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游戏:南京、音游与水幻之音

他们中间,有的后来像他一样写歌、做音乐,有的专职写“打歌”用的谱面,有的开始做音游的专用外设,有的干脆开了自己的音游屋。当水幻之音不再作为“论坛”,而是以“同人音乐社团”“游戏公司”的形式存在,这些玩家们仍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参与着水幻之音的历史。

编辑忘川2017年11月28日 17时11分

2016年,因为一次咖啡馆面谈,Summy从每日租金4块一平的杭州,搬到了2块2一平的南京建邺区。她搭高铁,仅用一个半钟就完成了迁徙——没能跨出江浙沪的包邮范围,她便没觉得自己离乡背井。

让她孤身来南京的理由,不是男朋友,也不是盐水鸭、皮肚面或鸭血粉丝汤,而是水幻之音。

水幻之音是一家游戏公司。在南京,每10家游戏公司,可能就有4家做德州扑克,4家做麻将,1家靠运营商吃饭,1家是“其它”。可放眼全国,也没几家“其它”公司像水幻之音一样,做且只做音乐游戏。而Summy是个核心音游玩家。

在Summy的定义中,音游就是听音乐,打节奏。玩家需要根据屏幕提示,以及听到的旋律或节奏落点,适时按键、敲打、踩踏或拨弦,反馈时机越准,分数也就越高。和街机出道的音游大佬们不同,Summy是通过移动端接触并喜欢上音游,之后才转战街机。

带Summy入坑的音游,不是大众最熟悉的《节奏大师》

Summy开始玩街机的2014年,街机厅在国内早已式微,想玩新一点、全一点的音游,她得从杭州打高铁到南京南站,去附近一家名叫“米优格”的音游专门店。在那儿,不同的音游都有对应的外接设备,除了常见的按键机台、跳舞毯,也有仿真度很高的模拟吉他、电子琴键盘和架子鼓。

《Guitarfreaks》的“吉他”、 《Drummania》的“架子鼓”

Summy最喜欢的游戏《Jubeat》,“4×4”的操作台有点类似MIDI控制器。Summy觉得,拿着控制器“打歌”,就像打字用机械键盘,有回弹、有声响,会有种自己“真的在演奏乐器”的快感——相比报乐器班逐年攀升的费用,南京机厅1块钱2个币,20年来雷打不动,获取这种快感并不需要多少成本。

“那种快感很原始、很生理性,我想不止一位音游玩家曾体验过这种‘颅内高潮’。”

《Jubeat》,国内版叫“乐动魔方”,因“哪里点亮按哪里”的玩法,而被核心音游玩家戏称为“打地鼠”

但Summy搬到南京不是为了打机,而是来上班。她放弃了智能硬件行业的"高新"和"高薪”,挥别了微软、谷歌出身的同事,跨省又转行,是到水幻之音做产品经理。她只跟家人说,自己来做手机软件,更具体的家人不理解,她也没解释。

搬家时,在她列出的“随身必带”物品里,有同学录、喜欢的书、朋友送的礼物、年少追星买的林俊杰专辑,还有水幻之音出过的4张CD——2014年以前,当水幻之音还只是个同人音乐社团、不做游戏时,Summy就已经是他们的听众。这也是她愿意来的原因之一。

水幻之音的首张专辑,就是《Jubeat》的同人音乐CD

因为来水幻之音上班,她终于见到了Himmel天国。天国是音游大佬,也是同人作曲家,曾为《太鼓达人》及KONAMI、CAPCOM的音游供曲。雷亚的音游《兰空VOEZ》刚上架时,曲目列表默认的第一首《Carnation》,就是他的作品。

1999年,当“水幻之音”还是一个音游论坛时,天国就已经在了。他那会儿刚上初中,是水幻之音论坛的管理员。

论坛

天国说话的声量不大,轻到空气安静时才能耳闻。他说,音游玩得越久会越沉默——爱好太小众,无从和人提起,生活中也很难变成共同话题。可几乎从音游进入中国,他便开始玩,持续至今。

1996年,以说唱音乐为基础的游戏《Parappa the Rapper》登陆PS1平台,确立了“依屏幕指示按键”的基本机制;1997年,KONAMI在日本推出了DJ模拟主题街机《狂热节拍》(Beatmania),便有了现在常见的下落式音游。然而,那个时代的国内街机厅,流行的还都是格斗游戏和横版过关,最早的一批日系音游,因为歌曲基本都是DJ风格,曲风不讨主流大众喜欢,在国内没掀起什么波澜。

