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赛博坦》系列:一封给80年代动画老粉丝的情书

尽管销量不佳让动视基本放弃了这个系列的未来,但这两款处处体现着制作组对《变形金刚》TV版的爱,情怀满溢、风格纯正的作品,在《变形金刚》游戏变得乱七八糟、真人电影开始令人审美疲劳的现在,让我们这些80年代的“高龄粉丝”还有东西可以去怀念。

作者西塞罗2017年09月05日 16时04分
 
 

日本幕府时期的统治者曾经说:“农民像芝麻,越榨越出油。”在现代商人的眼里,粉丝大概就是一群类似农民的群体。别的不说,就说最近几年上映的《变形金刚》真人电影吧,它仅仅保留了一部分前作的角色关系和背景,人设、故事线全部重写,为了商业利益到处都是植入广告和跟原版不相干的剧情,尽管质量一部比一部烂,但依然能卷走粉丝大把的钞票。

真人版越拍越烂,还在不断拓展新宇宙

当然世事无绝对,《变形金刚》的改编里面也有出彩的。

7年前,动视旗下的工作室High Moon Studios曾推出一部货真价实、充满诚意的《变形金刚》改编游戏,这就是《变形金刚:赛博坦之战》(Transformers: War for Cybertron),由此短暂开创了一个在粉丝群体中广受好评的《变形金刚:赛博坦》系列,它本想力争还原《变形金刚》初代动画版的久远情怀,最后却因销售不利惨遭腰斩。

正如其名,《赛博坦》系列的背景是博狂两派金刚把赛博坦星打到千疮百孔的这档子事儿,游戏试图展现的就是威震天和擎天柱是如何往它的棺材板上砸了最后一根钉,最后只能逃往地球的故事。

《变形金刚》的动画小说众多,引进我国的动画也有多部,但关于塞伯坦到地球的那部分,我国人民接触到的却非常支离破碎。比如串联TV版上下两部的《变形金刚大电影》就没在我国上映,于是当时的小朋友们惊愕地发现擎天柱和威震天突然变成了补天士和惊破天,红蜘蛛被踢出局到处流浪,塞伯坦上还多出一个叫宇宙大帝的脑袋在轨道上溜溜转——这些故事的来龙去脉正是《大电影》所叙述的内容。

当时的美国小朋友都惊呆了——《变形金刚大电影》人气角色死亡之惨烈不亚于现在的《权力的游戏》

所以小时候,只看过《变形金刚》TV版的群众中间流传着各种江湖传言,比如:

天火和红蜘蛛以前是战友,本职是科学家而非战士?为啥红蜘蛛总是对威震天图谋不轨,还非要发动政变?那些一个接一个从赛博坦里出现的金刚,以前有什么故事?答案虽然散落于《变形金刚》的各个版本中,但网络开放前粉丝们无从辨别真假,只能等网络发达起来才得以慢慢补全。

但《赛博坦》系列的良心就在于,这一系列自成世界线,但大体符合以上这些背景,并使用大量脍炙人口的桥段充实自己,《塞伯坦》和正史比类似于《三国演义》与《三国志》的关系。所以只要你玩过游戏,就能了解所有原始《变形金刚》故事的来龙去脉。

《变形金刚:赛博坦之战》:TPS+战法盗牧闯出名气

《变形金刚:塞伯坦之战》

系列首作《变形金刚:赛博坦之战》的故事大体可以归纳为“为革命威震天释放黑暗力,争上位擎天柱广散汽车人”。传说赛博坦有一股足够毁灭整个行星的黑暗力量,被长期封印在一颗人造卫星中。为了推翻星球上“腐朽没落”的统治,赛博坦的“斯巴达克斯”——威震天突袭了卫星,俘虏了守将红蜘蛛。吸收黑暗的洪荒之力后,威震天居然没死,还功力大涨,吓得红蜘蛛膝盖一软立刻投降。接下来老威势如破竹,还抓获了汽车人领袖竞天择,高呼“Make Cybertron Great Again”,眼看大业将成。

霸天虎大战大力金刚

汽车人方寸大乱,擎天柱临危受命才稍稍稳住阵脚。救出竞天择后,前代核心知趣地及时死去,擎天柱在三推三劝之下终于黄袍加身,成为汽车人新的领袖。

这时黑暗力量已经渐渐渗入赛博坦的核心,哪怕擎天柱已经休眠了核心,它也将耗时几百万年重新净化,变形金刚们将无法在赛博坦上生存。为了疏散大部队,擎天柱击败了变成了空间巨炮的铁甲龙,率领嫡系准备最后的方舟。

《塞伯坦之战》成功的把载具战和标准TPS结合到了一起

《变形金刚:赛博坦之战》推出时有那么点小轰动:不仅是剧情与TV版十分合拍,气氛燃爆,本身游戏设计也十分强劲。以往的《变形金刚》游戏很难把握不同角色和变形之间的平衡,要么是所有角色千篇一律,要么就是一滩杂乱的大杂烩。

