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出亿千万:50多岁的奥特曼,与版权战斗了40年

上世纪90年代,“奥特曼”在中国电视荧屏上广泛播映,备受一大批小观众们的喜爱,他们如今已长大成人。因缘际会,中国本土也一度有机会诞生自己的奥特曼,但终因一场波及中日泰三国版权纠纷而作罢。然而,这场闹剧的余波竟至今未平,并再次以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形式浮现到我们面前……

特约作者lushark2017年07月26日 16时01分

不灭的光:我与奥特曼的成长史

2007年,我正在念初中。有一天上海因为台风预警而停课,但实际上那天风和日丽,我便抓住了这个机会跑去我的发小飞神家和他打PS2。

我们玩的游戏是《奥特曼格斗进化:重生》。

《奥特曼格斗进化:重生》

这款游戏是 《奥特曼格斗进化》系列第四部,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部,它由万代南梦宫旗下的BANPRESTO工作室自PS时代开始制作,至今仍是我玩过的最好玩的奥特曼相关游戏。游戏里收录了当时几乎所有的奥特曼和大量怪兽作为可用角色,招式、BGM乃至剧情战役都原汁原味,画面效果则比在电视上更加酷炫。

原作中雷欧奥特曼与其弟弟阿斯特拉的合击技还原

圆谷公司制作的奥特曼系列初次登陆中国荧屏是在1993年,《宇宙英雄奥特曼》《杰克奥特曼》《艾斯奥特曼》《泰罗奥特曼》《雷欧奥特曼》和《爱迪奥特曼》被引进国内并在上海东方电视频道上播放,《赛文奥特曼》仅在我国香港、台湾地区播出。

由于这几部奥特曼剧集都制作于日本“昭和”年间(1926年12月25日—1989年1月7日)并且共享同一世界观,因此被称作“昭和系”奥特曼。该系列在内地播出后获得了良好反响,奥特曼成为了90后儿童,尤其是男孩们之间最受欢迎的角色之一。圆谷也因此来中国设立了办事处,并于1995年在沪成立了上海圆谷策划有限公司。

当时每年暑假,各地电视台都会在下午集中播放奥特曼,吸引了无数孩子守候在电视机前只为一饱眼福,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我和飞神。

当年的译制片版奥特曼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中日蜜月期走向尾声、《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颁布、海外电视节目引进政策收紧,再加上爆出有儿童模仿奥特曼从窗户跳下而受伤的社会新闻,奥特曼系列作品被划入“暴力类”作品受到管制,过往的剧集被勒令进行删减才可以继续播出,而此后圆谷也没能申请到奥特曼新作的播放许可。圆谷公司只好将在华主营业务转向了VCD销售,但同样不断受到盗版影像制品的冲击。

直到2003年,圆谷的《迪迦奥特曼》才终于取得了节目播出许可,但依然因为被划入了“暴力类”作品名单而没有电视台愿意接手。在社长圆谷英明的努力交涉下,《迪迦奥特曼》才得以凭借中国公司代理的形式登上了上海电视剧频道(中途转至新频道《炫动卡通》),而这家中国公司就是如今圆谷公司在国内的主要版权代理商——上海新创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原名世纪华创)。

《迪迦奥特曼》在国内播出时与饮品联动,还会附赠小卡片

《迪迦奥特曼》播出后再次在国内中掀起了奥特曼热潮。还在读小学的我每晚6点守在电视机前,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边祈祷我妈做饭慢一些,好让我能完整地看完一集。

但到了2007年,广电为了“促进国产动画发展”而出台的黄金时段海外动画禁播令施行了一年之后,电视上已经极少出现包括《迪迦奥特曼》在内的奥特曼剧集。于是在游戏机上用斯派修姆光线对波便成了也不过十几岁的我们追忆童年的方式。

《迪迦奥特曼》中丽娜的演员吉本多香美是初代奥特曼人间体演员黑部进的女儿,大古的演员长野博并没有出车祸去世

正玩儿着,飞神扭头问我:“你有看最新的《梦比优斯奥特曼》没?”

