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一个月,单手吃鸡的“左手哥”

操作和正能量,在当下只有这些还不够。

编辑李静2017年10月20日 15时00分

前段时间,微博上流传着一位仅靠一只左手玩《绝地求生:大逃杀》的主播,他用大拇指、食指、中指操作鼠标,无名指、小指击打键盘。与一般的“励志”主播不同的是,“左手哥”的操作完全不输普通的玩家。

为了方便单手操作,左手哥将按键固定在一个区域

在开始玩《绝地求生:大逃杀》前,左手哥曾是一位CS玩家。但是因为吃鸡的键位比CS要多得多,鼠标的滑动范围又比较大,刚开始玩的时候,左手哥确实遇到一些问题。鼠标速度、跑、跳、蹲、趴、自由视野,这些都需要左手哥改到自己习惯的键位上,这让他“很不适应,相当不适应”。不过通过长时间的适应,左手哥基本上已经习惯了,“而我键盘上键的空位已经寥寥无几了……”

左手哥平时会使用拇指和食指控制鼠标,但在精准射击的时候,他习惯于用中指进行鼠标的微调

在适应的过程中,左手哥克服了很多困难。他觉得最不习惯的要数左右倾斜(倾斜身体射击)的按键,由于键盘有限,他设置成鼠标的上下滚轮,在初期,时常会无意碰到,导致角色跑着跑着就歪头。

而在他眼里最费力的操作是跳窗,跳窗需要蹲跳同按,原本的C键+空格键位离他左手太远,所以他把跳设置为右Ctrl键,蹲则是数字键盘1键。尽管如此,在还需单手控制鼠标的情况下,蹲跳同按时常会影响到射击体验。

不过基于练习和以前玩CS的经验,这些困难都被克服了,“现在熟悉了,基本也没啥不舒服的键位。”左手哥至今玩《绝地求生:大逃杀》超过600小时,成功吃鸡百十来场,具体数字他已经记不太清楚。

相关的键位设置

左手哥玩CS有10余年的时间。2003年,他获得了市举办的CS比赛第1名,06、07年又相继获得季军和亚军的成绩。他不仅单手操作,而且任战队的指挥以及狙击位。如今玩吃鸡,他仍然更喜欢“刚枪”,而不是当“伏地魔”或者是“苟起来”。

“也许是因为性格原因,我很喜欢打美服,觉得美服的玩家都是钢枪型的选手,直接!明了!偶尔也会遇见真正的藏家,然后……砰!”相比于CS,左手哥觉得吃鸡并没有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游戏中,你的精神状态要时刻地保持高度集中,眼睛不能放过任何一根草一棵树以及每一栋建筑物,因为不知道哪里就会藏一个玩家杀掉你。所以说,不认真,你是绝对玩不好的。”

左手哥和他的队友,中间手拿奖杯的是左手哥(照片太久远,实在没有更清晰的)

左手哥很喜欢FPS类型的竞技游戏,因为“公平”,“也可能是(因为)军人出身,总是喜欢通过自己的努力,用真实的水平来证明我自己是可以的。”

左手哥全名张传超,今年36岁,年少时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子游戏。在当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目标,成为人民解放军。关于参军的动机,他用“一腔热血”回复了我。

但在服役第一年,张传超出了事故,那时他想通过努力来证明一下自己,“想年底评个优秀士兵或者党员,就申请下了炊事班,一个脏活累活最多的地方”。因为老兵教授的操作有误,加之是一个新的搅面机,他的右臂被搅面机搅了,当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才得知,右臂保不住了,“那年我17岁……”

“我想我第一时间想到父母,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快乐地活下去。”

张传超参军时的照片

领导劝张传超提前退伍,但是他拒绝了,坚持服役三年期满,“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我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党和国家什么时候需要,我会义无反顾……”

张传超是个要强的人。失去了右手,他就起名为左手。

这点也体现在平时的直播中,他除了必要的游戏交流,很少会像其他主播一样与观看他直播的观众互动,只是纯粹、认真地玩游戏。很多时候,他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懊悔不已,这样的直播方式虽然“老实”,却很难留住观众。从9月20日他成为虎牙主播虎牙主播至今,订阅人数2600余人,人气最好的时候有4000,而通常仅只有3位数的人气。

张传超平时直播时的状态

“我不太爱说话”,张传超知道自己留不住人的原因。但让他欣慰的是,现在因为坚持直播,还是留住了一些观众成为他的粉丝,这些铁粉是他直播下去的原动力。通常情况下,张传超中午十二点开播,凌晨0点下播,“我每天醒来都会想那些朋友是不是在等着看我直播。”

到了直播时间,都会有粉丝打卡签到,目前张传超的粉丝群有96人

“开始只是因为好奇,后来发现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让更多的人认识我”,张传超在进入直播圈前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现在的粉丝虽然数量少,但开播时张传超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很少在直播间说话,但都默默的支持着我,我很感谢他们。”

我问张传超,“现在是否会将主播作为事业去做?”