《狂热节拍》初代的宣传海报

1999年,国内已经出现了最早的音游论坛MGZ,但音游还只是一小撮玩家的狂欢。当时南京和上海的进出口环境较宽松,便有几家机厅的老板牵头,从上海统一进口日韩那边的音游机。而当时改变音游在国内现状的,一款是跳舞毯游戏《热舞革命DDR2》,另一款就是韩系音游《EZ2DJ》。

天国和多数老南京人一样,小时候常去夫子庙的贡院西街和人民游乐场,而音游最初就是在这里被推广普及——那会儿《DDR2》和《EZ2DJ》总是摆在机厅最显眼的地方,一个自带“健身”光环,老人小孩都跳,一个有着好听的流行曲,喜欢玩的年轻人不少,很快积攒了人气。天国记得,游戏最火的时候,店外足足排起了30多个人的长队,他往往得排一晚上才能玩到一把。

风靡一时的跳舞机和《EZ2DJ》

那会儿《EZ2DJ》在上海最先上,隔天南京也有了,再下来才是沈阳、昆明和北京。而上海和南京,催生出了国内最早的一批音游玩家。在那个“QQ”还叫“OICQ”、互联网还没那么普及的时代,音游玩家间的友谊,往往开始于投进“2P”的一枚游戏币,感情的维系方式也仅限于街机厅的偶遇,和各自回家前的一顿饭。机台前来往的人多了,渐渐有了圈子,一个叫“蓝海”的神秘ID,便在网络上架设了两个BBS论坛,“南京音乐游戏玩家联盟”和“彩风音乐游戏社区”,前者主打街机和模拟器,后者主打MIDI音乐,算是为两城玩家创造了可供交流的园地——而前者就是后来的“水幻之音”。

那年的百度没有广告,谷歌没有墙,会加入的玩家都是纯天然流量。两个论坛共享用户数据,到2003年注册用户才过2万。它们和其它雨后春笋般的论坛一起,带旺了中国互联网。蓝海只负责技术,早早将论坛管理全权交托给了身在南京的“-1SHD”。也是那个时候,还在上初中的天国因为出钱租了一个月服务器,被“-1”拉拔为管理员,再后来就成了水幻之音的主力。天国听说,“-1”为了见蓝海,出走澳洲至今,但对于最后有没有见到面,“-1”始终支吾不语。蓝海的样貌如何、是男是女、是个人还是团队,至今在音游圈内仍是个谜。

“关键是他的游戏水平我们根本无法企及,”和天国同为论坛管理员的Might这么评价蓝海,“和他一起玩《劲乐团》,他基本都是ACC……”

ACC即“All Combo Cool”,意味着整首歌全连无“Miss”,且全部打出“Cool”评价,圈内管这叫“收歌”

天国玩得最疯的时期是高中毕业前。他因为准备出国不上课,每天就像上下班打卡,早上6点去机厅,晚上6点回来。很多人觉得音游就是玩手速,需要背谱面,但天国觉得,真正需要的是让那首歌的旋律和节奏,和你的肌肉产生联系,只要建立起条件反射,即使长期不玩、技术下降,也会留下所谓的“底力”,水平就会比未经训练的一般人强。

“这并不难。最初喜欢上一款音游,肯定是因为喜欢它的音乐。喜欢的歌,自然愿意反复听,也容易记。”

这一个个游戏币砸出来的技术,让天国在机厅自办的比赛中拿了名次,天国也借此结识了一大批音游玩家。他们中间,有的后来像他一样写歌、做音乐,有的专职写“打歌”用的谱面,有的开始做音游的专用外设,有的干脆开了自己的音游屋。当水幻之音不再作为“论坛”,而是以“同人音乐社团”“游戏公司”的形式存在,这些玩家们仍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参与着水幻之音的历史。

外设

DJDAO已经40来岁,孩子都到了要上初中的年龄。如果不是因为《EZ2DJ》,DJDAO或许至今还是那个政府省直机关的处级干部。

在天国的玩家圈子里,DJDAO是年纪最大的那个。他音游接触得早,也比一般玩家狂热,高铁还没通车那会儿,DJDAO就会专程坐7、8小时的列车,从河南郑州跑到南京玩街机——偶尔也会直飞上海。当时整个郑州就一台版本较旧的《EZ2DJ》,他想玩新的、玩别的就只能折腾。后来他嫌麻烦,就开始倒腾家用的音游外设。

