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那个史上最复杂的ARG已经结束了,来看看它的制作者是怎么说的

在这场历时两年,跨越线上线下,模糊虚拟现实的“营销”里,玩家可不光是开心,他们几乎沉迷其中。也许正如吉姆暗示的那样,这一系列ARG其实就是真正的《青蛙分数2》。又或者,那些青蛙和分数已经永远散落在历史的迷雾中。永远没有人会玩到《青蛙分数2》。

编辑周思冲2017年01月05日 18时49分

2015年5月29日。在Steam版《节奏地牢》的一次更新之后,Reddit用户RireMakar在游戏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张奇怪的图片,网友将此图命名为“The Eye”。

一切的源头,“The Eye””

一切的源头,“The Eye”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里,网友又陆陆续续在十几个游戏中发现了这个神秘图案。这些游戏的制作者彼此间缺乏联系,并纷纷表示对这个事件不知情。事态不断发展,玩家发现在“The Eye”之中隐藏着“Sigil”(符印)的碎片,而碎片拼合之后又能找到另一串神秘信息……

现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我陆陆续续写了许多有关这个事件的文章(前情提要请点这里)。可能有的读者已经厌倦了: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神秘事件。

事情的真相就是,《青蛙分数2》的开发者吉姆·克劳福德联合一群独立开发者,为自己的游戏进行了一场历时两年,跨越线上线下,模糊虚拟现实的营销。

营销推广是独立开发者也许不乐意面对,但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作为玩家,只要还没脱离社会,就不可避免地会成为营销的目标。既然如此,假如厂商做得漂亮玩家也开心,那何乐而不为呢?

还不止如此。正如吉姆暗示的那样,这一系列ARG其实就是真正的《青蛙分数2》。

什么是ARG?简单说,ARG就是“替代现实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简称ARG)。ARG通常以古怪惊人的事件作为发端,由参与者的调查引出线索,最终导向一个结果。ARG可以说是一种良性的“阴谋论探索活动”,因为这里存在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且参与者挖掘出来的信息绝大部分都是真实可信(且无害)的。

可以说,《青蛙分数2》大规模普及了ARG这个概念。

吉姆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接下来准备怎么办?Polygon采访了吉姆和他的团队,让我们听听这些“幕后黑手”亲口讲述的故事吧。原文作者Justin McElroy,触乐网编译。

(部分内容来自Kotaku的文章,为了阅读方便我进行了一定的整合。)

吉姆·克劳福德(Jim Crawford):《青蛙分数2》的开发者和ARG的构思者。

贾斯丁·波特尼克(Justin Bortnick):《青蛙分数2》的编剧之一。

艾丽卡·纽曼(Erica Newman):资深ARG玩家,负责了《青蛙分数2》ARG收尾阶段的运营


——故事要从2014年,《青蛙分数2》宣布众筹时开始说起。

吉姆·克劳福德:我没法做普通的市场推广,你知道,那肯定是不适合《青蛙分数》系列风格的。我几乎没有从《青蛙分数》里赚到过钱。感谢上帝,刚好我也讨厌普通的推广。

所以我想出了这个点子。我决定不给玩家任何帮助。如果他们永远找不到《青蛙分数2》……那就找不到吧。我的幽默感就是这样的,我喜欢给别人一点期待,然后让他们的期待落空。事实就是,我让玩家在六个月里饱受煎熬,而且没有给过任何额外的帮助。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基调。

它能让玩家搞清楚吉姆·克劳福德是个怎么样的角色。它能让玩家相信《青蛙分数2》已经推出,他们只需要找到它就行。

吉姆笑而不语

 

——吉姆亲手制作了最初的几个ARG,包括《奥巴马刮胡须模拟》、《虫子色情片》和《航时绑架者》。2015年中段,《青蛙分形2》的开发陷入停滞,ARG运营者换人了。

贾斯丁·波特尼克:我从15年6月开始接手《青蛙分形2》的ARG部分,在这之前所有ARG内容都是吉姆亲自运营的。那年5月,我们一起录制了一期播客。我问他ARG的进展如何,他承认已经用光点子,搞不下去了。众筹是2014年3月开始的,当时ARG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我有过运营ARG的经验。我悄悄联系了《憎恶王国》(Kingdom of Loathing)团队,希望和他们合作。我不是一个足够好的程序员,所以我问吉姆他愿不愿意来帮忙编程。他告诉我没空,于是我就全包了。

——每当贾斯丁给出一段线索,玩家总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找到谜底,离《青蛙分数2》更进一步。贾斯丁对玩家的机智程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那么,其他开发者也应该用ARG来推广吗?

