影响到这些女性角色的未来,有些时候兰斯和她们关系太密切反倒会招致不幸,而有些人的幸福需要牺牲其他女性甚至兰斯自己的性命。比如说在“真结局”中,虽然希露得到了幸福,代价却是陪着兰斯一路征战、自称正妻的莉亚惨遭不幸。

这种现实的苦涩感成了ALICESOFT作品后来的一个标配,尽管他们是个非常不严肃的公司,但他们的作品中总是传达出一种独特的残酷感——幸福和不幸总是相对的,也不能同时获得,世上不存在让所有人都满足的童话。ALICESOFT还非常喜欢把幸福的背面刻意展示给玩家看,可能在这些制作者的世界观里,越是知道自己的幸福要用别人的不幸换得,才越是能昂首挺胸珍视这种得来不易。

“兰斯”系列是集各种不正确为一身的反面典型,但它绝不是纯服务性的地摊文学,堪比“魔戒”的宏大世界观里每个角色都写得有血有肉。主人公兰斯行走江湖靠的也不是等级无限的Bug体质,而是他超乎常人的信念和行动力。

兰斯和传统JRPG中伟光正的主角完全相反,为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能讲实力的地方一定不浪费口舌讲大道理,下半身毫无节操可言,但又真的相信自己是为了全世界美女而生的天命之子。在他的概念里,已经是,或即将是“我的女人”的女性就要拼上所有去保护,经历包括但不限于钻上百层迷宫、挑战大国重兵、拔剑和魔人决斗,甚至统治世界。能把自己吹下的所有牛皮都实现,能把所有自己染指的女人的愿望都达成——这种压倒性的个人魅力甚至吸引了很多鄙视男性向游戏的女性玩家爱上了这个系列。

这么看还是挺帅的……

除了游戏本身素质优秀之外,《鬼兰》更是一张“兰斯”系列未来发展的踏实草稿纸。这张草稿纸规定了世界的上限,避免了这个系列像某些Jump漫一样没完没了。“兰斯”系列后续作品的设定虽然多多少少都有改动,从未忘记在细节处放置一些只有《鬼兰》老玩家才能会心一笑的元素。

《鬼兰》是业界名宿Shade第一次参与全价作品的音乐制作,之前一直打下手的画师织音也在《鬼兰》中第一次参与到“兰斯”系列开发的核心工作。当时,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将为“兰斯”的未来做出多大贡献,“兰斯”又会成长为一个多么伟大的系列……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10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