“那是什么?”我边问边搓出一招雷欧飞踢。

“据说是最后一部奥特曼,从前的奥特曼都有出场!”飞神说着回敬了我一发奥特手镯。

“那我要去看下。”

当天回家路上我就拐去南市文庙的小巷子里买了几张《梦比优斯奥特曼》的光碟。

梦比优斯与奥特六兄弟

《梦比优斯奥特曼》是圆谷在2006年为纪念奥特曼诞生40周年所拍摄的新剧集,讲述了M78星云的新晋战士梦比优斯被奥特之父派遣到爱迪离开25年后的地球上保护人类,并在初代、赛文、杰克、艾斯、泰罗、雷欧、爱迪等前辈的帮助下磨炼自身,最终击败了黑暗宇宙大帝安培拉星人,成长为了合格的光之战士。

作为充满怀旧情怀的纪念作,过去奥特曼的人间体:早田进、乡秀树、北斗星司等人也在剧集中悉数登场。尽管他们的脸上早已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是当他们以熟悉的方式再次变身,响起当年的背景乐时,荧幕前的我依旧激动地不能自已,在几天里一口气看完了50多集。《梦比优斯奥特曼》也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我和飞神每天放学回家路上的聊天话题……

“昭和系”奥特曼与他们的人间体,左起为佐菲、初代、赛文、杰克、艾斯、泰罗、雷欧、爱迪

时光飞逝,转眼间又过去了10年。

尽管2011年由华纳投资的奥特曼大电影《超银河传说》曾在国内上映并且票房尚可,但我一度以为国内新生代里看国产动画长大的孩子应该已经不再熟悉奥特曼了。直到去年过年时亲戚家的孩子来我家做客,我帮他调数字电视频道时,问他想看什么节目。

“我要看奥特曼!”他用清脆的童声喊道,还双手指天做出了奥特曼飞行的动作。

我竟一时愣住了。

孩子见我没有动作便接过了遥控器,自己熟练地从“儿童天地”里调出了《银河奥特曼》。我这才意识到随着网络时代到来,即便电视上已经不再有奥特曼播出,他们也依然可以通过其他途径吸引到孩子们。

他选好集数点开播放后把遥控器还到了我手里,还示意我过去坐下和他一起看:“这集最好看!”

我不禁想起小时候,母亲帮我调试录像机时问我要看什么,我便从一堆录像带中翻出那盘已经看了无数遍的《雷欧兄弟VS奥特五兄弟》:“要看这个!这集最好看!”

奥特之光从未在孩子们心中熄灭。

奥特50年

经历了50余年的发展,奥特曼系列早已跨越特摄剧、动画、漫画、舞台剧、电影、游戏等多种媒体形式,形成了众多庞杂交错的平行世界观,但其中最广为人知且丰富多彩的,依然是由昭和系发展而来的M78宇宙。

在真传一雄绘制、圆谷官方监修的漫画《奥特曼Story0》中,这样介绍M78星云奥特一族的由来:

M78星云的住民原本外貌与地球上的人类相差无几。由于M78星云的恒星衰亡,该星系陷入了长久的黑暗与寒冷,直到其中一颗星球上的科学家们成功地发射了人造等离子太阳,重新带来了光明与温暖,人们便将这里称作光之国。

然而,由于巴尔坦星人从中作梗,在人造太阳中混入了可以促进生物演化的物质,星系中各星球上受到辐射的动植物开始发生异变并暴走,一些宇宙人也开始趁机入侵。与此同时,部分人类也获得了化身为巨人和运用能量光线的能力,并开始为了保卫其他人而战斗……

最早变身为巨人的光之国住民之一—佐菲

尽管《奥特曼Story0》被设定为有着独立的世界观,部分人物关系也与其他作品有所冲突,后来的《超银河传说》电影还是基本沿用了其故事背景(等离子太阳被改为了等离子火花塔)。

在漫画的最后,奥特曼们在奥特之王、奥特之父、佐菲等人的带领下,暂时消灭了威胁光之国的敌人们,并集结成了奥特警备队,前往宇宙中其他地区扫除黑暗势力。就在这一过程中,初代奥特曼追击怪兽百慕拉,来到了地球,拉开了人类与奥特曼结下深厚羁绊的序幕。

在后来的日子里,赛文、杰克、艾斯、泰罗、雷欧、爱迪、尤莉安、葛雷、帕瓦特、奈欧斯、麦克斯、梦比优斯、希卡利等一众奥特曼也前赴后继降临蓝星,从怪兽与宇宙人手中保护人类。