贾斯丁·波特尼克:谨慎!策划一场ARG的工作量是极大的。压力让你喘不过气,而且你不知道玩家会不会买账。如果你已经想清楚要做ARG了,你必须要有一个精通ARG策划的团队,并且提前准备好两到三个月的内容。玩家解决谜题的速度总会比你想得更快。根据这次项目的经验,到最后我已经默认玩家在新线索出现后几分钟就会解开谜题了。

构思出“足够量”的内容是最大的挑战。我不清楚自己能否做到这一点。ARG的大部分设计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不过我要把这些点子交给吉姆,让他过一遍。很明显,他是老大。比较可惜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我的很多点子都永远见不到太阳了。

贾斯丁发布在推特上的一张图片。重点是故意避开镜头的吉姆

吉姆·克劳福德:对一个ARG来说,玩家对它的理解可能原本的构思更重要。你需要根据玩家的想法,实时修改你原来的设计。一旦两边想不到一起,ARG就失败了。如果我没有好主意,一旦看见任何人提出更好的点子,我都会马上采纳。根据玩家的反馈去调整设计并不是坏事。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迷失》的编剧会到论坛上看玩家的讨论。当然,有些人极其反对这种做法。

艾丽卡·纽曼(Erica Newman):刚加入《青蛙分数2》团队的时候我是很悲观的。当时游戏还几乎没有实质性内容,我难以想象它会发展为这么丰富宏大的“青蛙分数式”世界。当吉姆找到我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我梦想的那种ARG做出来。我认为为吉姆并不清楚他自己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不是什么知名游戏设计师。我只是一个生态学学者,恰好对游戏有点兴趣而已。当然,成果让我十分满意。

我主导了最后两个月的ARG运营。我和另外两个设计师一起编写并测试了所有谜题。我制作了很迷幻的“昆虫艺术品”和一个伪造的俄国黑客视频。我为设定中的人物编写了台词,然后把他们安排到合适的地方。我雇佣了3D打印艺术家,为我们制作众筹的奖品。我还组织了六个音乐人编写了ARG中出现的几首曲子。

艾丽卡·纽曼: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创作同ARG主题相符合的谜题,并把故事往前推进,与此同时,尽量不要炒冷饭。

不过,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是,如何在延续《青蛙分数》审美的同时保持ARG前半段的风格。现在看来,也许整个故事都是有些散乱的,但我仍然希望它能有趣,最好既尖锐又无害,并且让人耳目一新。

吉姆在推特上转发的漫画:“神秘符号的真相”

为了给ARG收尾,我写了足够多的故事。我希望这些剧情能够通过谜题本身传达给玩家,并把不同的故事线都串在一起。我们希望在把故事说清楚的同时,不丢掉它身上神秘而古怪的气质。

加入这个团队让我很开心。在完成博士学业后,我终于又有机会进行深度创作了。这些年来,无论研究哪种昆虫,我都会和丈夫分享研究中拍下来的图片。在《青蛙分数2》里我们发明了一大堆和虫子有关的笑话,足够我跟他分享很多年了。

《青蛙分数2》的内容实在太过庞大。有时候,我正在修改一个旧谜题——我认为它还没被解开——于此同时新线索已经被发现了。难点不光在进程控制上。每当我扮演设定中的人物去和玩家沟通时,我都要格外小心,防止自己泄露了不该被玩家知道的信息。

贾斯丁·波特尼克:很早就有人看出来,The Eye Sigil和《青蛙分数2》有关。有人说,《青蛙分数2》已经有它自己的ARG了,所以The Eye Sigil和《青蛙分数2》没关,他们认为我们没法同时处理这两件事。老兄,我们当然可以!其实只要有人查查吉姆的Facebook好友列表就会发现,其中的大多人都做了带有The Eye Sigil的游戏。

(虽然《青蛙分数2》和The Eye Sigil两条线索最终汇集到了一起,在刚开始,它们是被当成两个独立的ARG来对待的。)

