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模范工作员同志的中国游戏大冒险——在老西门寻找“邪神Saber”

赤野工作是一位日本的老玩家,他同时还对中国的游戏保有着浓厚的兴趣——我刚刚关注他的时候,正好是他网购到一份传说中的国产游戏《血狮》,并在他的推特上晒出照片的时候。

作者赤野工作2017年05月01日 12时30分

赤野工作是一位日本的老玩家,我在去年偶然一次机会在推特上找到了他。

他同时还对中国的游戏保有着浓厚的兴趣——我刚刚关注他的时候,正好是他网购到一份传说中的国产游戏《血狮》,并在他的推特上晒出照片的时候。同时,他的推特账号全名叫做“模范的工作员同志/赤野工作”,是一位又红又专、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战士(雾)。

今年春天,赤野工作来到上海探访了许多上海当地和游戏相关的地方。应我的邀请,他准备开始在触乐连载一些文章,谈一谈他在中国的各种见闻,以及他对中国游戏的各种看法。

本期主要围绕着他在老西门探寻“邪神Saber”的经过展开。接下来几期的主题将围绕“小霸王”“血狮”“巴巴拉小魔仙”“城市精灵GO”等主题进行,敬请期待!(内容也有可能会有所变动)

本文由或闪翻译。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我很羡慕大家。我现在住在日本,但是这里的王老吉要卖160日元一罐(约合人民币10元)。大家每天喝的果汁,对我们来说也都是很难买得到的奢侈品。所有游戏店都没有《战舰少女R》的等身大立绘卖,在网上下单买《阴阳师》的同人周边也要花2周的时间才能寄到。大家每天玩的那些游戏,我在日本也几乎都玩不到。

常言道,“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确,我在上海见到的月亮就是要比我在日本见到的圆啊。

初次见面,我叫赤野工作。我和大家一样,是一个每天玩游戏玩到昏天黑地的玩家。在90年代的时候我玩《拳皇97》,当时就被大蛇打得抬不起头来;在00年代的时候又一边揉着睡眼一边不停地刷着《天堂》;最近我又一直在微博上吐槽着《阴阳师》SSR掉率……看,我和大家的生活基本上都差不多吧。但有一点很不同,我是一个住在国外,也就是日本的日本人。

作为一个日本人,我眼中看到的中国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各种魅力。但是,中国离日本却很远。大家平时玩的那些游戏,生活的地方等等,都不是在日本生活的我能够伸手就够得到的东西。所以我其实非常羡慕大家。即便在大家看来是日常的风景,对我来说,也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如果你现在觉得日常生活已经开始无趣了的话,那么就由我这个日本人来告诉你,中国的日常是多么地充满魅力吧!

老西门:温柔的市井

在上海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老西门”了。老西门以祭祀孔子的“上海文庙”为中心而发展壮大起来,街上到处充满了动画、漫画、手办、邮票、玩具等小店。

这片街区小到只需要几十分钟就能全部逛完,但却挤满了各种各样宅向的小店。对我来说,这个地方的有趣之处……主要走在路上的那些各种各样的人。90后的女孩子在杂货铺买着一些卡哇伊的小物件,旁边站着的欧吉桑就在大手笔地扫荡着一些贵到出奇的塑料小人。站在老西门的中心深吸一口气,我就又能开始思考人生的真理:“能把兴趣爱好当作职业和生命本身是一件多么高尚的事情啊”。

老西门的变迁历史,实际上和日本秋叶原的历史很是相似。秋叶原作为“御宅之街”开始繁荣的时候大约是在1949年。据说是因为这条街附近住了很多东京电机大学的学生,所以那些专卖电子产品和配件的店才会集中到这里来。原本是出售面向学生的电子产品的,但后来秋叶原的各个商铺开始回应各个不同层次的顾客,最终成为了现在这个,专门出售学生群体喜爱的游戏和漫画的专业地区了。

而老西门的历史要比秋叶原更早。它是以1855年搬到这里的上海文庙为中心开始的,当时这里就聚集了许多以钻研学问为志向的人。而原本这条街上应该是充满了各种面向学生的书籍的,后来也同样因为各个商铺开始回应各个不同层次的顾客,最终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专门出售学生群体喜爱的玩具和漫画的专门地区。

你看,只要是一个地方专门卖那些学生群体喜欢的东西,最终就都会变成贩卖漫画和玩具的御宅之店……这世界上所有地方的学生,都其实差不多啊对不对?