在此期间,地球上还出现了可以操纵怪兽进行战斗的人类,他们实际上是肉体已被初代奥特曼毁灭的雷布拉德星人为了选拔新的人柱力而在宇宙中散播其遗传基因所造成的结果。这一事件最终是由获得了该力量但内心正直善良的人类雷在初代和赛文的帮助下得以解决(《超级银河大怪兽格斗》系列)。

而曾经是奥特之父的战友却堕入了黑暗面的贝利亚奥特曼,在越狱后同样从宇宙中得到了雷布拉德星人的力量,并操控怪兽来到光之国复仇,夺取了等离子火花塔,使奥特之星陷入冰封。他的阴谋最终被赛文之子赛罗连番挫败。

贝利亚vs赛罗

不甘失败的贝利亚奥特曼用超时空消灭炸弹引发了毁灭宇宙规模的大爆炸,而奥特之王以自身为代价将其造成的破坏修复。时隔6年,地球上再次出现了强力怪兽,新的奥特曼因此挺身而出,然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贝利亚奥特曼之子——捷德。

捷德奥特曼

这就是本月(2017年7月)开播的奥特曼系列的最新剧集——《捷德奥特曼》。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集的配乐作曲是押井守的老搭档川井宪次,编剧则是押井守的女婿安达宽高,而安达宽高更为人所熟知的是他作为少年作家时的笔名——乙一。

在连载漫画《Ultraman》的世界中,当初代奥特曼离开后,再没有奥特曼降临地球,他的人间体早田进失去了所有相关记忆,然而他的身体中却留下了超人的基因,并遗传给了他的后代早田进次郎。为了应对新的威胁,进次郎穿上了为其打造的装甲型铠甲展开了战斗。其它奥特曼基因的继承者也相继出现……

漫画《Ultraman》中的初代奥特曼、赛文和艾斯

而在M78星云的奥特曼们未曾造访地球的多个平行时空里,3000万年前曾为保护人类向黑暗巨人倒戈并化作石像的光之巨人迪迦、来自宇宙空间的光之巨人戴拿、诞生自地球本身的大地巨人盖亚和海洋巨人阿古茹、出身神秘的奈克瑟斯、来自未来的银河和来自地底的维克托利,还有跨越时空的欧布等等众多奥特曼,也在自己的世界里与人类并肩作战。

奥特曼作品年表

除此以外,还存在着一些并非从人类和奥特曼的视角出发,而是由怪兽们担当主角的体系。例如由街机游戏发展而来的《大怪兽Rush》企划,讲述了造型比原作更为酷炫的怪兽们之间的战斗。还有走萌系路线的《怪兽娘~奥特怪兽拟人化计划~》,记录了寄宿着怪兽之魂的少女们的悠闲日常。

《大怪兽Rush》中的巴尔坦星人、嘎次星人和马格马星人

摧毁了大阪城的“哥莫拉”和击败了初代的“杰顿”

然而,尽管奥特曼系列已经包含了许多风格各异的作品,也诞生了不少颠覆常规的人物形象,但其中绝不包括下面这位:

“再见”

这名在不久前亮相的“中国奥特曼”一经登场,引来了无数“山寨”“侵权”的质疑声,但该片的出品方蓝弧动画和乐视影业却声称这是获得了授权的“正版”。争议双方互不相让,一时间竟成了罗生门。

无论如何,这场发布会对奥特曼粉丝们而言无异于一场噩梦,而若要彻底梳理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妨让我们从奥特曼系列背后的人——圆谷家族说起。

圆谷一族

正如奥特曼们在故事中面对敌人时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在现实里,奥特曼系列作品与他们的制作者圆谷家族紧密交织的命运同样多舛坎坷。

“特摄”,即利用皮套模型、特技演员、光学摄影、后期合成等“特效摄影” (SFX)技术所拍摄的影视作品。特摄自然并不是日本的专利,一切使用了特效技术的作品都可以被称作广义上的特摄片,但由于日本的特摄从业者们集中在了制作科幻系题材的长篇剧集上,并打造出了以“变身战斗”为特色、并称“三大特摄”的“奥特曼”“假面骑士”和“超级战队”系列,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影响,因此,“特摄Tokusatsu”如今已被用来专指日本的特摄剧集,在中国的官方语境里,则使用“真人动画”作为称呼。

奥特曼系列的创造者圆谷英二,即被称为“特摄之神”。

圆谷英二与初代奥特曼演员

圆谷英二原名圆谷英一,1901年出生于日本福岛县须贺川市,该市如今建有圆谷英二纪念馆,成为了奥特曼粉丝的圣地。当地还建立了一个假想都市——“须贺川市M78光之町”,爱好者们可以在M78网站注册成为该城市的居民。