《EZ2DJ》的街机机台由5个按键、1个”DJ转盘”和1个踏板构成。他从改造键盘开始练手,最终DIY出了第一台EZ2DJ控制器,这种体积轻便的外设被称为“手台”。照片发到论坛,一群人在问能不能商业化销售,不久后,以“DJDAO”名义发行的第一款产品AU5诞生。

2002年,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家用音游外设,直接用的是街机的框体结构。他一不小心就成了先驱者。

2000年发售的KONAMI官方控制器“IIDX KOC”,物理结构还是“塑料按键帽+硅胶垫触点”,手感远不及街机

那是韩国网游崛起的时代,也是韩国音游井喷的时代。相比MMORPG而言低廉的制作成本,让大批韩系音游源源不绝地被制造,数量甚至一度超越了音游大国日本。《DJMAX》《O2Jam劲乐团》《劲舞团》等韩系音游,制霸了当时国内的音游市场乃至论坛讨论区。

与此同时,2005年的《吉他英雄》缔造了美系音游的传奇。它和后来推出的《摇滚乐队》,依赖吉他、电子鼓和麦克风等外设,让玩家获得亲自“弹”唱摇滚金曲的机会,鼎盛时期,这两个系列曾创下几十亿利润,一度和《使命召唤》《GTA》等热门系列平起平坐。2008年,音游直接刮走了全球电子游戏市场近20%的营收。

那会儿,DJDAO的副业已经是做手台,因为弹簧、微动开关、按键材质等零件需要特别定制,他在联络的供货商有近百家。去深圳考察时,那儿的厂商告诉他,《吉他英雄》的外设吉他从外壳、按键到通信芯片,都是由当地的各个工厂代工,很多厂光靠这个就能吃到百万级以上的订单。那几年,深圳装配的“吉他”出货量过亿,已多过同期PS3标配的手柄。

2007年,整个北美的青少年几乎人手一把“吉他”。

就像现实中的吉他,《吉他英雄》系列外设也有多种外观可供选择

意识到全球音游玩家都有对音游外设的需求,DJDAO通过北美最大的音游论坛Bemani Style,开启了海外销售之路,PS2时代甚至拿到了索尼原厂的通讯协议,可以开发基于PS2的音游控制器。他的每款外设最终都能获得1000-3000台的稳定出货量,70%的订单来自日本和北美。2012年他终于辞职,架设了自己的官方网站,将重心彻底转向手台的设计、加工与销售,2018年DJDAO的工厂也将在深圳落地。

DJDAO说,他们曾接到来自南美的订单,巴西玩家为了得到这个手台,不惜缴纳比本体价格还贵的关税,一单就是几百美金。

“音游和乐器是不能分开的。乐器大部分都是物理结构,如果想体验演奏的感觉,物理层面的触感不可替代……我想让玩家知道,正统的音游是什么样子。”

DJDAO年底将推出的“EZMAX”,除了支援PC端,也可游玩PS4上的《DJMAX Respect》

以前DJDAO在国内的推广和分销,主要靠像水幻之音这样的论坛,站长“-1”去澳洲后,就由管理员Might接手。现在,Might已经是大陆地区的代理,也因为有现成设备的优势,他索性在南京开了家音游屋,叫“鸽屋”。

这位曾经经营广告公司的“王总”,也变成了“鸽屋老王”。

“鸽屋开业后就把自己完全搭进去了……广告公司哪有音游好玩!”

机厅

鸽屋本来要养鸽子,最后“鸽”了。自大年初一开业以来,除了音游大佬和萌新,鸽屋没有其他生物。

鸽屋楼下就是风云再起的总部——风云再起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大型连锁街机厅,论机器数量很不得了。南京有两家紧挨着,但音游类的山寨机比例很大,小部分大陆代理版机况又不佳。

老王说,判断机况最基本的,就是看按键灵不灵,然后看机台的清洁度、日常维护的频率,再来就是游戏版本新不新。就像以往周杰伦一年总有一张专辑,几乎所有日韩音游都是按“年”来迭代。音游每代都有自己的“主题”,厂商会根据主题来定制新界面、增加新曲,有时也会更新机台控制器。每次迭代,机厅就得为每台机器付出小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的成本。