寻求邪神

时间是2017年3月19日。我来到这里,为了寻找那个只有在中国才有的卖的传说中的游戏周边。听说在这里,这样的塑料小人到处都在卖。

现在,在日本有一款叫做《Fate/Grand Order》(简称FGO)的游戏非常火。这款游戏很有名吧?而Fate系列的第一作出现在2004年,这样算起来,到现在为止这个系列的游戏也是不间断地做了十几年了啊。

FGO原本是那些Fate的老粉丝们一直翘首期盼的新作游戏,但游戏本身的人气确实狂热到可怕,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吸引着新粉丝反过来开始玩过去老游戏的怪物了。这些新粉丝在日本也开始重新念叨起了早期Fate系列游戏的好处。

哎呀,在中国的话,FGO的人气也是一样高。过去Fate系列相关作品的周边也有很多,估计那些新入坑的粉丝们也会到这里来买买买吧。你如果没有抓好时机,自己想要的那些Fate周边就会开始涨价。这么想着,我自己就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我就大老远地专程跑到上海来,就为了寻找这个只有在中国才有的卖的Saber的塑料小人。大家应该也知道,那就是2006年在杂志《动画基地》中附录的那个赠品,大家都叫它做“邪神Saber”。

“邪神Saber”。感谢DLS_MWZZ老爷提供图片

具体来说,这是2006年发售的《动画基地FATE/STAY NIGHT增刊》中附赠的、《FATE/STAY NIGHT》中Saber的塑料小人。她高7.8厘米,当时的价格是30元。因为它充满冲击力的造型,这个小人被称为“邪神Saber”,在中国的Fate粉丝之间一时间传唱不止,最后成为了传说。

“邪神Saber”连同在日本发售的《异度传说》系列Ep2的特典“邪神KOS-MOS”、在中国发售的《仙剑奇侠传》的“邪神赵灵儿”,在东亚全境内并称为“三大邪神像”。现在邪神Saber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原价的50倍(也就是1500元),这是中国的秘宝啊。

“三邪神”(似乎是赤野工作的私人收藏)

在这梦幻的地方

“我为了买一个老旧的塑料小人而专程跑来了上海。”这听起来就好像是我在乱花钱一样,但其实这是为了节约才这么干的。为什么?因为如果网购的话,你需要花很大一笔邮费,还要等2周以上的时间才能到手。但来到这里,你立刻就能拥有啦。

但是老西门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每走一步,就能看见到处都堆满了神奇的东西在诱惑着你的钱包。从老西门地铁一出来,你就能看到在路边摊上有人在卖着《阴阳师》的超厚设定资料集。这可是在日本买不到的官方周边啊,我看一眼就能了解,这本书的质量实在是出色,而里面还收录了在日本并没有发表的美丽插图……哎呀都是《阴阳师》的玩家,你们(中国玩家)不带我一起玩,真是太过分了。

在附近店里,还摆放着许多在日本看不到的游戏同人周边塑料小人和卡牌。《战舰少女R》、《仙剑奇侠传》、当然还有《阴阳师》。我当然都买了,毕竟在日本没有卖,有了周边,你才能有热爱它们的持续动力。

在日本到处都能看到的《刀剑乱舞》的同人本和设定集也被翻译成中文版在这里出售。中文版对我来说很新鲜,看起来和日文版感觉完全不同,这点很有趣。所以即便我已经有了日文版的,也还是想在这里再买一个中文版的。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当然,这里也不是只卖“新的”东西而已。如果你去文庙的旧书店逛逛的话,就能够看到很多老旧的漫画摊子,还有连环画。连环画这种形式的书在日本你找也找不到,但在上海还有很多,并且市场很大。我想,你在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一个地方了,你可以一边买到刚出的同人本,一转身就还能买到50年前的连环画册。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十月革命的连环画和刀剑乱舞的设定集居然还是一样的价格。

这里和万能的淘宝、天猫不同。老西门这条街只卖那些阿宅们会关心的东西。所以这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梦幻之地呀,你看,我在日本就买不到这么些好东西。