在制作奥特曼系列之前,圆谷英二就已经是日本家喻户晓的特摄大师,其成名作是足以比肩好莱坞《金刚》的怪物电影——《哥斯拉》。在制作了多年的怪物电影后,1963年,圆谷英二与其东家日本电影公司东宝的合约期满,在后者的资金援助下,建立了圆谷特技制作公司,从电影院转向对新的舞台发起挑战,开始制作专注于电视荧屏播放的特摄节目。

1962年,《金刚大战哥斯拉》,圆谷英二作品,哥斯拉系列续作

圆谷的第一部作品是剧情中只有怪兽出现,而人类要依靠自身力量来解决这些事件的怪奇类剧集《奥特Q》。节目播出后大受欢迎,在大小观众中掀起了怪兽热潮。

《奥特Q》是最早登上电视的奥特系列作品

在制作奥特系列的续篇时,圆谷受到美国超级英雄题材作品的启发,决定引入足以与怪兽对等战斗的巨大人型英雄,而且要比“Superman(超人)”更“Super”。于是,“Ultraman”诞生了。

初代奥特曼登场图和用来拍摄这一镜头的模型

“奥特曼”即为“Ultraman”的音译,在港台地区被译作“超人力霸王”或“超人”,为了与美国超人加以区分,许多观众因为奥特曼的眼睛仿若两瓣咸蛋而把他称为“咸蛋超人”,并发展成为了俗称。(此段致谢友人护士衫下)

奥特曼形象的设计者成田亨是从“哥斯拉”系列开始就与圆谷英二合作的造型艺术家。初代奥特曼、赛文奥特曼以及自奥特Q以来剧集中的许多经典怪兽形象都出自他的手笔。但是从赛文奥特曼开始,成田亨由于无法接受在设计过程中过多地受到商业因素的干扰,不断与圆谷产生摩擦,并最终离开了圆谷。

成田亨笔下的巴尔坦星人

成田亨在离职前曾因奥特曼形象的版权归属与圆谷产生纠纷,圆谷方面寻求与成田通过司法外途径解决问题,却又在后者同意和解后翻脸不认账,拒绝授予其任何著作权。尽管此事看起来是圆谷方面占到了便宜,但也从侧面体现了这家公司对知识产权的漠视,为其后来深陷版权泥沼埋下了伏笔。

第一部《奥特曼》在制作过程中经费十分紧张,初代奥特曼的第一副皮套直接由废弃潜水服改造而成,面部头套坑洼不平,也因此被称作“硫酸脸”。然而节目在TBS电视台上一经播出即获得了最高达42.8%的收视率,成为了电视历史上的不朽之作。

穿着初代奥特曼皮套的特技演员和圆谷英二

初代奥特曼播出完结半年后,《奥特赛文》开播。就如同奥特曼与奥特Q之间并没有剧情联系一样,赛文原本也没有被作为一部与初代奥特曼处于同一架构中的作品。即赛文原本并非是来自M78星云的奥特曼,而是应玩具生产商要求被设计为全身大面积红色的新超人种族“Redman”,这也是成田亨与圆谷产生裂痕的原因之一。

成田亨赛文设计初稿与完稿对比

《奥特赛文》剧集相较于前作的风格要更为写实深刻,却因打斗场面较少不够刺激导致收视下滑。圆谷便暂停了奥特曼系列的制作。

虽然如今初代奥特曼和赛文大多被作为圆谷英二的作品来叙述,但其实当时的英二已年近古稀身体状况不佳,尽管他仍深度参与了这些作品,但仅挂职监修,实际担任导演之责的是其长子——圆谷一。

圆谷一在《赛文奥特曼》中出场客串

圆谷一也被认为是圆谷家族中最为继承了英二的艺术天赋并且擅于经营之人。当1969年末圆谷英二因心脏病去世,而圆谷公司又因接档赛文的新剧《怪奇大作战》收视不佳陷入资金短缺时,接任社长的圆谷一想出了将过去剧集里的镜头和新拍片段重新剪辑,并配以解说作为新节目播出的企划,于是,196集、每集时长5分钟《奥特大作战》孕育而生。大作战系列此后也成为了圆谷公司的传统作品,包括近年来的《赛罗大作战》以及《奥特曼列传》。

特效简陋、泥地打滚却又拳拳到肉的《奥特大作战》

《奥特大作战》不仅帮助圆谷暂时告别了财政困境,还筹集到了拍摄新剧集的资金,纪念圆谷英二诞辰的《归来的奥特曼》(即后来的《杰克奥特曼》)开始制作,并由圆谷英二的老搭档、《哥斯拉》的导演本多猪四郎执导。

杰克!