风云再起有一整层的抓娃娃机——毕竟这些才是现今街机厅营收的主力

可音游在街机厅又不赚钱,真正的大头是那些赌博机和娃娃机。国内没有像日本那样浓厚的街机文化,国家对游戏机的政策,让机台的引进和更新都成问题:正版机器少,更新跟不上,机况不行;劣质山寨游戏又手感差,谱面糟糕……

面对这样的街机环境,人在深圳的音游大佬们会往香港跑,其他有条件的就去台湾——对岸有不少连锁机厅和正版机器。结果是,别人的台湾自由行都是北投温泉、垦丁海滩或士林夜市,音游大佬们过去一周,可能有5天都在机厅里。近两年,随着香港的Virtual Zone和MK88相继关张,街机音游玩家能去的只剩荃湾金禾等极个别门店。

为了找能玩街机的地方,部分玩家也会依赖“音游街机地图”。这个线上地图详细标注了各个国家、地区当地街机厅的位置,以及店内提供了哪些游戏。发掘这些机厅的,是分散各地的音游爱好者们——除了街机行业高度发达的日本,其它地区想找到有音游的机厅、想玩的音游,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们只能通力合作,共同完成这个地图指引。

街机音游地图

——音游玩家能去的地方太少了。

老王是2000年开始接触街机,跳舞毯入的坑。在排队等跳舞的过程中,他一小心就把其它音游也“全修”了,《Keyboardmania》这样的电子琴弹奏游戏,他更是玩到了差不多南京第一。

“也许是因为没人玩吧?这游戏早就停产了。”

因为太难而停产的《Keyboardmania》

那会儿南京机厅有天丰、大富豪、和平,上海还有烈火、卢工。随着夫子庙人民游乐场那片大改造,南京这些机厅都没了。就老王了解到的情况,国内有专门音游屋的城市,也就南京、天津、广州、广西、上海、成都、合肥等零星几个。

老王在开店前,花两周考察了两家音游屋,南京的米优格和合肥的和音屋。结果老王的鸽屋还没开起来,米优格关门了,和音屋也变成了女仆咖啡厅。光靠音游无法生存,老王相熟的那些音游屋,都面临着必须转型的困境。

可老王还是在大年初一,把鸽屋开起来了。

“总要给音游玩家一个地方去。”

因为是DJDAO的国内代理,鸽屋除了有机台,也有部分游戏用的手台

老王说,选在大年初一开业,只是因为正好装修完,机器也刚巧到位。他在本地音游群呼朋引伴,还真有11个人来,和他一起通宵打音游过年。年初四,又有上海、合肥和常州的玩家过来作伴,他们在楼下宾馆一住就是3天。而从广西、内蒙搭飞机来玩的,平时也有。

老王折腾鸽屋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拉新人——如果音游变得越来越核心向,而将新玩家完全拒之门外,这本身就是非常可怕的事。

现在,在鸽屋玩音游的大佬和萌新,玩的就是两拨游戏。老派玩家都是上班族,喜欢玩“洗碗机”“煤气灶”和带吉他、鼓的核心向游戏。

《BMIIDX》的控制器是一个盘,像“洗碗机”;而《DJMAX》是两个盘,就是“煤气灶”

新兴玩家都是大学生,更喜欢“水龙头”和“洗衣机”,上手简单,二次元歌曲多,玩起来比较有亲切感。

《SDVX》控制器有两个旋钮,就像水龙头,因为声光炫酷,被戏称为“动感激光版《节奏大师》”

《maimai》的控制器像滚筒洗衣机,因为动作幅度大,非常受女生,尤其是Lo娘、Coser的欢迎

“玩《maimai》时,如果有人对你说,‘你衣服洗得真干净’,意思就是这首歌被你完美清版,‘Clean’。”

——这些,都是核心音游玩家才懂的“黑话”。

至今,鸽屋都没怎么做过宣传,仍是老人带新人、玩家拉玩家的老模式。老王希望保持鸽屋的宽松自在,不拥挤、不乌烟瘴气,可他自己也承认,目前还没找到一种宣传方式,能拓展现有的玩家群体——而这,正是天国想做的事。

音游

作为论坛,水幻之音是在2011年关闭。天国说那会儿“开会”,按照出台的新规,水幻之音访问量不达标,被定义为“空壳网站”。刚好人们的社交阵地已从论坛往贴吧、微博迁移,水幻服务器过期了便没有再续费。水幻之音顺势转型成了同人音乐团体,以网络合作的形式,先后制作发布了4张同人专辑,最后一张还卖到了日本。