变化之中的街道

逛老西门超级开心,但重要的是要寻找哪里有“邪神Saber”卖——而我的购买之路也很不顺利。在2017年3月19日那天,你的微信圈里不知道有没有流传着这样一条信息呢?“有一个奇怪的日本人,手里拿着一张奇怪的人偶照片,在老西门四处打听一些奇怪的东西。”

如果有的话,那说的一定是我。我当天可是扫了那里所有卖塑料小人的店,抓住所有的店员都问过一边的。但所有的店给我的回答都是,“我们连进都没进过这种货”。

这条街就是阿宅们内心欲望的反射镜啊,它只卖着阿宅们想要的东西。所以反过来想就是,“阿宅不想要的东西就不会卖了”。一定是这样的。不断有各式各样的新商品涌进这条街来,那么那些旧的东西就没有地方可以放下了……这是很正常的事。

在最后,我抱着仅剩的一丝丝期望,走进了一家同人本专卖店。我给那里的店员看了邪神Saber的照片,他一下子就会意了,然后说,“这种塑料小人已经不在老西门卖了”。

“那么,那些老旧的游戏杂志呢?”我问。

他回答说,“这条街只会卖那些新东西。”

我的同伴再追问了一句:“那么老早的游戏呢?”

店员只回答了一句话,“那种东西你去广州的话说不定还有得卖。”

我那时就又回想起这条街从诞生开始到成为“御宅之街”的历史了。

“原本这条街上应该是充满了各种面向学生的书籍的,后来也同样因为各个商铺开始回应各个不同层次的顾客,最终成为了现在这个,专门出售学生群体喜爱的玩具和漫画的专业地区了。”

原来是这样。回应着现在顾客的要求,老西门也在不断变化之中啊。

请帮我谢谢他

“啊啊,找红白机的话,在二楼。”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我开始琢磨了。红白机?红白机就是……南晶科技和外星科技出产了很多游戏的……也就是说小霸王……?现在你要玩游戏的话,基本上都是在网上购买;而这个阿宅天堂的老西门居然还有红白机活着……!?而且一般的顾客没有办法走上去的二楼,也就是说他在后门偷偷卖……?我来上海当然也很想要买红白机,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碰上了吗……!

“马上带我去看看吧。”不出1秒时间,我就如此回答道。登上一段非常陡的楼梯之后,我发现二楼原来是店员的休息室。这房间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纸盒子和电脑,完全看不出是卖东西的地方。

那么,这个看起来像是库房的地方,居然还有红白机卖吗……?!不对不对,事情不会进行地这么顺利的,难道他是看我好骗,就用小霸王引诱我上楼……?

哎呀。结果吧,这二楼的确并没有小霸王卖。而我跟着店员上楼也是非常正确的选择。我在日本的话,大约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多稀奇的东西了吧!果然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大家平时游玩的地方,生活的地方,在我看来都是有着深意的地方。机会难得,那我就给大家展示一下我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吧。

(因为无法联系到这家店,根据赤野工作同志本人的要求,做了马赛克处理)

放在角落的小霸王

这就是那个店员,放着他自己的红白机打游戏的房间。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棒?这里是店员们平时打游戏的房间哦!墙壁上贴的可是《战舰少女R》里面纳尔逊的海报!房间里还到处都是各种游戏动漫周边!下面那张照片还是店员自己的私有物——一台小霸王!超厉害的!看起来还是在2017年发售的30周年纪念款,小霸王G36呢!不过也有可能是之前发售过的D99……?总之,我在日本就没见过这样的小霸王呀!

或许对住在中国的各位来说,这些东西都很平常,甚至都看厌了。但对住在日本的我来说,这一切都超级新鲜。特别是这张照片中的东西,都是我在日本看不到的。你看,我想要的《战舰少女R》的海报、要花2周时间才能到手的《阴阳师》同人周边,甚至在日本都不存在的游戏机,这里都有呢!

在我看来,这真是非常有趣而魅力的日常呀!

(未完待续)

赤野工作同志的微博账号是@KgPravda,推特账号是@KgPravda。欢迎大家用中文和日文还有英文去调戏他!

顺带一提,赤野工作给自己的别称是“模范的工作员同志”。根据他自己的解释,这是因为他在网上总是说各种游戏的好话,所以有一个网友就评论说“你是游戏公司派来的工作员吗!”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8

作者 赤野工作

“这游戏...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from 无头骑士异闻录

查看更多赤野工作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