在《杰克奥特曼》中,初代与赛文的世界观设定被整合到了一起,以来自M78星云的英雄们为主线的昭和奥特体系从此确立,并锁定了轻松但不轻浮的演出风格。凭借着这一品牌价值的延续,圆谷进入了一段平稳发展的时光,《艾斯奥特曼》《泰罗奥特曼》先后播出并获得不错成绩。此外还试水了《镜子骑士》《火焰小子》等其他风格的剧集,其中巨大机器人题材的《詹伯A》在泰国电视台播出时反响不俗。

詹伯A、镜子骑士、火焰小子也出现在了新生代的赛罗奥特曼剧集中

然而,由于继任社长后日夜辛劳,原本就患有糖尿病与高血压的圆谷一病情加重,在1973年2月9日早晨突发脑溢血不治去世,年仅41岁。圆谷一的英年早逝是圆谷家的巨大损失,接手家业的次子圆谷皋和老幺圆谷粲不论是在经营能力还是艺术造诣上都难以企及他们大哥。

随着从田园风格改走阴暗路线的《雷欧奥特曼》收视爆死,圆谷公司的经营状况再次急转直下。为了避免倒闭的命运,圆谷兄弟接受了泰国人辛波特的投资,拍摄了迎合泰国观众口味而被奥特曼粉丝们视作黑历史的两部电影《巨人与詹伯A的故事》和《哈奴曼与七个奥特曼》。也正是这两部作品,为圆谷将来所要面对的版权纷争埋下了祸根。

居中的即为印度神猴哈奴曼,为该片主角

接下来的十几年成了圆谷的一段黑暗时光,无论是迎合校园剧风潮的《爱迪奥特曼》,还是与海外合拍的《葛雷奥特曼》、《帕瓦特奥特曼》等片,都没能重塑奥特曼系列的辉煌。不过,圆谷在这期间制作的《恐龙特急克赛号》因为其播出平台东京电视台与中国方面交往密切,在80年代就被引入国内,比奥特曼系列还要早。也正因为这一点,许多对“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二级准备——放!”耳熟能详的80后观众们对于后来引进的昭和系奥特曼并不太感兴趣,因为看起来制作水平还不如克塞号,事实也的确如此。

《恐龙特急克赛号》

随着进入平成时代,圆谷的家业也传到了第三代——圆谷皋之子圆谷一夫和圆谷一之子圆谷英明手中。作为自身也是受到奥特曼影响而成长起来的一代,圆谷一夫与圆谷英明对奥特曼系列抱持着炽热的情怀与热忱。圆谷一夫担任社长期间,圆谷制作出了后来被称为“平成三杰”的《迪迦奥特曼》《戴拿奥特曼》和《盖亚奥特曼》,《迪迦奥特曼》更是获得了1998的日本星云奖,成为了第一部获得此奖的特摄剧。能在不同形态间切换成为了这一时期奥特曼的特色,对剧中非主角人物的塑造也变得更加细腻。

圆谷英明上任后则力求突破,推出了“Ultra N Project”,打造出一部与之前作品风格迥异的《奈克瑟斯奥特曼》,该剧不仅第一次打破了过去单元剧的形式改为了连续剧情,剧中的奥特曼更有着多位人间体,剧情也颇为深邃,成为部分爱好者心目中无可取代的一部奥特曼。然而该片却叫好不叫座,收视率始终低迷,最后惨遭腰斩。

奈克瑟斯的最终形态,诺亚奥特曼

同时,圆谷英明耗费诸多心血尝试与中国公司合作的特摄剧《五龙奇剑士》历经坎坷最终还是流产。连番重挫之下,圆谷英明仅担任了一年社长就被撤职,壮志未酬。

《五龙奇剑士》曾在《炫动卡通》进行试播,但最终还是未能完成

无论是圆谷一夫还是圆谷英明,亦或是之后从东宝高层请来的大山茂树,都没能帮圆谷摆脱总是入不敷出、负债累累的窘境,以至于到了银行都不愿贷款的地步。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制作特摄剧需要极高的前期资金投入,而圆谷自身又缺乏后期开发周边产品的能力和渠道,只能将原本最具输血能力的商品权打包授予他人。因此,即便制作出来的剧集大受欢迎,圆谷方面也赚不到什么钱,而一旦反响不如预期,结局就是血本无归。