《赛博坦之战》则非常好地整合了当时流行的动作和RPG游戏玩法,战斗是标准TPS与战法盗牧体系的二合一;变形金刚角色们分为四大职业,不同时支持PvP与PvE。这些职业的变形形象、尺寸及技能都决然不同,每种职业都设计有两种武器及两种技能,角色能变载具更是大大丰富了游戏的玩法,变成载具后不仅武器改了,车辆还比人形更低,速度也更快。

基于原作动画,游戏提供了多种职业

以大黄蜂为原型的侦察兵为例,它们的定位以偷袭和侦察为主,所以装备的是霰弹枪和狙击枪。技能方面,一个是标志敌人为队友指路,另一个是隐形。我选侦察兵攻击敌人时,就常常变成汽车从高地下的视角死区绕到敌人后方,配合隐身技能突然变回人形搞突然袭击。

侦察兵HP较低,但技能设计让他们时常处于相对安全的环境,其他职业就未必了。“战士”这一职业攻高血厚,装备的是多管机枪和火箭炮,变形后的形态也是浮游坦克,火力远超只有两挺小机枪的侦察车。但是它的技能风险极大,悬浮射击让你可以在空中逗留一会儿,自动锁定敌人,可如果不能突袭得手,那就和《守望先锋》里的“法鸡小姐姐”一样变成空中死靶。战士的另一个技能是原地旋转抡拳,一样是时机正确见神杀神,但一旦被对方拉出距离,就只能做一个等死的陀螺。

丰富的职业和技能大大拓展了《赛博坦之战》的可玩性,虽然当时国内的《赛博坦之战》玩家大多没条件支持正版,也不怎么玩PvP模式,但多人游戏部分在国外的热度还不错。游戏发售两三年后,每天依然有上百名玩家在仅有1张图、3个职业的PvP试玩版中鏖战。

《赛博坦的陨落》:结尾留下伏笔,却不幸一语成谶

《塞伯坦的陨落》

《赛博坦之战》赢得了开门红,两年后它的续作《变形金刚:赛博坦的陨落》(Fall of Cybertron)如期推出。

《陨落》比起前作气氛更燃更爆

此次的剧情可以归纳为“为报恩猛大帅牺牲,悄复生威震天平乱”。经过上一作的铺垫,这次的故事已经很明确了:既然在赛博坦难逃死亡的命运,大家现在只能一边对打一边逃命了。虽然最终逃离赛博坦的结局早已被《变形金刚》的原设圈定,可这并不影响编剧的发挥,他们发明了一个新招——类似《冰与火之歌》小说的POV写作手法——游戏中的每一关都有自己的主角,由此全方位同时段全天候地展开赛博坦灭世之战的描述。

《塞伯坦的陨落》中角色更接近动画版

《赛博坦的陨落》的故事沿着数条线依次展开:霸天虎对汽车人猛烈攻击,俘虏了擎天柱;威震天兴高采烈演讲的时候,不慎被擎天柱刚复活的猛大帅砸进地板。红蜘蛛大喜:老子本来就是害怕黑暗力量才假装服你的呀!于是趁机上位,成为了霸天虎新一代领袖。

红蜘蛛带着霸天虎打了几仗,才发现做老大并不容易,还容易暴露性格的黑暗面,比如乱发脾气、到处甩锅等等。和威震天一块起家的震荡波不乐意了,抢救出威震天的残片复活了他。老威返回基地,发现红蜘蛛正在大搞个人崇拜,立像竖碑,一片文成武德,准备登基,不禁勃然大怒,立刻灭了叛乱部队,剩下的残兵败将立刻凿了面比红蜘蛛大两倍的老威雕像,下跪相迎,才让威震天龙颜大悦。

“红蜘蛛大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落魄网红红蜘蛛偷偷跑进震荡波的实验室搞破坏,救出了正在被改造的俘虏钢锁小队。二愣子钢锁决定独自去破坏震荡波的发射塔,误中震荡波陷阱,盛怒之下领悟了变身霸王龙的秘奥义,一口咬断了震荡波的胳膊,也顺势摧毁了发射塔。

威震天炮决红蜘蛛

发射塔的毁灭开启了虫洞,赛博坦双方都必须立刻撤离。猛大帅用最后的能量启动了方舟,自己则长眠在了赛博坦,威震天强行启动上作受重伤的铁甲龙,令它变成报应号,成功追上了方舟,在最后的决战中双方都被卷入虫洞,只剩下一片黑洞洞的宇宙真干净……

钢锁的觉醒

《赛博坦》系列的剧本演出本身是十分老辣的,老威在复活铁甲龙时,不顾强行变形会对铁甲龙造成永久损害,反而怒斥铁甲龙辜负了他的信任,寥寥数语,一个斩钉截铁狂妄自大的军阀形象就跃然屏幕之上。游戏的CG动画也被不少粉丝奉为经典,老威平叛、钢锁觉醒,都被做成GIF动画,时时奉以膜拜。

游戏最后以双强对决结束

《陨落》在采用POV手法展开之后,故事更全面,角色更鲜明。在《陨落》中唱主角的不只是柱子和老威,红蜘蛛的心虚、钢锁的蛮勇、震荡波的老谋深算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现。这些角色或主观或客观,因缘际会之下,共同铸造了赛博坦星球的终极危机。