“嗯,直播我是认真的!!”张传超说自己在直播期间从来没有过消极的情绪,可能也是“因为认真”。接下来他准备“尽量地学着会说话一点,(希望)能留住更多的朋友!”

9月28日因为断网无法正常直播,张传超特地发微博告知,现在他的微博粉丝只有66人,简介介绍里写着:广交朋友

我在张传超的直播粉丝群里,找到了管理员枫神,他不仅是左手哥的粉丝,而且是直播行业的圈内人。我们现在在微博平台看到的关于左手哥的视频,都是枫神利用休息时间做的,视频起到了一定的传播效果,但实际转化的直播观众非常有限。

许多媒体直接搬运了视频报道却没有注明出处,导致原视频的传播并不理想,对此枫神只是无奈地用“人微言轻”搪塞过去,并不愿意多提

枫神从业多年,接触与合作过的主播很多,左手哥在他眼里就像是一股清泉,“我没见过他这样的,他直播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月,每次直播都比对自己女朋友还上心。”就枫神这两年对直播行业的观察,他的直观感受是行业在膨胀性地发展(17年开始放缓),然而直播的门槛却越来越低,有些平台只需一张身份证就能成为主播,不用任何形式的审核。

“主播这个名字越来越低贱,你看左手哥的直播观看人数少,涨粉缓慢,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网友看待直播的态度变了。”枫神觉得这种转变主要是因为行业变化造成的。近年来即使是普通人都看出了直播平台蕴含的商机,平台、主播的竞争几乎天天都在上演,不乏通过负面新闻、水军黑粉等提高曝光度的灰色手段。“毕竟‘月入百万’的美梦非常诱人啊。”他说道。

腾讯研究院采访4500名直播主播的月收入数据,其中86%的主播月收入在1000以下,收入100元以下的主播超过7成。图源:虎嗅网

枫神会时常担心左手哥现在的处境,大环境的原因加上部分竞争者都是“不择手段”的机会主义者时,老老实实的方式显得非常没有市场。“有人利用灰色的方式抓住了机遇成名,而这些方式被其他主播效仿,成为一个恶性循环。”

“其实观众们并不傻,他们都了解其中的套路,也正因为如此,观众渐渐失去了耐心,”枫神说,“现在的观众首要目的是取乐,不会再有耐心去深入了解,觉得无聊观众就直接走了,毕竟供他们选择的主播数不胜数。”他认为现在的励志主播已经因为大环境失了最后的阵地,在几年前,即使技术欠佳的励志主播,也会有粉丝愿意花时间去了解。

而如今的现状是,单单依靠正能量和精彩的操作并不能留住观众,观众需要更多的元素使自己开心。据枫神的观察,大部分观看左手哥的观众刚开始都是表示很惊讶、很佩服,但新鲜感一过,他们就会去别的直播间寻找乐趣。这让我想起了此前采访过的《那个用脚打<星际>的李浩洁》,他由于有语言障碍,失去了成为一名主播的机会。

“我试着让左手哥去了解一些网上的段子。”枫神为左手哥考虑了很多,他虽然很想左手哥坚持自我,也欣赏他认真直播的态度,但眼下转变显得非常必要,“其实来看直播的观众本身也需要存在感,他们会关注弹幕、主播的反馈,尤其是对刚起步的主播而言。”然而有趣的是,如果左手哥是一位有万人关注的主播,偶尔回应的方式反而会变成一种风格,但作为刚开播的新人主播,却是禁忌。“如果想获得成功,左手哥必须要完成从玩家到主播的身份转化,主播不仅仅只是玩游戏,互动是必不可少的技能。”

采访隔天,粉丝群里发出左手哥报名参加《绝地求生:大逃杀》线上赏金赛的消息,大家表示开心外,还是会担心左手哥由于单手而吃亏,一位粉丝说:“如果比赛里突然出现敌人,左手哥一只手实在是不方便。”

左手哥在凌晨两点回复了我追加的几个提问,之前他刚结束针对比赛的训练
8

编辑 李静

lijing@chuapp.com

性别男。

查看更多李静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