这个问题在2006年为了情怀不计成本拍摄的40周年纪念作《梦比优斯奥特曼》播出之后再次爆发。

到了2007年底,圆谷公司积累足足30亿元赤字,也无法从银行贷款,最终申请破产,被TYO公司收购,之后又被转移给了Fields成为其子公司,商品化权利则由万代独占。圆谷家族跨越三代人历时40余年建立并守护的家业就此彻底付诸东流,失去了对奥特曼系列未来发展方向的话语权。

在更换了经营者后,节目的制作重心从单一英雄的长篇特摄剧转向了大乱斗风格的电影,直到2013年的《银河奥特曼》,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出新的正传作品。同时,“合体系”成了奥特曼系列发展的新方向,不同奥特曼之间的互动也变得更为密切和频繁,不论是2013年的《银河奥特曼》、2015年的《欧布奥特曼》,还是现在的《捷德奥特曼》,新一代的奥特曼都可以借助道具获得过去奥特曼的力量,甚至是直接合体并产生造型上的变化。

赛文与雷欧合体形态的捷德奥德曼

有许多粉丝对这种明显是为了促进玩具销售的商品化主导运营思路表达不满,认为其削弱了奥特曼系列原本所表现的人文关怀,但就目前而言,除了风格变化,奥特曼系列的制作水准并没有明显的下滑,甚至在硬件上有所提升,这也证明了这些商业改良可以使奥特曼系列变得更为稳定,对于希望长久看到这些剧集的观众而言或许并非坏事。

版权之战开幕:泰国人辛波特与1976合同

圆谷公司之所以总是处于破产边缘,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上文已经多次提到的版权纷争。因为这些旷日持久的纠纷,圆谷赖以生存的海外播映权都始终得不到保障,难以从中汲取利润,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1995年圆谷皋去世,其子圆谷一夫继承了家业。就在这时,投资了两部奥特曼电影的泰国人辛波特向圆谷公司在美的子公司Ultracom发出律师函,声称对方在日本以外国家授权其他公司复制、销售奥特曼音像制品的行为,侵害了其作为奥特曼系列在日本以外地区版权所有者的权益。

辛波特宣称,1974年,圆谷皋未经投资者辛波特的同意,就将《哈努曼和7个奥特曼》在泰国、台湾、日本等以外地域的权利以特许合同形式授权给香港一家电影公司。为了表示歉意和补偿,1976年,圆谷皋签署了一份合同(后称“1976合同”),将《哈努曼和7个奥特曼》《巨人与詹伯A的故事》《奥特Q》《宇宙英雄奥特曼》《塞文奥特曼》《杰克奥特曼》《艾斯奥特曼》《泰罗奥特曼》等9部影片在日本以外的著作权无限期划分给了辛波特——至少辛波特是那样宣称的。

圆谷公司对此事前所未闻,念及辛波特与圆谷公司的过往合作经历,圆谷一夫派遣了人员前去与辛波特交涉,希望辛波特提供1976合同的副本。但辛波特却要求圆谷必须先公开承认该合同真实存在,否则不予提供,并再次以起诉圆谷公司的被授权商相威胁。

1996年7月23日,圆谷一夫满足了辛波特的要求,发了一封《致歉函》,信中就因为不知道有此合同的存在一事而对辛波特造成的困扰表示了歉意,认可了辛波特在该合同中所获得的权利,并希望赎回版权。

然而,当辛波特将1976年版权划分合同的复印件发送给圆谷之后,圆谷方面却发现合同上圆谷公司的公章以及圆谷皋的签名竟然都是伪造的。另一边厢,辛波特却将该《致歉函》作为圆谷公司认可1976年合同的证据,开始以9部昭和系作品版权所有人的身份行使权利。于是,圆谷公司与辛波特的采耀(CHAIYO)公司跨越多个国家、历时十余载的庭审对决就此拉开序幕。

在泰国方面,圆谷公司于1997年向泰国中央知识产权与国际贸易法院起诉辛波特伪造合约。经过3年的审理,泰国法院于2000年4月4日做出一审判决,判决辛波特所提供的1976年合同属真实有效,确认圆谷公司已将版权转让给了辛波特,辛波特享有其著作权。