水幻之音的最后一张同人专辑,曾在日本发行

而隔壁的彩风,在2009年被腾讯收编,组建光速工作室,于2012年推出了移动端音游《节奏大师》;同年,台湾雷亚也在移动端推出了他们的第一款音游《Cytus》,下载量破百万;隔年的《Deemo》,光本体就在日本卖了300万份。

尽管在移动端玩音游,就像用触屏玩格斗,没有手感可言,但《节奏大师》和雷亚系音游的成功,让天国看到了扩大音游玩家群体的希望。

此时,天国正在美国学习音乐制作。除了以“水幻之音”名义发行同人专辑、给音游供曲,他也为掌机游戏、国内影视剧做过配乐,不挂名参与过一款国产音游的制作,还帮忙整理过虚拟偶像洛天依、言和的声库。

言和、洛天依、乐正绫等算是国内第一代虚拟偶像,同人音乐家可以自由使用她们的预录声库,来“演唱”自己创作的歌曲

当时的水幻之音更像音乐社团,结构松散,人员自由,来去全凭兴趣。直到一位成员被洛天依的公司禾念招去做全职,天国才参与了人生中第一个商业项目:虚拟偶像声库的录制、整理,和第一批示范曲的制作。

这个机缘,在2014年成为水幻之音的机遇——当禾念陷入低谷时,天国第一个找他们洽谈合作,希望以授权IP的形式,做一款虚拟偶像主题的音游。天国觉得,虚拟偶像的天然影响力,和二次元用户的重叠,或许是普及音游的突破口。

这款游戏就是《载音》。

上架至今,《载音》收录的虚拟偶像已不限于国内,还有来自法国等地的海外歌姬

音游,听的是音乐,玩的是节奏,音乐和谱面自然占开发成本的大头,而虚拟偶像和日本同人音乐的关系十分紧密。天国参加过日本的同人音乐会展,满满当当四五百个展位,意味着有数百位赴会的同人乐师,他们通过会展、同人店和给音游供曲,寻求施展才能的舞台。

天国想向他们邀歌,但日系音游发达,传统下落式音游肯定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便尝试设计了一种不太常见的打歌界面——中央外扩式,同时通过Facebook和Twitter,挨个联系靠谱的乐师,其中也有那些曾为雷亚系音游供曲的台湾乐师。

《载音》采用了音游中不那么常见的“中央外扩式”界面

游戏前前后后投入了50多万,除了洛天依的授权,一大半是音乐、谱面的开销。这笔费用由天国和另两位合伙人——Kui爷、TJ共同分担。游戏上了日本畅销榜,拿过付费榜榜首,还入选App Store日区2016年度最佳游戏榜。在天国看来,游戏能火起来全靠豪华的作曲阵容。

但他普及音游的愿望并未实现——《载音》的确因为B站的代理和洛天依,吸引到了一批国内的二次元玩家。可游戏的玩法太核心向,对手残不友好,整体口碑不及国外。目前,海外市场仍是游戏收入的主要来源。

但水幻之音至少活下来了。《载音》的收入也让水幻之音的另一款游戏得以顺利完成。

这款游戏叫《不可思议乐队》,在音游中是个异类:游戏采用一次买断,没有内购,没有广告,免费更新曲包;不是下落式,没有妹子人设,不要网红歌曲;游戏里只有一群可爱的小动物,分持不同乐器,演奏的还是音游里少见的进行曲。游戏的英文名叫“Wonder Parade”,英文缩写是“WP”。

“这也是‘Windows Phone’的缩写。一开始,我只是想给用微软WP系统的少数派,做一款音游。”

一个人的乐队

在水幻之音,做游戏的有很多人,可做《不可思议乐队》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是Kui爷。Kui爷是《不可思议乐队》的制作人,引擎、程序、美术都是他自己。见到Kui爷那天是9月28日,音游《Pop'n Music》的19周年纪念日。

《Pop'n Music》的玩法和一般下落式音游差不多:若干音符沿不同轨道落下,玩家只需在音符落到下方基准线的瞬间,准确按下相应轨道的按键。唯一的问题是,它需要玩家兼顾的轨道有9个。游戏的PSP版本,打一首歌甚至需要调动机身上所有肉眼可见的按键。