游戏中你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角色

在游戏部分,《陨落》不仅每关主角都不一样,所有角色的技能也都是为它的关卡量身定做的。刨去战斗为主的柱子和老威,以潜行为主的爵士使用的技能就是抓钩;钢锁没有远程武器,全程盾剑伺候;在混天豹小队空袭汽车人的关卡里,玩家还能操纵组合体混天豹。

除了战斗,一些关卡还特意为叙事服务,尤其是在最后一关中,玩家交替使用双方角色,先是声波摧毁方舟的火炮系统,再用飞行太保消灭报应号的触手,接下来混天豹拆掉方舟引擎,然后爵士用抓钩拆垮混天豹,最后则是擎天柱和威震天的巅峰对决——既让人目不暇接,又有条不紊,一步一步把剧情烘托到高潮部分。

《陨落》的结尾处明显留下了伏笔:太空诸军生死不明,赛博坦也留下了不少角色没能赶上方舟。在TV版中,双方利用能量桥来回赛博坦,复活了不少旧日金刚,例如威震天就寻回了铁甲龙的火种,让挖地虎重构铁甲龙身体。如果《陨落》有续集,诸如此类的桥段一定会被High Moon Studios拿来利用,可惜《陨落》之后,High Moon Studios并没有等来继续制作续集的机会。

《赛博坦》系列:一封给80年代《变形金刚》老粉丝的情书

《赛博坦》系列就像是一封给80年代《变形金刚》老粉丝的情书,处处体现着制作组对原始《变形金刚》TV版的爱,也处处洋溢着情怀,可惜抛弃了系列粉丝所看重的背景和情怀之后,这个系列对一般玩家的吸引力不足,《陨落》在销量上也并不成功。在GameRanking和Metaritc上,它的平均得分都未达到80分。媒体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叙事与战斗的平衡上,《陨落》的关卡吸收了不少《使命召唤》系列的经验,采用线性流程,无缝接入过场。虽然演出效果好,气氛更是燃爆,可战斗本身比起前作并没有太大进步。为了向动画致敬,它的叙事段落比起《使命召唤》更多,过于注重叙事带来一些难以避免的缺点,尤其是一个角色对应一个关卡,反而让它失去《赛博坦之战》中玩家合作闯关的精妙体验。

High Moon Studios本身参与过一些《使命召唤》的开发工作,同在动视旗下,他们肯定想到要沾一些《使命召唤》系列的光,不过在当时,市场已经开始进入《使命召唤》“走廊射击”的懈怠期,《陨落》在战斗深度上的不足招致了不少媒体的炮火。在PvP上,《陨落》与前作差别不大,只有钢锁后来以DLC角色的形式参战。由于系列的人气已经开始滑落,收费DLC也大大限制了玩家人数,对人气提升帮助不大。

动视之后两作《变形金刚》口碑都不如《塞伯坦》系列

结局是伤感的:成绩不佳的High Moon Studios进行一轮裁员后开始进行另一个漫改游戏《死侍》的制作。《死侍》质量一般,剧情优秀,战斗平平的毛病更甚《变形金刚》。在进一步调整人员之后,High Moon Studios彻底沦为为《使命召唤》和《命运》打杂的二线工作室。

《死侍》的命运比较曲折,据说由于动视和漫威的合作出现问题,《死侍》一度从Steam和两大主机平台突然下架,不过借由《死侍》电影版的强大人气,这款游戏后来重新上架,还推出了对应的PS4和Xbox One的新世代主机版本。也许是游戏卖得还不错,随后《陨落》也被重新包装,由另外的工作室移植到两个新主机平台。

当然,《变形金刚》IP改编游戏权利仍在动视手里,只是再也不关High Moon Studios什么事了。动视后来委托独立工作室Edge of Reality,沿袭《赛博坦》系列的系统制作了系列的第三部游戏《暗焰崛起》(Rise of the Dark Spark),但Edge of Reality之前大多是在为PS3和NDS制作游戏,可想而知,游戏最后的效果只会是从规模到内容各方面的全面缩水。

在动视眼里,情怀不是当饭吃的,一个游戏好不好,最后的评判标准只是销量。2015年,动视外包给白金工作室制作了一款《变形金刚:毁灭》(Transformers: Devastation),让大黄蜂打出了猎天使魔女的连招,如果说《赛博坦》系列不完美,但有值得珍视的地方,那么动视后来的所作所为就完全是在乱点鸳鸯谱了。

就在《变形金刚》游戏乱七八糟,真人电影也开始令人审美疲劳的时候,孩之宝公司在8月初忽然宣布,他们将让旗下的Boulder Media Studio制作新的《变形金刚》动画电影,这是时隔31年之后,《变形金刚》动画电影的再续前缘之作,它能带回30多年前粉丝们初见时的感受吗?现在谁也不好说,但最起码,我们这些80年代的“高龄粉丝”还有两款风格纯正的《变形金刚》游戏可以怀念。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5

作者 西塞罗

xisailuo@chuapp.com

查看更多西塞罗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