2000年,采耀公司拉拢到了中国内地与香港的投资商,启动“Project Ultraman”企划,要打造一部取景和主要演员都是中国人的中国奥特曼剧集——《千禧奥特曼》,由中国演员郑伊健来扮演奥特曼的人间体。

《千禧奥特曼》发布会照片

不甘坐以待毙的圆谷公司于2004年再次向泰国二审法院提起了诉讼。这次,泰国警察总署指定7名刑事文件鉴定专家对1976合同进行司法鉴定,认定该合同系伪造文件,法院采纳了这个鉴定,并于2008年做出终审判决:辛波特不具有日本昭和系奥特曼作品的任何权利,并判决辛波特向著作权人圆谷制作公司赔偿折合人民币550万元。《千禧奥特曼》的制作也因此被叫停,相关数据被销毁,目前我们仅能在互联网上看到该片预告片的片段,2006年制作的4D舞台剧影像也只在网络上得以流传。

乘胜追击的圆谷制作向泰国法院刑事法庭起诉辛波特本人伪造合同侵害著作权,辛波特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锒铛入狱。然而,就在此次庭审过程中,辛波特宣称,他此前已将1976年合同中所划分的权利全部转让给了日本UM公司。

1976合同在泰国、日本、中国的不同判决与随之而来的版权纠葛

在日本方面,由于2000年在泰国的一审失利,圆谷于次年转而向日本东京区法院发起了“著作权确认”的申请。然而日本一审法院并未委托鉴定机构对1976合同真伪进行判别,只是由法官对合同上的公章进行了比对,得出了“基本一致”的结论,判决该合同有效。圆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于2003年12月作出判决,依旧认定该合同真实有效,驳回圆谷公司的上诉请求。圆谷制作公司继续向日本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次年日本最高法院将圆谷一夫的《致歉函》作为圆谷公司承认该合同的证据,驳回了再审申请,并裁定为该案在日本的终审判决。

尽管日本法院的裁判结果认定了1976合同的有效性,但同时也确认了圆谷公司是昭和系列奥特曼在日本的著作权所有人,在日业务不受该合同影响。可是,当辛波特宣称把版权转移给日本UM公司以后,就出现了新的隐患。

不仅是以上地区,奥特曼版权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情况也非常复杂:

2002年,广州锐视公司从采耀公司手中购买了昭和系列奥特曼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占使用权,并与圆谷在上海的子公司“上海圆谷策划”争夺在华开展业务的权利。

2005年9月30日,辛波特、采耀公司以圆谷制作株式会社、上海圆谷公司、广州购书中心、上海音像出版社四被告侵害其著作权为由,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对1976年合同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以缺乏其他可靠证据为由驳回了辛波特、采耀公司的诉讼请求,锐视公司从辛波特和采耀公司手中购买的奥特曼相关作品独占使用权无效,锐视转而希望从圆谷手中购买相关权利,但遭到了拒绝。

采耀公司不服该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以圆谷一夫的《致歉函》为依据认定1976合同真实有效,却对此时泰国已出具的该合同属伪造的鉴定结果不予采信,判决辛波特、采耀公司和锐视享有系列作品在中国的独占使用权。

圆谷公司无法接受这一结果,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最高院申请再审,但遭到驳回,维持二审判决作为该案在中国的终审裁定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的网站上可以看到此案的终审裁决书,里头详细介绍了该案的更多细节。该案件的审判员于晓白已于2015年被最高院免职,其被指控在知识产权相关案件有枉法判决行为。

此后,广州锐视也不再承认与圆谷签署的《基本同意书》,而以昭和系奥特曼在大陆独占使用者的身份进行商业活动,包括发行音像制品、出版图书、举办展览、生产售卖玩具等等,并且阻挠圆谷公司、上海圆谷及其代理商世纪华创在华开展业务,后者则对此无可奈何、有苦难言。圆谷原本的“中国奥特曼”企划也受此影响而流产,后来的《奈欧斯奥特曼》则被认为是源自这一废案的再利用。曾在电视上播出的上译版奥特曼剧集也被下架销毁,从市面上消失。

圆谷的支持者们唯一能聊以慰藉的是,广州锐视从采耀公司手中获得的版权将于2018年底到期,届时圆谷或许能够重新夺回自身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权益。