画风Q萌的《Pop'n Music》曾推出PSP携带版

然而这款游戏的角色很卡通,曲风也没那么“电”,怎么看都像是给轻度玩家准备的欢乐向游戏。

“其实,这款街机一开始有9个键,是为了让两个人可以一起玩,谁知道有的玩家太厉害,两只手就搞定了一切……”

两只手搞定一切的《Pop'n Music》核心玩家

现在,这款已更迭了24代的音游,已经无法在主菜单找到“双人玩家模式”的踪迹。

“虽然继承了《Pop'n Music》Q萌的美术、多元的曲风,但《不可思议乐队》毕竟基于移动端。游戏可以难,但上手必须很简单,这样才有更多人玩。”从上手难度而言,《不可思议乐队》和《太鼓达人》基本持平。

游戏操作非常简单:在对应颜色的音符到达正中间时,手指按下对应半边的屏幕即可

而游戏最吸引人的,是那些憨态可掬的“乐团成员”们。Kui爷自己也没想到,这群萌萌的小动物会有那么强的杀伤力。

“游戏里的同人乐师,都是我喜欢他的作品,我才会邀他作曲。每次只要把设定图给过去,对方基本都会点头答应。”游戏没上架前,Kui爷试做了50组共计200个的主题钥匙扣,20分钟就全部卖光,销量比水幻之音的同人CD要好得多。后来推出的主题明信片、T恤玩家们也很喜欢。

《不可思议乐队》的主题钥匙扣、明信片和T恤

“因为游戏引擎是自己写,最近在忙安卓版的移植,还没时间做剧情模式,给大家讲讲小动物们的故事。”

就像刘镇伟依靠《东成西就》的票房,让王家卫完成了他的《东邪西毒》,是《载音》的收入,支撑了《不可思议乐队》的开发。天国一直放任Kui爷做他自己想做的游戏。

天国是2008年,在工人文化宫认识的Kui爷。那会儿,工人文化宫的机厅还是鼓楼曙光电影院的老板在经营,二楼摆满各种音游街机。Kui爷那时还和天国差不多瘦,刚来南京念书,正挥舞鼓棒,熟练地玩着《太鼓达人》鬼难度的十星魔王曲。

“当时觉得这个人太屌了,我就上去投了2P,和他一起玩。”天国说。他们认识多年,后来水幻之音要出第一张同人CD时,附带的册子需要排版,天国又找到了Kui爷。

工人文化宫的街机厅,已经变成了“风云再起”

另一个合伙人TJ,也曾是国内卖鼓棒的大佬。玩《太鼓达人》玩得很拼的那拨玩家,能玩到虎口开裂出血,而TJ就专卖类似羽毛球拍那样的缠带鼓棒。而团队里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背景,要么是音游玩家,要么为水幻之音的同人专辑编过曲、唱过歌。如果不喜欢音乐、不喜欢音游,这些人或许根本不会来这里。

Summy说,她就是这么被拐过来的。

“天国跟我说过,音游或许不普遍,但音乐是全人类共通、跨越时空的东西,推广一百个人,总会有两三个人留下。他怕音游会慢慢死掉——虽然我不认为它会死掉。”

现在,水幻之音正开发一款新的音游,目标是面向所有大众:一方面,它将采用被普遍接受的传统下落式,并通过加强动感、速度感,提升玩家的“视觉打击反馈”;另一方面,游戏也将融合类似《精灵宝可梦》的区域道馆抢占,以及多位玩家间的PK对战,让社交性成为它推广普及的利器——最重要的是,它将跨平台,不仅会登陆移动端,也会登陆Steam。

新作类似韩系音游,通过视觉反馈实现“打击感”,是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的形式

除了不定期和鸽屋合作,举办活动对外推广音游,天国也和DJDAO合作,在制作一款游戏专用外设。

“这不只是单纯增强游戏体验,而是为了扩展游戏模式。我们为触屏和按键写了两套程序,连对应的谱面也不一样,游戏体验将完全不同。”——虽然受众实际能铺得多大,他们也不知道。

Summy已经在水幻之音呆了一年多。那天和她从鸽屋出来时已经入夜,新街口华灯初上,因为人流湍急,半天打不着车。我问她,是否后悔来南京的选择——为了这份工作,她毕竟完全脱离了她原来的朋友圈。她自己也说,除了总统府、中山陵、玄武湖公园,南京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某种意义上,她的生活重心就是水幻之音。

她往搓动的双手间呵了口气:“只要我每天醒来,想到一天的工作,不会起不来床,这事儿就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25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9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