吉姆·克劳福德:最关键的是,我们得到了很多独立开发者的支持。他们喜欢这个点子,并且希望用某种方式参与到《青蛙分数2》里来。《青蛙分数》实际上是“开发者向”游戏。这个游戏不是制作给玩家的,它是献给游戏开发者的作品。我在GDC上遇到的一半开发者都喜欢《青蛙分数》。他们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帮我实现了一些谜题,我们还在一起讨论了很多细节。这是一个有趣的过程。

吉姆在GDC上伪造了King CEO的ID牌……注意看图片上方的徽章

不过,我需要一个开发商来承担制作经费。(注:《青蛙分数2》的开发团队最终扩张到了8人左右,众筹的5万美元完全不够支付开发费用)我向很多人问过,应该如何把这件事掩盖起来(注:吉姆在开玩笑,不过独立游戏界确实有这种风气,将寻找开发商视作不体面、“商业化”的行为),后来我觉得,做出具有说服力的游戏比什么都重要。

当时我有个朋友,正在制作模拟经营游戏,在游戏里你可以盖自己的树屋,修建自己的森林。那就是《Glittermitten Grove》。我们一拍即合,于是两个团队达成了合作,共同开发。我们把游戏放在一起销售,但没有一起推广。我们毕竟是《青蛙分数2》嘛。

艾丽卡·纽曼:吉姆和贾斯丁给了ARG团队很高的自主权。过去几个月中,我创作了一些有内在联系的谜题。这么做有点冒险,因为独立的谜题更容易解决,也更容易调动玩家的气氛。总之,ARG进行到后期,气氛和开头几个月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必须设计一大堆背景,这样才能保证无论往什么方向发展都能有对应的剧情。因为玩家的选择,我被迫要重新设计一些剧情。

我现在简直没法回想,当时究竟是如何在白板上设计出这么复杂的东西的。欣赏着谜题一层层被玩家解开,简直就像在观看魔术。

吉姆·克劳福德:这个ARG之所以这么受欢迎,主要是因为世界没有以前神秘了。在80年代,电子游戏简直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所有游戏都有独特的系统,你懵懵懂懂,拿上手柄就开始玩,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玩什么。即使玩了很长时间,游戏还是可能会带给你惊喜。

圣诞节,吉姆发布了一个视频,内容为联盟号和国际空间站对接,意义不明……

现在的开发者想要重现当时的感觉,实在是太难了。只要互联网上还有人剧透,就不会再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存在。小时候,关于那些NES(美版FC的名称)游戏,我能找到的唯一资料就是杂志上的屏幕截图。那个时候,游戏让人思考,也让人遐想。

我目前还没有关于《青蛙分数3》的打算,但我永远希望能做出古怪的,颠覆性的游戏。


藏在《Glittermitten Grove》里的《青蛙分数2》已经被很多玩家打穿,但故事没有到此为止。

有玩家注意到,在游戏结尾的制作人员名单中,并没有出现“青蛙分数2”的字样,取而代之的是“青蛙分数3”。

吉姆在实际宣布《青蛙分数2》被发现前发布的推特

“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发现《青蛙分数2》的真面目。一个伟大的谜团,永远消失在历史中!” 

这是吉姆在《青蛙分数2》被公开前发布的推特。玩家们普遍认为,现在玩到的《青蛙分数2》其实是《青蛙分数3》,而真正的《青蛙分数2》其实就是《青蛙分数2》ARG。

吉姆在没有公布游戏玩法,上线时间和游戏名称的情况下筹到了五万美元,而他从未爽约,从一开始,玩家就置身于这场游戏时长超过一年的ARG中,它在《青蛙分数2》(或者说,实际上是《青蛙分数3》)被发现时戛然而止,永远不会有人能搞清背后隐藏的真相:航时者究竟要干什么,他们和虫星间有什么关系,Sigil Master是谁,他有什么目的……

也许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在谜题结束后的FrogFractions2讨论组里,满是离别景象。玩家们用一年多的时间聚在一起,共同破解了这个巨大的谜底,是时候说再见了。一个玩家的留言令我印象深刻:

“对我来说,《青蛙分数2》就是我在这一年多里交到的朋友。这个游戏太值了。”陌生人间因为秘密而达成的友谊,在虚拟和现实边境穿梭的快感,探索未知时的战栗……这些东西都在游戏之外,而它们才是ARG,才是《青蛙分数2》的真正魅力。

0

编辑 周思冲

zhousichong@chuapp.com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住头像绝对不放”——清水健。

查看更多周思冲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