锐视版本的《宇宙英雄奥特曼》……

永无止境的版权之争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前的7月10日奥特曼纪念日,也就是1966年初代奥特曼首次登上荧屏,以前夜祭的方式与大家见面的那一天,曾制作动画片《果宝特攻》的蓝弧动画公布了一部将于10月份上映的CG动画片——《钢铁飞龙之再见奥特曼》。本片由蓝弧动画制作、乐视影业投资、大张伟代言。

在公布的宣传片中,奥特曼被描述为在地球结婚生子又“与怪兽并肩”的反派角色,发布会现场更找来了一位由彩绘模特扮演的奥特曼与大张伟互动,这位形容诡异的奥特曼据称长着“八块腹肌和大长腿”。

发布会照片

事后圆谷方面很快借由新创华的微博发表了声明,谴责该行为侵权。

而蓝弧则声称,他们的版权源头正是来自于上文提到的日本UM公司,并在微博上搬出了最高院对于圆谷与锐视版权纠纷的裁判结果,以此暗示自身的合法性。但就在两年前,UM公司却曾发表公开信,称自己在香港的代理商TIGA才享有昭和系奥特曼在中国地区的独占使用权,并否定了广州锐视所持版权的正当性。如今想用相关判决来支持自己的正当性,不免有所矛盾。

UM公司此前发布的版权声明

与此同时,UM公司与圆谷公司也陷入纠纷。2015年,因圆谷公司在YouTube上传昭和系奥特曼剧集,UM公司在美国向圆谷公司提出诉讼,该案至今仍在审理。

圆谷与UMC的版权纠纷

更重要的是,即便是1976年合同,辛波特也仅被授予了相关奥特曼形象的使用权而非著作权,在国内最后也只判了“独占使用权”,因为著作权是天然权,从法律上来讲是不可转让的。圆谷公司享有奥特曼影视作品的完整版权,因此无论如何,蓝弧理论上并不具有在自己的电影中改编奥特曼形象及故事的权利。此外,蓝弧还在发布会公开的宣传视频中使用了非昭和系奥特曼欧布的形象,以及一些视频片段来自于YouTube上其他用户上传的视频,在YouTube上被观众扒出了来源。

宣传片声称引用了“历史资料”,但其中也有大量Youtube用户上传的视频

这一风波经由雅虎报道传回日本后也引起了热议。

获得最高赞同数的评论大意为:“因为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所以似乎也没什么办法,但日本人(指UM公司)也搅和在里头就真可悲了。”此外,也有人开玩笑地表示:“难怪最近在日本看不到奥特曼了,原来跑中国去了。”

在目前这样一个局面下,圆谷方面表示,会在进行法律咨询后对此事采取进一步行动。这场版权风波目前看来依旧难以平息,但是非曲直自有公论,对奥特曼系列有所了解的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结语

完成了这篇文章的大部分之后,我把飞神叫出来吃饭,并问他对奥特曼里印象最深刻的台词是哪段。

飞神:“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我:“别闹好吧!这不是台词。”

飞神:“那……还是艾斯最后集那段吧!”

我:“‘小朋友们别放弃友谊’那段?”

飞神:“对。就是艾斯离开地球时候说的。”

原文:“孩子们,热诚之心不能泯灭,要帮助照顾弱小者,四海之内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在感情上会有误解,甚至分歧,但这些都微不足道,听我说,别放弃友谊,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最后一次期望。”

我:“那这么说我俩倒是做到了。”

飞神:“别别别,这气氛就有点Gay了。”

随后我俩笑成一片……

小时候父亲曾问我:“这奥特曼每一集都一样,怪兽出现,奥特曼变身,灯滴嘟滴嘟闪,然后把怪兽干掉了,有什么好看的?”那时候我答不上来。

如今的我或许已经可以向他解释:每一集奥特曼都有着不同的美术设计、有着新的动作和特效突破,在故事中也融入了不同文化背景,是凝聚着无数人心血与汗水的艺术结晶。

但是,我现在却更愿意说:没错,每一集奥特曼都是一样的,他们始终在向观众们传达着相同的理念,那就是“相信爱,相信友谊,相信光明与正义,相信自己能够创造奇迹” 。即使这些观众中的许多已经不再是孩子了。

(本文所叙内容资料历时久矣,难免有不详之处,欢迎勘误。)

 
26

特约作者 lushark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查看更多lushark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4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